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75章 475讨论

作者:八八酱字数:4489更新时间:2021-11-25 19:16:30
  “怎么会突然这么说?”林全似乎不太理解。
  “对吧,我也觉得很奇怪!”原本阮糖糖心中有种不明不白的担忧,但是发现林全和自己的想法一样之后,她立刻就释怀了了,如同竹筒倒豆子:“妈妈知道我每天都找你,说我太打扰你了呢。还说你不是不怕我打扰,只是说客套话。”
  阮糖糖也不知道把这些直接告诉林全对不对,但好像是为了验证她自己的想法才是正确的一样,她把实话都说了出来。
  林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一阵才重新说话:“不会。我没有对你客套,我是真的不觉得你会打扰我。”
  “我就知道!”阮糖糖感觉自己的阴霾情绪一扫而光,笑容如同掺了蜜:“那我以后就还是老时间给你打电话!不过我得躲着妈妈一点了,她要是知道了,又要说我打扰你!”
  “好啊。”林全忍不住笑了笑:“不过太太知道了也没关系,我会和她说的。”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啦,”阮糖糖笑嘻嘻道:“这是我新学的成语!”
  “你倒是会现学现用。”
  从那之后,阮糖糖依旧每天都在固定时间去关心林全的伤势,她能通过林全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断定,他的病情的确是在一天天好转,有一天他甚至下床走动了几圈,这些都让阮糖糖高兴了很久。
  不过相比起家里的轻松融洽,阮廷琛就不太好过了。
  他正在经历一件自从接过阮家产业以来,最严峻的危机。
  江家太乱来了,仗着自己黑白两道都涉及,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威胁他家人的生命。这绝不是在江家作乱的人,或者江寅自己能够办到的。
  如果之前自己的拒绝惹怒了江寅,那江寅很有可能已经找到新的靠山了。以他们江家人的祖传传统,睚眦必报,要是这次不彻底解决掉他们,不知道今后还要闹出什么幺蛾子,阮廷琛是绝对不可能拿家里人冒险的。
  但是现在问题就出在,要怎么把他们给一窝端了。
  这些天一来,阮廷琛想这些问题想得头疼。
  回到家里,虽然有温柔的妻子安慰,还有可爱的孩子让他心情好一些,但是终究问题始终摆在那里,一天不解决,他一天就难以安眠。
  “阮总,前台打电话来,说有个女人一定要来见您。”秦助理突然打了内线电话进来:“那个女人没有预约,也不说自己的身份,就只是想要见您。”
  阮廷琛皱了皱眉:“这种事情以前不是没有发生过,太久没遇到,他们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吗?”
  最近阮廷琛心情不好,这是整个公司都知道的事情,所以大家对阮廷琛是能不惹就尽量不惹,连送文件过来签字都要猜丁壳。
  阮廷琛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渐渐对这个人起了疑心。
  然而秦越早就被吓破了胆,立刻说道:“我这就去回话!”
  “等等!”阮廷琛突然叫住他:“让那个人上来见我吧。”
  “啊……哦!”
  秦越学乖了,即便是上司的命令瞬息万变,他只要按照命令照做就行了,至于为什么,他不需要管,也管不着。
  他是亲自下去接的那个来找阮廷琛的女人。
  两人站在电梯里面,秦越作为一个男人,总是会忍不住打量女人的。尤其这还是一个面容漂亮、身材很好的女人。
  那女人留着短头发,穿着短款羽绒服配绒裙,妆容也简练不失精致,是很干练的打扮。
  这样一个女人,为什么会这么执着地要见阮廷琛呢?
  这个问题在秦越的脑海中逐渐成型,又想起宋晚薇的形象,一个温婉柔和的女人,在家里带孩子,和这位小姐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
  他实在是忍不住自己恶劣的思想,即便是已经把人带到办公室、开始给两人泡茶的时候,他也会想:虽然公司一直有阮廷琛对夫人专一痴情的美谈,可是毕竟是男人,或许也会对小意温柔的妻子腻味了,想尝试新鲜口味?
  “秦越,茶溢了。”
  阮廷琛的声音响起,秦越吓了一大跳,赶紧收住手里的动作。
  “抱歉……”秦越唯唯诺诺地认错。
  阮廷琛摁了摁眉心,挥手道:“行了,放下吧,你先出去。”
  “好的,阮总。”说完,秦越赶紧跑出了总裁办公室,生怕阮廷琛的怒火殃及自己。
  门关上之后,阮廷琛的目光变得犀利。
  他看向眼前的女人,缓缓道:“你在这个节骨眼找上我,肯定不是巧合。说吧,你想做什么?”说完,他定定地喊出女人的名字:“邵琳。”
  秦越走出办公室之后,许多人都看了过来。
  甚至之前和秦越说过几句话的,直接跑过来公然八卦。
  “哎,小秦,那女人是谁啊?好漂亮啊,气场也好强!”一个端着保温杯的女同事过来问。
  秦越还没说话,另一个人都插话道:“非要把事情给点破吗,这么明显的事情,难道还用解释?”
  “你倒是说说,怎么回事?”
  那人说得头头是道,好像把一切都看穿了。
  “男人嘛,又是总裁,身居高位,有那么一个两个的……咳咳,其实已经算是收敛了。”
  周围一片嘘声。
  “瞧你说的,我们全公司可都知道阮总对阮夫人的一片痴情,怎么到了你嘴里就那么龌龊呢?”
  “那你倒是说说,那女人是怎么回事?”
  女同事不乐意了,转向秦越:“算了,不听他鬼扯。小秦,还是你说,你刚才有没有仔细观察一下?”
  秦越装傻:“我看了一下,那个女人确实挺好看的。”
  “我们又不是瞎子,谁让你说这个啦?”女同事用手肘怼了他一下:“别装傻啊,我是问你,阮总为什么会单独见她,把你都赶出来了?”
  这种事么,即便是秦越自己心里都会有所想象,但是别人问起来就是另一回事了。
  他回忆起此前从林全那里得到的真传,半真半假地对八卦的同事们笑了笑:“这个,我也不清楚。”
  “切!”周围发出了一片很不屑的嘘声。
  秦越耸耸肩膀:“你们不信就算了,我也只是个小助理,还刚上任不久。总裁的事情,我哪里知道那么多呢?”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邵琳从总裁办公室走出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她身上。
  不过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大家很快又散开了目光,有些欲盖弥彰。
  但是邵琳像是完全不在意这些,昂首阔步地就离开了。
  她走了之后,讨论声又四起。
  “看着衣服还挺整齐的,看来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要我说你们就是胡编乱造,总裁让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他对妻子多好,又怎么会当着我们的面做出打自己脸的事情呢?所以我们能看见的,都是能见光的。”
  “我倒是喜欢看一些见光死的东西。”
  “哇,那你的口味可真重!”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忙里偷闲说着老板的闲话,然后就又陆续投入工作。
  “你用了一个线人?”宋晚薇手里正在给面团塞馅料的手一顿,转头看向站在旁边的阮廷琛:“而且还是邵家人?”
  “嗯。”阮廷琛笃定地点了点头:“是她今天主动来找我的,计划也是她提出的。我在原基础上改了一些,然后就同意了。”
  “可是,现在邵家人的身份也太特殊了,要是被人怀疑了……”
  那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啊。现在的江家,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事实上,现在邵家人的身份是最好用的。”阮廷琛说道:“所有人都知道邵家家道中落,这样的富贵家庭,突然让他们去过普通人的日子,他们是活不下来的。所以大多数都会选择去依附别人。”
  宋晚薇听着,突然就觉得这感觉让她很不适,又像是不忍心再听下去。
  “你所知道的邵沐,其实是运气最好的一个,又或者说晏家还估计面子,所以不会明着把人给赶走。”阮廷琛说道:“说邵琳的事情。她的性格人尽皆知,有些强势过头了,这样好强的性格,才像是无法拒绝投奔江寅的人。”
  “也就是说,你已经决定好让她去江家内部,让她当卧底?”宋晚薇想要确认。
  “就能能不能去江家内部,那是她自己的本事。至于我,她找我只是为了我给她提供门路。我何乐而不为呢?”阮廷琛笑了笑:“总之这件事情,总算是有眉目了,总算是老天开眼。”
  宋晚薇点点头:“快点解决了也好。别的还好说,主要是孩子的安全问题,我真的放心不下。”
  “这个你放心。”
  邵琳只去了阮氏集团一次,那之后,员工们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她。
  有人说阮廷琛当然不会做对不起宋晚薇的事情,估计那天的女人真的只是来办事的。还有的人说,你太单纯了,就算阮廷琛想要发展点什么,那肯定也不是能给我们看见的了。
  总之这件事情不了了之。
  林全差不多痊愈、医生告诉他可以出院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了阮廷琛。
  “可以出院了?”阮廷琛在电话那头略微愣怔。
  “对。”林全答道:“很快就可以回到岗位上了。”
  “这个倒是不着急,你不用操心工作上的事情。”阮廷琛说:“不过这段时间,糖糖倒总是惦记着你,应该是想再好好和你道谢,你要是身体状况允许的话,去看看她吧。”
  “好的。”
  林全第二个电话就是打给阮糖糖的。
  正是午休的时间,阮糖糖估计在睡觉,被电话铃声给吵醒了,说话的声音黏黏糊糊,还有些不高兴。
  “喂,谁呀?”
  林全光是听她的声音,都能够想象到她现在的样子。
  “是我。”林全说道。
  电话那头的阮糖糖愣了一瞬间,然后发出一些响动,估计是从床上坐起来了。
  “小林?!”阮糖糖很吃惊似的:“你怎么现在给我打电话?不是说要晚上才能打吗?”
  “我出院了。”林全说:“以后不用在固定时间打电话了,随时都可以联系,只要我有空。”
  “你出院了?”阮糖糖非常高兴:“那你是不是能来我家啦?”
  林全心想,这对父女倒是想到一块儿去了。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他也就顺应了吧。
  他于是说道:“嗯。具体的时间我会问问夫人什么时候方便。”
  “好啊,妈妈最近也一直陪我们待在家里。”阮糖糖叹了口气:“要是你今天能来就好了。”阮糖糖有些遗憾地说。
  “今天还是太仓促了。”林全想了想:“后天吧。”
  他需要一天时间休整,宋晚薇知道他要去阮家,肯定也要准备,后天是最快的。
  “嗯,那说好啦!”
  挂断电话一阵之后,前方的司机突然转过头来看了林全一眼:“林哥,你笑什么呢?”
  林全一愣,然后收敛了表情:“也没什么。”
  “哦,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因为出院了高兴吧?”司机有意和林全攀谈几句,笑道:“也对,这件事对你来说可谓是无妄之灾了,好在你没什么大事儿,现在也出院了。回去好好休养吧,我觉得阮总肯定乐意养你下半辈子,哈哈!”
  这些玩笑话,林全在医院的日子里听得不少。
  几乎大半个公司都知道了林全为了救阮糖糖而身受重伤的事情,如果不是他护着阮糖糖,阮糖糖才不会只受一点皮肉伤。
  对此,有人感叹林全的勇气,有的人则是阴阳怪气,觉得林全恐怕这辈子都有保障了。
  其实林全还真没有想这么多。但是他心里在想什么,他也向来懒得跟外人解释。
  不过倒是要好好准备一下去阮家的事情了。
  住院的这段时间,他的头发长长了不少,都快遮住眼睛了。于是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理了个清爽的发型。这样一来,和以前的他比起来,现在的林全最多也不过就是稍微瘦了点。
  衣服也该换新了,他平时因为工作原因总是西装革履,平时他自己也懒得再置办私服了。这次要去阮家做客,林全当然必须做新的准备。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