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0.既然路老师不好意思...

作者:秋围字数:2466更新时间:2021-11-25 19:15:37
  女孩眉梢眼角微微扬起,嘴唇轻抿,脸上洋溢着一种内敛的得意。
  路行舟从来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对不熟悉的人他可以永远保持着恰到好处的礼貌,但跟他走得近点就会发现他并不好相处。毒舌、甩脸色是常有的事。秦霖那几个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几乎没人敢真的惹到他。
  可席向月却一再触碰他的底线,在他圈定的禁区反复横跳。把他当什么?动物园里给点香蕉面包就往面前蹿的猴子吗?
  他火大得很,可是在看到女孩眼底难以掩饰的疲惫时,那些郁气居然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渐渐松开桎梏住女孩的手,侧身坐好,不看她,语气仍然生硬,“回去还是下车?”
  席向月眨眨眼睛瞥他一眼,知道不能再作妖了,默默解开安全带下车。
  路行舟随意搭在方向盘上的手微微握紧,独自消解了几秒情绪才推门下来,目不斜视地走在前面,席向月不敢造次,跟个小鸡仔似的跟在后面。
  /
  房子很大却很空。除了日常要用到的家具之外什么装饰都没有。
  路行舟把一双新的拖鞋扔到她脚边,迈着大步经过客厅上了楼。席向月上去的时候,他正把桌子上一大坨灰色的东西挪走。小心翼翼的样子比他以往在学校穿了新鞋都还紧张。
  大概很贵…席向月远远站着,不敢动。等他把那宝贝移到走廊尽头的房间再出来,她才慢悠悠走过去坐下。
  二楼起居室茶几很矮,两人只能坐在地毯上,这个姿势对席向月来说没难度,甚至比家里那把破木椅舒服很多,但对路行舟一双长腿却不太友善。
  他大剌剌地伸展开,席向月一眼望过去,有够长的…都超出地毯边缘了。
  路行舟见她呆头呆脑,轻拍桌子,“书拿出来。”
  …
  干嘛这么凶?还不如老陈头!
  经过刚才这么一遭,席向月现在只敢腹诽,乖乖把习题集拿出来摊开在桌面上。
  “哪一题不懂?”
  席向月抿抿唇,弱弱地侧头对上男生的眼睛,“都…不太会…”
  她真觉得自己没什么数学天赋,能考到一百分往上完全是靠题海战术取胜,一道题不会就把一个类型的做无数遍,但万能钥匙不是所有锁都能解的。
  男生回看她的眼神分明写着“就你这样怎么能做年级第一”,又很快从她脸上移开,把书拉近扫了两眼又推回来些。
  修长的手指落在白纸黑字上,整个上半身也因此前倾,近到席向月能闻到他身上的淡淡香气,说不上来是什么味道,但很好闻…
  “今天先看最简单的几何。”
  最简单的,几何?
  席向月不敢反驳,因为在他讲解下的确很简单,路行舟讲完侧头看女孩双眼无神的样子,问了句懂了没。
  她条件反射地点点头,没过几秒又小声请求,“能不能再讲一次?用正常人的思路…”
  他讲的步骤完全不是她从前的思考方式,跟听天书没什么区别,席向月好歹也是个学霸,还是头一次感觉在智商上被谁碾压。
  本以为路行舟会不耐烦,结果男生盯了她几秒,落在她略干燥的唇上,突兀地问了句,“白开水还是橙汁?”
  “啊?”
  “橙汁吧…”
  /
  路行舟又讲了一遍,席向月大概领会到了要义,男生给圈了几道类似的题目让她做,环手靠在沙发沿上闭目养神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被越来越浓的热气烘醒,睁眼就看到女生小脸通红,额头有些微薄汗,一只手疾笔写着题,另一只手拎着衣服前襟制造凉风。
  他起身查看空调,发现这玩意儿居然彻底宕了机,回头看女生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恰好看到一敞一闭的衣领里的小片风光。白皙耀眼。
  他立即转了视线,不自然地清咳一声,女生不解地望过来,他指指走廊尽头那间房,“空调坏了,去里面。”
  席向月觉得卧室天然就是很私密的空间,但也忍不住对这儿好奇。她抱着书包亦步亦趋跟在男生身后进门,不自觉地开始打量四周。
  她知道这一片的房子好些年前就修建了,但整栋屋子的装修却并不过时,可能使用的是最简单的黑白灰色调,家具材料也上好,至今仍是崭新又高级的。
  路行舟的房间跟外面的格调如出一辙,宽敞明亮,没有多余的装饰,地上有一只敞开的大行李箱,里面有几件衣物零散地摆着,但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杂乱。
  不太像男生的房间,但像路行舟的房间。
  刚刚被搬进来的乐高放在房间左侧的桌子上,但窗边还有一张空书桌,路行舟把两杯水放下,发出清脆一声响。
  席向月收回好奇,乖乖坐过去。
  “学,路老师,这几道题都做好了,您看看?”
  路行舟无视她别扭的称呼,把书拿过去,背靠椅子认真检查。
  席向月看他一副严肃的样子,还真有点被老师检查作业的紧张感。明明在陈叶面前她都是十分自在的。
  除了微微敛起的眉心让他显得有点凶,男生的侧脸几乎无可挑剔。
  刚刚做题的时候不觉得,现在忽然有些口干舌燥,席向月端起桌上的杯子,冰凉的液体咣咣咣灌下去。
  速度快到路行舟都侧目。
  她喝得太快,有橙色的液体溢出,落到她下巴上,甚至有往脖子流淌的趋势。
  席向月双眼扫过房间,轻轻皱眉,“路老师,没纸吗?”
  说话间那行液体已经沾上白色校服,她低头看,干脆扯着布料把脖子处黏糊糊的残留擦干,“算了,反正得洗。”
  路行舟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似的,起身从衣柜里拎了一件黑色T恤丢给她,“我有洁癖。”?
  嫌她脏?
  怪谁?谁家卧室里会没有纸巾?
  她无言地罩上那件宽大的T恤,就在路行舟以为她要就这么凑合的时候,女生利落地从袖口把手两只手伸进去,看不清楚的一番操作,再把手伸出来,从头顶拉出原本那件校服T恤搁在桌面上,冲他一笑,
  “谢啦,学长。”
  黑色的衣服衬得女孩露出的皮肤十分白皙,宽大的袖口也显得那不堪一握的手臂更加纤细。他又看向桌面那件脏衣服,想到自己常穿的衣服正毫无阻拦地贴着女孩的皮肤,居然从头到脚都泛起一股燥意。
  他猛地关上衣柜门往外走,“我去卫生间。”
  席向月微微扬眉,默默把视线看向左侧角落紧闭的卫生间房门…
  既然路老师不好意思,那她就当作不知道咯~
  /
  首-发:po18.vip「po1⒏υip」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