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婚后一:吃醋

作者:柳离字数:2176更新时间:2021-11-25 19:15:58
  自打琥珀和沉宴成了亲,沉宴就自动从店小二荣升为了老板娘,来吃饭的大家伙叫他也从“小二”变成了“宴郎君”。
  沉宴喜不自胜,每天咧着嘴,笑得像招财进宝的福娃娃,琥珀嫌丢人,每日都劝他,“别笑了,难看死了。”
  沉宴装作没听见。
  夏日的临安城暑意正浓,琥珀每天热得满头大汗,薄衫贴在身上,又梳了一头妇人发髻,显得别有韵味,美艳非凡。
  来来往往的客人都忍不住看上两眼,沉宴每天醋得泛酸,恨不得将琥珀包起来藏到怀里。
  一日,一辆马车徐徐经过,在店门口停下,仆人安了脚踏恭候主人下车。
  马车装潢得华贵,车帘子上绣着满堂花醉的暗纹,懂行的人一眼认出,这是京中新贵崔家的车。
  崔家这两年当了皇商,酿最好的酒献给王公贵族,下头有权势的人争相追捧,以喝到满堂花醉为至高的荣耀,更有诗言:不尝满堂花醉酒,何作人间惊鸿客。
  马车里下了一个年轻人,穿着月白长衫,手拿一把玉骨扇,在这炎炎夏日显得几分清爽,大跨步进了店门。
  “宴娘子,好久不见啊。”
  琥珀正打着算盘,听着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正诧异,抬头看清来人后,不由得高兴起来。
  “崔公子,你怎么来了?”
  崔清河听了琥珀的话,摇摇头,“宴娘子客气了,这儿哪有什么崔公子,叫我崔九郎就好。”
  琥珀不拘泥,大方喊上一句崔九郎,又朝后头喊了沉宴。
  “阿宴,快来给客人上茶。”
  沉宴从厨房端了壶茶,黑色的上衣被汗打湿,发丝稍显零乱,一看到堂里二人言笑晏晏的样子,尤其是那崔清河一副阔绰少爷的打扮,紧张地拍了拍衣服。
  沉宴给崔清河倒了茶,叁人坐下闲聊了起来。
  “沉兄,听闻你和宴娘子成亲了?”
  崔清河漫不经心地随口问上了一句。
  沉宴眉头微皱,话语有些不善。
  “成婚有数月了。”
  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崔清河顿了一会儿,倒是放声大笑起来,朝着琥珀调侃,“宴娘子,你家郎君好生霸道,男人还是要贴心一点好,要不九郎送两个懂事.....”
  桌子砰的一声被敲响,沉宴撸起袖子准备给他两拳,崔清河深感不对劲,连忙跑了出去。
  “崔某人开个玩笑,哈哈哈,祝宴娘子与沉兄琴瑟和鸣,九郎先走了。”
  崔清河这一来一去都莫名其妙,琥珀拉过沉宴,掏出怀里的手绢给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沉宴搂过琥珀,将她抱在怀里。
  “我是不贴心,但你只能有我一人。”
  琥珀哭笑不得,店里用饭的人更是一通起哄。
  “没想到宴郎君还是性情中人!”
  店里满堂大笑,羞得琥珀直往沉宴怀里钻,沉宴倒是显的镇定,抱着琥珀回了房间。
  夜里,琥珀准备解了衣服入睡,沉宴神神秘秘地对她说:“带你去看个稀奇事儿。”琥珀半被强拉着来到一个宅子外,与沉宴偷摸着进去了。
  琥珀小心翼翼地询问沉宴:“阿宴,来崔九郎的宅院做甚?”
  沉宴冷哼一声,“崔九郎,什么时候叫的这般熟稔了?”
  见他不回答自己的问题,琥珀想离开了,却被沉宴拉住了手,“别走啊,好戏登场了。”
  二人来到一个房间外,沉宴在窗子上捅了两个小洞,让琥珀凑近了看。
  琥珀好奇地看上去,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崔清河坐在一张椅子上,两个美貌姑娘跪在他的脚边,同时用嘴舔弄着他的阳具。
  “没想到他看起来清俊儒雅,一夜竟御两女!”
  琥珀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一句话间房里又进了一个女子,崔清河与叁个女子在床上交合着,红翻锦被,淫词浪语,琥珀真的没眼看,连忙叫沉宴带自己走。
  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沉宴飞快地带了琥珀回家。
  琥珀后知后觉地知道了沉宴的用意,哭笑不得起来,扯着他的耳朵呵斥。
  “你带我看他的情事做甚,管他一夜上几个,上的是谁,和我又没关系,呆子。”
  沉宴被扯的耳朵有些痛,又听琥珀喊自己呆子,心里倒是委屈起来,自顾自洗漱了一番,滚进了床里面,背对着脑袋贴着床板。
  琥珀被气笑了,吹了灯躺在床上,也不开口说一句话。
  沉宴难过极了,心乱如麻,一会儿想着她怎么还不来哄我,一会儿又想着是不是自己做错了,该赔礼道个歉,思绪正繁杂时,身后的一只手却摸向了他的裆部。
  “嗯..”
  沉宴喉咙里发出了声音,手的主人见他舒服,便拉开亵裤,钻了进去。
  阳具被琥珀握着,爽的尾椎发麻,后背突然贴上一对柔软,原来琥珀早就脱光了衣裳。
  沉宴还是一言不发,牙关却咬得紧,一对奶头蹭着他的后背,阳具翘得很厉害。
  “阿宴,穴好痒啊...要鸡巴插。”
  琥珀喘得娇媚,指尖搓着龟头上的小眼,沉宴终于忍不住,翻身将琥珀压在身下,伸了一只手朝琥珀的下身摸去,指尖一阵潮热和湿濡。
  “浪妇。”
  沉宴忍不住开口笑道,琥珀白他一眼,扭着屁股蹭道:“进来,阿宴,进来。”
  阴茎对准了缝,分开了阴唇,快速地刺了进去,最里面的肉都被龟头撞着,琥珀爽的尖叫,指甲扣在他的背里,刮出点红痕。
  “娇娇,娇娇。”
  沉宴叫得又快又极,琥珀一声声回应着,整个房间充斥着啪啪的水声以及二人的叫喊声,沉宴吻住琥珀的嘴,舌头伸进去,模仿交合的动作搅着,口水流进琥珀的嘴里,又被自己吸回去。
  终于狠狠撞了几番,精液射进穴里,琥珀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沉宴吃着她的奶,又耸动了起来。
  夜还很长。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