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一十一章 尾声(下)

作者:夜惠美字数:4264更新时间:2021-11-25 19:44:31
  丁柔不是没想过同柳氏一起离开躲过这阵风头,尹承善离开京城时几次三番说相信他,便想着提醒丁柔看事情不好赶快的离开,其余的事情交给他承担。
  可如今的局面,儿子可以送走,但她一样离开的话,牵扯太大,牺牲太大,既然她同尹承善是夫妻,共过富贵,在大难临头的时候,她躲起来保住性命,这不是丁柔认为妻子应该做的事情。
  况且...丁柔握紧了安国夫人给她的令牌,马车向京城驶去,如同丁柔不相信燕王会甘心认命一样,丁柔也不相信文熙帝会被燕王左右。
  年少时差一点因为太祖的偏心失去储位,后随着太祖皇后发动政变逼宫,文熙帝看似执政平和,然文熙帝也是斩断荆棘拼杀出来的,拼出一条血路极是不容易,最近几年他是龙体不愈,精神也不大好,一般这个年岁的帝王,有此征兆必然疑心病会很重,文熙帝会怀疑尹承善?会怀疑安国夫人?
  丁柔总是不愿意将他想得太坏,总是记得他命令自己叫他舅公,毕竟文熙帝是太祖帝后教育出来的,怎么也会同纯正的古代帝王有所不同。
  “丁夫人是要去送死?”谢长河对马车行驶的方向露出吃惊的样子,“神机营统领已经效命主人,丁夫人不用白费心思。”
  丁柔轻笑:”多谢提醒,神机营,我一定会去走一趟,你说没了神机营统领,神机营的人会不会听命令行事?”
  谢长河看到丁柔手中把玩的令牌,大骇道:“安国夫人怎么会...怎么会有令牌?”
  “太祖皇后留给安国夫人的保命之物,她为何不会有?”
  “你别以为能带着神机营入宫,京城九门已经落在主人手中了。”
  “朝臣明日还得上朝,明日尹承善叛国的消息便会传回京城了吧。”
  丁柔推测一线峡之战的结果,以尹承善的心性,绝对能做出顾全大局的事情,舍得做出牺牲。也能做出...丁柔叹了一口气。“三年,为了三年之约,连性命都不要了。”
  谢长河纳闷,丁柔好脾气的多说了一句:“大秦帝国的危险,当今将监察院的统领指派到江南,如今留在陛下身边的人是最少的。燕王也是最为容易动手的,看似大秦帝国很危险,但只要联军的统帅那个被称为天可汗的人死了,在京城逼紧燕王。就没有人能动摇根本。”
  “天可汗也不怕闪了舌头,我只听过唐太宗被称为天可汗,没听过哪个鞑子被叫做天可汗的。”
  “谁能杀得了可汗?”
  “夫君喽。”
  丁柔口中略微有些苦涩,“记得我曾经看过一本书,记载光明王的一本书,那是我最为喜欢的一本书,为了那个油尖嘴滑的人哭过。笑过,当他被所有人误会坚决去刺杀敌方将领深受重伤的时候,我哭了。我曾经大骂过同他相恋的情人,世上的人都不相信他没关系,为什么青梅竹马长大的你不相信。”
  谢长河听得一头雾水,丁柔擦了擦眼角,“既然我骂过她,自然不会成为像她一样的人。如果尹承善叛国,那我用我的性命证明我看错了人。如果他忍辱负重,我会告诉世人,我会站在他身后,哪怕这世上所有人都不相信他,但我相信他。”
  “这是什么书?”
  “一本太监的奇书,我没看到结局的书。”
  丁柔握紧了令牌,笑着说道:“虽然遗憾,但我自己谱写结局不是更好。”
  “太监?“
  “嗯,就是没有下面了。”
  谢长河怔怔的看着丁柔。哪有一个女子能直爽的说出这话的?同方才冷静从容的丁柔不同。此时她显得肆意张扬,极少在女子身上见过的气势。
  丁柔轻声说:“还得麻烦谢大人送我进去。”
  “我不认识他。”
  “没关系的。只要你说是燕王的特使,他一定肯见你。”丁柔用手绢擦拭火枪,斜睨了谢长河一眼,“料想谢大人不会让我失望的。”
  “左右不是个死,我为何听你的?要杀要寡随便,我不会背叛主人。”
  “是吗?”
  丁柔瞬间抬手,枪口对着他额头,“你想要脑浆崩裂?嘭的一声,你什么都没有了,燕王夺嫡成功,他不会记得你,因为你明面上是尹承善的人,燕王一旦失败,你以为我夫君能饶得了你?你在他身边这么久,应该清楚他小心眼儿的性子。”
  “你说得也对,左右不过是一个死,为什么你不想着死得有价值些?也许你不用死说不定,至于我...杀一个人便是赚了。”
  谢长河咬牙道:“我帮你。”
  “你不是帮我,是帮你自己,帮得是大秦帝国,一个为了帝位出卖帝国的人,即便做了皇帝,将来也会将大秦帝国的尊严丧尽,天朝上邦如果没有尊严,什么都不剩了。”
  这是丁柔最为不能认可的燕王的一点,哪怕他在皇子们中才学上乘,人品有问题绝对不能做皇帝,也许在丁敏那一世,燕王的人品不至于这么差,一些蝴蝶效应使得他不想放弃帝位,现实逼得他走上了歧路。
  谢长河沉思了许多,“我不如你。”
  丁柔笑了笑,不是他不如她,丁柔没有为国牺牲的觉悟,虽然她现在站在这个立场上,但这些都是冠冕堂皇的理由,说服自己的理由,本质上说,丁柔只是想保护自己看重的人,她早就明白,自己成不了安国夫人。
  丁柔给谢长河松绑,她被谢长河领进神机营,世人小瞧女子,丁柔并没经过搜身,见到神机营统领,他刚开口问道:“燕王殿下有事..”
  在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时刻,丁柔极快的开枪,随后躲到一帮的架子旁边,高举令牌:“陛下有命,神机营按兵不动。”
  她不信燕王能收买所有人,安国夫人的令牌是真实的,又不用他们救驾入宫。只是按兵不动。真正聪明的人哪怕偏向燕王,此时亦不会动,在他们吃惊的时候,丁柔又说:“根据大秦军例,统领死,副统领...”
  “不必了。我来亲自统领神机营。”
  丁柔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应该在两广的于文出现在神机营中,在他身后有数十名身穿黑衣的监察院干事,在神机营。也不是所有人都会配枪,大多是光有枪,不发弹药,所以丁柔才会冒险进来,听安国夫人说过,弹药都在仓库里,只有陛下的命令才能打开仓库。
  “于大人。”
  丁柔从旁边的架子闪出来,于文上上下下的看了一眼丁柔,又看了断气的神机营统领,向丁柔挑了大拇指:“我服,北疆总督夫人名不虚传,莫怪将总督大人管得溜溜的,好,我虽然迟了一步,然下官拜服昭阳县主。”
  “您过奖了。”丁柔其实也是贪生怕死。要不然也不会找个地方躲起来,“我只是在冷处开枪罢了,”
  “敢问昭阳县主,你的火枪从哪里得来的?监察院好像没有记载。“
  丁柔面色平常的将火枪收好,很镇定的说:“安国夫人所赐,于大人有意见大可去问安国夫人。”
  “...不敢...”
  他有轻松日子不过,做什么凑到安国夫人身边去?丁柔指了指谢长河:“他麻烦于统领。”
  “昭阳县主做什么去?北疆总督叛国为天可汗做上客,陛下已经下令捉拿昭阳县主。“
  谢长河垂头,对号称监察院最搞笑的统领于文实在是无语。忍不住吐槽:“北疆总督是叛国了?您还以北疆总督称呼?捉拿昭阳县主。于统领进门就说佩服昭阳县主,于大人。不带这样无耻的。”
  于统领摸了摸胡子,“本统领乐意无耻,你咬我啊。”
  “不过昭阳县主最好留在神机营等候消息,丁家不会有事,尹家的老老小小受些苦,料想北疆总督不会多说什么。”
  尹承善同尹大学士之间的关系,监察院有一本书那么厚的记载。丁柔笑盈盈的说:“几年不见,于统领风趣依然,陛下虽然坐镇皇宫,但这层窗户纸,还是我来捅破最好。”
  于文认真的看了丁柔一眼,向旁边闪开门口的位置:”送昭阳县主。”
  “送县主殿下,”
  在场的人齐声高和,丁柔笑着骑上了最好的马,赶回京城,以令牌敲城门,守城的见是丁柔,“逆贼,还敢回来?”
  丁柔拍了拍马脖子,平静的笑道:“我要见陛下。”
  随后丁柔在皇宫门前敲响了玉钟,在紫禁城的文熙帝唇边勾起一抹冷笑,“朕的二皇子,你输了。”
  “是你计算好的?故意留给我机会?”
  文熙帝眼里闪过心痛,“朕始终不敢相信是你...是你勾结鞑子瓦剌,朕可以容忍你逼宫,甚至你如果有决心,有毅力,有能耐,朕让你成功也未尝不可,但你这个畜生,千不该万不该里通外国,朕岂能容你?”
  燕王道:“尹承善是叛国了,二万将士被活埋,他才是大秦的罪人。”
  文熙帝冷笑:“来人,压着燕王上朝。”
  “遵旨。”
  “朕让你听听昭阳县主如何说,老二,你还不如一介妇孺,蠢货。”
  金銮殿上,丁柔面对旁人的指责,只是说了一句:“我相信夫君没有叛国,我虽然见识不多,但绝不是敌人说什么我就信什么的人。”
  文熙帝道:“尹承善叛国属实,昭阳县主于国有功,朕准许你们和离。”
  “不,我是他的妻子,臣妇不会同他和离。”
  文熙帝怔了怔,丁柔心说,陛下怕是没想过于文将一切都说了,于文更是没想到文熙帝还有闲情逸致逗丁柔玩儿,文熙帝沉默了一会,大笑:“丁柔,好,你很好,有母后的风范,尹卿是有福之人。”
  丁柔被文熙帝留在皇宫,文熙帝歉意的对安国夫人笑道:“皇妹,朕也是逼不得已,朕不是有意隐瞒你。”
  “大秦江山就此定下,辽王,朕立你为大秦储君,你比鲁王好的一点是,你没有任何的异动,你甚至将你所有的一切实力都交给了尹卿,在你眼里有大秦帝国,虽有瑕疵但瑕不掩瑜,朕将江山交给你放心。”
  “谢父皇。”辽王磕头拜谢,他成为大秦帝国的太子。
  在尹承善离开京城的那一年,文熙帝便在暗处考验几个皇子,步步放松,立储之心昭然若揭,逼得燕王终于露出了尾巴,危机时刻,他看到了辽王为国之心,文熙帝眼角的皱纹更深,“朕应该能对得起父皇,母后。”
  在等待尹承善消息时,丁柔会陪伴皇后娘娘,或者同文熙帝对弈,文熙帝册太子之后,越发的清闲,除了每日指点太子如何处理朝政之外,更多的时候会陪伴皇后,当然也会逗逗丁柔,在棋盘上将虐待一下丁柔。
  “你是从何时发现朕设的局?燕王动用了秘药,朕如果不是谨慎的话,不是有杨门主给的解药,怕也不容易熬过。“
  “是皇后娘娘,她病了嘛。”
  丁柔偷偷的瞄了一眼皇后,“臣妇知晓,皇后娘娘对陛下来说是发妻,您不会让人伤害她,她病了,便是您收网的时候。”
  皇后咳嗽了两声,文熙帝笑道:“聪明,所有人都说朕是负心薄幸之人,除了没有废后之外,朕对皇后并不好,朕有宠妃,朕后宫三千佳丽,你是第一个同朕说朕在意发妻的人。”
  “陛下不是太祖,您同他不一样,即便沉迷于美色,您也不会忘记皇后娘娘。”
  “这么说,你觉得朕不错。”
  丁柔放下了棋子,抬头看着文熙帝:“您是不是不错,还得同谁相比,您比太祖是不错,但比起臣妇的夫君,差了一些,专情必将专一。”
  “你以为尹小子是为你?错了,不是皇妹的那道命令,朕看...”文熙帝果断的挑拨,丁柔摇头说:“不会,没有那道命令,他也会同臣妇一生一世一双人,白头偕老。”
  “去吧,尹卿今日归京。”
  “谢万岁。”
  丁柔走出了皇宫,在皇宫门口金水桥前,尹承善风尘仆仆从马上下来,同丁柔对视,慢慢的走到她面前,”一品夫人?“
  “错了,陛下封我为定国夫人,我官阶比你高。”
  尹承善打横抱起丁柔,大笑道:“定国夫人,臣愿为您效犬马之劳。”
  “小柔,两句话,第一句,我想你,第二句,谢谢。”
  “夫君,两句话,第一句,我信你,第二句,谢谢。”
  ps感谢大家一路相伴,虽然结尾有些匆忙,但夜觉得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展开了写未尝不可,但夜实在是不想过年还惦记着码字,想过一个安心的年,请大家谅解,新书会在年后上传,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RQ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