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无限逃生指南

第五章 猩红祭祀

作者:死神七七      字数:2542

    火焰的温度让我再次睁开眼,动了动身体,被束缚的手脚与堵住的嘴巴让意识迅速回归。

    见我醒来,王义立即停止挣扎呜咽,显然,他是想搞出些动静来唤醒我。

    眼神示意我向右看,顺着王义的视线望去,这才发现,我们三人竟被绑在祭坛的高台之上。

    几个脸上用颜料画着奇异纹路,头插三根高翎羽毛类似祭司的人正围着篝火不停地跳着,嘴里叽里呱啦说着什么,似乎是在祈祷。

    右侧赵七七手肘碰了我一下。

    我转过头,却正好看见不远处还绑着六人。

    准确来说,应该是四个人、两具骨架,四人中一人的左手已被切除,想必刚才火堆上架着的那只手臂应该就是他的。

    我心里暗暗庆幸,由于野人已经吃掉另外团队的两人,所以暂时并没有对我们几人动手,虽然说这样想有些不道德。

    夜幕降临,部落里火光点点,祭坛旁的人越聚越多。野人们头戴尖顶羽毛头饰,个个拿着石木绑成的石锥在祭坛下欢呼着,嘴里还说着什么。

    带头的祭司突然仰天一啸,人骨手杖猛地向地面一杵。

    野人顿时都安静下来,黝黑的眸子一齐望向带头祭司。

    两个头插红色羽毛的野人将少了胳膊那人抬到祭坛中央处。为首的祭司将他全身涂得湛蓝,然后在头顶戴上一尖顶头饰。

    那男人被架到祭坛的祭案处,野人们将其仰面放倒,让他的身体赫然呈现在众人的目光之下。

    几个祭司熟稔地抓住他的手脚,将他的身体扯到最紧绷的状态。

    “主刀”自然是刚才那位大祭司。只见他准确在男子胸腔处下刀,然后将手伸进去,一把扯出仍然在跳动的心脏。

    右手高举,向众人展示着,仿佛那并不是活人的心脏,而是一件艺术品。

    随即,他将心脏放入备好的容器中,以极快的手法,一刀刺入心脏,将心头鲜血洒在正中的神灵塑像之上。

    动作毕,台下立即传来一阵欢呼。祭司与野人们一道,开始煞有介事地跳起舞来,嘴里还念念有词。

    一舞毕,为首大祭司又走向那个团队另外一人,那女人立即露出无比惊恐的神色,她拼命向后蜷缩着身体,不住摇着头。

    我三人也只觉无比骇然,按照目前的形式,另一个团队的人都被杀光时,就会轮到我们了!

    额头汗水不停冒出,难道我高伟注定命丧于此?

    就在此时,一声细微脆响在耳边响起,煞是我听力超常也只是勉强察觉。闻声望去,一把匕首正躺在手边。

    这才想起,杜德明、张强、司徒萼三人并未被抓住。

    “他们三人应该在附近,赶紧掩护我!”我用只有赵七七、王义能听见的音量说道。

    祭坛正中央处,野人们正准备活祭那女人,没人注意到我的小动作。

    两人会意,立即向我靠近。

    我拿起匕首,一下下割着草绳。

    那头,大祭司郑重其事地脱下长袍,用石刀剥开女人的皮肤,血淋淋的人皮视觉冲击太过刺激。

    我转过视线,加快手上速度。

    终于,手上绳索成功割断,我伸出被反剪在后的双手,快速割断脚上草绳。

    “动作快点,趁他们还没发现我们!”悄悄将匕首塞到王义手里,我立即恢复被绑住的样子。

    很快,士兵出身的王义也快速割断手脚绳索。

    我连忙将王义归还的匕首塞到赵七七手里。

    赵七七刚接过匕首,大祭司身边的野人却忽然发现了我们的动作。

    他大声呼喊,一手指向这边。

    “吗的,跟他们拼了!”眼见当下已无路可退,我低吼一声:“王义你跟我配合,赵七七动作快点!”

    于是我俩当下直接窜起,抄起旁边腿骨猛地向最近的野人砸去。

    三拳两脚下,几人已被我俩打翻在地。更是不愤于几个祭司的凶狠残忍,我冲上前一骨头直接乎在左边祭司头上。

    其他三个祭司见状立即挥起手中石刀向我砍来,我险险躲过三人攻击。

    余光扫向祭坛后方高位处,一个男子正端坐在那里,应该是部落酋长。其他人在篝火处庆祝,没人留在他身边。

    思维只停顿两秒,我三步两步一跃跳上高位,将腿骨尖锐一端直接抵在酋长咽喉处。

    “王义,带赵七七过来!”

    被我一声大吼吸引,所有人视线都移到这边。

    王义闻声,立刻带着赵七七向高位处靠近,野人们不敢动作过激,只是拿着石矛,眼神凶狠锐利地盯着我们。

    场面就这样僵持着,举着腿骨的我手臂已经开始发麻。

    “高伟,怎么办?”王义转头向我问道。

    “别急,他们应该就在附近,我们再等等!”

    砰、砰!猎枪声响起。

    距离最近的两个祭司应声倒地。

    “高伟,我们来了!”

    杜德明、张强三人从高位后窜出,手里都拿着猎枪。

    “你们怎么才来啊?”赵七七见状立刻面露喜色。

    “后面的野人都被我们给绑了,现在只剩下眼前的了。给!”张强说着,将手里剩余猎枪分给我们三人。

    “他们是真的要吃了我们,别心软了,动手吧!”王义说道。

    几人说话时,被我挟持的酋长叽里呱啦说了些什么,顿时,台下野人一哄而起,向我们冲了过来。

    至此,六人再次重聚。

    大伙心意已决,当下拿起武器跟野人们展开肉搏。

    王义、杜德明作为主力冲在最前边,不一会儿便撂倒七八个野人。张强、赵七七机敏,趁其不备打翻好几个野人。司徒萼则处理善后工作,她用不知从哪里找到的草绳将打倒的野人都绑了起来。

    看着被挟持的酋长,我心一狠猛地将匕首扎向他大腿处。

    酋长身子一软,立即哀嚎起来。

    “司徒萼,搭把手!”

    我将受伤的酋长交给司徒萼绑住,起身加入混战。

    野人见酋长受伤大为震惊,气势也不如刚才。

    不到二十分钟,全部野人都被成功拿下。

    我喘着气,看着累倒在地的众人,这才突然想起什么。

    撑起身,我快步跑到帐篷前,在掀起第十一个帐篷帘时,终于看到了铺着虎皮的人骨靠椅。

    果然,里面有个箱子。

    箱子里是把步枪,看上去应该是某47,下面还有些手雷。

    我揣了几个放在兜里,转身快速跑回祭坛处。

    “杜德明、王义!你们快来,这里有……”

    然而就在此时,嗖嗖几声枪响,我只觉左小腿一痛,瞬间半跪在地。

    抬眼,却见几人扛着枪站在不远处。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