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他先动的心

可乐

作者:图样先森      字数:4537

    看着褚漾感动涕零的样子,王秘书可算是知道,为什么来接徐先生的时候,他非要让司机绕个远路开了。

    “夫人,待会聚餐你会去吗?”

    褚漾摆手:“我们副主席去。”

    这种好事,孟月明怎么可能会留给她。

    她越想越不爽,之前老师说让她站前排迎宾,孟月明就非得抓她小辫子把她往后安排,要是中午去参加聚餐的是她,估计孟月明也有的是办法把她搞下去。

    褚漾的眼睛大而明亮,眼尾上翘,因为在想别的,瞳孔里的光忽明忽暗。

    她长着一张鹅蛋脸,皮肤白皙,将头发全扎起来时,五官看着尤为精致明艳,发际线处毛茸茸的小碎发被阳光映成柔软的金色,低头时,眼睫也染上相同的色彩。

    王秘书想起刚进会议室时,几个校友站在一旁闲聊。

    “刚刚站在最前排那个师妹真漂亮。”

    “不知道是哪个院的。”

    “希望是我们院的。”

    王秘书不方便多待,聊了两句又进去了,褚漾自己站在走廊上吃早餐。

    肉包子是猪瘦肉馅的,没一点蔬菜。

    褚漾口味偏重,不喜欢吃蔬菜馅的包子,牙齿咬开柔软蓬松的面皮,带着肉香的汁水儿溅到了唇瓣。

    她张开嘴,嘴里冒出徐徐热气。

    这是小区楼下转角几百米的一家早餐摊子上卖的,老板是一对金婚老夫妇,褚漾最喜欢吃那里的早餐。

    每周一,徐南烨的车不往那边开,她也不让他送,自己走路到摊子上买,然后坐地铁去学校。

    有次也不知道老变态抽什么风,居然往这条路开了。

    当时褚漾正吃得欢,嘴留着油,见他摇下车窗笑着看自己,愣了。

    最后还是上了他的车来学校,下车的时候,褚漾感觉车厢里全是肉包子味。

    老变态向来精致,车厢前座常年放着熏香,如今被肉包子味侵袭,他却好像什么都没闻到。

    包子就剩一口,老变态这种国外呆久了的,居然肯低头就着她的手,把最后一口给干掉了。

    褚漾怒了,本想抱怨两句。

    但徐南烨的薄唇上沾了一层猪油,显得秀色可餐,他唇形好,唇色也漂亮,猪油在他嘴上成了斩男色。

    褚漾好想知道哪个品牌出这个色号,她绝对买爆。

    手上的肉包没剩几口,褚漾琢磨着每天去食堂打早餐,那些新来的就跟流落荒岛的饥荒难民似的,要是跟他们一样挤到窗口打早餐,那她每天早起精心打扮是为了什么。

    于是就只能去蛋糕店,优雅的买点蛋糕,细嚼慢咽彰显名媛风范。

    肉包终于吃完了,褚漾满意的打了个嗝。

    “刚刚早餐还没吃够?”

    被这一声猝不及防的问话声吓到,食道那口气没顺上来,褚漾绷着下巴赶紧又拍了几下顺气,最后才转过身面向问话的人。

    孟月明特意换了身衣服,居然还难得的化了妆,看着挺清秀的。

    说话却仍然是熟悉的味道:“这又是哪个学弟给你带的?一个给你带蛋挞,一个给你带包子,中西结合啊。”

    这里没人,褚漾连面子工程都不想做,眼睛瞥向别处。

    孟月明也不在意,讥声道:“你最好别犯什么错。”

    哟,来吵架的,那怪不得她了。

    褚漾扬唇:“你眼屎擦干净了,怎么又忘记刷牙了啊?”

    “行,你等着,”孟月明咧嘴,下巴紧绷,“我看你这部长能当到什么时候。”

    “你这个副主席退了,我上位,就不用当了呗。哦,不对,当初竞选的时候,你的演讲稿把老师都说的泪流满面了,结果还是只当上个副主席,”褚漾舒了口气,略有些惋惜,“我要跟你一样,都没脸继续待在学团分会吧。”

    孟月明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褚漾!你什么态度!”

    褚漾下巴扬起,漫不经心:“就这态度啊,怎么?还想我给你磕头啊?”

    她翻了个白眼,嗤了声,婀娜转身,往会议室走去。

    神清气爽。

    会议室的门刚好被打开,有几个干事走了出来,见她站在这儿,又见不远处站着一脸愤懑的孟月明。

    褚漾假惺惺的摸了摸眼角,柔声道:“让一下。”

    干事们看向母夜叉一般的孟月明,咋舌绕道走。

    孟月明自顾生着气,什么都不知道。

    ***

    等她再回来的时候,理事大会也差不多开完了,因为中午还订了酒店聚餐,这一群校友又是日进斗金的角色,正南方的led大屏上直接又换了一条标题,变成了奖学基金的成立仪式。

    以徐南烨为代表,捐赠一百万作为学院奖学金,用来鼓励品学兼优的学生。

    徐南烨拿着捐赠展示牌站在最中央,冲着镜头露出微笑。

    明明更早前,他出现在学校官网的荣誉告示上,照片上的男人刚晋升为大使馆参赞,将头发整齐的梳在耳后,白衬与国旗色领带相辉映,褚漾坐在电脑前,和室友一起惊叹这位师兄的美貌,哪能想到会和他有什么交集。

    团委主席在台上说话,办公室主任径直走到褚漾身边,像是有话要跟她说。

    “你们院选好人了吗?今天谁负责接待校友?”

    褚漾懵逼:“啊?”

    “你啊什么?”主任体感不好,语气有些不对劲:“早前团委就给各个院下发文件,组织部选人接待校友啊,做一天的陪同。”

    每个团体都有自己的微信群,学校有公告文件就发群里,一般干事很少会仔细看文件,会由各个部门的部长挑拣出自己部门的任务,再分发至小群。

    计算机院主席不在校,所有的工作事项暂且都由孟月明负责。

    “我没有收到文件,”褚漾皱眉,“所以我以为这次只负责接待外语学院的校友,我们计算机院不用派人。”

    “你以为你以为,哪有那么多你以为,”主任话锋一转,措辞激烈,“理事会成员也有你们计算机院的,能不能动脑子想想?你们院不派人,让师兄师姐喝西北风?”

    褚漾咬唇:“关键是我没有收到文件。”

    “你没收到文件去问你们主席,跟我说有什么用,当时学校通知一下来,我就通知了所有院,这是你们的问题。”

    褚漾来不及想,直接转身打算去值班室拿手机,通知现在没课的干事过来。

    办公室主任似乎有些哭笑不得,轻描淡写道:“你现在找人来有什么用?他们知道带校友去哪儿逛吗?你的干事们下午要是有必修课不能请假怎么办?”

    这意思就是,这祸她褚漾是闯定了,怎么补救都没用。

    她也懒得反驳,等回了值班室拿到了手机,却发现组织部群里却好像都知道这件事了。

    等她再回到会议室,所有院的人都各自聚在一起,孟月明就站在那儿等她,副部长带着选好的干事们站在旁边,表情有些害怕。

    孟月明给了她一个冷眼。

    现在局面很尴尬。

    她一个部长,居然什么都不知道,而且根本没人想听她的解释。

    孟月明叹了口气:“工作能力不行,起的再早有什么用?”

    “我没有收到文件。”

    “你没收到那为什么你们部门的人收到了?你活在梦里?”

    褚漾深吸口气,辩解道:“我确实没有看到,如果我看到了,不可能会忽略。”

    孟月明冷眼看她,并不为她的话所改变态度:“我不管你到底看到没有,我也不想去追究原因,我现在看到的结果就是你失职,如果不是副部及时安排,你现在去哪里找干事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背好流程请好假?你与其在这里跟我吵,不如做好你最后的工作。”

    那边各学院的学生干部都在和校友闲聊,气氛友好,准备一同去酒店。

    唯独计算机院的几个校友满脸尴尬的坐在一旁,所有干事也眼看着副主席指着部长的鼻子骂。

    孟月明今天作为代表陪同校友去酒店吃饭,穿的人模狗样的,身上那裙子都是专柜货。

    褚漾穿着淘宝批发的迎宾小姐服,刚因为跑着去值班室,面上有一层薄汗,胸口不规律的上下起伏着。

    她早知道孟月明看她不顺眼,现在主席外出,她正好有的是机会给她穿小鞋了。

    什么都扯明白了,学生组织就是个小型的社会,部下出了错,谁会去怪罪上司指派不当。

    “算了吧,既然已经安排好了,就别追究了,”某个师兄好脾气的出面替她说话,“别让人看了我们计算机院的笑话。”

    孟月明侧头看向师兄,满含歉意的鞠了一躬,语气真诚:“师兄,真的对不起,是我没有管教好部下,让你们看笑话了。”

    褚漾突然笑了笑。

    “笑什么!还不过来道歉!”孟月明瞪她:“你这个部长是不是不想当了?”

    在这儿等着她呢。

    她能咽下这口气她就是狗。

    褚漾深吸口气,走到师兄师姐们面前,也鞠了个躬。

    接着便是道歉:“对不起,是我一时大意,让孟月明给我穿了小鞋,耽误了师兄师姐的行程,请师兄师姐原谅。”

    她“对不起”三个字刚出来的时候,孟月明脸上原本露出了满意的神色,结果后面那句话出口,孟月明脸又黑了。

    “褚漾,你说什么呢!谁给你穿小鞋了!”

    褚漾抬首直视她:“我是组织部部长,你越过我直接向我的副部下达命令,我根本不知道有接待这回事,这不是穿小鞋是什么?”

    “你自己没看到我给你发的消息,就怪我没通知你?!”

    “我手机内存很够,半年前的微信消息都找得到,要不要我给你翻一下聊天记录?”

    孟月明冷笑:“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你提前删掉了?”

    “那学姐能给我看看你的手机吗?”

    孟月明轻描淡写:“我手机内存不够,会定时清理消息。”

    可以了,是个正常人都能推测出这事儿是谁搞的。

    “原来学姐是这么想我的,”褚漾咬唇,一改刚刚咄咄逼人的态度,眼睛忽然湿润起来,“学姐撤我的职吧,我没话说。”

    刚刚还一副要呈堂证供的模样,现在转眼间就伏低做小了?

    孟月明还在懵。

    褚漾冲其他人笑笑,大而湿润的眼睛看着楚楚可怜,像是朵刚受人摧残的小白花。

    随后留了个轻飘飘的背影给所有人,转身离去。

    这事儿看着就告一段落了。

    结果没有,孟月明在回值班室拿包准备去酒店的时候,发现褚漾正站在门口等她。

    孟月明走过去跟她眼对眼:“你站在这儿干什么?”

    褚漾一句话没说,直接从身后掏出一罐可乐。

    孟月明没反应过来,就被从头到脚浇了一身的可乐,发出呲呲的声音。

    “你干什么!!!”

    孟明月睁不开眼,大喊一声,下意识就去抓褚漾。

    褚漾后退几步,看着她笑:“你跟我玩小学生的把戏,我就还回来呗。”

    说完她还不解气,非得凑到孟月明跟前说:“现在回寝室洗头来不及了吧?”

    孟月明使劲揉了揉眼睛,眼眶泛红,带着哭腔吼道:“我去不了,你也别想去!”

    褚漾不急不满地,当着她的面,给团委老师打了个电话。

    她声线柔柔的,还带着丝愧疚,听上去非常善解人意:“老师,刚刚孟学姐不小心被我的可乐喷到了,现在头发都湿了,能不能等她一下,给她点时间回寝室洗个头?”

    “都要出发了,谁有那个时间等她,”老师啧了声,直接下了决定,“你赶紧去把衣服换了,过来集合。”

    褚漾有些犹豫:“这不太好吧。”

    “本来你形象就比较好,一开始也是想选你的,没什么不好的,快点。”

    孟月明整个身子都在颤,满腔的委屈没地方发泄,瞪着褚漾,恨不得把她活吞了。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