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他先动的心

礼物

作者:图样先森      字数:5045

    褚漾按捺住心神:“我只是在为学习的事烦恼,你不要多想。”

    徐南烨故作恍然:“那看来是我自作多情?”

    “你知道就好,”褚漾低头,推推他的胸口,“让我起来先。”

    男人清冽的鼻息打在脸颊上,褚漾推不动他,他也丝毫没有要后退的意思。

    她悄悄看他。

    书房暖灯下,隔着镜片,徐南烨五官雅致,薄薄的双眼皮线条柔和,那双浅眸越发清透,墨画般的清俊眉目没什么变化,眉尾和唇角间的笑意却藏都藏不住。

    褚漾咬牙,心一横,头一铁,强行站了起来。

    徐南烨当然也不可能真用力气箍住她,稍稍松了力,或许也没想到她铆足了劲,连自己都被她鲁莽的动作逼得后退了两步。

    直到背后抵住了电脑桌的边缘。

    男人微愣,低头,看见一个小脑袋埋在自己胸前。

    又感受到褚漾的两只手从他胳膊间的缝隙溜了出去,像是顺从般的抱住了他。

    但只有手臂,透过睡衣贴着他。

    温香软玉,徐南烨神情恍惚,垂在两边的手蓦地攥紧,却在下一秒倏然清醒过来。

    差点上当。

    那瞬间,眼底有什么情绪被悄悄抹去。

    他盯着她的头顶,嗓音慵懒:“漾漾,这是工作文件,丢掉了可就养不活你了。”

    褚漾胳膊微僵。

    就在刚刚,她娴熟的靠盲认找到了关闭写盘的快捷键,左手还放在键盘上,右手早已按在鼠标左键,只要点击“不保存”,徐南烨这篇文件就算是白写了。

    她挫败的收回手,觉得人生无望。

    斗不过他,算了。

    “等我写完这些,”徐南烨重新坐回了椅子上,不再逗她,“然后回家吃饭。”

    褚漾愣了下,试探性的问道:“还是去邻居家吗?”

    徐南烨神情淡定,没觉得这件事有什么不对头:“嗯,你准备一下。”

    他父母卸任得早,原本交接工作这事儿麻烦,但老两口浪漫至死,当真就把整个徐家的担子都抛下直接出国旅游,其他的事情全留给徐南烨大哥解决。

    偌大的徐宅没人在家,偶尔家庭聚会,他们几个兄弟都还是去邻居家蹭的饭。

    也得亏邻居大方,能够容忍这么多年。

    褚漾换了身适合家庭聚会的衣服,一副良家妇女的做派跟着徐南烨回“婆家”。

    豪门媳妇,哪儿能穿那么招摇,褚漾别的不懂,装乖还是挺会的。

    她有个专门的衣帽间,里头的衣服都用防尘袋装着,每个月都有专人送当季最新款过来,一件件挂满衣柜。

    都是些晚礼服裙,翻领正装,一看就不是日常能穿的。

    徐家体面,她这个做媳妇的也得跟着打扮,虽然这一柜子的衣服看着华贵气派,但她一件都不喜欢。

    既然是徐夫人,那些个设计繁缛,简称花里胡哨的礼服都与她无关,她穿的必须是大气的,彰显贵妇气质的,价格还不能太离谱,全球高定更是想都别想,她敢穿,纪检院的就敢找徐南烨问罪。

    每个月还得配合徐南烨配合上头调查,绝对没有干任何违法违纪的事儿。

    褚漾觉得自己仿佛嫁了个假豪门。

    穿着不符合她张扬个性的贵妇套装,褚漾压抑了个性,一路走到地下车库,整个人死气沉沉。

    徐南烨知道她不高兴什么,没急着开车锁,胳膊撑在车身上,唇角边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实在不喜欢就上去换了,我等你。”

    “就这身挺好的,”褚漾捏着手上的钻戒,以大无畏的语气说道,“当初结婚的时候不是说好了?你瞒过我父母那边,我这边也绝对不会给你丢面子。”

    她自以为这句话肯定能感动到徐南烨。

    谁知男人非但没领情,反而侧头低笑了几声。

    褚漾又瞪他:“你笑什么?难道我随便穿你就高兴了?到时候有人说你没眼光,娶错老婆了可别赖我。”

    “我觉得我眼光挺不错的,”徐南烨挑眉,替她打开了副驾驶的门,“上车。”

    褚漾干咳,理了理完全没有褶皱的衣领,矜持的走到车子边。

    末了还是有些不放心,朝他看过去,指了指自己:“我这身还行吗?是不是太素了啊?哎感觉都没有个人风格了,会不会让人觉得很无趣啊?”

    她说完,又苦恼的撇嘴纠结。

    她明明二十出头,肆意张扬,又有些任性,穿上这身衣服,身形依旧高挑漂亮,却总有些违和。

    还是个小姑娘啊。

    徐南烨轻笑:“你已经够有趣了。”

    他今天没叫人开车,开的也是自己的私家车。

    这车是徐南烨在国外任职的时候买的,回国的时候一并带了回来,因为职业便利,连摇号排队都不用,车管局直接给他发了个车牌号。

    他本人的品味也低调,私车依旧是沉闷内敛的黑色,车里只摆了一小罐车用熏香,别的什么装饰都没有。

    褚漾觉得她和徐南烨真是差的太多。

    就这样,居然还能周末一起参加家庭聚餐,也是神奇。

    “今天吃饭的都有哪些人啊?”褚漾以防万一,打算先给自己做个考前复习,“有没有我不熟悉的?你提前告诉我,我记一下。”

    徐南烨想了想,淡淡道:“就那些人。”

    虽然他这么说,褚漾却还是像个乖乖学生样,老老实实又复习了遍徐容两家的成员。

    ***

    等车子开进容宅,她也差不多复习完了。

    “怎么这么晚?”

    大门口站着个面容峻肃的男人,跟徐南烨长相有几分相似,气质却截然相反。

    像个冰窖子。

    是徐南烨的大哥徐东野,去年刚跟容家的大小姐结婚,属于正儿八经的商政联姻,强强联合。

    但听说也是闪婚。

    徐家三个兄弟,除了最小的那个三弟至今光棍,剩下俩全是闪婚。

    政治世家的婚姻看起来也不是很严谨,电视剧过度妖魔化了。

    徐南烨不紧不慢的解释:“有工作要处理,耽误了点时间,开饭了吗?”

    “人没来齐怎么开饭?”

    徐南烨只是笑笑:“抱歉,大哥。”

    眼见着大哥的眼睛就要扫到自己身上了,褚漾立马调整好面部表情,冲他鞠了个躬:“大哥好。”

    徐大哥只是用鼻子嗯了声。

    褚漾表面上恭恭敬敬的,其实心里已经悄悄叫了他八百遍冰窖子。

    几个人进了大厅,又上了几步小台阶才走到饭厅。

    坐在最正首的老爷子笑容满面:“南烨和漾漾来了啊。”

    托徐南烨的福,褚漾虽然年龄是这儿最小的,但辈分还比较靠前,所以不用太小心。

    褚漾乖巧的给所有人打过一圈招呼,格外冲容二小姐眨了眨眼。

    容二小姐也回了她一个。

    没人看到,众人只知道徐家老二的妻子是个文静内敛的书香小姐,性格和品行方面都格外优秀。

    不然徐家也不可能答应让她嫁进来。

    “漾漾今天怎么穿的这么素?”老爷子皱起眉,略有些疑问:“这么年轻就该穿些花花绿绿的漂亮衣服,你不是还在念书吗?平时穿这个也不方便吧。”

    褚漾腼腆的笑了笑:“穿的舒服就好了,我对这方面不是太讲究的。”

    “你这孩子就是太成熟了啊,”老爷子摇头。

    “可不是嘛,当初南烨突然说他要结婚的时候,把我们都给吓了一跳,这闪婚也就算了,结婚对象居然还在念书,能打理好南烨的生活起居吗?”坐在旁边的容家二太出言附和,转而笑道,“结果是我们瞎操心,漾漾比我们家这两个大小姐懂事多了,到底是书香门第,让人挑不出毛病,南烨眼光还是好啊。”

    褚漾神情羞涩,脸颊泛红:“二婶你别夸我了,我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好啊…”

    她垂眸窃笑间,眼睛瞥了瞥旁边的徐南烨。

    冲他挑了个眉。

    看到没,这就是老娘的魅力。

    徐南烨抿唇,竟然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她。

    到后面,他自己也跟着笑了。

    容家饭桌上习惯吃饭的时候聊些家常。

    聊什么褚漾也不大懂,无非就是最近的政策形势,对他们的生意有没有影响,或者是圈子里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事儿。

    老爷子靠着椅背,语气硬朗:“现在徐家直系里,也只有东野身居要职,上头那位市长要升的话,估计还要点时间,市助的位置东野你至少还得坐个五六年。”

    他说起这话,完全就像是在聊家常。

    丝毫让人感觉不出,他在和人讨论身处这片土地的政治权力更替,还需要多久时间。

    徐家根基深,地位难以撼动,但现在旁系血亲逐渐展露头角,难保不会青出于蓝。

    “不过既然南烨已经调回来了,一切就都好说了,”老爷子忽地笑了笑,目光慈祥,“外交部现在前景不错,虽然职位隔得有些远,但工作总会有调动,你们兄弟俩互相照应着,你们父母也能多放点心。”

    “我暂时没有调动的打算。”

    徐东野皱眉,语气微冷:“你想一直留在外交部?”

    徐南烨轻笑:“确实有这个打算,毕竟这是我的专业。”

    “那你为什么要提前结束任职期?”徐东野目光凌厉,像是要看穿他:“如果不是为了徐家,你是为了什么?”

    徐南烨仍旧笑着,目光柔和:“现在在吃饭,大哥有必要这么拷问我吗?”

    他从来不怯这个年长又强势的大哥,一贯温和儒雅,对谁都是如此。

    但徐东野知道,他左右不了这个弟弟。

    气氛已经拉不回来,但所幸这顿饭已经接近尾声。

    褚漾刚刚将所有话听进耳朵里,其实也很好奇,为什么徐南烨会提前结束任职期。

    七年都熬过去了,还差这么些日子吗?

    但她又不能问。

    这已经是属于徐南烨极为隐蔽的个人隐私。

    褚漾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忽然有人戳了戳她的背。

    转头就看见一双漂亮的眼睛。

    是容二小姐。

    “二嫂,你跟我来,”容二小姐牵着她往楼上走,“我有好东西给你看。”

    跟着她走进满满少女心的房间,褚漾看着这装潢,没想到容二小姐结了婚还能这么少女。

    “我前阵子去了趟国外,”容二小姐边说边从桌子底下拉出了一个大纸箱,“二哥托我给你带了点礼物。”

    看着那个大纸箱,褚漾觉得她对“点”这个字有什么误解。

    打开纸箱,满目琳琅都是各种品牌的礼盒。

    从穿着到配饰,什么都有,没有哪个女人舍得从这上面挪开目光。

    “这些都是我根据二哥说的,然后自己也帮忙推理了下,才给你挑了这么些礼物,你过来看看喜不喜欢。”

    不用看了。

    她绝对喜欢。

    褚漾张张嘴,目光有些呆滞,语气也很机械化:“这都是老变态送我的?”

    说出口才惊觉自己不知不觉把平时对徐南烨的称呼给叫出来了。

    容二小姐有些迷茫:“老变态?你说二哥吗?”

    她无论如何都是不能把老变态这仨字跟徐南烨结合在一起的。

    褚漾捂嘴,眼睛不安的上下转动着。

    容二小姐只沉思了会儿,就想到了别的地方。

    “二嫂,我二哥是不是私底下很变态啊?”她双眼放光,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内幕八卦:“你能告诉我他是哪里变态吗?”

    她当然不能说,打个哈哈就过去了。

    容二小姐冲她比了个了解的手势:“夫妻隐私,我懂得。”

    “…那你别告诉你二哥啊。”

    容二小姐拍着胸脯跟她保证:“绝对不会!”

    看着她这副样子,褚漾总觉得这人有些信不过。

    等到傍晚,扛着这箱礼物回家的褚漾,还在纠结无功不受禄,平白无故收这么多东西,她的内心总有些不安。

    “…那个,师兄,”褚漾想了半天,还是叫了这个最官方的称呼,“为什么忽然想起给我买这么多东西啊?”

    “榕榕在国外旅游的时候给我发微信,问我有没有什么要代购的,”徐南烨专心看着前方路况,语气闲散,“我想你应该有很多想买的,就替你决定了。”

    “你怎么知道我想买什么?”

    “你的信用卡账单,”徐南烨言简意赅,“看你什么买的最多。”

    “……”

    这谁顶得住啊。

    她思索半天,决定要报答他:“你说吧,你想要什么,只要我做得到。”

    此时车子正好在路口等红灯。

    徐南烨手指敲打着方向盘,蓦地笑了:“那我有个小要求。”

    褚漾语气铿锵:“你说!”

    “能不能别再外人面前叫我老变态,”徐南烨侧头看她,薄唇微扬,嗓音温润,“把床·事拿到台面上说,不合适。”

    “……”

    徐南烨你这个内心肮脏的衣冠禽兽。

    容榕你这个说话不算话的叛徒。

    你们有钱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褚漾的仇富心理从来没有哪一刻如此强烈。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