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他先动的心

顾清识

作者:图样先森      字数:5689

    其实也不需要舒沫说,褚漾看到自己桌上那张纸就明白了。

    褚漾上学期向学院递交了助班申请,没什么悬念的直接通过,在换届之前,这是她作为学生干部要做的最后一项工作。

    原本没觉得有什么,但一想孟月明那女的在新生军训的这半个月里还是自己的上司,她就觉得心里膈应。

    助班是为了协助班主任工作而设立的,换句话说就是“副班主任”。

    一个班配两个,一男一女。

    手机里正好来了消息,通知他们中午的时候去办公室开会。

    【主席:@全体成员,收到请回复。】

    褚漾看着发全体消息的这个头像,宛如雷劈。

    她转头冲舒沫确认:“顾清识回来了?”

    “你周末两天干什么去了?群里都讨论好几轮了,上周就回来了,现在估计在寝室收拾东西呢。”

    褚漾从脚底升起寒颤。

    在群里发布公告的人丝毫不体谅她的情绪,在她愣神忘了回复的这几秒,又在群里@了她。

    【@组织部部长褚漾,请回复】

    就算是工作群,也不总是气氛严肃,就褚漾一个部长没动静,其他人开始调侃起来。

    【部长怕不是听到主席回来太激动了忘了回复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部长愣了】

    【有情况/斜眼笑】

    褚漾淡定的回复了个“收到”。

    一贯寡言,冒泡从来只发群体通知,称号连个潜水都算不上的主席居然破天荒的又回了句。

    【要及时看群消息】

    群里的人顿时亢奋起来。

    褚漾咬唇,扔掉手机趴在桌上发呆。

    舒沫察觉到她的不对劲,搬了张凳子坐在她身边,安慰性的拍拍她的肩:“告白被拒绝了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再说这消息不就咱们几个知道吗?顾清识要真想说出去,现在学校早就风言风语漫天飞了,你放心吧,平常心看待问题。”

    “我没有跟他告白,”褚漾咬牙切齿的再次强调,“你们怎么就不信?到底要我解释多少次?”

    舒沫抿唇:“去年那会儿,所有人都看到你和顾清识避开其他人去了小包间,大半个小时都没出来,谁都猜你们俩肯定在一起了。没过多久顾清识去了北京,你那天晚上也一直没回寝室,回来以后在寝室闷了一周,问什么也不答,整个人魂不守舍,这不就是告白后遗症吗?”

    这样的对话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

    褚漾张嘴,复又放弃了解释:“算了。”

    “然后你就变了个人,”舒沫絮絮叨叨的掰手指诉说,“刷夜也不刷了,连清吧都不去了,每个礼拜乖乖回家,狂欢活动也不参加,玩□□回头吗?”

    明明刚进校的时候,人缘最广,玩的最开的就是她褚漾。

    长得漂亮又是院花,性格亲和又好相处,没人不想跟她认识,不过半年,微信的好友就加到了上限。

    用她当时的话说,就是那十八年被家里管束着,现在好不容易读了大学,要把十八年的份儿通通玩回来。

    见褚漾一直没说话,舒沫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不说顾清识,说点别的,你和徐师兄怎么样啦?还在联系吗?”舒沫想法来得快也去得快,转眼间就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另一个人男人身上:“你们到底是露水情缘还是真有火花?要是你们真有可能,那你岂不是外交官夫人了?”

    褚漾被这一连串的问题堵得没话说。

    而舒沫继续着她的美妙幻想:“以后徐师兄出国访问什么的,你也会跟着去吧?那我是不是也能在电视上看见你了?”

    徐南烨确实会跟随使团出国访问,也曾有外交官夫人陪同参与过,这点在外交圈并不罕见。

    只是徐南烨向来婉拒。

    “漾漾现在还太小,外交夫人的任务对她来说可能过于繁杂,频繁出国也会影响学业,等她毕业以后考虑也不迟。”

    当时徐南烨是这么说的,因此两个人结婚的事儿也只有双方家庭,以及外交部的领导们知晓。

    但褚漾知道,这些都是借口。

    徐南烨这么做,无非是希望越少人知道他结婚的消息越好。

    这也是她当初强烈要求的。

    嘴里的苹果糖顿时索然无味,褚漾看了两眼,将它丢进了垃圾桶。

    ***

    中午开会的时候,褚漾跟另一个室友约好了去办公室。

    室友宋林幼跟她一样也是团会的干部,关系比不得她跟舒沫,但也算彼此友好,相处的不错。

    她跟褚漾这种爱玩的不一样,没课的时候就会去办公室坐班,明明不是她的值班时间,她也留在那里整整文件,帮老师打打杂,留在办公室的时间明显要比寝室多得多。

    最后一个室友陈筱,如果图书馆有床位,她大概早就从寝室搬走了。

    所以这个四人寝里,大多时间都是褚漾和舒沫宅在里头。

    到了办公室以后,人差不多已经到齐,宋林幼去找自己部门的干事,褚漾也坐到了自己部门的区域里。

    副部长见她过来,连忙拉着她小声八卦:“听说外联部的副部出国了。”

    “出国,这么突然?”

    “大三出国又不是什么稀奇事,他家里人早就想让他出国,暑假的时候逼着他恶补英语,又交了点钱,送到我们学校在澳洲的一个合作大学去了。”

    褚漾皱眉:“我记得他上个学期交了助班申请表的。”

    “开会就是说这个事儿啊,主席团应该会临时再找个人顶他的班吧。”

    “那要是找不到人顶替,另一个助班不是要累死累活?”

    副部长耸肩:“就看谁倒霉了吧。”

    果不其然,等主席团的到了以后,直奔关于助班分配的主题。

    顾清识并没有出现,只有副主席和团支书在场。

    孟月明坐在主席团上说:“主席刚回学校,还有很多杂事没处理完,可能会晚点到,我们先开。”

    她拿出一张白纸,直接开始念分配名单。

    一直到名单末尾,才念到褚漾的名字,她被分配在同专业的新生电子三班。

    然而名单到这里就截止了。

    褚漾皱眉,举手发问:“另一个助班呢?”

    “另一个助班原本是外联部的副部长,但他现在出国了,所以我把他划掉了。”

    刚刚还在和副部长讨论是哪个倒霉蛋一个人管一个班。

    现在这个倒霉蛋就成了自己。

    她居然也没觉得意外,甚至还觉得,如果孟月明把这个穿小鞋的机会给了别人,才是真的奇怪。

    “副主席,新生班级的工作事务很多,交给我一个人来做恐怕有点难,能不能再临时挑选一位助班?”

    褚漾自认为语气已经十分诚恳,而且这个诉求很正常。

    孟月明抬了抬眼皮,语气平静:“我们原本商议了,但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首先助班最好是和新生班同专业,在座电子信息专业的干部们都已经分配好班级,不好调动。”

    室友宋林幼举手:“副主席,我可以调到电子三班去。”

    孟月明瞥了她一眼,微微笑了:“那你带的班怎么办?我去哪儿找顶替你的人?朋友情谊也该分场合用。”

    宋林幼无可奈何的闭嘴了。

    褚漾问:“那大二的干事呢?”

    当助班是加素拓分的好差事,一听她这话便有几个同专业的大二学生举起了手,毛遂自荐。

    “大二的干事工作经验只有一年,很有可能管理不好新生班,而且助班至少要由大三的干部来担任,如果今天破例用了个大二的,那以后还有没有规矩了?”

    孟月明打官腔从来不用草稿,任由大事小事,只要她一搬出“规矩”两个字,别人立马歇菜。

    唱完白脸,孟月明自然也知道不能在开会期间真跟褚漾吵起来,转而又换了种温和的劝导方式:“一个人带班虽然辛苦,但总归能学到不少经验,半个月军训下来,你的工作能力肯定会有不少提升,这也便于你之后竞选主席团,你说呢?”

    这话说的活脱脱就是个为下属着想的好领导。

    舒沫说的没错,她能跟孟月明撕破脸,孟月明就能光明正大给她使绊子。

    “通知已经发放到位了,周末迎新,每个助班都做好自己班级的工作,争取今年的军训阅兵拿个好成绩,散会。”

    褚漾的单方面抵抗根本毫无作用,孟月明拿起文件就要离开。

    有几个干部过来安慰她:“忍忍吧,熬过这半个月,换了届就行了。到时候体力活我们会帮你,不会让你一个人累的。”

    她当然知道,忍过去就好了。

    老爸小时候就跟她说“小不忍则乱大谋”,不与傻瓜论短长,不用为了一些人浪费心思和时间,只要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别的都不用在乎。

    她将这些话奉为真理,哪怕有女生刻意剪破她的校服,哪怕有男生在本子上写满对她的污言秽语,她就当没看到。

    因为不值得。

    但这种心理暗示只让她越来越憋屈,越来越觉得难受。

    如果能忍,早就在理事会那天她就忍了。

    如果她真忍了,现在论坛里对她的那些风言风语依旧不会消失。

    褚漾忽然笑了:“忍忍就过去了?”

    周围的人异口同声:“对啊,忍了这一个月,以后她就管不了你了。”

    她深吸口气,一副听劝的样子:“我知道了,你们先走吧,我一个人冷静冷静。”

    “难为你了。”

    褚漾摇头:“没事,我习惯了。”

    其他人都用一种心疼的眼神看着她。

    直到宋林幼也离开,褚漾才拿起桌上的笔记本,直接往值班室走去。

    忍你奶奶个腿。

    剪她校服的女生被她关在厕所用冷水浇了个透心凉,用她的名字写黄文的男生被她按在学校后门的墙上踢断了子孙根。

    而后等那些人去告状的时候,褚漾只是红着眼睛,小声的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她褚漾成不了大谋,但也绝不会让自己委屈。

    值班室的门被打开,孟月明正和团支书倚在办公桌上说说笑笑。

    团支书见她来了,十有八九也知道她找谁。

    褚漾声音轻柔:“学长,麻烦出去一下好吗?我有点事想跟学姐单独聊聊。”

    “是助班的事儿吗?这件事确实有点为难你了,但……”

    孟月明打断了团支书的话:“你别走,谁知道她会不会报复我?”

    团支书左右为难。

    褚漾突然撇嘴,楚楚可怜的看着他:“学长,你觉得我像是那种人吗?”

    “额,不像,你们聊吧,我先出去。”

    俩女的说悄悄话,他一个男人横在中间,不合适。

    他火急火燎的退场,转角时差点撞到人。

    “主席,”团支书如遇救星,拽着他的手激动道,“孟月明临时调了分配,把褚漾一个人落下了,现在两个人在里头对峙呢。”

    这边办公室里,孟月明警惕的退后了几步,发现值班室里没有可乐果汁之类的攻击武器,顿时放下了心。

    褚漾看着她那副样子发笑:“我看你给我穿小鞋的时候气势挺足的啊。”

    “谁知道你这个暴力狂要做什么?”孟月明站在椅子后跟她对峙:“名单已经下来了,文件马上就会发到工作群里,你跟我说也没用,赶紧准备准备迎新吧。”

    “可以啊孟月明,先斩后奏是吧,”褚漾凑近几步,语气越发冰冷,“都他妈快退休了还想着给我找事儿做呢?你说你怎么就那么闲啊?”

    孟月明仰头,咧嘴笑了:“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多给你安排点事做,免得你每次都只知道跟在男人屁股后面捞好处。”

    褚漾嗓音沉了下来:“你说什么?”

    “褚漾,你真以为长得漂亮就能为所欲为?我告诉你,我不吃你这一套,把你那副卖嗲的样子收一收,我看着就恶心!”

    学团分会刚招来一批小干事的时候,她听说里头有个长得特漂亮的女生。

    迎新会上,她看到了这位新干事。

    个子高挑,长相精致,性格落落大方,和谁都聊得开。

    每次团会出活动,搬椅子拉横幅的活儿总有人抢着帮她做,竞选优秀干事的名单推荐投票上也都是她的名字。

    她享受着这张脸带来的便利,却仍旧装模作样的揽下所有的活,累的满头大汗,惹得一众男生跟着心疼。

    装给谁看呢。

    后来团会活动,他们一行人去了酒吧,孟月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暗恋了两年的顾清识和她单独相处了半个多小时。

    周围人暧昧的起哄声,让她的妒火达到了最高值。

    既然她这么喜欢装,那就干脆把活儿都推给她做好了,看她能找谁撒娇。

    “让你恶心真是不好意思了,”褚漾耸肩,漫不经心的说,“可我就长这样,你能怎么办?”

    孟月明冷笑,挑眉扬声道:“我不能怎么办,但至少你别想在我面前耍鬼招,我给你穿小鞋你也得给我老老实实受着!因为我是副主席,你必须听我的。”

    “行,我受着,助班的活儿我一个人干了,现在轮到你受了。”

    褚漾说完这句话就直接朝孟月明走了过来。

    孟月明双手撑着椅子,厉声呵斥:“你干嘛!值班室你也敢乱来?”

    “没监控的地方我都敢乱来。”

    褚漾轻飘飘的话传到孟月明的耳朵里,让人浑身发毛。

    她挥手就掀开了挡在孟月明身前的椅子,直接抓着人的衣领往地上掀。

    孟月明尖叫一声,摔倒在地上,这一次比被泼可乐那次还要狼狈几分。

    “啊——”

    孟月明撑着手站起来,捂着胳膊朝她冲了过去。

    “行了。”

    冰冷低沉的男声从门口传来,孟月明仿佛听到了天使之音,管他是谁看到了,现在的状况就是她被褚漾欺负,理无论如何都在她这边。

    褚漾转过头,见到来人后微微愣住了。

    一年未见的顾清识,比去年更加英俊挺拔,仍是那副孤傲又清冷的样子。

    深沉的眸子里不见半点情绪,一副死人面瘫样。

    孟月明双目发亮:“主席!你刚刚也看到了,褚漾她不满我的安排,直接就打算对我使用暴力!”

    褚漾后退几步,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顾清识看到了,她还有什么好说的,等着被撤职吧,只可惜还没来得及给孟月明一巴掌。

    正当孟月明满怀期待的看着顾清识,褚漾不抱希望的看着顾清识时,他开口了。

    顾清识面无表情,非常淡定的说:“我没看到。”

    “?”

    “?”

    孟月明咬牙,垂在身边的手猛地攥紧,眼睛里渐渐开始蓄起泪光。

    她红着眼,按捺住内心的狂怒和委屈,却仍旧没能忍住从喉间发出的啜泣声。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