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诛邪诡事

第四章 点人头灯

作者:凌晨三点      字数:3588

    等我爷爷跟林二伯交代了些冥婚所需要注意的事情后,小辈的我被奶奶拉着去跟林二伯作别。

    随后便伴着夜色同我爷爷奶奶赶家,路上我仍然回想之前发生的一切切,一幕幕,心里还是七上八下。

    感觉一切就如同做梦一般,但是自己深知那不是梦。

    至于那些怪人,那些奇怪的话,我一时间还真的搞不清楚,脑子里就像一团乱线,毫无头绪。

    突然这个时候我的眼睛有一种火烧的感觉,火辣辣的,一些恍恍惚惚的画面顿时全都冒了出来,但是由于画面飞快的闪过,我来不及去细看,也分辨不得画面上的内容。

    紧接着眼睛不再火热,而是刺骨冰凉,双眼就像是一个冰窖子,而这种凉气就像虱子一样爬遍全身,接着一个个人的头像浮现起来,都是些我不认识也不曾见过的人,有白胡子老头,有年轻的少女..........

    我嘴里喊着我爷爷奶奶,但是没有任何回应,我就好像蹲在一个漆黑的世界,一个没有依靠的世界。

    我彷徨于此,多想有个人能拉我一把,至好让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但是无可奈何四周除了黑色就是黑色。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肩膀上胎记那块,莫名其妙的一热,从恍恍惚惚之中隐隐约约的听见了我爷爷奶奶的喊叫声,“小七!小七!你快醒醒,你这是怎么了,可别吓奶奶”“小七我是你爷爷,你听见了没有,快醒醒!”

    我的眼睛不再冰凉,唯独这肩膀有种火热热的感觉,当我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之前的那些纷纷扰扰的画面都没有了,见到的只是我爷爷和我奶奶紧张的面孔。

    我奶奶说我走着走着就昏了过去,怎么叫也不醒,给他两个老身板子吓坏了。

    我本想把刚才发生的事说出来,但是我分不清那是现实还是梦,或许真的是梦,一个很长很奇怪的梦。

    见我爷爷和奶奶焦急的样子,我没有说什么,不想让他俩为我担心,所以我只是说犯了瞌睡,没什么大事,打了马虎眼,这事便搪塞过去了,于是继续往家赶路。

    那个时候没有什么路灯,平常走的夜路也不少,便不觉的有什么害怕,不知为何今夜我的心总是七上八下。

    “唰”的一下,蹿了两个两个人影出来,再去细瞧,便见一个母亲牵着一个四五岁的孩子,那母亲披头散发,身穿纯白色破破烂烂的衣服,衣服上血迹斑斑。

    那孩子不过六七岁,身穿格子上衣,胸前也是血迹一片,这孩子紧紧拉着她母亲的手,俩人把头深深的低着,根本看不清他俩的脸,不过那手白的吓人,一点血色没有,最奇怪的是这俩人在在月光下没有影子。

    眼瞅着马上就要撞到我,我身体一侧,什么感觉都没有,等我再睁大眼睛的时候,面前根本就什么都没有。

    好奇心作怪,本能的回头瞅去,只见那孩子竟然回头看我,而且.......而且脸上眼珠子挂在外面,淌着血水,鼻子扭在一边,这满嘴血迹,而且还冒着白脓,脸颊上全是些乌黑色的烂肉。

    就在这时,他居然把头转了180度,我当时完全被吓住了,却不料更吓人的是.....他母亲伸着惨白无血的手,把他的头给拉转回来,而且是反方向,那可是360度!!

    我当时吓的魂都要出来了,瞪大了眼睛,这时居然又什么都看不见了,难不成是我眯着眼就能就看见?不管是不是了,反正我在也不敢再去看了,赶紧回家才是正事。

    但是人点背,喝口凉水都塞牙,走了不到百米远,便传来了嗯嗯啊啊的歌谣,冷冷清清,听这声音似乎是好几个人一块唱的,这黑灯瞎火的听这歌谣着实让我起鸡皮疙瘩。

    但是隐隐约约的这歌谣有一种吸引力,我不知不觉的好像被这歌谣吸引了,但是这没有逃过我的眼睛,当我不经意侧头望去的时候,我看见了远处从山上下来一帮人,而且抬着一口黑色大棺材。

    至于这歌谣我爷爷奶奶也听到了,我爷爷叫我定下自己的心神,千万不要去想其他的事情,回到家就好了。

    我奶奶四处张望,看她神情就能看出来她什么都没有看到。

    这也难怪,他俩没有阴阳眼,而且也没有去用牛眼泪开阴阳眼,这些脏东西他俩自然是看不见的。

    远处四个人抬着那口黑材,两个身穿白色袍子的人提着两盏白纸灯在前面走着。

    白纸灯的里面的火苗发着瘆人的绿光,摇摇晃晃,在细看,就会发现这外面糊的白纸还在滴滴答答的滴着鲜红色的血液,我的心一下子就开始发毛。

    我强咽了一下口水,尽量保持我内心的平静,缓了口气,在瞧去,一幕惊悚的画面没把我吓的魂飞魄散!

    因.......因为这灯里面烧的不是灯油!而是一个人头。

    没错!就是一个人头在燃烧,发着幽幽的绿光,透过这白纸,这人头在纸灯上的影子就更加明显。

    被风这么一吹,这灯里面的火苗也是一晃一晃的,里面的人头模子也是若隐若现。

    当若现的时候,就会看见这里面的人头上的眼睛早已被掏空,露两个大窟窿,分外显眼。

    纸灯底座被鲜血染红了大半边,从这鲜艳的血来看,这头似乎就好像刚刚被摘下来的一样,但是大半夜为何这帮人从山上下来?面对眼前这些,脑子里只是一阵懵,搞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这黑灯瞎火的,要是以前怎么可能看见红色的血,如今也不知为何,这血液滴淌着的画面确是那么的清晰,老是萦绕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似乎只要我一睁眼就能看见。

    而且那口棺材后面还跟着不下五人,清一色的白袍,头压的很低,脸上还裹着黄纸,这黄纸就是家里上坟时候用的纸钱。

    所以我根本瞧不得他们面孔,但是看着这踱步的姿态,就像古时候婢女一样,踩着七寸金莲,小心翼翼的姿态怪异的很。

    我被眼前的景象给惊住了,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心脏怦怦直跳,随时都有可能跳出去。

    这个时候我爷爷发现我有点不对劲,问我在看什么?

    “爷爷,有...有好几个人在抬着棺材,好像有个人头......”

    “哪来的人头,净胡说八道!”我爷爷呵斥道。

    “这人头像灯一样发光,而且一直在滴着鲜血!而且还有好多穿着袍子的人”,我低声回道。

    “点人头灯,血引阴路,这难道是...灵棺夜行,借命补魂!”突然我爷爷嘴里硬生生的说出这几个字。

    接着捂住我的眼睛,嘴里念叨着:“小孩子不懂事,不懂事,若有得罪,还望大人不记小人过,大人不记小人过”,说着说着就拉着我就是往家赶。

    但是转过一个路角后,我发现这抬棺材的人一路尾随于我,说白了这不就是奔我来的。。。。

    这之间的距离逐渐被拉小,这哼哼呀呀的歌谣也越来越响,而且一股股凉气直窜我的脊梁骨,让我不禁的打个哆嗦。

    见此不好,我大喊一声:“爷爷这些怪人怎么老跟着我们走!”

    不料我话音刚落,我爷爷的脸色瞬间煞白。

    这个时候突然起了风,吹着树叶呼呼发响,不知从哪来的雾气从后面袭了过来。

    更可恶的是有一股子力在后面吸着我,以至于我每走一步都十分艰难,我的意识也逐渐变的有些模糊。

    话说我爷爷毕竟与白事打了一辈子的交道,这些“事”多多少少还是懂得些。

    不过幸好今天班办的是冥婚,虽然在农村来讲,冥婚是属于喜事,但是毕竟是白事,白事就要与死人打交道,死人身上的气主阴,活人身上的气主阳气。

    村子里有个老讲究,说是冥婚过后,家里添了个阴儿媳妇(去世的儿媳妇),所以家里的长辈也是给鬼当了长辈。

    成了阴亲戚,这人身上的阳气这几日会不旺,如果遇个身子虚弱的,那是会招病的,所以就要长辈去阴,避免阴气挡了道。

    去阴用的就是黄符灰泡水下肚,黄符是阳符,招阳气,所以能破阴气。

    我爷爷是村子里的主丧,自然是备了不少黄符,这阳符辛亏剩了些。

    故见此不妙,他老人家也是干净利落的甩出了一大把黄符,嘴里嘀咕着一串话,这一把黄符被风吹的到处都是,就像泼出去的水一样,纷纷扬扬。

    接着我爷爷大迈步伐,双眼怒视,右手在空中随手划了几道,像是写什么字,这字一气呵成,气势磅礴,然后一个回步,双手作结,力气刚足的打了出去,大声呵斥道:“敕”!

    一股风瞬间散了去,见此我一连吃惊,万万没有想到,我爷爷竟然这么厉害。

    我鼓着胆子,再次觑着眼睛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只见一帮凶神恶煞的人的脸上,全都被贴上了我爷爷的黄符,此时一动不动,完全被定住,吓的我赶紧睁大眼睛,再也不敢去瞧。

    随后这后面的雾气也被止住了,慢慢的开始消散,我爷爷说这个符管不了多长时间,赶快回家,家中有门神护宅,自然保平安!

    那还等什么,于是快步往家里跑去,这一路上倒也没发生什么。

    回到家后,我爷爷说那不过是一种歹毒的邪术,还说会此邪术的人必定是高人中的高人!

    不过此术并不是针对我,而是我身上不知为何招了阴气,而且那抬棺材的人其实是被施了咒术的纸扎小人,容易被阴气所引。

    接着我爷爷叫我奶奶烧一盆水,让我赶紧去洗澡.......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