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诛邪诡事

第五章 冤家路窄

作者:凌晨三点      字数:2923

    这深更半夜,洗什么澡,心中自然不悦,我爷爷执意如此,便只好应从。

    我爷爷到家后,也没有闲着,随后赶紧抓个大公鸡给杀了,取了鸡血,将鸡血撒在家门口,又在门口钉了几张黄符。

    然后让我坐在这大盆里,他老人家又烧了几张黄符,将这剩余的灰烬倒进这大盆里,说是给我除除阴气。

    爷爷说我就是因为惹上这些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才会接二连三的被这鬼邪撞上。

    接着我爷爷坐在院子里嘴里嘀咕着:点人头灯,血引阴路,灵棺夜行,借命补魂,这邪术也有人用,就不怕遭了报应!

    我赶忙问道这什么是点人头灯,我爷爷没有瞅我,眼睛盯着前头说道:“这灯一起,自然人命不保,此乃伤天害理的事!!”

    但是当我问道什么是点人头灯,什么是灵棺夜行的时候,我爷爷只是脸色一搭,说我小孩子这些事情不用我知道!

    不过我可以猜测这回肯定是我身上的阴阳眼着了阴路,所以那些脏东西才会发觉我,看样这阴阳眼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后来更加悲催的是,他说以后不会再领我吃夜席和走夜路......

    第二天上午,见到谭吉德来找我玩,给我乐坏了,他是我爸家后院谭四叔家儿子,我俩关系一直要好,从小就一直泡在一起,因为他长的胖,我就一直叫他胖子。

    这不今天来又是告诉我一个大事,那就是我们村子的李疯婆子家的山楂树熟了,这谁家果树熟了总是逃不过我们这帮孩子的眼睛。

    说起我们村子的李疯婆子,六十多岁,平日里邋遢邋遢的,疯疯癫癫,不是怎么太正常的人,也算是我一个仇家,小时候偷他家树上几个果子吃,祖宗八代被她骂个遍。

    他家老头家承了祖上的山楂林子,家里以这个为生,这李疯婆子可是把山楂看的紧,生怕丢了一个,别人靠近都会被她骂一通,精神也不是太正常,时间长了,村子里的人也不会去跟他计较些什么,多一句少一句也就当个乐。

    听胖子这么一说,我没个好气的说道:“拉倒吧,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个是李疯婆,她家枣树上的枣都不让人吃,还去吃人家山楂,她整天在那看着,弄不好山楂没吃成,咋俩挂在树上当山楂.....”

    “没事!这不少人晚上去偷他家山楂,前些日子就咱村子的胜子领了几个人赶晚上装了好几袋山楂,你猜后来怎么着?”胖子问道。

    “被抓了?”我回道。

    “第二天这李婆子发现了这树上山楂少了,这不天天晚上六七点钟去那守着,愣是没抓到人,前天晚上我从外面回来时候,远远看见这李疯婆子拎着一个板凳,一个人去那林子,黑灯瞎火的也不知道害怕。”胖子说道。

    “这咱俩更不能去了,一旦被抓到了怎么办?”我问道。

    “刚才我说了这么多,你咋还没听明白,这李婆子天天晚上去看林子,这几天白天那林子一个人影都没有,保证没事!有事你就把责任推给我,我胖子一个肩膀全抗了。”

    我仔细这么一琢磨,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这白天自然是惹人耳目,不过李疯婆子也不能分身乏术,看了半个晚上的林子,尽管那林子有搭棚(村子里的林子都会有,是一个简易木和草席做的棚子,看林人可以睡觉),那自然也是睡不安生,白天定不能打起精神。

    更何况今天是个大阴天,天色暗的很,我心里也是打起了小算盘,最后也就同意了。

    我们村子的山绵延起伏,但是不高,不过不怎么太好走,山里弯弯曲曲的很是累脚,不过今天因为阴天,天气还算风凉,干这勾当正适合。

    我俩抄着一条小路,鬼鬼祟祟的来到了李婆子家山楂林子最后面的位置,这个地方隐蔽的很,加上杂草丛生,就算被发现了,一头扎进这草堆里也能脱身。

    不过就目前情况来看,还果真如胖子所说,一个人都没有。

    望着这一片的山楂,自然直流口水,我俩找个垫脚石,从围的铁丝网跳进去,胖子还呛个空,一屁股坐到一块石头,因为撞的实,胖子走起路来极其不自然。

    随后我俩也没客气大吃一顿,加上今天风风凉凉的小天气,惬意的很,不过几把山楂下肚子,这胃不舒服,我俩正在往自己兜子里揣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帮人的声音,听这声音不下十人,叽叽喳喳的,气势很大,急三火燎一般,似乎在喊着什么?

    难不成是发现了我们,我和胖子见此不好,二话没说,就往外跳,这个时候胖子也顾不得屁股的疼,关键时候这胖子的动作倒是敏捷,翻了铁丝网,撒腿就跑。

    走的时候我还把自己兜都给揣满了,我俩并没有直接回家,在山上瞎转一会。

    正值夏天,山上的树长的老高,本来今天就阴天,被这么一挡显的更阴了不少,我俩漫无尽心的走着,顺便吃着兜里的山楂。

    不知不觉来到个坟地,一面的土丘子掺着杂草,土丘子下面埋的就是人,天色本来就暗,我心里有种不好感觉,加上之前我能看见有些别人看不见的脏东西,生怕这次又着了阴路。

    于是我俩赶紧沿着旁边小路走去,不知为何,我隐隐约约的总是感觉到有人自盯着我俩。

    我回头瞅了几眼,愣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七哥,你看啥子呢?”胖子嚼着山楂说道。

    “总感觉有人在身后”我低声回道。

    “哪有什么人,你啊这就是做贼心虚,不就偷了山楂,慌什么。”胖子满不在乎的说道。

    话说也是,我俩什么坏事都干过,所以我俩心态练的一直比较好,日子长了,倒也是不再去害怕什么。

    我们俩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村娃,大山大岭跑惯了,往常我俩也是经常上山进林子,不是顺点苹果就是拿点桃子,不过今天我就感觉哪块不对。

    背后明明有人,可是又什么都看不见,就算我觑着眼睛,可还是什么都看不见。

    就当我还在安慰自己是自己心里有鬼,自己吓自己的时候,突然吹起了风,这风倒是来的急,吹的四周树叶沙沙作响。

    我心里一颤,自知这回又是摊上事了,肯定又是什么脏东西找到了老子,昨晚明明我都去了阴气,为何还会这样,难道阴阳眼就是来害我的吗?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宁肯不要什么阴阳眼,人活一世,起码得有条命,我就是这世上一颗不起眼的狗尾巴草,但是我还有一颗异常骚动的心。

    亏这世人皆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可是天地之大,上有九霄仙宫,三十六重天,下有十八地府,十二鬼站,世间万千,为何偏偏容不下我一个凡夫俗子。

    也许该来的永远都会来的,也许这就是我的命,这个时候隐隐约约的听见了女子咯咯笑声,接着这笑声越来越大,随后四周回荡的全都是这淫笑,顿时间让我头皮发麻,浑身瘆的慌。

    四周本来就见不到多少阳光,而且明明连个人都没有,说实话当时我吓的还真想尿裤子,“七哥,什么鬼东西在说话”胖子竟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我颤颤巍巍的说道:“你瞎说什么,这么好听的声音怎么可能是鬼,肯定是什么善良的神仙姐姐”。

    胖子此时瞪大着眼睛望着我,一脸懵逼,尽管我俩心知肚明。

    我接着说道:“可能人家认错人了,我爹还叫我回家吃饭,咋俩快点走吧..........”

    话音刚落,我俩就准备离开,不料这个时候,四周下起了白雾,这雾来的急,就着一会功夫这雾气就硬生生的把我俩缠了好几层,四周朦朦胧胧一片,辨不得方向。

    就在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隐隐约约的从这雾气里走出一名女子..........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