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诛邪诡事

第八章 死于非命

作者:凌晨三点      字数:3259

    赶了早我爷爷就换好了衣服,吃了早饭,接着他急匆匆的带着我去了当地镇上的一个老道观,好像叫什么三口观。

    路途不算远,不过那道观有些偏,在一个山脚下,四周没什么人家,乍这么一看,那观子还真是老的很,不过这“三口观”的牌匾威严正气的很。

    正好这个时候有年轻道长在观口扫地,我爷爷说了来意,经那年轻道长引路,便见了这老观主,那老观主一身浅色袍子,脚踩黑色圆口鞋,儒雅的很,打了招呼后,那老人家叫我爷爷进屋说话,让我先出去玩一会。

    后来爷爷跟那老道在屋子里,叽叽咕咕的也不知道说了啥,还怕我听见,竟将我打发在院子里。

    二十分钟左右吧,我爷爷赶忙出来唤我进去,进去后便见到这老观主坐在桌子旁的古木椅子上,眯着眼睛看了我一会,看得我倒是浑身不舒服。

    接着叫我在桌子旁坐下,他用手捻了朱砂,又取出一道黄符,不知道在这黄符上写了什么,就这么一摇,啪的一下,将这道黄符贴在我的额头上。

    说来也怪,这个时候我感觉额头一股股热意,慢慢的如同火烧一样,难受的很。

    那张贴在我额头的符上,竟然出现了几条线条,若隐若现。

    随后那老老道取下我额头这符,我才不再难受,接着他嘴里嘀咕道:“果真是天生道体,活生生的一双阴阳眼!百年难遇,百年难遇啊”。

    那人又看了看我的生辰八字,眉头紧锁,面容呆木,接着叫我在纸上写一个笔画,这笔画必须脑中第一印象,不掺杂其他。

    我也没多想,挑个简单的“一”写了上去。

    那老观主眉头一紧,盯着这“一”看了好一会,不言语。

    “道长,有什么但说无妨”。

    “咳......这一是生的最后一笔,也是死的第一笔,生死之间,恐怕就在这一念之间。

    聚散无常,落红安知花开日,生死有命,终归荣枯根先知,生死不可强求啊”。

    听他这么一说,我当时就被吓住了,这话说的不就是我命不久矣?我的天,我才活了十年,老天就要收了我,从小就说我命绝矣,说了十年,如今还是说我命绝矣,如果这是命,就算我不认又能如何。

    正当我两眼发呆的时候,那个老道摊出几枚铜钱,在这桌子上摆动,嘴里还念念有词,但是声音太小,我听不清楚。

    这最后一枚铜钱定住后,不料那老道的脸色突然僵住了,见此我爷爷的心也是七上八下,生怕这卦象出了什么意外,于是赶紧问道:“道长,您这看的如何,是好还是坏?”

    “你看这卦象”,那人朝我爷爷说道。

    我爷爷听此赶紧上前看去,嘴里抽搐道:“这...这各爻关系怎么会这样?”(爻是组成卦符的基本符号)

    我爷爷是村子里的主丧,专门给别人家处理丧事,早年,给我改命的那个道长,给过我爷爷一本龙虎宗入门宗卷,我爷爷钻研多年,至于这“道”上看卦的事,我爷爷也是浅浅懂些,但是令他没想的是这卦竟然是个死卦。

    何为死卦,自然是亡命象。

    那个老道一叹三哀的说道:“你这孙儿日后命不久矣,从卦中看出这爻卯木伏于初爻丑子之下,初爻本是阳位,却被阴爻所占。

    阴居阳位,不得。

    卯木看似得月令之气,但被年支与日支夹克。

    命中无劫,但是运中有难啊”!

    我爷爷被他这么一说,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于是问道:“难道是当年蛇妖来报复?”

    “是她也罢,不是也罢,但是你孙儿本身天生道体,又修有阴阳眼,日后说不定会有多少妖多少鬼为此眼红,话说不怕鬼抢,就怕鬼惦记啊。”那老道言道。

    本来这心里就已经是心如刀绞,那老道却又刀口撒盐,不紧不慢的添了一句说道:“这个孩子不仅自身难逃,就连你家也不会受此牵连,全都活不长啊,咳...都是命,这孩子没有罪过,但是天命如此,无可奈何啊。”

    顿时间我爷爷就被这老道的话吓个脸色发白,没有了血气,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直接给那个老道跪了去,老泪一把的说道:“道长啊,家里就这么一个孙子,你可一定要救救我的孙子,小小年纪不该遭此劫难”,爷爷这个时候拉了我一把,示意叫我也跪下。

    “其实死卦也可活命,但是这个办法或许有用或许没用”那老道说道。

    “如今,只要有一丝希望,那也得去试上一试,道长你但说无妨。”

    “俗话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妖有妖术,鬼有鬼法,二者取其一,只要是能给你家娃子找一个能镇得住凶神恶鬼的媳妇就行。”

    听了那老道的话,我爷爷眼睛瞪的老大,心里疑惑不已有三。

    第一,那个时候我才十岁,娶媳妇那根本就是没有的事,就算不怕别人笑话,但是这年龄不够,根本就不可行,民政局这关就过不去。

    第二,能镇得住鬼妖?这怎么可能,就算娶的媳妇旺夫命硬,也只不过能改改夫君霉运,治标不治本。

    那老道也是看出我爷爷心里的疑虑,于是接着说道:“不过这娶的媳妇自然不是活人。”

    我大喊道:“什么玩应,不是活人,取个死的回去啊,亏你想的出来,为老不尊!净出损招!你回家娶吧”。

    我一时间恼火了起来,简直不把我当人看啊,我好歹风姿阔绰,日后必成大器,如今还叫我娶个死的,自然忍受不了此等羞辱!!!!

    “小七,不得无礼”,我爷爷恶狠狠的训斥道,接着又给我使个眼色,我这才把嘴闭上。

    “孩子小不懂事,还请道长您细细说来”,我爷爷脸色僵硬,语气颤颤巍巍的说道。

    “这计策也是出于无奈,但是没有办法,要想死卦活命,如今只有结阴亲,不论鬼还是妖的,只要能娶到其中一个,而且道行必须得高,能镇得住其它邪祟,如此一来,你未来的孙媳妇不仅可以保护你家孙儿,也能护住你家安宁”。

    老道抿口茶水继续说道:“不过话是这么说,人家同不同意还得另说,要是给上阴奉的话,那些小妖小鬼自然巴不得,但是都知道这个姻亲是个惹祸上身的活。

    更何况你家找的可不是小妖小鬼那么简单,必须是个大主,大主自然不会差这供奉而去犯此大险,这得多想不开,所以啊此事悬着很。”

    话说这个法虽然是个好法,但是如果没有那缘分,要想结下这门冥亲,属实如登天之难,我是我们家唯一一个续香火的,我爷爷自然希望我以后能光宗耀祖的取个媳妇,好好过日子,但是事到如今,我爷爷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他在一旁迟迟不言语。

    至于我呢,自然不愿意,那类女子若成亲都叫冥妻,我想世界上也不会有哪个男的在这方面有奢望.......

    不过这个时候,我发现我爷爷,低着头已是老泪纵横。

    我也知道这件事的厉害性,既然能保命,只有这么办了,我也不想让我爷爷为难,不想让我的家人受此劫难,遭此不幸,所以娶就娶了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我对我爷爷说道:“爷爷,不就娶个冥妻吗,我林七愿意,既然能保命,自然是个好法子,爷爷,你别伤心了。”

    那老道这个时候哈哈大笑,说道:“你这娃子之前还不是一个不娶两个不娶的,如今也认了,不过话说回来,是人家愿不愿意嫁你,不是你愿不愿意娶,至于有没有这个福分,那就看你了。”

    “小七虽然是我唯一个孙子,我也不忍心,但是没有办法,人啊有条命就行,我不求他大富大贵,只求他平安一生。这线生机自然不能放弃,都说命不由天,但是谁的命又能逃过天意呢”。

    话罢,我爷爷叹了口气,抹了把老泪,几句家常话后,便领着我给那个老道鞠了一躬作别。

    临走时候,那老道嘱咐说“求亲切要赶在晚上,面朝东以表尊重,三根香神明知,两根蜡神明来,若蜡火为绿光,这是引了邪东西,需赶紧把三根香掐灭即可,还有别忘求亲请帖一副,你家小七生辰八字也要写上,还有万万要信守诺言,若有缘,成了这门亲事,莫要辜负了人家。”

    我爷爷连连应允后,我俩上午就赶回了村,到了村,有一种怪异感觉。

    村口倒是聚了不少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这树下妇人也是鬼鬼祟祟,窃窃私语着。

    这村子里的柱子这个时候恰巧撞见了我爷爷,快步上前,慌慌张张的说道:“林叔啊,不好了,村子里的李疯婆子死了,死的可惨了,整个村子的人都在等您呢.........”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