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诛邪诡事

第十一章 尸毒入体

作者:凌晨三点      字数:3000

    “你家胜子怎么了”?我爷爷赶紧问道。

    “老林叔,我家胜子来了家,魂不守舍,嘴里一直嘀咕着些吓人的话,接着又是哭又是嚎的,现在昏迷了过去,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这日子还怎么过啊”,这个时候,胜子他妈又开始哭了起来。

    “不碍事,定是撞了邪,丢了魂,点柱香就好了”我爷爷安慰道。

    我爷爷跟主人家刘老实打了声招呼,说半个时辰就赶回来,停放尸体的屋子切记任何人都不能进去,等到两点,那个时候太阳足,阳气旺,正适合下葬,那刘老实连连点头,叫我爷爷放心。

    于是随着胜子他妈,我和我爷爷一同往他家赶,进了门一股冷气扑来,顿时感觉四周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好像有人在盯着我看,妈的怎么又是这种感觉,之前只要感觉有人在某个角落盯着我看,就有坏事落到我的头上。

    进了屋,一片漆黑,我不解的问道:“大白天的,干嘛把窗帘挡个严严实实,一点光都进不来”?

    “小七啊,不是你婶子我要挡的,你胜子哥来了家就说阳光刺眼,哭着闹着非要把窗帘挡上,不挡上他根本不消停,我这也没有办法,也不知道这孩子犯了什么邪”,胜子她妈回道。

    这还真怪了,刺哪门眼?不过我心里犯嘀咕,这到底是怎么了?

    就在这时,我无意的再次半眯起来了眼睛,聚力朝胜子哥望去。

    这一望没给我吓死,我“啊”的一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说实话当时我完全蒙住了,吓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感觉所有的想说的话都已经堵在嗓子眼上。

    我忘记了只要我眯着眼睛,聚力用眼睛看的时候,便会看见一些别人看不见的人和物。

    等我缓了神再望去,这躺着的胜子还是胜子,可是明明刚才躺着是一个五六岁的娃娃。

    这时候胜子他妈被我这一举动也是吓到了,赶忙扶我起来,问我怎么了。

    我当时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说我看到的这土炕上躺着是一个娃娃?人家准把我当成精神病,正当我还不知道编个什么理由搪塞过去的时候,我爷爷一个快步蹿了过去,一道黄符啪叽一声,硬生生的打在这胜子的额头上。

    “小七,快把窗帘拉开!快”!

    我快速蹦到土炕上,拉起了窗帘,一旁胜子他妈还喊着说:“不能拉,不能拉...”

    还没等她说完,这光直接打在胜子声,这个时候胜子大喊“啊~啊~救我,救我,我难受,快救我,啊啊啊啊!!受不了!!!!”

    我爷爷还在紧紧按着胜子额头上那道黄符,胜子浑身动弹不得,只能嘴里大叫着,嘶咧声让人听了都发憷,眼睛瞪得滴流圆,充满了红血丝,就像要杀人成魔一般。

    这一旁的他娘听了自家娃都这样痛苦不堪的喊叫,心里哪能受得了,赶忙叫我爷爷停手,这边她赶紧准备去拉窗帘。

    我爷爷见了连忙制止:“胜子他娘,你家胜子中邪了,万万不可。”

    接着我爷爷对胜子喊道:“你若再不出来,无需我动手,这阳光就能叫你魂飞魄散!”

    这个时候,突然换了一个声,声音极其细小,根本就不是胜子的声,说道:“爷爷饶命,爷爷饶命,我不过五岁,看他被吓的少了一魂,我一时贪玩,才把自己这魂魄强加到他身上,没有恶意,没有恶意。”

    这细声话说的可是真真切切,胜子她娘也是听的仔仔细细,突然扑通一声坐在这土炕上,八成是被吓到了,直接昏了过去。

    我爷爷心也软,把这胜子额头上的黄符取下,对其说道:“阴阳殊途,你速速离身,暂且饶过你!”

    突然一股小风蹿了出去,那道黄符原先一端被定住,一端飘起,此时这飘起的一端缓缓的落了下去,见此我爷爷点了点头说道:“已经离开了,没事了”。

    这面完事了,那面的胜子他娘此时已经昏了过去,我爷爷掐人中,把这人给掐了回来。

    这毕竟是当娘的,醒来后嘴里一直喊着胜子。

    我爷爷赶紧说道:“胜子他娘,你家孩子被小鬼撞了魂,但是他因为之前受到惊吓,丢了一魄,今晚在家门口烧点纸,每走十步磕一个头,到十字路口后,便可回家,切记回家路上不要往后看,这丢的一魄自然就会回来,晚上睡上一觉,第二天就会好。”

    胜子他娘听此,这神才缓过来,赶忙向我爷爷道谢,激动的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如今胜子没事了,我和我爷爷这悬着的心也就放下来。

    胜子他娘问道:“老林叔,谁家的小鬼上了我家胜子身上,能不能除去,还有这李疯婆子的尸体是不是招了邪祟所以才惹上了我家胜子...”

    还没等她说完,我爷爷打断道:“我这只负责帮人看,至于李疯婆子你不说我还忘记了他们家还等我回去呢,我就不在此多逗留。”

    这胜子他妈也是精得很,也明白我爷爷什么意思。

    这胜子他娘赶忙赔笑道:“瞧我这妇人嘴,多一句少一句自己都没数,对了老林叔,明天找个时间我得领着我家胜子登门去感谢你,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我爷爷现在也没有时间听她说这些客套话,刘老实那面还等着我爷爷,时间紧迫。

    于是作别,便往回赶,这刚到这刘老实他家,就看见一帮人跑来跑去,一个个慌慌张张的!

    刘老实看见我爷爷来了,赶忙跑出来,这他家二女儿此时也跑了出来,我一瞅这架势不对啊。

    “老林叔,你看我家小女儿!”说这话的是刘老实的二女儿。

    我爷爷心头一紧,自知是坏了事,猛的往屋子里跑,进去一看,刘老实的外甥女此时被绳子绑在柱子上。

    周围一个个人都不敢靠前,那孩子小小年纪,不过七岁,此时面部狰狞,龇牙咧嘴,时不时的还发出呲呲声,做出要咬人的姿态。

    “这是怎么了”?我爷爷赶忙问道旁人。

    “这孩子发了疯,会咬人”!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

    孩子她娘扑倒在地,哭着说道:“别听他胡说八道,我家孩子没有疯,没有疯”!

    我爷爷撸起那孩子的袖子,只见一条黑色线在胳膊内侧。

    自知不妙,问道:“不都说了不让任何人进那间屋子吗!”

    见我爷爷如此火气三丈,这刘老实心里也是明白,这肯定是出了大事,于是解释道:“就这么稍不留神,这孩子就冲了进去,我们在后面喊,就是没用,等给她拉出来的时候,就开始呲牙咧嘴的咬人。”

    “毒气入神,迷了心智,这毒此时已经进了动脉”我爷爷话罢,赶紧找了一把刀,朝着那黑色线的旁边两厘米处割了一个小口,那孩子她娘死活不让我爷爷这么对她家孩子,众人好不容易拽住她。

    我爷爷赶紧找人抓糯米来,等这糯米来了,随后一把糯米拍在这道口子上,用糯米引毒,白色的糯米一会功夫变成了黑色。

    这孩子其实中了尸毒,那张婆子死于非命,死后身体本身就成了一个大的细菌培养基。

    病毒是可以在人死后长期存活于尸体内的!话说鼠疫可以在尸体的骨骼里面存活60年,炭疽40年左右,这些病毒仍然具有相当的活跃性,更何况那张婆子死时心中有一口怨气没有咽下去。

    怨气一日就可化为毒气,加上处境阴冷潮湿,尸毒早已不是什么平常尸毒了。

    尸毒感染力非常强,身体上的皮肤比较薄,身体的抵抗力低落时,更容易被感染。

    所以感染的时候人体不容易产生抵抗力,很易就扩散到全身。

    我爷爷之所以用好几层白布将张婆子的尸体缠了起来,怕的就是这个,但是完全忽略了这孩子为女孩,男为阳,女为阴,这尸毒本身属阴,找了这弱小的阴体寄宿,自然一下子蹿了进了身体内。

    如此这样,这孩子才失了常态。

    这孩子经过两三波糯米引毒后,才昏昏的睡了去。。。。。。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