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以牙之名

第4章 校草

作者:绿野千鹤      字数:3527

    周树噎了一下,终于想起来自己还在直播,冲队友捏了捏拳头:“打只是个比喻,懂?”

    队友识趣地点头:“懂懂懂。”

    弹幕上已经笑成一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打人竟然是比喻吗?我读书少别骗我。】

    【没错,打是个形容词,我证明!】

    【所以前嫂子到底怎么作了?】

    怎么作了?

    回想过去的种种,周树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冷战,放大招又杀一人,对着尸体连砍几刀才缓过来:“不是我看不惯他,是真没见过这么作的人。早饭要我哥天天买,不买就饿着不吃;去图书馆自习必须我哥占座,不占就不去学;吃饭要我哥挑大蒜,崴脚了还要我哥背着走……”

    队友听得目瞪口呆,弱弱举手:“这个……作吗?这不是男朋友应该做的么。”

    是男朋友应该做的没错,如果对方是个女孩子的话。买早饭,占座位,甚至背着走,都是大学恋爱基本动作。

    问题是,那人是个比他哥还高的大男人啊!

    周树憋得不行:“那他还收别人送的巧克力呢!”

    队友了然:“那是有点婊了。”

    周树像是找到了突破口,精神大振:“不仅收了,还装自己买的,转手送我哥了。”

    队友:“卧槽?”

    周树:“你知道他俩最后怎么分手的吗?他发短信给我哥,约他去宾馆见面。”

    队友露出猥琐的笑:“呦呦呦,然后呢?”

    【然后,掏出了比哥哥还大的……】

    【然后,反过来强迫了哥哥?】

    【然后,反手一个举报给警察叔叔?】

    弹幕里开始胡乱猜测。

    周树用力抓了抓头顶的红毛:“然后我那傻哥哥等了一天没等到人,等来一群不知道什么东西把他打了一顿,差点要了他命。”

    队友操纵的游戏人物一个手滑掉进了深渊:“啥啥啥?卧槽!这什么女人啊,仙人跳吗?这也太狠毒了吧!”

    周树:“……”

    好像有点词不达意。没等他挽回一下,后脑勺忽然挨了一巴掌,直接整张脸栽到了键盘上。穿着铠甲的游戏人物一通疯狂乱舞,在敌人面前跳了段颇为风骚的breaking。

    “胡说八道什么呢。”夏渝州单手擦着头发,背后灵一般出现在弟弟身后。

    周树拍开他压在自己头上的手,回头冲他呲牙,余光却瞟见队友呆滞的目光。队友示意他看屏幕,屏幕已经被密密麻麻的弹幕充满了。

    【啊啊啊啊啊啊好帅!好他妈帅!】

    【这个哥哥我可以!】

    【树神给你们,哥哥给我!】

    【哥哥说话拽拽的,好像老港片里叼着牙签的社会大佬啊。可,非常可!】

    为了打弟弟,意外入镜,被粉丝们看了个正着。周树头上的毛顿时炸开了,迅速回头看自家哥哥。

    刚洗完澡,没戴口罩,白皙得过分的脸被热水熏蒸过,泛着健康的粉色,看起来像个人,也没有露出那颗骇人的獠牙。还好。

    周树把他推出摄像头范围:“我说的都是事实,他要是不服气,叫他来打我啊。”

    ……

    次日,夏渝州天不亮就起了。

    踢踢睡得四仰八叉的弟弟:“我去诊所了。”

    昨天跟陈默约好,能动了就跑出医院来诊所找爸爸。为了防止儿子去了找不到人,夏渝州得尽早赶过去。

    周树没理他,把头戳进被子里继续睡。昨天晚上直播到2点,刚躺下,又被夏渝州抓住炫耀新儿子。作为夏渝州他爸转化来的半路儿子,周树并不具备初拥别人的能力,难以理解夏渝州这种兴奋。

    “你不跟我去见见大侄子?”夏渝州揪住一撮红毛,试图把弟弟挖出来。

    回答他的,是埋得更深的脑袋,和试图踹他的大脚。

    “无情无义的二叔,以后叫孩子不要孝顺你。”

    夏渝州迎着熹微的晨光来到黄昏路,时间还早,街上的店铺大部分都没有开门,只有两家早餐铺子在营业。

    买一兜小笼包边走边吃,扔到空中再张嘴接住。走到“夏天牙科”门前,刚好把六个包子吃完。

    “渝州,这么早就来了,”隔壁美容店的老板娘也起了个大早,瞧见站在诊所门前的小青年,笑着打了个招呼,“你那小桶油漆,给你放花盆底下了。”

    “好嘞。”夏渝州应了一声,从花盆底下把油漆翻出来,继续昨天没有完成的工作——粉刷信箱。

    这诊所已经关门多年,东西都需要重新翻修。先前已经找人把外围粉刷了一遍,只是那些工人躲懒,把门前那个木头做的信箱隔了过去。

    信箱,还是他爸爸开诊所的时候设的。现代人很少写信了,但老夏同志坚持要挂个邮箱在墙上,说也许有老朋友会寄信来。

    老朋友的信夏渝州是没见过,整天净收广告传单了。如今五年没来,信箱奇迹般地没有被广告单塞成实心,但也打不开了。那枚小小的钥匙早不知丢在了哪里,夏渝州也懒得找,索性把邮箱封了,刷上新漆当个装饰品。

    刷上跟墙壁统一格调的粉蓝色油漆,又在中间画了个黑色的猫猫嘴,夏渝州满意地欣赏了一下自己的大作,洗洗手打开了诊所大门。

    诊所里乱糟糟的,大型仪器都用防尘罩盖着,没用完的耗材昨天被夏渝州一股脑丢进了纸箱里。凳子、桌子结了厚厚的灰,灯泡十个中碎了八个,也就冰箱擦洗过还在运转。

    “真麻烦。”夏渝州看着满屋的东西,用了极大的毅力才克制住转身离开的冲动。

    要是就他自己,还能混一段时间。现在有儿子要养,诊所重新开业就要赶紧提上日程。

    找了个纸箱坐下来,夏渝州拿出账本盘算:

    总共两架联体式牙科综合治疗台,已经有些老旧。目前雇不起第二个牙医,干活的只他一人,可以把这两台卖掉,换一台新的。

    耗材大部分已经过期,要重新购买,这是个大头。

    还需要至少两个员工,一个前台收银,一个护士。

    ……

    越算越头疼,泛黄的笔记本纸页被他画成了一团乱麻,树状图变成了荆棘丛。

    “老夏你说你给我留点什么不好,留下这么个烂摊子,”夏渝州躺倒在大箱子上,“我最不擅长整理了。”

    太麻烦。

    上学那时候,老师画了重点,只要整理出来列成表格就会简单许多。但对于夏渝州来说,最难的就是“整理出来列成表格”这一步,通常他都直接把东西全记住,管你谁是重点。

    直到某人跟他一起自习开始,夏渝州才真正拥有了属于自己的“重点表格”。

    乌漆墨黑的纸页呼到脸上,夏渝州打算一边睡一边等儿子上门。不知道是不是这倒霉账本惹的祸,竟梦见了以前的事。

    “校草评选结果出来了,哈哈哈哈……你猜你第几?”从网吧奔回来的周树,身上带着一股烟草和泡面的混合味,笑得牙不见眼。

    夏渝州正摆弄道具宝剑,校艺术团搞文化节,死活要他去表演舞剑。最近都在忙着准备节目,对于学校论坛上那个“校草评选”并没有过多关注。听弟弟说起,不甚在意地随口问:“第几?”

    学校的bbs论坛,挂了二十几个男生的照片,让大家投票选校草。不光有网络活动,线下还有女生们搞的应援拉票。这活动已经如火如荼地进行了一个星期,今日终于决出了最终结果。

    “第三。”周树点开桌上的笔记本,给他看页面。

    “呦呵?”夏渝州挑眉,顿时来了兴致,“这学校还有比爷更帅的?”

    “噗——”坐在床上喝可乐的室友,一口喷了出来,“夏渝州,你要点脸吧,怎么就没有比你帅的了。”

    “嘁,我来看看,是谁这么脸大排到爷前头。”夏渝州撇嘴凑近了看。作为纯种血族,不说别的,就这白得发光的脸皮,就不信有人类比得过自己。前面那两个崽种,肯定是刷票了。

    第一名,临床医学院大二,司君。

    第二名,基础医学院研一,何予。

    第三名,口腔医学院大二,夏渝州。

    ……

    第二名的照片确实好看,第一名根本没照片只有个名字,夏渝州摸摸下巴。

    室友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凑过来:“是他俩啊。”

    “你知道?”夏渝州拆开一包干枣片,递给室友。

    “咔嚓咔嚓”,室友抓一把扔进嘴里嚼:“何予我见过,基础的男神,上过电视节目那个。司君……这人神秘得很,都说他帅得天怒人怨,女生们给他起绰号叫什么贵公子还是小王子的,反正说得挺玄乎。”

    单凭一个名字就得了冠军,确实挺玄乎。

    “我知道,医大贵公子,”同是临床院的周树举手,“都说他像个中世纪的贵族,一代逼王,不过我没见过。”

    越听越好奇,夏渝州很想知道司君长什么样。

    “好办,你去参加校草颁奖不就好了。”室友指着论坛下面的提示道。

    校草评选前三名,将在明日举办颁奖典礼,授予校草勋章,并一些活动方赞助的奖品。奖品内容是,每人一箱防晒喷雾。

    夏渝州顿时心动了。

    “那我去看看防晒喷……咳,前两名长啥样。”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