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不二之臣

第六章

作者:不止是颗菜      字数:3635

    这世界上最尴尬的事情不是浴室自嗨被不熟的老公撞见,而是浴室自嗨被不熟的老公撞见后,还要装作无事发生般让不熟的老公帮忙拿内衣内裤。

    这直接导致了回南桥胡同的一路分外沉默。

    岑森被季明舒尬到有点晃神,在车上想看份文件,可一打开,眼前就有流动弹幕在回放季大rapper的旷世杰作。

    至于季明舒,大概是被自己尬到说不出话,全程闭眼,脑袋也侧向窗户那边。

    到了南桥胡同,一路无话的两人不知怎地又双双拾起自己的演员本能,默契挽手笑容可掬,俨然是对恩恩爱爱小夫妻。

    尤其是季明舒,得知要来这边,特意穿了条平日不大碰的朴素粉裙,口红颜色浅淡,渣女大|波浪也被短暂烫直扎成了乖顺马尾,一副贤良淑德二十四孝的好媳妇模样。

    胡同路窄,车开进去不好停,季明舒和岑森就在路口下车,挽着手往里走。

    周佳恒跟在后面提礼物,时隔两年再见这对夫妻的变脸神技,他还莫名生出了些许亲切之感。

    走至四合院门口,站岗的哨兵打开门,又一身正气地朝他们敬了个礼。

    “爷爷,奶奶!”

    季明舒在长辈面前向来嘴甜,进门看见一家人忙着在凉亭置办席面,眼都笑弯了。

    岑老太太看见她,也不自觉跟着笑,“哎哟,小舒来啦!”

    她将手里的碗筷交给周嫂,又讲究地擦了把手,这才握住季明舒,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今天你可有口福了,我啊特意下厨,做了你最爱的红烧小排骨!”

    “您亲自下什么厨,让我看看,”季明舒握着岑老太太的手上下打量,心疼道,“怎么都瘦了?我才多久没来看您,是不是哪不舒服?”

    “瞎操心什么,我好得很呢!最近天热,衣服减下来了,就显得瘦了,你们年轻人说的那个……叫什么,视觉效果!”

    岑老太太说话中气十足,很有精神头,确实不像身体不好的样子,季明舒这才松了口气,稍稍放心。

    季明舒从小就人美嘴甜,开朗活泼,特别能讨大院里长辈们的欢心。

    岑老太太也是看着她长大的,完全拿她当自家小孙女,前几年小姑娘嫁到自个儿家里来,她笑得合不拢嘴,逢人就炫耀自家讨了个可心的孙媳妇儿。

    反倒是岑森这嫡亲孙子,已经懂事的年纪才半途回家,这么些年都是表面温和但实际冷情的性子,岑老太太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亲近。

    喜欢有,心疼有,愧疚也有,就是相处起来,总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距离。

    不止岑老太太,整个岑家的人和岑森都不如和季明舒亲近,随着他年纪渐长独当一面,眼下更有接任岑氏一族新掌门人的意思,小辈的甚至还有点怵他。

    吃饭的时候,小表妹夹菜不小心碰到了岑森的筷子,竟然慌里慌张脱口说出了句“对不起”,场面顿时安静。

    季明舒也怔了怔,目光在小表妹和岑森之间逡巡,有一瞬间产生了——这狗男人是不是对小表妹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以至于人家怕他怕得和小鸡崽一样——的离奇脑洞。

    岑森没在意这小插曲,还很温和地给小表妹夹了一块排骨,做足了体贴兄长的模样。

    可惜小表妹年纪小,不大懂得掩饰,僵硬地笑了笑,并不敢吃。

    今天寻常家宴,人虽到得不齐,但也坐满了一桌,里头有怵岑森的,自然也有不怵岑森的。

    见场面冷,他小姑岑迎霜便起了个话头,“对了小舒,你上次到我家给我改的那几个地方,我朋友见了特别喜欢,她最近在美国买了栋房子,想找个室内设计师好好给设计一下,收费啊预算啊,这些都不是问题,就是不知道你最近方不方便。”

    “方便,当然方便,我最有空了。”季明舒一口应了下来,还顺口说了句俏皮话,“我就喜欢小姑你介绍的这种朋友,还能赚点零花钱买包呢。”

    “哎哟,你这话说得,阿森包都不舍得给你买啦?”岑迎霜打趣。

    季明舒顺势往岑森那侧靠了靠,甜蜜道:“阿森挣钱也很辛苦,不能总让他养着我嘛。再说了,我闲着也是闲着,找点事情做也挺好。”

    闻言,岑森转头,和季明舒眼含笑意对视了三秒。

    来了,来了,那种“你这招人疼的小宝贝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的眼神又来了。

    季明舒有时候也挺佩服这狗男人的,长辈面前装深情宠溺的演技竟然和她不相上下。

    等对视结束移开视线,她不自觉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阿森,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岑迎霜自动屏蔽两人表演,小嘴叭叭地摆出长辈架势指点岑森,“你现在也回了君逸,小舒平时闲着无聊,那你可以安排她进公司多学习学习,发挥发挥自己特长的呀。”

    发挥特长?

    如何让跨国集团原地破产吗?

    岑森停顿片刻,温声道:“我养着小舒就好,养她也是我应该做的。”

    ——大型情景剧《恩爱夫妻》第一场第三幕,咔。

    -

    也许是小年轻的甜蜜恩爱辣到了大龄单身女博士的眼,岑迎霜起身上了个洗手间。

    回来还没坐稳,她忽然又盯着岑森打量。

    紧接着她像是发现新大陆般,放下筷子问:“阿森啊,你这头发怎么长这么快?前两个礼拜明舒发朋友圈,你头发还这么短的呀。”她用拇指和食指比了个长短。

    “咳!咳咳!”

    季明舒正在喝汤,猝不及防呛了下,差点咳到当场去世。

    岑森十分贴心,一边给她拍背,一边喂她喝水,还拿纸巾帮她擦了擦唇角。

    坐在旁边的几人也关切地问了季明舒几句。

    季明舒缓过神来,嘴上说着没事没事,心里还没来得及庆幸那要命的话题被带了过去,岑灵霜又发挥出女博士求知若渴的科研精神,将刚刚的问题换了个语序又问了一遍。

    她甚至还翻出季明舒的朋友圈,在岑森和图片之间来回对比打量,嘴里念念有词新奇道:“真的长得快哎,按图片比例你这十四天起码长了两厘米,正常人的生发速度应该是一个月一厘米,你用了什么生发素吗?年纪轻轻的用生发素干什么?什么牌子的,效果这么好,我也介绍给我们所的几个老男人试试!”

    岑森不着痕迹睇了眼季明舒。

    季明舒低头,两耳不闻饭外事,一心只吃烧小排。

    毕竟她也不懂小姑这么心细如发且富有钻研精神为什么看不出图是p的。

    这两年岑森一直在澳洲,忙得连春节都不回国。

    季明舒作为岑太太,成天无所事事满世界旅行,如果不经常去澳洲看望自己丈夫好像也稳不住恩爱夫妻的人设。

    可她也是真的不想和岑森这便宜老公有过多自找上门的交流,所以左思右想之下,她找了个p图师帮忙p同框图,然后再定期发一条岑家人可见的朋友圈,营造出她经常飞澳洲看望岑森,两人蜜里调油的虚假繁荣。

    这么发了两年都没翻船,甚至到了此刻,小姑发现岑森头发离奇猛长也没质疑图片真假,好像也侧面证明了她找的p图师技术高超毫无破绽物超所值?

    想到这,季明舒竟然有点欣慰。

    大约是老老少少坐了一桌,岑迎霜起的话题在这种场合显得太无厘头,未等岑森应答,岑老爷子便威严道:“食不言寝不语,你书读得多,怎么越来越没规矩。三十多的人了还和小孩儿似的,难怪嫁不出去!”

    “……?”

    刚刚大家不还噼里啪啦都说得热闹吗?怎么到她这就食不言寝不语了?再说了这和她三十多岁没嫁出去有什么关系?这一家子还歧视上大龄未婚女青年啦?

    岑迎霜觉得自己无辜,张嘴就想辩解。

    岑远朝却适时睇了她一眼,示意她别顶嘴。

    别人的话岑迎霜都不太听,但岑远朝这大哥的话还是很管用的,她忍了忍,默默把小论文给憋了回去。

    -

    因着岑老爷子发话,这一顿饭后半程吃得很是安静。

    晚饭结束,岑老爷子叫了岑远朝和岑森上楼谈话,余下的人留在凉亭陪岑老太太聊天乘凉。

    直至夜幕星点降临,岑家祖孙三代男人的谈话才算结束。

    入夜光线昏暗,季明舒和岑迎霜说说笑笑,一时也没注意岑森出了屋子。等到岑森走上凉亭台阶,她眼角余光才瞥见他的身影。

    哪想岑迎霜正说到兴头上,一下也忘了忌讳,“……我还真没见过比你更爱尿床的小姑娘,我估摸着你都不记得了。有回院里没人,你在我们家看动画片儿,看着看着睡着了,还尿在了沙发上!岑杨最爱干净了,没把你给嫌弃死!他把你给提溜到床上,愣是自己拆了沙发套给洗了,哈哈哈哈哈……”

    岑迎霜冷不丁提到“岑杨”的时候,大家都没太反应过来。

    等反应过来,大家也陆续注意到了踏上凉亭的岑森,一时只觉夜风甚冷。

    季明舒在第一时间便朝岑迎霜递了眼色,奈何岑迎霜没有注意。

    她严重怀疑,小姑这是物理研究搞多了,想换个方向在哪壶不开提哪壶大赛上冲刺一下奖项。

    -

    离开南桥胡同的时候不过八点,夜色已经深浓。

    坐在车后座,季明舒难得有种不自在的感觉,她扭头看向窗外,又忍不住通过窗户倒影悄悄观察岑森的神色。

    可岑森靠在椅背上,侧影太薄太浅,她不自觉地也往后靠了靠,脑袋紧贴椅背……

    下一秒,她毫无防备地在车窗上和岑森四目相对:)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