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生清宫之为敬嫔(清穿)

第3节

作者:千芳魏紫      字数:7658

    绿珠立时明蕴纯的意思,便出去请李庶妃。

    外面李庶妃听蕴纯的话已经后悔了,她这是蒙了头,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明明知道小产月房不吉利竟然还来看王佳氏,真是晦气。

    李庶妃也不绿珠出来转身就要走,这些绿珠正好出来。

    “李小主。”

    被叫住李庶妃也不好就这么走了,只见她讪讪的转身。

    “李小主,奴才小主请您进去。这些日子都没别的小主来陪奴才小主说说话,奴婢小主一听李小主来正高兴呢。”

    “啊,不,不了。本小主想起还有别的要紧事,本小主就不进去,你替本小主向你家小主问声后,等她出了小月本小主再来看她。”

    说完也不等绿珠挽留,扶着宫女的手踩着盆底鞋以不可以意思的迅速离去。

    绿珠见这般忍俊不禁,回头与蕴纯说道:“小主,您没见李庶妃那样子,一听小主您请她进来,她跑得比兔子还快。”

    “好啦,这事今儿笑笑就算了,以后莫再说了,李氏可是最小心眼的,仔细着她给你穿小鞋子。”

    绿珠已经笑了好一会,这古人的笑点还真低,蕴纯还真怕她在外面见过李庶妃忍不住笑出来得罪李庶妃。她如今还在小月中,若在外面出事她可保不了她。

    “知道了小主。”

    “你去忙吧,我看会书。”

    接下来的日子里,蕴纯晚上花时间感应异能,白天蕴纯就靠着三本启蒙书籍认识,靠猜蒙对照慢慢的将繁体字记劳。识完三本启蒙书后蕴纯又开始看宫规。宫里的宫女都是熟记宫规的,蕴纯让绿珠背宫规她对着看,努力将宫规并字记熟。蕴纯执意,就是绿珠也管不了她。

    转眼就快出月子了,宫规都已经记熟了,可是异能却半点也没有感应到。

    一天又一天过去,在这一个月里蕴纯感应异能无数次没有一次成功感应到异能,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蕴纯有些烦躁了。

    这天绿珠让人翦了新开的秋菊插瓶,蕴纯看到鲜艳的秋菊突然一个念头从心头闪过。

    第3章 清穿敬嫔

    初冬时节夜风萧瑟,虽还未下雪,但宫中许多花草树木都已经枯叶落尽。不过这皇宫是天下养,最不缺奇花异草,即使是在这寒冬将临之前。

    蕴纯叫绿珠去花房搬了好几盆宫里不大受欢迎的观赏树放在房两内,绿珠以为她是想看看花草换个心情,还建议让她要花房养的花,不过被蕴纯给拒绝。

    闷在屋里这一个月子,蕴纯是心里闷得慌,但更让她烦躁的是她至今没有感应到异能,她虽然想换个心情静静心,不过这几盆万年青可不是用来换心情。万年青树生命长旺盛正是她想要的。

    感应异能失败无数次之后,那天看到绿珠插瓶的秋菊蕴纯心有所感,福灵心至蕴纯突然想到或许可以借住花草树木等木类感应唤醒她的木系异能。

    蕴纯一直不相信她穿越重生后她的异能就消失了,在她心底一直有个声音告诉她,她的木系异能还在。所以即使失败了无数蕴纯还是没有放弃。

    是夜,蕴纯将想给守夜的绿珠赶出去,等到夜深有静时,蕴纯悄悄下床,将几盆万年青摆放到床上,自己刚盘坐在中——摒去杂念放空心思冥想状态,然后像前世修炼木系异能一样放出精力去感应。

    蕴纯前是七阶异能者,她的精神力自然不低。蕴纯不知道这万年青是否能让她感应到木系异能,不过她想前世看过的修真网文中提过植物都会含有木灵气,前世的变异异植身上也有木系异能,潜意里蕴纯觉得她木系异能的觉得可能与植物有关。

    感觉自己处于一片黑暗中,一片寂静,突然感觉到生命的气息,木主生息,那是木系异能的气息。无形的精神力似乎捕捉到了生命的气息,立即缠绕上去,将那生息拖过来,想将生息拖入/体内。

    拖到一半突然消散了,不气馁,再来,再失败又再来……如此反复,不知失败了多少,每次都是差一点点了却又失败,终于在无数失败之后,终于将那一丝生气拖近靠近肌肤,就差一点点,不要着急,慢慢来,这一次一这定可以的,在生息贴上肌肤时,似乎听到“𠱀”一声轻响,又失败了。

    再次失败让人心里不禁急躁起来,可是又不甘心,不甘心不成功。

    “平静平静,内心平静,沉静下来……”

    不断的自我调节,在平复了内心的急躁之后,再试着放出精神力绕上那股生息,就在这时生原一直未变的生息突然迸发出更强烈的生息,立即趁机缠绕上去,将生息往身体这边扯,慢慢地,慢慢地,终于又再次贴在肌肤上,停下,等下,这次贴在肌肤上并没有再断裂,或许是因为生息变强了,就在这时,一鼓作气将缠绕的生息拖入身体,扯进筋脉中。

    此时外面在东方,正有一线阳光穿破水平线。

    或许是有了潜意的引导,生息一进入筋脉迅速向丹田冲去,在冲入丹田的瞬间,沉睡的木系异能“嘭”一下苏醒了。

    伴随着灵魄而来却沉睡了异能在苏醒的瞬间,以不可以抵挡的强烈势头迸发。

    或许是蕴纯这一个月来没有中断过修炼,所以才厚积薄发。

    一股生机从体内迸发,生机由里向外漫延发散,由内到外一点点的修复身体的暗伤,将身体的杂质毒素向外排挤。

    木系异能的外泄,几分万年青突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瞬间整个床被郁郁葱葱的绿叶给挤满了,蕴纯被绿叶包裹其中,

    一直沉浸在木系异能苏醒中的蕴纯并不知道外面金乌已经跳出水平线,屋外的宫人已经起来,只要有人进屋就会发现这怪异的现象。不过好在木系异能初醒后蕴纯的五官更加敏锐,屋外宫人说话的声音惊醒了沉浸在修炼中的她。

    蕴纯睁开眼睛就见满眼的绿,这可是将她惊了一跳。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这是她木系异能觉醒造成的。即使是她的木系异能催发的,她自然能够收回来,这一点蕴纯并不陌生,在末世时她常做。

    蕴纯的手刚放到绿叶上突然传来开门声,蕴纯一看绿珠正要进来,蕴纯急忙出声阻止。

    “出去。”

    “小主?”

    绿珠被这一么一呵,给呵愣住了。

    “绿珠,你先出去,等我叫你再进来。”

    “小主?”

    小主这是怎么啦?绿珠忧心。

    “出去!”

    见绿珠没动,蕴纯再出声,可是比第一/次凌厉多了,绿珠听此不敢再进,忙退出去。

    见门关上,蕴纯赶紧将手附到万年青,将多余的木系异能吸回体内。不到一刻钟的时间,直到几盆万年青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这时蕴纯还没松气,感应释*放异能感应外面的花草树木有否有变化,发现外面的花草树木并没有明显的变化,蕴纯不由松了口气,不由庆幸,刚苏醒的异能还比较弱,没有外泄到屋外去,不然这怪异的事可就瞒不住了。

    若是她宫里发生这样怪异的事被人知道,皇帝绝对容下她,那她也就离死不远了。

    怕绿珠发现她移动了万年青,蕴纯赶紧将万年青放回原位,等她再次回到床边打算掀起被子躺回去时,这才发现在被子全是黑色褐色的脏东西,再看身上也有。心神放松下来才闻到一股让人恶心有恶丑,不用想,这些都是她这具身体里排出的杂质和毒素。

    幸好幸好她今天就出月子,不然照绿珠那担心担心那的样怕是不能洗澡。

    蕴纯试着调动异能检查身体,发现小产受的伤都已经痊愈了,她身体的体质过比之前好不止十倍。不仅小产的伤全了了,之前的暗伤受过的毒侵都已经全都驱除了,身材也比以前更好了。蕴纯对现在的身体十分满意。

    看到身上也脏坐兮兮的,蕴纯索性也不躺回去,就坐在床边。

    “绿珠。”

    “哎,奴才在。”

    绿珠一直守在外面,听到蕴纯叫唤立即进来。

    “小主,您怎么啦?”

    绿珠在疑惑之前蕴纯赶她出去的事。

    “绿珠,什么时辰了?”

    “回小主,再有一个时辰就到请安的时间了,小主,您今天出月子,应该到坤宁宫中给皇后娘娘请安。”绿珠谨慎的提醒。

    “行了,我知道了。你让人备香汤,我要沐浴。”

    “小主,香汤已经备好了,小主可是现在就去。”

    “嗯。”

    “那奴才这叫宫人抬水去浴房。”

    “绿珠。”

    “小主还有什么吩咐。”

    “你将床上的东西收拾一下,全都拿出烧了,这个你亲自来。”

    “小主?”为什么?

    “不要问那么多,吩咐你,你照办就是。”

    蕴纯发现原主实在是太纵容绿珠了,对主子的话总是质疑,总要问东问西,蕴纯可不喜欢这一点。前世除了陈意娴那个贱人之外,蕴纯可是非常讨厌别人质疑她的事和话的。

    “是,小主。”

    “你亲自处理,不要让人发现。”

    绿珠虽疑惑却压下怀疑恭敬道:“是,小主。”

    绿珠看到脏得不成样的被褥十分惊讶,总算明白自小主为什么要她亲自处理了。心里虽怀疑,但绿珠还算知道主子不说就不能问。

    蕴纯换了三次水,用了大半个香胰子才将自己洗干净。

    宫里内务府送来的香露不错,是纯自然的花露,蕴纯闻了闻,发现没有不干净的东西,便让红珊以她全身都涂抹上。滋润而不油腻,真是极品,涂抹在身上闻起来有股淡淡的清香,她喜欢。

    “小主,您今天出月子,是否换件喜庆的袍子。”

    绿珠拿着一件玫红的氅衣出来,蕴纯一看就知道这是原主喜欢的衣服,或者是受了满人的影响,原主喜欢艳丽的颜色服饰。蕴纯看了一下,发现原主的衣服大多都是颜色艳丽的。

    蕴纯想了想挑了件依米蓝色氅衣。

    “就这件!”

    蕴纯指着依米蓝色氅衣对绿珠道

    “小主,这会不会太素了。”

    “本小主只是出小月子吧,又不是什么大事喜事,本小主还在为失去的小阿哥伤心呢。”

    绿珠想想也是,便服侍蕴纯更衣。

    蕴纯见绿珠挑金镶红玺的首饰,忙拦下,心里无奈,这绿珠也和原主一样喜欢艳丽的颜色。蕴纯挑了套淡蓝色珍珠面头。

    “梳两把头,梳成平八字形。”

    蕴纯想到后世看过的清宫戏中的的清朝发髻,她现在这身妆扮梳平八子两把头更适合,这样更显得她伤心可怜不是。

    “平八字头?”

    绿珠一愣,没明白。这两把子头还分什么平八字,她还没梳过。

    “不懂?”

    “奴才蠢笨,没明白小主的意思。”

    “看着,我告诉你。是这样的,这里这样……”

    好在绿珠手巧,蕴纯又画又比的,费了好大的劲终于梳出了蕴纯想要平八字两把头,又仔细的簪上珍珠首饰。蕴纯现在只是没位份的庶妃,还没有资格配流苏。蕴纯挑了两小些的淡色宫花簪在一侧。

    化妆可是以说后世女子的本能之一,何况前世蕴纯就出身不俗,她十分清楚如何运用化妆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再配上她特地化的淡色有些苍白的妆容。

    “如何?”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