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生清宫之为敬嫔(清穿)

第4节

作者:千芳魏紫      字数:7633

    蕴纯站起身让绿珠看,绿珠登时傻眼了。

    第4章 清穿敬嫔

    “小主,您……”

    这跟她小主原来的气质完全不样了!自己侍候了十多年的主子气形象突然变得截然相反了,也难怪绿珠会傻眼了。不过绿珠更是以为自家小主是因为小产伤心过度了。

    蕴纯这身大打扮整个气质大变,与原主傲气活泼的气质截然不同,此时的的蕴纯整个显得温婉,淡雅,浅蓝色不仅显得她消瘦,更添加了淡淡惹人怜爱的柔弱。

    正好借这次小产的机会改变原有的形象,毕竟她的性格跟原主还有差异的,现在不过换个与她性格接近的形象,更适合在后宫生存,更能博得宠/爱的形象。

    蕴纯是这般想的,康熙早朝的后宫大多都是满蒙妃,她们大都是性格开朗,太过活跃,大都喜欢艳丽的颜色,整个后宫就像到处都是艳丽的服饰,看久了也会让人视觉疲惫。再者从康熙二十六年后康熙开始宠/幸汉妃,由此蕴纯猜测康熙应该是喜欢温柔纤弱的女子,如今后爽朗艳丽的嫔妃太多,若是突然出现与众不同的,康熙至少会深处眼前一亮。

    想想得康熙朝前盛宠几十年的包衣德妃,史评在康熙的印象中就是温柔小意的;后其盛宠的密妃,更是温婉柔情的江南女子;既然如此,她何不先走一步,虽然她一能向包衣妃那小意侍候,但温柔娴雅还是做得到。她就是要走别人路让别人没路走。

    看到绿珠眼中的惊讶,蕴纯十分满意。在未世生存多年除了武力实力之外她早就练就了堪比影后的影技,这才得在未世安然生存十年,若不是太相信至亲也不至于遭背叛丧命。

    “走吧,咱们去坤宁宫给皇后娘娘请安。”

    蕴纯没想才出门就遇上同住咸福宫的李庶妃,看李庶妃那样似乎是专门在等她。

    李庶妃看到与之前形象气质完全不同的蕴纯一时太过惊讶,竟然愣住了。

    李庶妃与蕴纯不同,蕴纯是满军旗的,而李庶妃却是真正的汉人,虽然她娘家已经抬入汉军旗却只是抬入下五倒数第二的正蓝旗。满蒙妃都喜欢艳丽的服饰,李庶妃为了显示自己与满蒙妃一样,故此平日里多是穿艳丽的服饰,配带艳丽的首饰。这一点和原主却一样,如今蕴纯换了个形象,难怪李庶妃会惊讶。

    “李姐姐!”

    见李庶妃一直盯着她没反应,蕴纯少不得先上前行礼。在后宫众嫔妃中李庶妃身份特殊,她原是康熙为了拉拢汉人而特旨进宫的,在康熙四年时就进了宫,算起来到今天已经有八/九年了,且年纪比蕴纯长八/九岁,蕴纯便尊李庶妃为姐姐。

    李庶妃回过神来,惊觉自己失态了,忙回了平礼掩饰。

    “王佳妹妹。”

    “妹妹你可是出来,可是让姐姐好等啊。”

    “李姐姐……”

    蕴纯抽出帕子拭了拭眼角看着李庶妃脸上表情一变,悲悲切切的唤一声,那哽咽含泣欲哭不欲的模样,将李庶妃给吓了一跳。

    “哎呀,妹妹你这是怎么啦?”

    李庶妃根本没想到蕴纯会画风一变,抹起泪来。

    按说李庶妃比原主先进宫,不说照顾后进宫的原主,至少同住一宫也不该如此针锋相对,可偏偏原主和李庶妃一直针锋相对,到不相让。说来都是争宠造成的。两人能被选进宫自是容貌不俗,李庶妃身份特殊,原主家世不俗;李庶妃原本极得宠,原主进宫后受宠程度不比李庶妃差,又是同住一宫这无形中分走了李庶妃的一些宠爱,李庶妃自然不愿意,原主也不相让,于是两人就对上了。为了争宠两人也是明争暗斗,有输有赢,不分伯仲;因此两人也可以说是对头来着。

    一直以来□□格相差不大,如今蕴纯突然变了风格,也难怪李庶妃频频被吓到。

    “看到李姐姐,我就想起我那可怜没出生的孩子……我的可怜的孩子啊……”

    蕴纯一句话便将李庶妃给噎住,什么叫做看到她就想没出生的孩子,听这话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害了她王佳蕴纯的孩子。

    “王佳妹妹,你这是意思?你这是在怀疑我吗?”

    “不,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李姐姐,不要生气,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我的孩子,我可怜的孩子啊……”

    对于李庶妃怒气腾腾的质问,蕴纯边抹着泪边道,最后干净边唤着边低声哭了起来,哭得李庶妃是一个头两个大,简单说不下去。

    见有宫人用奇怪的眼神看她,李庶妃是呆不下去,直接甩袖走人了。

    “真真是晦气。”

    “小主,李庶妃已经走了。”

    等李庶妃走远绿珠忙提醒自家小主,怕自家小主再哭下去就识了请安了。

    “啊,走啦。”

    蕴纯抬起头,脸上哪有半点泪痕,绿珠见了一时懵了,搞不自家小主唱的是哪出戏。

    “哼,想看本小主笑话,小样!”

    “走吧,去坤宁宫。”

    蕴纯说完便先走,见绿珠没跟上回头叫她。

    “绿珠,还愣着做什么。”

    “啊,哦,是,小主。”

    呆愣的绿珠回过神来了赶紧跟上。

    蕴纯到坤宁宫时,坤宁宫正殿内已经有不少嫔妃在殿内,坐着只承乾宫妃钮祜禄氏和翊坤宫妃佟氏,其他人都是站着,就连怀孕的庶妃马佳氏,庶妃姚佳氏和庶妃张氏都一样站着。

    皇后在皇帝眼中是贤惠慈仁的,可背着皇帝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这一点后宫可是无人不知道的。就如现在,明知道几人怀孕却未曾给三赐坐,怕是本着最好三人能折腾流产了才好。

    三人与皇后一起怀孕,这可是戳了皇后的心肺管子,原本戳皇后心肺管的还有蕴纯,只是她倒霉被人害小产了。

    时隔一个月,蕴纯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真可谓是万众瞩目,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在身上,恨不得将她看出花来了。

    蕴纯一副还在从失去孩子的打击中恢复过来的样子,脸上表情悲切,一副孱弱欲倒的模样让绿珠扶着上前。

    “哎哎,王佳妹妹这是……”

    “妾给钮祜禄妃请安,钮祜禄妃玉安,妾给佟妃请安,佟妃玉安。”

    “快快起来,王佳妹妹你怎么,怎么成……”这模样了。

    还别说,蕴纯这新模样可是将满殿嫔妃给吓了跳。

    “妾,妾,我可怜的孩子啊……”

    蕴纯直接放大招。

    初次交锋,她还不太清楚众人的性格品性,虽然有原主的记忆,但未必是她的理解,所以蕴纯打算先混过去,等慢慢了解了再说。

    众人见蕴纯这悲悲凄凄摇摇欲坠自顾着低泣抹泪的样子,原本见蕴纯打算暗嘲暗讽一番的众嫔妃一时被蕴纯这模样给惊哑了,倒是有人问两句,只是蕴纯只顾着抹泪,别人自己说没应也无趣。

    小产在后宫就是家常便饭的事,但小产后像蕴纯这样性情大变的的还真是头回见,难怪将满殿的嫔妃给惊呆了。

    毕竟蕴纯看起来都已经这样惨了,惹是谁再当成落井下石,那就给人感觉太残忍,太冷漠无情了。

    而且蕴纯这模样在她们看来就跟李庶妃一样觉得晦气,尤其是正怀孕着的马佳庶妃等人。

    在坐是钮祜禄氏妃位分最高,见蕴纯站在那抹泪实在是看不下。

    “那个,还不快扶你家小主到一边去。”

    站在她面前抹泪这算什么,真真是晦气。

    蕴纯往庶妃队里一站,几个庶妃立即站得离她远远的,就跟躲瘟疫似的。

    不过好在没一会就听到太监通报皇后娘娘驾到,一众嫔妃皆起身待皇后娘娘坐下便行礼。

    “给皇后娘娘请安,主子娘娘万福金安。”

    “都起来吧,自家姐妹不必多礼。”

    “谢娘娘。”

    “皇后姐姐看来气色不是很好,可是昨夜没睡好。”

    先开口的是钮祜禄氏妃,因为昨晚康熙宿在了她承乾宫,今儿特地来了趟早就是想看皇后难看脸色。

    皇上昨儿宿她宫里,赫舍里氏这贱人怕是一晚上都睡不着吧。

    一声皇后姐姐让皇后气恨得咬碎一口银牙,明明她才是正室,是主子娘娘,钮祜禄氏这个贱人死不肯自称奴才。

    “钮祜禄妹妹昨儿替本宫侍候皇上辛苦了,不过妹妹气色倒是不错,看来昨夜是安睡无梦啊。对了,主子爷刚让送了几匹青色的蜀锦来,本宫看着倒和钮祜禄妹妹相配,香桂一会去取来赏给钮祜禄妃。”

    皇后听钮祜禄妃的话,脸上表情半点未动,若是搁在椅把的手没有突然抓紧,怕是没人知道她心里气狠。

    不过皇后也不是吃素的,钮祜禄妃说她气色不好,她倒反过来说钮祜禄妃气色好,一夜安睡无梦;皇上昨夜宿在承乾宫,若是钮祜禄妃一夜安睡那便是钮祜禄妃和皇上什么也没做,直接讽刺钮祜禄妃得意皇上心意,不得宠。之后更是拿一送一赏两字直接戳钮祜禄妃的心肺管子。

    谁不知道当初赫舍里氏和钮祜禄氏都是皇后人选,钮祜禄氏比赫舍里氏出身更高,本该钮祜禄氏成为皇后,可偏偏赫舍里氏成了皇后,钮祜禄氏却成了妃,生生矮了赫舍里氏一大截。两人还没进宫就开始斗,一直斗到现在斗了近十年。如今皇后一个送字一个赏字直接点明她与钮祜禄妃的身份高低差别。

    皇上给皇后东西叫送,皇上给嫔妃东西那是赏赐,皇后也有赏字;说明她与皇帝是齐的,而钮祜禄妃却不是;一个赏字,是高高在上的正室对妾室的施舍。

    钮祜禄妃被气得不轻,捏着帕子的手更是气得直发抖。

    皇后vs钮祜禄妃,皇后完胜。

    蕴纯站在人群中看着皇后与钮祜禄妃佟妃唇枪舌剑,看得是不亦乐乎。皇后又被佟妃的软钉子戳了下心肺管子,气得脸色更好不好,佟妃眼中难掩的得意。

    蕴纯看戏看得起劲,却没想到皇后却点到她。

    “王佳庶妃也来了,王佳庶妃出了小月,身体可还好。”

    皇后摆出一副仁慈的模样,关怀备至。

    看过皇后变脸的蕴纯立马又悲凄凄让绿珠扶着出来。

    “奴才谢皇后娘娘关心,奴才,奴才还好,就是,就是奴才可怜的孩子……”

    蕴纯又抹起泪来,皇后没想到之前性格爽朗直脾气的王佳庶妃突然这样,皇后脸上一僵,一时噎着不知如何说好。更何她还怀着身子,蕴纯这模样皇后心里第一想法就是晦气。

    还没等皇后说什么,突然一道众人期盼的声音从问口传来。

    第5章 清穿敬嫔

    “都在啊,还没散呢?”

    蕴纯一听到声音,脸上悲切凄惨的表情立即收了起来,留下淡淡的忧伤。

    听声众妃不约而同扭头抬头看殿门口,就见康熙正撩起明黄色的龙袍跨过门槛走进来,众妃纷纷起身行礼。

    “参见皇上,恭请皇上圣安。”

    皇后也扶着宫女要走下来。不过康熙等她动就上前阻止。

    “皇后身子重,不必多礼,快坐下。”

    康熙眼里只有怀着他嫡子的皇后,其他三个怀孕的嫔妃可没有分到他的半点余光,其他嫔妃都狠拽手中的帕子,眼中难掩的嫉妒,尤其是三个怀孕的嫔妃。

    凭什么这么多人在这,皇上只看到皇后,凭什么同是怀孕皇上只看到皇后,只关心皇后。

    众嫔妃心里只冒酸,这酸味都能淹没整个坤宁宫正殿了。

    康熙亲自扶着皇后坐下,才赐起。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