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生清宫之为敬嫔(清穿)

第8节

作者:千芳魏紫      字数:8957

    绿珠扶着蕴纯下床,她一站起来,双脚一软,差点跌坐到地上,幸好绿珠和红珊扶住了她。

    “回去。”

    嫔妃侍寝完之后是除非皇帝特许,否则是不能再在乾清宫梳洗的。

    “小主发髻还没梳呢。”

    “回去再说。”

    她现在非常想睡觉,反正回咸宫也要睡觉,何必多此一举。

    侍寝的嫔妃来回是有敬事房的抬肩舆暖桥接送的,倒不用蕴纯再走回去。

    回到咸福宫,蕴纯的眼皮都已经挣不开了。

    “小主,要不要先泡热水疏散一下再睡。”

    “不用,你叫人备着热水,等我睡醒了再洗。”

    开玩笑,事后两三个时辰是结合最关键的时候,这个时候她怎么可能去泡澡。

    “今天要去坤宁宫请安,到时候记得叫醒本主。”

    “是,小主。”

    将木系生息运向腹部,希望有助于结合。蕴纯躺下没一会就睡着了,再醒来时是被绿珠叫醒的。泡了个舒服的热水运转异能走了一圈去了疲劳,又吃了燕窝粥喝了碗鸡汤才出宫往坤宁宫去。蕴纯有些奇怪,今天竟然没遇上李庶妃,要知道之前她可是两次去两次都遇到李庶妃的。

    见蕴纯看东配殿,绿珠小声的说道:“小主,李庶妃两刻钟之前就已经走了。”

    “她今儿倒是去得早。”

    莫不是以为她去得早就衬托她晚不成。

    蕴纯不以为意,搭着绿珠的手往坤宁宫去。

    第9章 清穿敬嫔

    才到坤宁宫就看到两抬妃位份所用的暖桥,没想到钮祜禄妃和佟妃也来了,今天请安还真积极。还没进殿就已经听到殿内传出莺声燕语,蕴纯心里了然,今天又不是初一十五的竟然都来只怕是冲着她来的,可见是应着了皇后的心思。

    不过今天她必是要去给皇后请安的,既然躲不过去那就昂首挺胸进去,刀光剑影她都经历过还怕后宫妇人唇枪舌剑不成。

    “王佳庶妃到!”

    唰一下,殿内嫔妃齐转头看向殿门后,蕴纯顶着一众庶妃嫉妒羡慕恨的目光踏进正殿,往前看,凤座下钮祜禄妃和佟妃分左右首座,与一众庶妃不同,两人看蕴纯的目光那是高高在上的轻蔑。蕴纯对此不以为意,不过是目光罢了,在末世混过的什么没见过没遇到过,什么羡慕嫉妒恨轻蔑厌恶的目光对她来说那就是毛毛雨,伤不到她分毫。

    虽说蕴纯早上补了眠,但一夜*情浓她脸上的娇媚春意还未退尽,眉梢上带的浓浓春意余韵极惹人眼,让一众独守一夜空闺的嫔妃们嫉妒不已。

    “王佳妹妹怎么这么晚才来,莫不是昨晚侍候皇上累着了。”

    一向以性子直爽示人的郭络罗庶妃最先忍不住,在蕴纯才踏入正殿未行礼便出言针对,她却不见众妃听她言时脸上闪过鄙视眼神,眼观八方的蕴纯自然将众人神情览在眼中,郭络罗氏这番表现落在众人眼中只怕将她这直爽当做没脑子呢,原主便是这么认为的,却不知都被郭络罗氏给蒙蔽了,若真的没脑子又怎么会得康熙的宠爱。

    “伺候皇上乃后宫嫔妃之本分,既然是本分之事又何来劳累之说。”蕴纯冲着郭络罗庶妃柔柔一笑说道,见郭络罗庶妃轻蔑下掩不住的嫉妒面容,蕴纯话锋一转:“莫不是郭络罗姐姐觉得往日里伺候皇上累着了,若是姐姐觉得累着了,想来后宫众多姐妹都是乐意替姐姐分担的。”

    一众嫔妃听这话,看着郭络罗庶妃的眼睛铮亮,郭络罗庶妃在后宫还是很得宠的,分个月都有三四天,多时有五六天,这些天若分出来说不定她们能得分一杯羹,一时间众人看郭络罗庶妃的目光炽热。

    郭络罗庶妃顿时气煞了,蕴纯一番话让她中进退维谷,若是说不累那她之前问话便是故意刁难蕴纯给人留下刻薄印象,若是她敢说侍候皇上累那她必定失宠无疑,哪一样都不是她想要的;只是如今后宫那贱人如虎似狼的盯着她,她更不能避而答,若是不答便有有万万种说法出来。

    比起皇上恩宠,得罪王佳氏留下不好印象那就微不足道,于是郭络罗庶妃青着脸道:“王佳妹妹说笑了,既然妹妹都说伺候皇上是嫔妃本分,我又怎么会觉得累呢。”

    听郭络罗庶妃这话其他人是失望不已。

    “原来姐姐也不觉得累啊,我还以为是姐姐己度人呢。”

    蕴纯似笑非笑的看郭络罗庶妃讥讽道,又将郭络罗庶妃气得咬牙切齿。她王蕴纯可从来都不是任人欺压的人,虽说在后宫不轻易与人结怨,可也不意为着处处忍让。况且在后宫她的恩宠与郭络罗氏不相上下,在争宠时早就对上了。

    “半个月未见,王佳庶妃这张嘴倒是伶俐许多,可见休养数月增进不少。听说你近来苦于学书,如今看来倒是真用功了。你们平日里无事该多学学王佳庶妃,少不得和王佳庶妃一样伶俐。”

    佟妃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明赞暗讽。即使她不喜欢郭络罗氏,可郭络罗氏怎么说也是她翊坤宫的人,若不护着岂不让人心寒。听佟妃这番话不少嫔妃脸色闪过不愉,王佳氏可是小产休养了两个月,整整两个月不得皇上恩宠,让她们学王佳氏岂不是咒她们和王佳氏一样倒霉。

    蕴纯像似听不出佟妃的讽刺似的,自是骄傲表情自夸。

    “多谢佟妃娘娘夸讲,自小妾额娘就夸妾聪慧机灵。”

    她原想反击,不过心思一转觉得还是不要太得罪佟妃才好。她这般自是刺了佟妃的眼,后宫谁不知佟妃自诩对康熙真爱呢。佟妃轻蔑的眼神瞥过,蕴纯毫不在意,她说完踩着莲步婀娜上前盈盈拜下:“妾给钮祜禄妃娘娘请安,娘娘福寿安康;妾给佟妃娘娘请安,娘娘福寿常安。”

    “王佳庶妃辛苦了,快起吧。”

    钮祜禄妃一副高贵端庄宽和做派,比起半含酸的佟妃来自是高出不止一筹。当年钮祜禄妃可是后位唯二人选之一,比赫舍里皇后更有优势,若非其父不识局势,如今当皇后的可就是她了。钮祜禄妃自认为她的对手只有赫舍里皇后一人,其他人她自是不放在眼里,就是同在妃位的佟妃也一样不入她眼。

    皇后不在场,钮祜禄妃竟端起一别正室做派底下位份低微的嫔妃们即便心里有想法不屑却也不敢表现出来皆低着头,只有佟妃一脸不屑的讥讽。蕴纯一直用精神力关注着两人,见佟妃要开口她赶忙截在前头谢恩。

    “谢两位娘娘。”

    二妃中以钮祜禄妃以尊,既然钮祜禄妃开口蕴纯自然赶紧谢恩起身,她才不会蹲在那受罪。要是让佟妃开口还不知道说到什么时候呢。蕴纯这么一截佟妃心里就更不愉了,只见她狠狠的瞪了蕴纯一眼,蕴纯只装做不知道,让绿珠搀扶着站到李庶妃身边去。

    她这么一退佟妃自不会自降身价再与她计较,佟妃转头再次对上钮祜禄妃。不过显然有人见得不蕴纯得意,才站到李庶妃身边就听到李庶妃那阴不阴阳不阳的声音。

    坤宁宫正殿嫔妃们交锋的事儿被宫女一句不落的传到内殿皇后那。

    “……那王佳庶妃一脸得意,想来是得了皇上的意了……”

    “闭嘴,皇上也是你一个奴才能议的!”

    传话的一个二等宫女,平日里是没资格近身侍候皇后的,一朝得了皇后任用竟得意忘了形,赫舍里皇后的心腹嬷嬷见皇后听言脸色不好立即呵断那宫女的,吓得宫女扑通跪下磕头求饶。

    “娘娘,您别听那奴才胡话,皇上心里惦着娘娘呢,就前会儿皇上还遣了梁总管来问安,担心娘娘胃口不好还特地亲拟了膳谱送来……那些个庶妃不过是侍候皇上和您的奴才,您不必在意她们,现在要紧的是娘娘您的身子和您肚子里小阿哥……”

    苏嬷嬷就怕自家主子多想钻了牛角尖,自已奶大的主子苏嬷嬷最是了解,知道自家主子对皇上上了心,如今怀着身子心思重,偏偏皇上不知娘娘的心思偏宠那些贱蹄子惹娘娘伤心。娘娘已经没了承祜阿哥,这肚子里的阿哥可就是娘娘唯一的指望了。为了娘娘和娘娘肚子里的小阿哥她可是操碎了心。

    “嬷嬷不必担心,本宫知道该如何,小阿哥是本宫的指望,是大清的嫡子,本宫知道孰轻孰重。”

    皇后抚着已经隆起的肚子深吸了口气。皇后心里也知道她现在最重要就是安心养胎再生个阿哥,可是一起到皇上不断宠幸后宫那些贱/人她就忍不住心酸,自她有了身孕皇上除了初一十五就没再坤宁宫过过夜,若不是皇上白日里还过陪她用膳,只怕后宫里早就传出皇后失宠的传言了,尤其是钮祜禄氏那贱/人最见不得她好。

    现在她怀着身子,等她生下阿哥以后有的机会收拾那些贱/人。

    那宫女跪着皇后也没叫,又接着问起钮祜禄妃和佟妃,只是那宫女被苏嬷嬷惊了醒自是不敢将钮祜禄妃的做派如实说,她小心谨慎的措辞说完趴在地不敢动。

    赫舍里皇后能坐稳后位就知其必是极聪慧之人,虽然宫女小心措辞,但皇后还是听出其中意思,当即怒骂。

    “好个钮祜禄氏,到现在还不死心,竟敢盯着本宫的后位,就凭她钮祜禄氏一个庶女也配肖想后位,有本宫在一日她钮祜禄氏就别想登上后位。”且等她再生下嫡子后位稳固,她倒要看看钮祜禄氏如何再蹦跶。

    “娘娘……”

    “嬷嬷不必说,扶本宫出去,本宫倒要瞧瞧钮祜禄氏如何装模做样。”

    “妹妹这脸色瞧着倒比前些日子好多了,这好气色可真是人羡慕啊。”

    李庶妃这阴阳怪气的话直叫王蕴纯气恼!这叫什么话,她才侍寝一天便说她气色比侍寝之前好,李氏这话简直就指着她鼻梁说她离不离男人说她yan荡了,这茬她若是忍下了传出去以后后宫嫔妃还怎么看她。

    王蕴纯朝着李庶妃勾一记似笑非似道:“妹妹得皇上怜惜自然是欣喜不已,难道姐姐不是?哦,瞧我这记性,真真变差了,竟都忘了姐姐该有好些日子没见着皇上了吧,难怪姐姐瞧着这气色倒是越来越好了。”

    王蕴纯睁着眼睛说瞎话,以李庶妃脸上抹得厚厚的粉视而不见,非要说李庶妃气色好。不得皇上宠幸还气色好,这岂不是说李庶妃不稀罕皇上的恩宠,这话要传到皇上耳里那李庶妃可就要失宠了。

    半月前皇上翻了李庶妃的牌子,也不知李庶妃如何惹怒了皇上,已经半个月过去皇上就没再翻过李庶妃的牌子。原本李庶妃一个月也有那么三四天,这个月可就一回就惹怒了皇上,还没侍寝就将抬回了咸福宫,李庶妃也成了满宫的笑话,算起来李庶妃这个月还没侍寝过一回呢,后宫已经隐隐有传她失宠了。

    王蕴纯这话可是戳了李庶妃的肺管了,李庶妃登时气青了脸,她恼羞成怒的愤愤的指着王蕴纯尖声怒斥。

    “你!……”

    没等她再说就被呵断了。

    “李庶妃,何事喧哗?”

    第10章 清穿敬嫔

    “李庶妃,何事喧哗!”

    闻言王蕴纯抬头看,出声训斥的竟是佟妃。原来李庶妃被讽怒极竟忘了场合大声惊动了远处前座佟妃二人,这才遭佟妃训斥。乍然听到佟妃训斥不仅是李庶妃连王蕴纯也愣了一下。

    两人并不知先前佟妃和钮祜禄妃较量了佟妃落了下风心情不愉,又到听到李庶妃突然高声,算是触了佟妃的霉头,佟妃自然就产怒向冲向李庶妃。

    “李庶妃和王佳庶妃在说什么,倒也说来本宫听听?”

    佟妃这架势半点也不比之前钮祜禄妃的弱,钮祜禄妃闻言瞥了佟妃一眼,嘴角勾一计讥讽,拾人牙慧,佟氏也不过如此。

    “怎么不说啦?本宫还等着呢?”

    佟妃被钮祜禄妃呛了一肚子气正恼着,李庶妃算是自己撞到枪口上,佟妃又怎么会轻易放过她。

    “佟妃等什么呢?”

    佟妃话落就听到身后传来和气却不知威严的声音,众人抬头循声就见苏嬷嬷和宫人小心翼翼的搀扶着皇后从后头出来。

    被李庶妃被佟妃一瞪登时腿软,不由颤抖起来。若是半月前李庶妃还不至如此,之前李庶妃可是很得宠的,得宠就底气足;可是近来李庶妃失宠了,没了底气自己不敢对上荣宠不衰的佟妃娘娘。见到皇后出来李庶妃不由松了口气。

    皇后出来众嫔妃纷纷起身,便是之前端着钮祜禄妃和佟妃,即使两人都觊觎后位,但此时面对皇后时两人也不敢有半点迟疑。

    “给主子娘娘请安,娘娘万福金安。”

    赫舍里皇后由苏嬷嬷搀扶着缓缓迈向凤座,看着殿中一群蹲礼齐请安的嫔妃赫舍里皇后心中无比骄傲自满,虽然看宫中嫔妃不顺眼,但这合宫嫔妃给她请安跪礼却满足了赫舍里皇后高高在心,凌驾于众人之上的心理。她是皇后,这天下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母仪天下的皇后,就算这些贱人得宠又如何还不是一样给她下跪行礼。

    清朝的礼最是繁琐,这行礼不是跪着也不是弯腰而是甩着帕子半蹲半跪,这姿势最是累人。这没有身子的嫔妃还好,有身子的嫔妃可是受不住这般的礼,可是苦了怀孕的马佳庶妃三人。后宫的嫔妃哪个不是在家里金尊玉贵的娇养着,在后宫亦是养尊处优,这蹲久了没几个受得住。偏偏皇后这走得极慢,这么几步路她愣是走出时间段来,皇后不赐起嫔妃谁也不敢动,就怕被治个不敬中宫之罪。

    当然蕴纯也不好受,昨晚累了一夜睡眠不足身上还有些酸痛,因为异能没有突破身体也没有强健起来,这半蹲着简直活受罪。心里不爽的蕴纯这会对皇后也厌恶起来。经历过道德崩溃的未世,蕴纯可没有什么正妻怎么样妾室该怎么样的固定观念,经历过背叛,如今更自私的她自然是自己怎么好怎么来。

    好在就在蕴纯心里有想法时皇后终于坐好了。

    “都起来吧。”

    谢过皇后后一群嫔妃在宫女的搀扶下晃悠悠的站起来,有座的钮祜禄妃和佟妃还好,其他只能站着的人可就不好受了,蕴纯可不想再受罪。感觉到有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侧头一看就见皇后正盯着自己,没想到只是侍一回寝竟连皇后也盯上她了,只怕皇后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看着站在她旁边的张庶妃蕴纯心生一念头,精神力猛然朝张庶妃刺过去,张庶妃身体一顿整个人突然向前倒去。

    “小主!”张庶妃的宫女吓得惊叫:“小主,您怎么啦?”

    “张姐姐!”

    随后蕴纯状似一副惊慌模样慌张出手扶着张庶妃。

    “张姐姐,你怎么啦?”

    蕴纯惊呼,登时整个大殿内乱起来。嫔妃们都伸长着脖子看向张庶妃,都好奇是怎么回事,脸上皆是一脸担忧,至于心里怎么想就没有知道了,只怕大部分都想着张庶妃不好了。

    张庶妃现在已经怀孕六个多月,这要是摔下去那就可非流产不可了,皇后这下子也慌了。

    “张氏怎么啦?香桂快去看看。”

    赫舍里皇后慌张的想站起来,旁边的苏嬷嬷赶紧制止她。

    “娘娘您身子要紧。”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