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生清宫之为敬嫔(清穿)

第10节

作者:千芳魏紫      字数:8342

    蕴纯这说的到是大实话,之前她喝的都是早先得宠时内务府送来的春茶,到这冬日喝便算是陈茶了。小月里不能喝茶,出了小月又不能承宠,内务府那帮人精没踩她就不错,哪里会讨好她。

    蕴纯也端着茶杯轻呡一口,冬片的清香在口中漫延开。蕴纯是极喜欢喝茶的,尤其喜欢茶中的木系精华。春茶香味浓郁,冬片清香淡雅,两季所得的茶所含的精华是最多,所以蕴纯尤爱春茶冬片。只是上等的春茶和冬片都是上等贡品,这在后宫不是谁都能得上的,除了高位嫔妃之外也就得宠的嫔妃能喝上,内务府那些奴才最是机灵。

    如今她又得宠了,这不,内务府立马着人将新贡上来的冬片送来。就这茶一事便让蕴纯深刻体会到了得宠于后宫的嫔妃是多么重要,切身体会了一会捧高踩低。

    喝着新茶,蕴纯终于有种她也是宠妃的感觉了。

    蕴纯这话就像是把利剑插到李庶妃的心肺管子上。这呀只因为就在前一天李庶妃的新茶喝完了便命宫女去内务府领些新茶,但内务府那推托说是新进贡的冬片少供了四宫主子和两位妃主子后已经没有了,可是内务府说没了人新茶却现在送到王佳氏这,被内务府这样打脸让李庶妃觉得气愤更觉得脸没处搁。

    这事蕴纯是不知道,不然心里定乐坏了。不过正是因为不知道无意中的话更让李庶妃心堵。

    “李姐姐你怎么啦?可是这茶不好?”

    见李庶妃发愣蕴纯出声提配,说实在的她实在不想跟李庶妃在这瞎扯,在她看来还不如回去睡一觉呢。

    “没,没什么,这茶极好。”

    这上等的贡茶还不好,她王佳氏还想喝什么样的茶,李庶妃心里愤愤的想。

    “听说皇上赏赐了妹妹,这般丰厚的赏赐在这后宫妹妹也是独一份儿了。”

    “姐姐说的哪里话,妹妹哪比得了主子娘娘和两位妃主子,姐姐这话千万别再说,妹妹可担当不起。”听互李庶妃奉承的话,蕴纯突然种不好的预感。

    不知道李庶妃来找她有什么目的,若说是单纯来道歉蕴纯绝不信,不过李氏不说她便装作不知道,当然即使李氏说她也会装傻充愣。

    “妹妹当然担得起,你瞧,妹妹你这休养两个月这才病愈皇上立马就想到你了,可见皇上心里惦记着妹妹呢。不像姐姐我最是口舌蠢笨,不会说话,人又不聪明,这不一个不注意就说错了话,姐姐我心里后悔啊。”

    李庶妃一脸愁苦一边说道一边偷偷暗中瞧着蕴纯的反应。蕴纯自然也不傻,李庶妃贬低自己她便将李氏抬回去。

    “姐姐何苦贬低自己,在妹妹看来李姐姐你最是灵秀,这宫里姐妹没几个比得上姐姐的。”

    “姐姐我哪里比得上妹妹。”

    “妹妹如今圣眷正浓,姐姐我心里羡慕呢。你我姐妹二人自进宫以来就同住一宫,在这后宫姐姐最熟悉的也就是妹妹了,论起姐妹之情后宫诸人哪里比得上咱们妹妹的情谊。咱们同住一宫便是一损具损一荣具荣不是。”

    李庶妃盯着蕴纯看,就等着蕴纯接话。

    听到这蕴纯若还不明白李氏的意思那她就是傻子,所以蕴纯干脆装傻充愣不接话。什么姐妹情谊,什么一损具损一荣具荣,这就是蒙傻子的话。

    李庶妃见蕴纯不接话,心里是又恨又急。好你个王佳氏给你脸你不要,若不是她现在,给她等着,等她重获圣眷定要她王佳氏好瞧。

    李庶妃在心里不断的心理建设,压下心中怒火,今天她豁出脸面才来这,不达目的她绝不罢休。如此想,李庶妃一咬牙起身给蕴纯屈身蹲下。

    “妹妹……”

    “李姐姐你这是做什么?”

    蕴纯状似吓了一跳从座上嗖一起站起来错开。

    “李姐姐你起来,你这般妹妹怎么受得起。”

    “妹妹,还请妹妹帮我。”

    “姐姐你快起来,有什么事你先起来再说。”蕴纯急得慌措。

    “妹妹你先听我说……”

    “姐姐!”

    蕴纯根本不想听,她提高声音打断李庶妃的话,心里正琢磨着怎么办,李庶妃却不依不饶又开口的了。

    “妹妹听我说……”

    “小主,敬事房的公公来传旨。”

    第12章 清穿敬嫔

    “小主,敬事房的公公来传旨了。”

    听到这声音蕴纯只觉得简单像是天籁之声。

    她终于不用再听李氏那虚伪的拉拉扯扯。虽她不惧李庶妃,但也却不想惹麻烦,更不想在这个时候跟李庶妃撕破脸。李庶妃身份特珠,皇上不会轻易舍弃她的,她不能跟李庶妃对着干。而且同住一宫抬头不见低头见,这要是撕破脸还怎么住下去,岂不是给自己惹不自在。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真撕破脸蕴纯也怕李庶妃行事起来毫无顾忌。

    终上所述及各种原因,蕴纯决定跟李庶妃维持表面的好关系,所以最好不要让李庶妃将话出来,毕竟她一点也不想帮李庶妃。。

    帮李庶妃争宠,除非她蠢死,否则别想。

    “李姐姐你看?”

    蕴纯看着还在半蹲着礼的李庶妃一脸的为难。没有达到目的李庶妃心中不忿,心里暗恨蕴纯几次打断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只是现在敬事房太监来她亦不好在僵下去。李庶妃到底是在宫中有两年只是浅笑着缓缓起身,蕴纯跨前一走伸手欲扶李庶妃却被借着捋帕给避过去了。

    蕴纯扶她原本是做样子,被拂开了她也不生气。

    “妹妹忙姐姐不打扰了。”

    李庶妃说完便走,蕴纯忙跟着送她出去。

    “真是对不住了,等改日妹妹再约姐姐一起聊聊天。”

    蕴纯堆着一脸笑容送李庶妃出门正好看到敬事房的太监过来,两个主子一个浅笑一个一脸笑容,不知情的怎么看来都觉得两人之间情谊不错。

    “妹妹有时间可去姐姐那坐坐。”

    李庶妃侧首伸手握了握蕴纯的手,好似十分舍来得分离似的。

    “自然,姐姐有时间也可到妹妹这陪妹妹聊聊。”

    蕴纯亦笑着回握。

    让她去李庶妃那坐,她俩是平级,她若先去东配殿岂不是她要向李庶妃低头,所以蕴纯才笑着反击道要让李庶妃来陪她。两人虽看起表面上融和姐妹情深,实则是话里藏话暗里交锋。

    后宫的女人想要活下去就要能伸能屈,这一点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她早就深有体会。小产后又传出她伤了身子以后于子嗣有碍,后宫的主子奴才人人都以为她失宠了,不管是谁到都想踩她一脚。也亏得赫舍里氏想装贤后明话不让人苛捐她的份例,她才有吃有穿。当然也仅仅是有吃有穿而已,内务府送来的份例不说比她怀孕的时候,就是她连孕之前的也比不上。今儿这个嫔妃来抹泪同情一番明天那个嫔妃来明着安慰暗里对她嘲讽幸灾乐祸,这些都她忍了,比起时刻有丧命危险的末世根本不算什么。

    不过虽然说是能屈能伸,可是伸还是屈也不是随随便便的,就如现在她得宠李庶妃失宠,她自然不可能向李庶妃屈就。

    很快敬事房太监走近给两人行礼,李庶妃终于是走了。

    不意外敬事房太监过自然是传达皇上旨意让蕴纯晚上侍寝。至于说蕴纯为什么不意外,这是因为昨晚皇上说过晚上让她侍寝的话,再来就是昨晚时蕴纯感觉出皇上对她是很有兴趣的,所以今晚她侍寝就不意外了。

    “恭喜小主。”

    给个大荷包送走了敬事房的太监,殿内的宫人纷纷恭喜蕴纯,个个喜气洋洋的。这接连着侍寝,这般圣宠可不是人人都有的,他们主子在这一众庶妃中算是头一份了。一想到这,满殿的宫人就觉得浑身都是使不完的劲。

    宫人们如此蕴纯很理解。在宫里当差的奴才跟侍候的主子是一体的,主贵奴荣,主卑奴贱。在后宫的女人一辈指望的可不就是皇帝的龙宠与皇嗣,现在蕴纯没有孩子,能指望的自然只有皇帝龙宠了。只要蕴纯得宠,她便是尊贵的,她身边的奴才自然也是主贵奴荣,在宫里的日子也会好过。

    在这后宫捧高踩低是惯事,不得宠的主子身边的奴才别人谁不想踩一脚,不说奴才,不得宠的主子过得还不如得宠主子身边的奴才呢。

    “行了,赶紧去准备准备,别误了时辰。”

    “哎,主子放心,奴才们定准备妥妥当当的。”

    一殿的奴才立即行动起来,个个走路带风,劲头十足。

    见着众人这般高兴,蕴纯心里也高兴,更加坚持了要得宠的决心。再说毛大大不是有句话叫做:“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如今局限在这皇宫里又不能出去找丧尸找人干架,若再不找点乐子岂不无聊。

    “绿珠。”

    “主子,您有什么吩咐。”

    “我叫你查的事儿怎么样了,可是查清楚了。”

    “主子,这事奴才已经办妥了,您是现在要知道还是……”

    绿珠犹豫,这要一通说话可要好长时间,待会主子还要去乾清宫怕来不及。

    “我一会就要走时间来不及,这事你先整理整理等明儿再禀我,再有叫人仔细盯紧了,莫让他们搞小动作。”

    “小主放心,奴才叫人盯着呢。”

    蕴纯点了点头,对于绿珠的能力蕴纯还是很信任的,当然她也自己底牌。

    李庶妃出了西配殿远远还能听到太监传旨让王佳庶妃侍寝的声音,李庶妃顿时气炸了,妒红了眼。虽然知道敬事房的太监来必定是传旨侍寝,可是亲耳听着还是让人嫉妒不已。

    又想起刚才自己在王佳氏那低声下气的道歉认错,原本想着让王佳氏帮自己在皇上面前说句好话,可王佳氏那贱/人竟然屡次打断自己的话没给自己说话的机会。一想到王佳氏那得意的嘴脸,李庶妃心里暗恨不已。当然李庶妃根本不知道王蕴纯完全是因为不用再面对她才笑的。

    “贱/人,不过连着翻两次牌罢了便得意得尾巴翘到天上去了,什么东西。”

    想她昔日荣宠时皇上还连着翻过她三天绿头牌呢,整个后宫除了皇后,钮祜禄妃和佟妃无人能与她比肩。“昔日本小主荣宠时王佳氏贱/人见了本小主,哪回不是贴上来姐姐长姐姐短的讨好本小主,如今连本小主的零头还比不上竟敢给本小主脸色看……”

    回到东配殿,李庶妃依旧咽不下那口气,咬牙切齿的咒咒咧咧,却不知道自己全是一副嫉妒的扭曲面孔。

    她身边的几个宫女见她如此皆在心里暗自谨慎小心,就怕一个不小让李庶妃不愉自己遭殃。

    自小主与王佳庶妃一直斗得旗鼓相当,她们都看在眼里,虽然说她们是向着自家小主,但王佳庶妃还真没有像自家小主说的小主荣宠时贴上来过。当然这些话宫女们也只是在心里想,不要命的才敢说出来。现在她们只盼着小主能快点复宠,也好让她们的日子好过些。

    后宫是最藏得住事儿也是最藏不住事儿的地方,李庶妃惹怒了皇上的事再后宫根本不算什么秘密,李庶妃失宠后这些日子没少被后宫嫔妃嘲笑,而且她屡次求见皇上都被拒绝了,正是因为如此李庶妃才拉下脸面去求同住一宫的蕴纯。自我感觉良好的李庶妃自然是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拒绝。

    “娘娘。”

    皇上翻了蕴纯的绿头牌的消息伴随着敬事房的太监出了乾清宫而传遍了后宫,坤宁宫内香桂正小心翼翼的将消息禀告赫舍里皇后。

    赫舍里皇后抬手让给她读书的女官停下听香桂说。

    “娘娘,是咸福宫的王佳氏。”

    “下去吧,明儿再接着。”

    赫舍里皇后让女官下去她才幽幽道。

    “王佳氏果然手段了得。”

    “不过也是,这隔了两个月皇上这会儿只怕正新鲜着。”

    王佳氏得宠竟然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

    “让人传出去吧,尤其是翊坤宫那。叫人盯着佟妃,回头告诉本宫。”

    若是皇上的表姐得知皇上如此宠幸王佳氏,想必更加嫉妒,一想到佟妃的难看的脸色,皇后顿时觉得心情好了许多。比起钮祜禄氏那个碍眼的,她更看不顺眼是汉军旗出身却仗着孝康皇后侄女皇上表姐的身份进宫还处处端着架子的佟妃,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中宫皇后呢,哼,就算是居妃位那又如何,还不照样是妾妃。

    后宫低位嫔妃除了侍寝时来往可以坐敬事房遣的肩舆或暖桥外,其他时候只能靠自己双脚走路。这会儿蕴纯坐着敬事房那遣来的暖轿往乾清宫去,却不想在经过翊坤宫时遇到阻拦。

    “站住。”

    蕴纯坐在轿内突然听到轿外一声娇喝紧接着轿子停了下来,便听到外头下绿珠的声音。

    “不知是哪位小主,奴才咸福绿珠给小主请安。”

    这冬日里飘雪天天黑得早,侍寝的嫔妃要提早去梳洗,这会儿不过才酉时天色已渐暗下来,人站得远看得并不清楚,也不怪绿珠没认出谁来。

    “这轿里可是王佳氏。王佳妹妹这架子大连身边的奴才架势也不小,怎么,听不出本小主的声音。”

    听到声音越来越近蕴纯听出了是谁的声音,绿珠亦也看清楚了是谁。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