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生清宫之为敬嫔(清穿)

第12节

作者:千芳魏紫      字数:9189

    “三天独宠!狐妖媚!”

    赫舍里皇后咬牙切齿的咒骂。她已经好些年没得过皇上的独宠了,王佳氏一个小小庶妃竟然得皇上三日独宠,原本早就习惯康熙召幸嫔妃的赫舍里皇后心中也抑不住嫉妒。

    是个女人都会嫉妒,尤其是自己的丈夫宠幸别的女人,这让赫舍里皇后如何不嫉妒。

    “那王佳氏到底使的什么下作的手段竟然让皇上连着三日宠幸她?”

    “娘娘!”

    苏嬷嬷正端着燕窝粥刚入殿就听到皇后咬牙切齿的声音,急忙过来就见宫女正垂首跪在一旁,被吓得直发抖,苏嬷嬷定神一看竟是外头侍候的二等宫女叙兰。

    苏嬷嬷是何等人物,一眼就看出定是叙兰这贱婢心思大了,想越过香桂等人讨主子欢心。若是平时苏嬷嬷也不拦着,这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这宫女也不例外。可如今皇后身子贵重,她早就发话,外面那些扰心的琐事不要拿来说给皇后娘娘听,免得惹皇后娘娘不愉影响腹中的阿哥。皇后月份大了心思重,爱钻牛角尖,香桂几个大宫女不敢,叙兰一个二等宫女竟然敢凑到皇后娘娘面前来,其用心实在恶劣。

    苏嬷嬷不由怒从中生,呵斥道:

    “叙兰,你不在外头侍候着跑到娘娘这来胡说什么惹娘娘生气。还不出去!”

    叙兰吓得慌乱着退出去。

    “娘娘,您别听那起子贱婢胡吣,那贱婢心思大了,明知您身子重还惹您生气,回头老奴撵了她。”

    “嬷嬷,本宫倒底哪里不如王佳氏那个贱/人,皇上竟然这般宠幸她,皇上这两人都未来看过本宫。”

    “娘娘!”苏嬷嬷听自家主子这钻牛角尖的话心里实在是无奈。“娘娘,皇上这些日子忙着,虽没来看望娘娘,但皇上每日都遣梁总管来探望娘娘,可见皇上心里惦着娘娘呢。”

    “哼,皇上哪里是忙,分明是被王佳氏那贱人迷住了。惦着本宫,怎么不来看本宫。”

    “娘娘,您现在最要紧的是腹中的小阿哥,这可是嫡子,皇上看重的嫡子。后宫嫔妃这么多,没有王佳氏还有别人,您又何必在。您是皇后,后宫那些妃妾再得宠也越不得您。等您生了阿哥,后位稳固,她们也只有向您下跪磕头的份。”

    苏嬷嬷劳心劳力苦劝,只希望自家主子能听进去。自家主子原是按着皇后的规格来培养的,明明没进宫时说得好好的,怎么进宫后就一心扑到皇上身去了。堂堂一个皇后却嫉妒那些个妃妾,这算什么事。不过她到底是皇后的奴才,既然皇后在意那她便替皇后分忧便是,算是为了皇后腹中的小阿哥。

    “娘娘这事您不着急,这三天怕是已经到头了,别忘了还慈宁宫那位盯着呢,慈宁宫那位是绝对不允许大清再出个董鄂氏的。您也别出手,等着慈宁宫那位先收拾王佳氏,届时您想如何收拾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苏嬷嬷这话哄得皇后心情舒畅许多,“嬷嬷说的是,有慈宁宫那位盯着呢,本宫就等着瞧好戏。”

    后宫那些妃妾荣宠过了,根本不用她出手自有慈宁宫太皇太后盯着,她怎么忘了这事。

    完全不知道自己可能被人收拾的蕴纯喜滋滋的梳妆打扮后带着绿珠往乾清宫去。

    “奴才恭请皇上圣安。”

    康熙朝蕴纯招了招头,蕴纯踩着莲步缓缓上前。

    “外头下着雪,可有冻着。”

    “谢皇上关心,奴才披着裘皮毛披过来,并不冷。皇上若不信可以摸摸奴才手看看冷冷。”蕴纯浅笑着将纤细柔润的玉手伸到康熙面前。

    “哦,那朕瞧瞧。”

    佳人想邀康熙怎么会拒绝,温厚的手掌将整只小巧的玉手握在掌中,看着还没他半个手掌大的小手,如玉般圆润着实极美。后宫嫔妃在家多是娇养的闺阁小姐,保养自然都不差,后宫嫔妃手相秀美的也不少,但都不及眼前这佳人的美手匀润纤美。

    他是帝王,他享用的是这天下最好的东西,最美的美人,他自然是喜欢极美的东西的。帝王的喜好是不可为外人所知的,康熙有一个别人不知道的小爱好,他喜欢美人更喜欢美人有一双好看的玉手和小巧的玉足,这不算是什么好癖好。

    看着佳人娇艳的面容,康熙心思一动握着掌中的玉手亲了一下:“的确不冷。”

    “皇上!”

    蕴纯瞬间羞红了脸,含羞娇嗔,娇若无力的依到康熙身上。

    虽然美人含羞娇俏十分动人,但康熙到底是自制力极强的帝王,并没有再做其他的动作,只是拍拍蕴纯的手就松开了。

    “朕的肩头有些酸了,纯儿给朕揉揉。”批了半天的折子,双肩已经酸疼了,尤其是执笔的右手,康熙想起昨夜蕴纯的手艺便要求。

    “是。若是力道大了皇上可要告诉奴才。”

    “放心用力,你那点小力道还弄不疼朕。”

    后宫的女人都是金丝雀,能有多大力气。当然蕴纯不会将这话当真,她自己有多大力只有她自己清楚,她可不敢太过用力。揉按了几下后感觉出一个适当的力度,蕴纯运起异能给康熙修复劳损的肩膀,这算是讨好康熙,等康熙适应了她这手艺,忘不了,这便是她争宠的手段之一。

    “皇上感觉如何?这力道可好。”

    看着康熙看完一本折子,蕴纯趁着空隙问。

    “正好。瞧爱妃这架势道是很熟练?”康熙似漫不经心的问,蕴纯闻言心里咯噔,却没有半点迟疑的接话,带着点傲娇的语气道:“那是,奴才在娘家可没少拿奴才阿玛额娘练手,这手艺可是练出来的。”

    原主的确给其阿玛额娘按摩过,只是讨父母欢心罢了,当然没有蕴纯这样的手艺,不防她拿来当借口。蕴纯也不怕康熙问她阿玛,原主在家里极得宠,就算康熙问她阿玛也定会护着她捧着她的。

    “华善倒是有个好女儿。”

    “那是,奴才阿玛也这么说的。”

    骄傲的语气带着天真极自然,听着顺耳又不会惹怀疑。

    “这倒是,朕也没少听华善夸讲你。”华善这般宠女儿还真少见,“可是你阿玛教你启蒙的?”康熙话锋一转,极自然的问道。

    “阿玛有时间就阿玛教,额娘和哥哥也教。”

    蕴纯边说手上也没停,早在康熙问她动作熟练时蕴纯就已经将警惕性提到了最高级别。“皇帝这种生物最多疑,在万分小心谨慎。”这句话蕴纯每次见到康熙之前都在要心里默念无数遍,即使蕴纯看着轻松其实心里却一直不敢放松。

    “只不过奴才年幼时惫懒不曾认真学习,故此识字不多。近来偶有闲暇想看看话本这发现奴才竟有好些字不认识,便打发宫人去藏书阁借了几本启蒙书箱,指望着能多识几个字,心想着怎么着也得看得宫规不是。”

    也不用康熙问,蕴纯直接将想好的理由交代,很自然的语气,蕴纯并不想让康熙听出她是特意说的,当然康熙有没有怀疑她就不知道了。

    “闲时多读些书是好的。”

    康熙拍拍蕴纯的手道,显然觉得蕴纯读书这事不错,这事便算是揭过去了,蕴纯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关于这一点康熙随他生父顺治帝,都喜欢读书,喜欢有才气,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女子,自己的女人喜欢看两本他也是喜欢的。顺治帝的宠妃董鄂妃便是很有才华的女子,只是因为太过了成了后宫乃到大清的禁忌。太皇太后并不喜欢这样的女子,故此如今后宫嫔妃多是只粗粗识此字,唯一称得上有才华的便是佟妃佟氏了。有才华的佟妃自然讨皇上喜欢,可却也不得太皇太后喜欢。这或许就是有得必有失吧。

    蕴纯在乾清宫呆了一下午夜里又侍寝,乾清宫偏殿内是燃情似火,被翻红浪,一夜良宵催更短。然,后宫妃嫔却不知几人是孤夜无眠坐到天明。

    茫茫大雪掩不住缠绵*亦掩不了空闺寂寞。

    昏暗的清晨,大雪纷飞,早起的苏拉正奋力的打扫着积了一夜的雪,宫人们脚步轻盈的踩在雪地里发出吱呀的声响。红珊领一排的大小宫女端水抬盆到达殿外,与绿珠小声说两句,绿珠轻轻推开门进了寝室。

    叠色的锦帐被层层掀起挂到雕花银勾上,精雕红木床上杏红锦被下娇俏佳人正在熟睡中,白皙红润的脸颊,颜色正好。绿珠俯下身子凑近小声轻唤几次。

    “小主,时辰了到该起了。”

    “什么时辰了?”

    蕴纯没有睁眼便问,原本婉转娇若银铃的声音有些沙哑,不知是因为睡眠还是其的缘故。

    “还有一个时辰就到请安的时辰了,小主该起了。”

    “起吧。”

    蕴纯伸手让绿珠扶着她坐起来,待坐稳了睁开眼睛,因为刚睡醒而朦胧的凤眸含着一夜旖旎良宵残留未消的春潮情思,媚人心神,绿珠无意对上赶紧低头。

    待梳洗之后,蕴纯挑了件内务府御绣房新送来珠蓝缎地绣石榴花果缠枝纹袷氅衣。要不知道说内务府的奴才会办事,如今她得宠,便挑最讨喜的衣饰送来。这宫里的嫔妃求的不就是宠和子嗣,这新衣送到哪都讨喜,不过进到宠妃这最合宜。

    蕴纯挑这身衣袍正是时候,她如今得宠自然不能再穿那些素净低调的衣服,虽说不敢太过高调,但宠妃就得有有宠妃的样,这是后宫的潜规则,她自然不能太过与从不同。

    蕴纯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眉眼含情面如春画。蕴纯的脸形不是后世人人追捧的瓜子锥子脸而是精致的鹅蛋脸。在古代瓜子脸的锥子脸可不符合这个时代人的审美,被认为是没有福气的脸形。如今后宫的妃嫔除了政治目的之外大多是太皇太后挑选的,自然没有几个是瓜子脸锥子脸,多是圆润的模样,蕴纯的精致鹅蛋脸算是众嫔妃中出挑的。

    蕴纯的脸形原本就很精致,经过蕴纯异能的修饰之后更加完美。蕴纯的眼睛也不是美人杏眼而是略微上扬大而长的凤眼,再加上长长的秋波眉,每当眉眼微微上扬时无限风情。小巧秀挺的鼻,适中丰满的红唇,每个都恰到好处。正是因为这副绝美容颜原主才在众多嫔妃中颇为得宠。

    如今的蕴纯带着与原主迥异的气质,成熟的风情与原主融合,成熟与稚嫩交融,爽朗与婉约糅合,蕴纯的自信原主含蓄……使得蕴纯拥有独特的气质和风情,在这后宫却是独一份的。

    正是因为这独特康熙才第二天又翻了她的牌子。

    原主有些心直口快说话并不讨喜,如今的蕴纯的可谓是口吐莲花,俗话说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再加上蕴纯精神力敏锐通常能很快感觉到对方的情绪起伏,说话自然更加讨喜。

    美人,风情无限的美人,而且还是解语花,于是便有了连着三子的隆宠。

    不过蕴纯也知道三天隆宠怕已经是极限了,且不说康熙是个自制力极强的帝王,单是后宫还有太皇太后和皇后盯着,蕴纯也不敢太过,不然被太皇太后打成另一个董鄂妃那就完了。整个后宫,不止整个后宫,便是现在的康熙怕也不与太皇太后抵抗。所以为了她的小命她还是见好就收。

    得宠就好,独宠就不必了!在康熙的后宫想独宠,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想远了,蕴纯收回思绪,看着铜镜中气色红润的面容,蕴纯没扑粉只是描了一下眉抹了腮红和唇脂,整个妆容清爽透净,看着极为舒服。蕴纯很少扑粉,这古代的化妆品含铅太多,蕴纯可不敢用。不过她因为异能气色一直很好,这粉也用不上。

    前些日子蕴纯将记得的前世清宫剧中看过的发髻都画了下来,挑了她现在这个位份能梳的几个发髻花样叫红珊学。红珊果然不愧是原主称赞过的巧手,学得快发髻梳得又好,而且她还跟据花样自己演变出好几个发髻。

    叫红珊梳了大些的两把子头,左边缀上石榴红镶碎宝石的珠簪玉钗右边镶嵌上蓝红相印的浅色玉雕珠花,满头珠翠配上玉串坠珠耳坠,踩着三寸的盆底鞋,秋眉上扬气势便起,这妥妥一宠妃架势。

    “走吧,该去请安了。”

    今儿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大雪,皇后让人传了话让嫔妃今日去请安,蕴纯自然不想迟到,所以才叫绿珠提早叫她起床,为的就是早点去坤宁宫,免得因这事被找茬。

    第15章 清穿敬嫔

    康熙早期的嫔妃还不算多,除了皇后二妃外还有十几位庶妃,至于侍寝过却没有封的宫女有多少那就没人知道了。蕴纯提早到了坤宁宫,在坤宁宫殿外雪地里等了约两刻钟,又在坤宁宫内受了半个时辰嫔妃们的眼刀舌剑,这才等到姗姗来迟的皇后。

    皇后挺着四个月微凸的肚子高坐凤座上,座下嫔妃们蹲了好一会才赐起。

    “都齐了吗?王佳庶妃可来了?”

    “奴才给主子娘娘请安。”

    蕴纯赶紧出列屈膝行万福礼并不用像之前请安时再跪下。

    “起来吧。你今儿可好?劳你替本宫侍候皇上,这三天可是辛苦你了。”

    皇后果然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她,一句话既摆出了正室的架势点出她是妾的地位,又给她拉了无数嫉妒恨。蕴纯明显感觉到落在身上那一道道像刺一样的目光,若是目光能化箭只她早已经被万箭穿心了。即使如此蕴纯还是挺直了背生生受着。

    “谢主子娘娘关心,奴才很好。侍寝皇上是奴才的本分,奴才并不觉得辛苦。”

    “你能讨皇上欢心本宫也高兴,愈近年关越忙,皇上这些日子太过劳累,你能替本宫让皇上放松放松本宫也放心不少。你是个好的,香桂,将前些日皇上让人送来的银镶红玉石榴头面赏给王佳庶妃。皇上喜欢的本宫就喜欢。你既得皇上欢心,也该好好奴才替皇上再延绵子嗣。”

    皇后抚着那镂金雕凤镶红玉的黄金护甲,一如既往的雍容华贵端庄优雅,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温和笑容,只是那笑意不达眼底,看着蕴纯的目光透着寒意。

    说话却似寒箭,箭箭直射蕴纯心头。若是原主听到这延绵子嗣的话,只怕心里如堵了石头,气得心头倒流。毕竟太医说了她流产伤了身子不易子嗣,皇后却口口声声腔让她延绵子嗣这不是揭她的伤口吗。都说打人不打脸,皇后是专挑人伤口泼盐。

    不过蕴纯却不是原主,原主伤了身子她可没有,她等着看以后皇后变脸的样子。

    “谢皇后娘娘赏。”

    蕴纯恭恭敬敬的谢赏,完全不在意皇后话中的炫耀,这头面放到后世没个千万上亿还买不到呢,不要白不要。

    “娘娘您对王佳妹妹可真好,奴才都忍不住要嫉妒王佳妹妹了,娘娘您惯是仁慈大方,什么时候娘娘也喜欢奴才赏奴才一回。”

    郭络罗庶妃突然笑道,不负她爽朗的性格,明艳的容颜十分耀眼,论明艳在众嫔妃中郭络罗庶妃当居首,连钮祜禄妃也不及她。

    “哟,你们瞧郭络罗庶妃这张嘴,本宫就喜欢你这样的,香桂,将太皇太后亲赐本宫的那套累丝攒珠金玉头面取来给郭络罗庶妃。”

    “谢主子娘娘恩赏。”

    郭络罗庶妃接话捧着皇后为的是讨皇后欢喜,皇后正要想要个人来压压蕴纯,同样得宠的郭络罗庶妃出来的正是时候。这太皇太后亲赐的和皇上让内务府送的,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一个金玉头面,一个银镶玉,金和银那个更贵重一眼了然。

    “你们也别羡慕两位妹妹,你们都该跟王佳庶妃学学,多多讨皇上欢心,好好侍候皇上,本宫少不了你们的赏。”

    “妾/奴才谨遵皇后娘娘教诲。”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