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白夜追凶

第10节

作者:谢十三      字数:9165

    关宏宇面色沉重地坐在沙发上,一把利斧的斧刃顶在喉咙上,旁边站着穿一身红色工作服的高远。他正是刚才在李晨楼下手持利斧的那个人。

    “猜到我在哪儿了吗?”高远一手拿着斧子,一手举着电话,“说起来,我似乎也发现了你的……哦不,是——你们的秘密。”

    高远挂断电话,冷冷看着关宏宇,关宏宇一直低头看着顶在喉咙上的斧子,突然抬眼,同样冷冷地回望着高远。两个人在昏暗中对峙。

    下午 6 点 35 分。

    关宏峰听着对面电话的忙音,侧头看了眼屋里忙前忙后的周巡、周舒桐和高亚楠等人。他的表现很反常,周舒桐忍不住问:“关老师,您怎么了……”

    关宏峰摆了摆手:“没事,你们忙吧,我回去睡一会儿。”他脸上的倦意做不得假,周巡等人还沉浸在重大进展的喜悦里,没有人觉得不妥。

    关宏峰转身离开了。周舒桐的脸上,隐隐有担忧的神色。她想要跟上去,但看到身后忙碌的众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这么做。

    下午 6 点 50 分,关宏峰回到了家,在门口站定,打开门,强作镇定又小心翼翼地走进门厅。

    关宏宇面对他坐在沙发上,他的身后站着嫌犯高远,一把闪着寒光的利斧卡在关宏宇脖颈间的。

    关宏峰进门的时候,兄弟俩谁都没说话,互看了一眼。关宏峰看完弟弟,转过头盯着高远,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

    高远拿斧头在关宏宇脖子上比画了一阵,来回看着兄弟二人,忽然就乐了:“你俩确实比我牛啊,玩这么大一局。我看看,啧啧啧……连脸上的疤都一样!一个警察,一个通缉犯,这双簧演得,真绝了!”

    关宏峰没理他,故作放松地摘下手表,脱去外套,掏出手机,都放在三斗柜上。他做完这一切,回过身来面对高远,沉声道:“为什么要杀那些人?”

    “人?”高远一脸诧异,“哪些人?”关宏峰皱了皱眉:“李晨还有谢静兄妹。别告诉我不是你干的……”

    “人?哈哈哈哈。”高远痴笑着摇头,目露疯狂之色,“你说,整天宅在家里不见天日,盘踞在潮湿、黑暗的地方,寻求那可怜的安全感,他们还能算是人吗?他们是蟑螂啊!”

    关宏峰问:“这跟李晨他们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高远“咯咯”地笑道,“他们都一样!每天宅在家,对着电脑黑着灯、吃着外卖,把自己困在一个小屋子里头。你说他们的生命有什么意义?”他的语气愈加疯狂,提高了声音,道,“没有!等于零!”

    关宏峰的语气也渐渐冰冷了起来:“你觉得就你活得有意义?”

    高远得意地道:“当然!我存在的意义,就是帮助他们。蟑螂不会自杀,他们也不会。他们心底里希望有个像我这样的人,帮他们死,让他们有来生再投胎的机会。”

    关宏峰点点头,表示了然:“所以,你觉得你没杀人,你杀的只是一群蟑螂。”

    高远对着关宏宇笑起来:“瞧,就说你哥能懂我。”

    关宏峰转而问:“那谢静呢?那女孩明明很努力地在生活,她难道也是蟑螂?”

    高远毫不在意,理直气壮地狞笑道:“她回来得不是时候,怪不得我。再说,一个供养蟑螂的人,就是在纵容他们浪费生命,在默许这种行为!她是活该。”

    关宏峰长出了口气,嘴角露出一个讥讽的冷笑,再也不看他一眼,冷冷道:“明白了,一神经病,发疯杀人,还要找各种可笑的借口。”

    高远脸上的肌肉猛然抽搐起来。他的笑容还没有完全不见,僵在那里,看上去就像是个演砸了戏的小丑。他忿忿地把顶住关宏宇的喉咙的斧子又推紧了些,吼道:“你才是神经病!”

    关宏宇被情绪激动的高远拿斧子顶得难受,小幅度低头看了眼斧子,又斜眼瞟了眼关宏峰,递了个眼色。关宏峰立刻会意。

    下午 6 点 55 分。

    周舒桐拽着周巡跑进保安监控室。小姑娘手上劲道大得惊人,周巡一时竟没挣脱,莫名其妙地被拉了进来:“怎么了这又?”

    周舒桐焦急地道:“周队,有情况,你快看。”她快速操作电脑,指给他看一段画面。

    周巡看着监视器屏幕。监视录像里,关宏峰和周舒桐正在检查李晨的车,后方转角处,穿着红衣的高远紧紧盯上了他们,并从身后拎出了一把斧子。但他刚要上前,周巡等人就正巧赶到了,他似乎在暗中观察了一小会儿,默默地退出了监控画面。

    周巡看得心惊胆战,完后又乐了,斜眼看着周舒桐,得意地道:“得嘞!回头你俩请客吃饭吧!我可救了你和老关一命啊……”说完他也察觉到不对,“哎?老关人呢?”

    周舒桐愣住了。高亚楠看在眼里,赶忙打圆场:“我看没准是回家了吧,咱关队可从来都是朝九晚五,到点就下班的。”

    周巡佯装要发脾气,戳着周舒桐的脑袋:“你说你,又把人丢了?这要不是看你陪老关破了案,老子现在就开了你。”

    周舒桐哪见过这阵仗,以为他说真的呢,惊恐快溢出身体了,站那儿僵住了。

    高亚楠没好气地白了周巡一眼,过来揽住周舒桐的肩膀:“你别吓唬人孩子,这不一直都帮着你忙里忙外呢么?”

    周巡也没绷住,笑了:“行啦行啦,我说着玩儿的,哪能真开了你啊。快,赶紧给老关打电话去!”

    周舒桐这才反应过来是周巡开玩笑,也笑了,掏出手机去拨关宏峰的电话。

    晚上 7 点整。僵持仍在继续,三斗柜上,关宏峰的电话响了起来。

    高远和关宏宇都下意识地望向电话。关宏峰却垂着眼睛,看都没看,丝毫没有去接电话的意思:“别那么多废话了,说说吧,你想怎么样?”

    高远想了想,看向关宏峰:“你帮我摆脱嫌疑!”

    关宏峰瞥了他一眼,像是听到了什么极好笑的事:“也没见你智商比蟑螂高多少。现场证据一箩筐,大罗金仙也没法帮你销案了。你爽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这些?”

    高远也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不禁有些气急败坏,恶狠狠地道:“那就想办法帮我逃走!你能有辙找到我,就肯定有办法让我逃出津港去!”

    关宏峰依旧一脸事不关己的冷淡笑容:“很抱歉,抓人,我很在行;逃跑,我实在无能为力。”

    高远的瞳孔猛然收缩。他绝望地握紧斧子,咬紧牙,道:“你想你这个通缉犯弟弟死在你面前是么?!”

    关宏峰嘬着牙花子,皱眉,指着关宏宇,阴测测地笑道:“我弟弟?你说他?”

    高远愣了愣。

    “那是我哥。”关宏峰若无其事地丢了个重磅炸弹给他,“我才是关宏宇。”

    高远和关宏宇同时一惊。高远望向关宏宇,关宏宇忙装出扑克牌老 k 脸,面无表情。

    高远来回看着兄弟二人,显得有些惊疑不定。

    晚上 7 点 05 分。周舒桐已经打了七八个电话,还是无人接听。

    旁边周巡破案在即,心情正好,继续打趣儿:“赶紧的啊,找不到老关免你的职……”他便说笑边琢磨,又看着监控录像里对高远意图袭击关、周二人的录像回放,看着看着,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了。

    周舒桐又拨了一遍,再次看着电话一脸郁闷:“怎么还是没人接啊……莫非睡着了?”

    周巡脸色已经变了,二话没说,直接冲出监控室,对门外的刑警喊:“四探组人呢?全部跟我走!”他说完冲出去蹿上越野车,打开警灯和爆闪,一脚油门冲了出去。周舒桐目瞪口呆,一声没出口的“周队”,被吹散在了风里。

    7 点 08 分。

    高远来回犹疑,显然被关宏峰的反串搞得一片混乱。关宏峰见时机成熟,给关宏宇递了个眼色,自己走向三斗柜。

    高远见状,顿时紧张起来,大喊:“站住!你要干什么?!”

    关宏峰满不在乎地道:“报警啊,既然你的条件我满足不了,那也就没什么可谈的了,不是么?”

    高远端着斧子,扫了眼关宏宇,第一次显得有些底气不足:“你……你就不怕我把你弟,不……把你哥……给杀了?”

    关宏峰自顾自拿起三斗柜上的电话,淡淡道:“无所谓咯,你杀了他,我就是名正言顺的关宏峰了。你和关宏宇两个变态结伙作案,我作为关宏峰大义灭亲,你俩愿意狗咬狗,关我屁事?”

    高远一时间无计可施,阵脚已经全乱了:“你……你把电话放下,我真会砍了你哥!把电话放下!听到没有!”

    关宏峰作势按了三下按键,把电话放到耳边,回过头冷冷地看着他:“你个低智商的,觉得自己切过俩人就了不起?知道我背着什么案子么——一家五口人,既然我连四岁的小孩都没放过,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在乎他的死活?嗯?”

    高远终于破功。他从关宏宇喉咙上抽出斧子,怒吼着扑向关宏峰。

    关宏宇见斧子离开自己的喉咙,立刻抓住时机起身,从后面扑倒高远。关宏峰也丢下电话,冲上来死死抓住高远拿斧子的手。

    高远已是搏命之势,挣开背后的关宏宇,起身就和关宏峰争夺斧子。

    关宏峰明显不如弟弟身手敏捷,只是死命抱着高远拿斧子的手臂,高远对关宏峰连打带踢,抓着关宏峰的头撞向三斗柜。关宏峰捂着头倒地,额头上已经有血流出。

    高远挣脱手,挥斧就要朝他劈下,关宏宇又从后面扑上来,别住高远拿斧子的手,另一条胳膊朝高远的头上连续肘击。

    高远抬脚蹬开关宏宇,挥动斧头一通左劈右砍。关宏宇连连躲闪,最后后退到门厅,伸手在身后餐桌上一阵乱摸,刚好摸到一盒散落的牙签,他抓起一大把,反手攥在手里。

    高远的斧子已经又到了跟前。关宏宇躬身上步拉近距离,脱离了斧刃的范围,用手里的那把牙签直接扎入了高远的手腕。高远痛叫一声退后,低头一看,手腕上出现密密麻麻一堆流血的小伤口。关宏宇喘息着后退一步,握着一把染了血的牙签,冷冷地盯着高远,流露出阴狠的表情来。

    高远回头看了眼倒在地上的关宏峰,又看看关宏宇,终于明白自己先前是上了当。他双手齐握斧头,大喊着砍了过来,关宏宇侧身让开来势,一把牙签全插在了高远的脖子上。高远的斧子劈空,把关宏宇身后窗户的玻璃劈碎了。

    关宏宇顺势抓着高远的头发朝碎玻璃上猛砸,高远的头被拽出窗外。他向下猛压高远的脖子,窗框上的一排碎玻璃,直接插穿了高远的喉咙。

    这穷凶极恶的杀人狂,连一声惨呼都来不及发出,就结束了自己的可笑的一生。

    关宏宇喘着气,望着高远的尸体,回过头。关宏峰捂着血流不止的头,正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兄弟俩互相对望,都有些惊魂未定。

    窗外,警笛声由远及近。

    7 点 15 分。

    遍地狼藉,满屋的刑警,高亚楠带领法医队在搬运尸体。

    关宏峰坐在沙发上,周舒桐正用纱布包住关宏峰额角的伤口。周巡走过来,拍了拍关宏峰,心有余悸地道:“亏你还没忘了警校学的那两手,不然我可就真是死也对不起你了!这事全赖我,我应该一直安排人策应你安全。”

    关宏峰苦笑了一下,先要去摸额头,手又放了下来:“我这算是一条龙服务不?售后到家,手把手把凶手交给你……”

    周巡连忙点头:“放心。你先好好休息,明天我让小周来接你去队里做个笔录,顺便……一定不让你失望。”

    关宏峰听出他的言下之意,向他点头致意,又扭过头,对周舒桐说:“谢谢。”

    他不说还好,一开口,周舒桐眼眶一下子红了:“关老师别这么说,都怪我……太粗心了,根本没尽到责任保护您……”小姑娘眼泪水说来就来,关宏峰和周巡都有点不知所措。

    关宏峰有点尴尬,摸了摸鼻子,道:“这不是你的责任。”周舒桐不吭声,默默地擦眼泪。关宏峰也没着了,想了半天,也说不出什么别的话来,只得拍了拍周舒桐,以示安慰。他想了想,转过头去对周巡道:“这案子小周出了不少力,报结案的时候,把她的名字也报上去吧。”

    周巡大感意外,小汪听闻直眼红,周舒桐有些难以置信。周巡一拍大腿:“行!都依你。实习期间就能报功,你算放了咱们支队的卫星了。”

    尸体已经运走。大家陆陆续续开始往外撤。高亚楠走了过来,俯下身问关宏峰:“要不要去法医队缝个针?或者我陪你去趟医院……”

    关宏峰摆手,侧身躺倒在沙发上,疲倦地道:“头疼,我歇了……你们出去吧。”

    高亚楠微微叹气,无可奈何地跟着众人一起离开了。

    晚上 8 点 30 分。

    关宏峰顺着楼梯走到楼顶,推开楼顶天台的门。风很大,关宏宇靠墙坐在门口阴暗的角落里,一声不吭地抽着烟。关宏峰似乎对门外的黑暗有所畏惧,犹豫了片刻,还是退后一步。兄弟俩一个坐在黑暗里,一个站在灯光下。

    关宏宇听到声音,却没有抬头,掐灭了烟,声音闷闷地问:“头没事吧?”

    “皮外伤。”关宏峰低声道,“你呢?”

    关宏宇有点诧异,摊了摊手,道:“为什么这么问?我又没受伤。”

    关宏峰手渐渐握紧。过了很久,他才艰难地道:“你刚才杀了一个人。”

    关宏宇感到手脚一阵冰冷。他当然听出了哥哥的弦外之音,有些无措地辩解:“是他先要杀咱俩的……”

    关宏峰冷冷地盯着他,语气愈发冰冷:“你再说一次,这真的是你第一次杀人么?”关宏宇握着烟的手无力地垂到地上,抬起头,怔怔地望着灯光下笔直站立着的孪生哥哥,一时有些怔忪。他没有回答。

    关宏峰不会知道这时候弟弟内心的想法。而关宏宇也永远不会知道,今天死在他手里的凶犯,之前刚刚谋杀了一个女孩。那个死去的女孩,前不久甚至还跟他说过话。

    兄弟二人在光影交错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晚上 8 点 35 分。

    刑侦支队技术队办公室,周舒桐和小汪正在低声交谈。一个身材窈窕、穿着警服的女孩走了进来,正和技术科长搭话:“您好,我是应届毕业生赵茜,接受委派来队里报到。”几个男同事从她进来后目光就没离开过,频频回头看她,一副垂涎的表情。

    就连小汪也注意到了,小声问周舒桐:“这个正点啊,跟你一届的,认识不?介绍介绍?”周舒桐回头看,赵茜笑得灿烂,眼梢微微挑起,特别有风情。

    “毕业典礼上见过来着……”周舒桐回忆了一下,“好像是公安管理系的?特等奖啊,领奖时候站我旁边呢,不过有点酷,我跟她笑,她都不搭理我来着。叫……赵茜?”

    小汪哎呦了一声。“就是她啊,警花!人家那是高冷女神,别说,真是够漂亮!”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周舒桐几眼,“同样是女的,你说你怎么就差这么多呢?啧啧……”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