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下黄泉

第12节

作者:陆左左      字数:5860

    实则无论他什么表情,钟贞都觉得好看,要有点笑意,便极招人、一眼难忘。

    钟贞惊鸿一瞥,以后就没在月色下再以同样的角度去看萧珩了。

    美好的东西一眼掠过是怕会上瘾。

    …

    十点十分,钟贞敲响萧珩房门。

    秦淑原端着水杯往她那看了眼,低声问:“贞贞,这么晚了,还要学习啊?”

    门开了,她没推进去,点头说:“明天有物理,我有些不太会,想问问哥哥。”

    杯里热气上升,秦淑原隔着段距离朝她笑了笑,说:“别太晚了。”

    钟贞推门而入,习惯性地反手锁门。

    屋内床头柜上台灯被慢慢旋开,光由微转浓,牛奶般柔和的白光铺开。萧珩坐在床边,手上还是那本奥赛题。

    钟贞翻了翻他的书,说:“你今晚不复习了?”

    萧珩接过她的物理习题:“有哪不会?”

    被问及这个,钟贞一脸苦恼,她翻了几页物理习题本,仍然焦头烂额。

    钟贞嗫嚅:“都不太清楚。”她合上书,“我不想搞懂了,期末考再说吧,你今天晚上和我说也不能一下子说完,我还消化不了。”

    说得倒有理有据。

    萧珩问她:“你来我这闲聊?”

    钟贞摇头,脱口而出:“我来你这谈恋爱啊。”

    她四处打量他房间,挪把椅子放到他身前,她坐下,两人端正地面对面。

    钟贞捧着脸对他说:“我看书上说,要先了解彼此才是正确的恋爱方法。我们来一问一答,基于信任,你说的我都信,我也保证我说的都是真的。”

    “比如?”

    “比如,我有什么潜在的情敌吗?”

    “哪种算是你潜在的情敌?”

    钟贞皱眉看了会儿天花板,说:“美貌无双、对你穷追不舍的,还有……”

    她小声问:“你有前女友那种东西吗?”

    萧珩视线回到她脸上:“我没有前女友那种东西。”

    她显得很满意:“我也没有前男友那种东西。”

    “你喜欢长头发还是短头发?”

    “我想我不是和你的头发谈恋爱,下一题。”

    钟贞乐了,越发得寸进尺:“那我留了长头发你要喜欢。”

    萧珩:“嗯,”他顿了下,“我尽量。”

    这么勉强?

    钟贞两只手拍到他书页上,注视他:“不行,你必须得喜欢,不喜欢也得喜欢。”

    轮到反问环节。

    萧珩问她:“你信里的第一条——‘希望学校里任何人都不知道我们的关系’,为什么?”

    “要是被知道了,会影响你声誉。”

    “你最近很喜欢看书?”

    钟贞嘴上含糊:“无聊看看。”

    他挑眉:“你房间里那几本——研究精神分裂?这么闲?”

    她神情诧异:“你还偷看我房间?变态。”

    萧珩作罢,重又看赛题。

    钟贞低声说:“年级第一同学不担心你被我败坏吗?”

    他眼神虚了,回神说:“不觉得。”

    过后没几分钟,钟贞哈欠连天。

    她起身,懒懒挥手:“我睡觉去了,今天恋爱先谈到这里,哥,进度条存一下啊。”

    他扫了眼右下角——书页仍在第七十七。

    她在他旁边,他心绪全部抽离,像被她一点点地牵引住了,他渐渐失去基本的控制力。

    原来她在他面前毫无顾忌,是这样的。

    钟贞反手握住门把,身体晃来晃去,不见丝毫动静,眼睛却看着他。

    直到他走到她面前,钟贞弯唇说:“晚安。”

    萧珩神色淡漠,眸光就停在她唇角。

    她忽地踮脚。

    温软的吻蜻蜓点水似的在他脸颊擦过。

    门已合上。

    要是每晚都这样——

    那钟贞简直就是上天派来摧毁他的。

    摧毁他耐性,摧毁他意志。

    摧毁他冷静,摧毁他理性。

    屋内重回晦暗幽静中,他靠在墙上,冰冷让人恢复清醒。

    …

    未几,一串拍门声砸来。

    “萧珩……”

    钟贞的声音断断续续在门后传来,“萧珩……你睡了没?”

    她很少叫他全名。

    萧珩开门,右手忽地被她死死握住。

    门外走廊灯还亮着。

    钟贞从他怀里抬头,脸色不太好:“我刚刚……看到那个一直关着的房间门前……有血……应该……应该还在……”

    她低头靠在他怀里,平复情绪。

    萧珩望去,越过一段光可鉴人的木地板,目光放远,走廊灯也照不到尽头最里的那间房,他垂眸,暗红血迹一路蜿蜒,最终在漆黑门缝下隐没不见。

    “我记得……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还没有……”

    萧珩收回视线:“别想了。”

    她小声说:“我今天晚上,能和你一起睡吗?”

    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和想法,萧珩应了。

    钟贞拉着他进自己房间,抱了一床被子。

    进他房间后,她对萧珩保证:“我不会对你有非分之想的。”

    萧珩:“你难道觉得是我会害怕你对我有非分之想?”

    一厢沉默。

    躺床上后,钟贞睁眼直直盯着漆黑的天花板:“我不困,你困吗?”

    萧珩一向浅眠,他以为她有事,应了声。

    钟贞便说:“要不你给我讲讲明天的物理题?”

    她实在还是有点害怕。

    物理题能驱散一切,数学题也同样的。

    她问了他几个知识点,萧珩一一解释了。

    临了又静下来,当要睡时,她一个翻身撞入他怀中。

    钟贞眨眼,动了动。

    萧珩翻身压住她,捂住她嘴说:“你再有完没完,我要对你有非分之想了。”

    掌心处,温软气息搅得他心猿意马。

    这不是一件好事。

    他是萧珩,该先缴械投降的,也是钟贞。

    他在她耳旁冷冷威胁:“先|女干|后杀。”

    钟贞嘟囔:“变态。”

    小插曲后,遂一夜安眠。

    作者有话要说:

    ☆、十二

    钟贞认床,临到天亮时,她睡意顿消。前半夜因内心恐惧逐渐安定才好眠,后半夜她频频醒来,意识一次比一次清醒。

    萧珩在她身旁,睡相端正,他周身的被子连角都是平整的。

    再看看她,乱成一团。

    一张床上,截然不同、泾渭分明的两人。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