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我可能不会爱你

第1节

作者:江山沧澜      字数:8353

    本书由 huying69113 整理 请手机用户输入m.haitangshuwu().直接访问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我可能不会爱你》

    作者:江山沧澜

    文案:

    那个少女入学后,良平觉得自己着了魔,他无法控制地注视着她,冠以诚实和守护之名,日复一日偷偷摸摸地尾随在她身后,即便是被她抚摸的猫也让他嫉妒得面目扭曲。

    雨穗知道有个少年总是尾随跟踪她,因为那是她故意招来的。

    高冷禁欲系全优生x跨越永恒的肉食系少女

    病娇式双向暗恋。

    日风轻小说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科幻 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主角:雨穗、良平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注视

    良平注视着雨穗很久了。

    从这个女孩进入学校的那一天起,他就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看到她坐在第一排靠窗的位置,风吹起她长长的微微卷曲的黑发,看到她懒洋洋地支着下巴望着窗外,刘海下的眼神朦胧,像什么都没有看在眼中,放空了思想进入了别人难以想象的时空,看到她对别人露出笑容,气质清新自然。

    他不受控制地受到吸引,然后开始变得像个变态跟踪狂一样地跟着她。

    从放学开始,他默默地等到她参加完社团活动,然后在夕阳橙橙的光芒下远远地跟在她后面,跟着她上了电车,过了三个站,再下车,雨穗会在这个站外面的一家糕点铺里买一些刚出炉的热腾腾的红豆饼,再重新上电车坐上两个站才到家。

    她家是一栋两层楼的小洋房,装潢清新,养着一只布偶猫,那只猫每次在她开门后都会出来迎接她,围着她的脚绕两圈,喵喵叫着缠着她撒娇,被她抱进怀中,舒服地躺在她柔软的胸口享受她温柔的抚摸。

    良平想自己每次看到这一幕时,嫉妒都一定会让他的面孔更加可怕扭曲。

    良平会在她家外面呆上一段时间,长短不定,最长的时候是等到夜色深深,她关掉卧室的灯的时候。他躲藏在她家对面的漆黑小巷里,像一只黑色的流浪猫,更像一个痴汉变态。

    被发现一定会被讨厌,会把她吓得远远躲开的。但她吓坏的样子一定也非常可爱。

    他在夜深人静中回到家中,母亲关切地迎上来,“今天又在图书馆看书看到那么晚了,身体吃得消吗?”

    “没事。”他一路往楼上走。

    “晚上都吃了什么?营养足够吗?肚子饿不饿?妈妈给你做点宵夜吧……”

    他关上卧室的门,把母亲的声音关在外面,把书包放在书桌上,进入浴室去洗手。洗手台上的镜子里倒映出一张年轻的面孔,眼镜挡住冷漠的双眸,让他看起来斯文好说话一些,西装制服裹着挺拔修长的年轻肉体,每一粒扣子都扣得规规矩矩,白衬衫纤尘不染,白皙手腕上的褐色佛珠手串被水珠冲刷着。镜子里的那个人无论如何看起来都是他的父母亲戚朋友及教师同学们所认识的全优生,岭西高校高人气的象棋社社长。

    那些天真的只能看到呈现给他们看的东西的人,是看不到他心里藏着的那头野兽的。

    良平把手在毛巾上擦干净,走到书桌前坐下,从书包里拿出新买的信纸和信封,闭着眼睛开始回想。今天她从他身边经过了三次,每一次他都假装在认真看书,可其实已经在心底默数她还有几步就会到他身边来,而他的心脏会随着她的靠近而扑通扑通跳得越来越快,他抓着书的手越来越紧,甚至于呼吸都开始有些不顺畅了。

    这样的生理变化要等她回到座位好一会儿后才能渐渐平息。

    良平闭着眼,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仿佛还能嗅到她的黑色发丝随着她的走动向后荡起,从他的面颊上扫过时那侵入鼻中的独特的洗发水的香味。

    好一会儿后,他拿出笔,笔尖落在崭新的信纸上,写出一句又一句仿佛并没有经过大脑,而是直接从心底冒出来牵引着他的手写下来的疯狂的字句,如果被别人看到那上面的内容,一定会狠狠被吓一跳吧。

    ***

    他那表面禁欲高冷内里风骚的样子让人非常想要去戏弄他。

    雨穗冒着雨来到了学校,推开教室的门走进来,露出清新可爱的笑容跟同学们打招呼,一眼就看到了因为身高问题不得不坐在第一列最后一个座位上的岭西高校全优生。

    天气渐热,很多男孩女孩已经脱下了制服外套只着着一件薄衬衫,解开扣子大方地露出锁骨的时候,他依然将外套穿得整整齐齐严严实实,即便脱下外套,衬衫扣子也会扣到最上面的那一颗。如果是相貌一般的人大概只会让人觉得这个人老实刻板,好成绩也会被认为是一个书呆子,但因为他长得好,所以贬义的老实刻板也变成了褒义的禁欲气质,全校第一的成绩也成了他优质的证明,总有些女生对他前仆后继,可惜他不解风情,通通视若无睹。

    他正在看书,在吵闹的教室内非常显眼,周遭的一切仿佛都没有进入他的眼中和耳中。

    雨穗还没来得及把手上的伞拿到教室后面的架子上挂着,就被美芝拉住,她表情兴奋,小声地跟她说:“那几位学姐开了一个赌局,让我们帮忙。”

    那几位高年级学姐是因为住在雨穗家附近的学姐认识的,她们参加一场联谊活动,因为临时缺了两个人,就把正好遇上的雨穗和美芝强拉了过去凑数。全都是花枝招展的情场高手,一听说雨穗和美芝是高二年级(1)班的学生,就跟她们打听起了关于良平的事,这位和普通高中生不一样的学弟引起了这些喜好刺激的学姐的注意,就像狼盯上了肉。

    “什么?”

    “她们说只要能帮她们追到良平,无论最后谁得手了,她们每个人都轮流请我们吃上一个月的午餐!不过,让良平成为男朋友吗?”美芝露出苦恼的表情,“这可是一个很艰巨的任务啊,你说该怎么办?怎么帮忙呢?因为怎么看都难度太大,我都不敢直接应下呢,你说呢?”

    该怎么办?雨穗轻轻笑了笑,像是觉得她们这个游戏她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一样地摇了摇头,拿着伞从第一列和第二列之间的走廊走向教室后面。

    她一步步地走过去,看到良平那旁人难以察觉的身体变化——他的肌肉开始绷紧变得僵硬,拿着书的手因为太过用力指尖都发白了,他的视线像钉子一样钉在书本上,好似什么也不能让他分心。

    擅长伪装的良平君啊……如果我靠得更近一点,也许就会在教室里起生理反应了吧,想想还真是……非常有趣呢。

    “班长这是在看什么书?”雨穗明明知道良平对她的反应特别大,却还故意的恶劣的在他的身边停了下来,微微低头用柔软的声音问道。

    良平看了她一眼,镜片下的眼眸平静毫无波澜,他没有说话,只是把书封翻过来给雨穗看了一眼。

    “太宰治的《人间失格》啊,班长看得懂吗?”雨穗歪了歪头,食指点了点唇角,有些懊恼地说:“我看的时候只觉得这就是一个没用的男人把日子过得乱七八糟的不知所云的故事呢,大概是因为理解能力是在太差了,班长可以给我讲解一下,它到底在讲些什么吗?”

    “我只是随便看看。”良平冷淡地说,视线又垂到了书本上。

    “真是的,为什么要对雨穗这么冷淡,她可是超级可爱的哦!”边上的男同学京石出声抗议。

    “就是就是,雨穗,别跟这个冷酷无情的家伙说话了,过来跟我们一起玩吧。”

    因为良平虽然不怎么主动参与男孩子之间的那些活动,但意外的讲义气,曾经帮过班里一些惹上社会混混的男同学解决了麻烦,再加上虽然一些活动他不主动参加,但是如果热情的强行拉他参与的话,他是会参加的,不会把场面搞得很尴尬,所以跟班上的男生们的交情还不错。

    雨穗看了眼无动于衷模样的良平,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她拿着雨伞走过去,轻轻晃了晃头,发梢便从良平的身上扫过,她能想象到在那一瞬间他的全身肌肉都绷紧时的模样,克制得很辛苦吧。

    可惜,心跳声泄露了你的秘密了啊,良平君。

    第2章 信件

    又来了。

    良平看着眼前这位烫着卷发化着妆校服裙摆裁短了的清乃学姐,难得的课间时间却被一个仅仅两面之缘的人喊出教室,浪费时间地欣赏对方矫揉造作的表情精心设计过的台词,实在令人作呕。如果仅仅是因为对方并不真诚的追求行为就产生这么大的厌恶感的话,未免太过刻薄了一些,只是上次他可是亲眼看到了。

    因为他一直跟在雨穗身后,所以看到了这个人强行将雨穗拉进了咖啡厅。他就站在马路对面的电线杆后面,视线穿过了车辆川流不息的马路,看到靠着落地窗坐的雨穗。

    她们面对的是已经成年的大学生。学姐们看起来都应对得游刃有余技巧十足,雨穗只是低着头喝饮料,对面的男性一直在跟她说话,将她拉进去的清乃学姐还不停地推她,让她不得不时不时地应付对方几句。

    仅仅是这样而已,那个男人似乎就很满足了,一点儿也没有被冷落的感觉,反而更热情起来,联谊结束后还想继续约她逛街,而清乃依然在怂恿。

    即便收到了那种恐吓信件,这个女人看起来也丝毫没有放在心上,所以才能心态轻松地想着游戏。

    镜片下的双眸没有温度地看着对方,良平冷淡地说:“不用客气学姐,只是帮你把掉在地上的手机捡起来这样的举手之劳而已,这样就接受你的演唱会门票报答的话,我也太小气了。”

    “可是如果你不要的话,这张票就只能浪费掉了呢,我的朋友们都有约会……”

    “抱歉。”

    良平已经转身走了进去,不用转头他也能想象到那张脸上的气恼和不甘。

    “可恶!连清乃这么性感的学姐你都能面不改色的拒绝,什么都不做就有可爱的女孩子凑上来,太可恶了,嫉妒死我了!”京石在边上不甘心地说。

    良平把鼻梁上的眼镜往上推了推,“真是抱歉了。”

    “老实说,良平你这家伙是不是不喜欢女孩子?”

    “总之不会喜欢你。”

    “啊!”京石捂着胸口做出受到一万点暴击的痛苦表情。

    “白痴。”美芝看着京石那表情一脸嫌弃地嘀咕了一声,回过头去眼底却有几分笑意。

    良平的视线转到最后一列前排的位置上,雨穗桌子上的《人间失格》正打开着,风把书页吹动,而她不在座位上。只有这种时候,他的视线才能光明正大地落在那里,连她的影子都没有,却能如饥似渴地望着,只要想到她会出现在那里像朵花一样地端坐着,心跳就会加速,血液就会沸腾,这种强烈得近乎病态的情感,连他自己都倍感惊讶。

    ……

    雨穗从洗手间里出来,就看到楼梯口清乃的朋友们正靠墙而立,被拉过来聊天。不一会儿清乃过来了,她们当即将她围了起来,“怎么样?良平弟弟答应跟你去看演唱会了吗?”

    “你们看我的表情像是成功了的样子吗?”清乃没好气地说,脸上还有几分挫败和气恼,向来在男性圈里很吃得开的她从来没有遭受过这样的冷遇。

    这种小乐队的小演唱会最适合用来使感情迅速升温了,昏暗的地下室、不算多但也足够拥挤的观看人群,激昂轰鸣的重金属音乐,都是能让人产生爱情错觉的东西,这种招数她用了好多遍了,虽然偶有失败,但良平是拒绝得最干脆利落的,让她格外挫败。

    而她的朋友们则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什么啊,清乃也有这么一天,看来拿下良平学弟还得靠我。”

    “良平才不喜欢你这种类型呢。”

    “我可是已经做好了不把他的衬衫扣子都解开不罢休的心理准备的……”

    几个胆大的基本上都交过社会人士男朋友的女孩子笑嘻嘻地说。雨穗因为清乃的缘故高一的时候就认识她们了,经常从她们口中听到一些大胆的言论。关于良平,她从她们口中听到的最直白的一句就是“超想知道他在床上被扒开了禁欲的外衣,起了生理反应时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的”这样的话。

    雨穗惊讶于她们年纪轻轻的就对这种事情那么看得开,又不悦于她们对良平产生这样的想法。良平的所有反应都会因为她而起,他的喜怒哀乐全都由她掌控,除此之外,没有其他。

    “学姐有再收到恐吓信件吗?”雨穗问道。

    “收到了,每天一封,风雨无阻,这种毅力我差点都要佩服起来了。”清乃满不在意地说。

    “这样没关系吗?稍微紧张一下啊学姐。”要是其他的女孩子,恐怕都要吓坏了。

    “有什么好紧张的?那种内容,肯定是哪个前男友搞的鬼,偷偷摸摸地跟在后面,不甘心又气愤却什么都做不到,只能送些恐吓人的信来发泄,没用的家伙,以为这样我就会怕了吗?”清乃不屑地说,家里开着武道馆,她从小学习,对自己的身手非常自信,恐吓信件这种纸老虎一样的东西完全不能吓到她。

    “今天又是在哪里发现恐吓信的?”另一个学姐凉子问道。

    “书桌下面。”

    “不管怎么说都不能太掉以轻心,学姐,请务必慎重对待。”

    “哎呀知道啦,真烦啊雨穗,你不如帮我想想怎么把良平约出来。”

    上课预备铃响了起来,雨穗和学姐们分开回到教室,数学老师来给他们上课。数学课不受欢迎,除了数学知识枯燥无味之外,还因为老师也枯燥无味,所以教室里在桌子下面玩手机、偷偷传纸条聊天等等开小差的人不少,即便是雨穗,都杵着下巴望着窗外。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