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我可能不会爱你

第3节

作者:江山沧澜      字数:8411

    任谁也不会想到这副皮囊下藏着什么样的灵魂的,实际上在雨穗进入岭西高校进入他的视野之前,他也不知道自己会成为这样的人,就像全身的细胞都被重新组合,就像沉睡的灵魂被唤醒,它是与他的外表截然不同的疯狂,沉迷于她的面容、她的声音、她的气息、她的一切之中不可自拔。

    翌日。

    良平清晨醒来,脱下内裤换上了另一件,捏着它进浴室去清洗。

    布料在揉搓中产生越来越多的泡沫,还未冲洗,浴室门口就探进来一个头,“阿平,借我一……”

    桐平就像被定住了一样看着良平手上捏着的内裤,两秒后露出了兴致盎然的笑,“什么啊,我家良平弟弟也长大了啊。”

    良平也收回定住的视线,打开水龙头开始冲刷泡沫,并不理会桐平。这个哥哥从小到大都是一副吊儿郎当不正经的样子,也不知道是怎么考进警察学校的,他很怀疑他的工作能力,只希望不要抓小偷的时候反被小偷打就好了,要不然他可就要成为警界耻辱了。

    桐平已经习惯自己这个弟弟的脾气,吹了声口哨,倚在门框上说:“有了喜欢的对象了吗?是学校里可爱的女同学?还需要做梦的话,也就是说,你还处于暗恋阶段?”

    “不关你的事。”

    “不要这么说嘛,我可是很有经验的,如果你不知道怎么追求女孩子的话,哥哥我可以给你支支招。”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高中时代的感情生活乱七八糟吧,是什么给你的自信居然妄想指导我?”

    猝不及防被扎心的桐平抚了抚胸口,说:“正是因为这样,哥哥我才要提醒你,爱情是很珍贵的东西,这个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人到死都遇不到那个让他为之疯狂的人。所以如果遇到了那个人,千万不要瞻前顾后,也不要仗着自己年轻就想着反正以后还会遇到更好的人,这种轻浮的想法往往是造成遗憾的根源。这个世界变幻无常,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有些人一旦错过,就永远也不会再出现在你的生命里了。”

    “请不要跟才上高中的弟弟讲这种沉重的大道理。”

    “哥哥这可是前车之鉴哦。”

    良平顿了顿,走出浴室往阳台走去。

    今天的天气很好,空气清新,蓝天澄澈,晨曦温柔。

    良平将制服穿好,扣好每一粒扣子,提着书包往学校走去。他家离学校不远,步行十五分钟左右就到了,在途经电车站的时候,他慢下了脚步,看到雨穗和清乃一同走了出来,

    她将长发撩到耳后,轻柔浅笑,清新的气质像这个时节的化身,可她的眸光流转间朦胧如迷雾,有一种让人琢磨不清的神秘感。

    那些跟她告白的人得到的回答千篇一律:对不起,谢谢你的喜欢,但是我已经有很喜欢很喜欢的人了。

    虽然他跟了她那么久,根本没有见过她跟哪个异性关系亲密,基本可以确定那是用来拒绝别人的借口,但如果他去告白,也只会得到一样的回答吧。

    学校里喜欢他的女生不少,但雨穗对他从未多看一眼。

    “呀,是良平弟弟!”清乃惊喜地说。

    雨穗侧头,看到了站在那边的良平。

    清乃已经热情地跑了过去,她也只好走过去,与对待他人无异地柔声道:“早上好,班长。”

    “早上好。”良平也对待他人一样地冷淡回应。

    三人一起往学校走去,清乃一直在跟良平搭话,哪怕他态度冷淡看起来不解风情。她在追求异性方面经验十足,毕竟不是每一个看上的都能手到擒来的,就比如良平这种的,不厚着脸皮到他面前去,他就永远不会看到她,不费点手段心机,就没办法把他吃到嘴。

    但良平无时无刻不让她产生挫败感,清乃的面部肌肉都要僵掉了,对方都还是一副心如止水无欲无求的模样,她怀疑他是不是同性恋,否则她这样性感的大美女学姐在这里这样撩拨他,他怎么能没有丝毫动心呢?

    雨穗看着清乃热情渐渐冷却下来,像是要打破尴尬的场面一样轻轻问了句:“班长昨晚睡得好吗?”

    “还好。”他冷淡地回道,依然惜字如金。

    但雨穗知道,他的心如止水已经变成了心潮腾涌。

    她的心也愉悦得像气球一样飘了起来。

    第5章 惩罚(修)

    清乃在高二年级的教学楼下跟雨穗和良平分开了。

    雨穗和良平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走着。四周并不安静,可良平却觉得他连雨穗的呼吸声都听得到。他推了推眼镜,克制着自己不让视线粘到雨穗身上,如果自己那疯狂的心思、变态的行径被发现,等待自己的只有毫无尊严的下场吧。

    正是学生上学的高峰期,楼梯上学生来来往往,雨穗时不时避开急匆匆赶去抄作业的学生,肩膀不时轻轻碰撞到他的胳膊,雨穗不好意思地道歉,却一次次地品味着他冷淡无所谓的表面下,那瞬间绷紧肌肉的忍耐和渐渐加速的心跳声。

    这一段难得的并肩同行的路像被拉长了无数倍,可时间的流逝却好像也加快了无数倍,在踏入班级的那一刻,魔咒解除,回到了现实。

    “早上好啊雨穗。”

    “早上好。”

    “哟,早上好啊良平。”

    “早上好。”

    已经在班上的同学们友善而热情地打招呼,这两个岭西高校的高人气学生即便一起进入班级也不会让人有什么色气的猜想,因为一直以来在外人面前,他们表现得实在是太过“清白”了。雨穗和良平,公认的外貌般配,公认的性格难以擦出火花。

    雨穗往自己的座位走去,良平也往自己的座位走去。

    京石兴奋地一下子挂在了良平肩膀上,“良平,你猜我昨天晚上遇到什么好事了,猜对了请你吃拉面!”

    “我不想吃。”良平对玩“你猜猜”这种游戏毫无兴趣,更别说是京石已经把答案写在脸上的毫无挑战难度的游戏。

    “你这家伙够了没有,一大早就没完没了,不就是被可爱的女孩子告白了吗?”

    “连京石这种笨蛋都有人喜欢,我对这个世界已经绝望了……啊啊可恶,我也好想被可爱的女孩子告白!”

    “喂喂,你这样说我可是要生气的!说谁是笨蛋啊!”

    “可爱的女孩子?谁?”

    “这个我才不会说呢。你们也不要瞎猜嘻嘻嘻……”

    身边都是一些吵吵闹闹的笨蛋,良平觉得有时候这些人是全世界最讨厌的家伙,堪比让人看着就想撒盐的爬了满院子都是的蛞蝓。这种感觉在他们随意地靠近雨穗的时候升到最顶点。

    “雨穗雨穗,我跟你讲哦……”京石跑到雨穗面前,将跟良平玩过的“你猜猜”又玩了一遍,这是很无聊的游戏,但由于京石的表情太过搞笑,雨穗便被逗得笑了起来。

    “是吗?那跟你告白的女孩子很有眼光哦。”雨穗温和地说。

    “是吧是吧?!!”京石简直不敢相信,他感动得眼泪都要掉出来了,其他人听到有人跟他告白,都只会打击他说女孩子没有眼光居然看上他这种笨蛋,只有雨穗说了这样的话,她简直就是天使啊!!

    “请请请务必让我请你吃拉面!”京石大声地说,激动得脸色都红了。

    雨穗便又笑着点头,“好啊。美芝也一起吧。”

    京石顿时看了一眼边上假装自己并不期待的美芝,面无表情一脸冷漠地摆摆手,“不,她就算了。”

    美芝顿时气得摔笔离座。

    良平面无表情地把书本从书包里拿出来,京石又欢天喜地地跑了回来,一脸感动地说:“雨穗简直是天使!”

    还用你说吗?

    “我已经是她的粉了!”

    这是理所当然的吧。

    “超超超可爱!如果是我的女朋友就好了!”

    良平面无表情地差点捏断了手中的笔,去死吧垃圾!

    ……

    雨穗合上《百年孤独》,吐了一口气,香琴说:“又放弃了?”

    “嗯,这本书所讲述的故事跟我想象的相差太多了,光是把里面的人物和名字对上号就足够杀死我的脑细胞了,一个家族七代人的兴衰史什么的完全没有兴趣啊,果然也不是所有西方名著都适合我的。我还是喜欢《呼啸山庄》。”雨穗说。

    “果然是《呼啸山庄》的性格啊,耐性一点儿都不好。我看你是只喜欢看爱情小说吧?”

    “我只是比较喜欢简单直白通俗易懂的东西,莎翁的悲喜剧我就很喜欢看啊。不管是《罗密欧与朱丽叶》还是《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简单直白的叙述所表达出来的情感,相比花费大片笔墨去渲染氛围出来的丝毫不逊色,一样震撼人心,让我感同身受。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它会是世界名著,被推崇百年的原因吧,强烈推荐哦。”

    “我还是比较喜欢日系文学呢,不过你这么强烈的推荐的话,等我看完手上这本也看看好了。”

    “那那我也看看好了!”纲一学弟忍了又忍,终于没忍住小声地插了嘴,然后在香琴和雨穗的注视下脸色慢慢涨红起来,因为他手里拿着的是一本很普通的校园轻小说,跟雨穗和香琴聊的书籍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他羞耻地说:“偶……偶尔也会想看看不一样的书的……”

    香琴和雨穗相视一眼,笑了。

    简单的交流过后,他们便又投入到了阅读之中。

    社活结束后,社长给他们布置了社团作业,照例是让他们写一篇这半个月所看的书籍、从中得到什么样的启发之类的报告。

    社长特意叮嘱雨穗只要写自己看进去的书的感受就好了,因为雨穗会拿很多书看,结果真正看进去的只有少数几本,写报告的时候几乎好几页都是书名,可以说完全就是在凑字数了,让他们的监督老师看得很火大,也让社长稍微看到了雨穗清新温和的表面下那和外表并不太相符的个性。

    雨穗偷偷地吐了吐舌头,当初加入读书社的时候,她可不知道居然还会布置社团作业,并且还会有监督老师检查打分。读书社的监督老师刚刚好是他们班的班主任,对她的偏科一直恨得牙痒痒,每次她的读书报告都要重点检查,上次老师已经给了她最后通牒,再用书名凑字数的话,就要让她知道什么叫语文老师爱的教育了。

    说起来,良平君得对她这悲惨的半个月一次的额外社团作业负上一些责任吧,给他一点儿甜蜜的惩罚好了。

    ……

    今天读书社的社团活动延长时间了吗?良平心不在焉地想着,杀掉了对手的帅,在对手的哀嚎声中赢下了这一场棋局。

    雨穗每天离开图书馆的时间都很准时的,和象棋社的结束时间差不多,比象棋社稍微早半分钟左右,但现在象棋社的社团活动已经结束了,她却还没有出现。已经习惯了准时见到雨穗的良平感觉很不舒服,在社团结束后去了一趟图书馆,没有看到雨穗,又回了一趟教室,也没有看到雨穗,于是他准备去雨穗的家,却不想刚出校门就被喊住了。

    “哟!少年,哥哥我来接你回家了。”桐平笑眯眯地说,充满八卦的眼睛左看右看,寻找那个让他家弟弟开窍的女孩。

    回应桐平的是弟弟没有表情的冷淡面孔。这个碍事的家伙,去死好了。

    由于桐平的干扰,良平只好冷着脸回家了。

    吃过晚饭后回屋写作业,写了没一会儿,就听到楼下妈妈在喊他,“良平,有你的电话。”

    良平把电话接到他卧室的座机里来,拿起话筒,“喂?”

    “那个,班长,是我。”雨穗柔软的声音传入耳中。

    良平握着话筒的手蓦地收紧。

    “有什么事吗?”从来没有想到会在家里接到雨穗的电话,良平克制着自己,与平常无异地冷静问道。

    “嗯……说起来真是不好意思,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找谁帮忙了呢……”雨穗难为情地说。

    “什么?”她有事请他帮忙,而且好像只有他能够帮上忙——这种看起来对他似乎没什么好处反而还会麻烦到他的事情,却让良平觉得血液上涌,全身都热了起来。

    “是这样的,今天社长布置了社团作业,让我们写读书报告,而且不能写之前写过的书。说起来很羞愧,除了少数的几本书之外,其他的书不是看不进去就是无法理解呢……为了这种事专门找别人要来班长家里的电话真的太不好意思了,但是如果不交报告监督老师会生气的……”

    “那么难的数学题都能做出来,却连简单的读书报告都写不出来吗?”良平说,冷淡平静的口气在此时雨穗难为情的对比下,就像一个正直的班长在教育班上不遵守规则的顽皮学生一样。

    雨穗偏科偏到了全校知名,再难的数学题在她这里都能解决得了,可语文成绩却烂到了谷底,可以说是完完全全的理科生了。

    “嗯……”

    “你需要我怎么帮你?”

    “我想要借你的阅读笔记做参考可以吗?班长的话,应该看了不少课外书吧,有做阅读笔记的吧,可以吗?”

    并没有。良平把眼镜往上推了推,他是全优生,但并不代表他是个连看本课外书都会做阅读笔记的人。

    “可以。”

    “太好了!”雨穗用得救了的口气说:“我就知道找班长就没问题了,那我明天就等着你的笔记了哦。”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