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我可能不会爱你

第12节

作者:江山沧澜      字数:8532

    不想让餐厅里的人看热闹,也懒得跟她们浪费口水继续争论,雨穗和良平一伙人干脆如她们所愿地把位置让给不良妖女团,自己换个地方吃午餐。

    这些朋友都很好,走着走着就一个个找借口离开,最后只剩下雨穗和良平两个人了。

    雨穗眨眨眼,笑得温和又狡黠地看向良平。良平推了推眼镜,面无表情地率先移开了视线,走了没两步,身边的女孩就伸出了一根手指头,勾着了他的食指。柔软的比他小了一圈的手指头轻轻地圈住他的手指,让良平有一种自己的心脏被一条彩带圈住的感觉,叫他一下子肌肉绷紧,头皮酥麻。

    “勾勾手。”雨穗轻轻地晃了晃手臂,牵动着他的胳膊也微微晃了晃,笑眯眯地说。

    走廊很安静,大部分学生都去食堂吃饭了,只有少数一些人还在,他们和两人擦身而过的时候,望着两人相连的手,露出果然如此的目光。

    良平在那些目光中,被圈住以至于整个手臂都麻痹掉般的手渐渐地恢复了知觉,缓缓地弯起手指也勾住了她的,他的表情冷淡,衣衫整齐,像一个斯文俊美又冷酷的正人君子,愉悦感从心底涌了出来,让他觉得仿佛踩在云端。

    糟糕,真糟糕,这样不行,以前雨穗看他两眼他就开心了,现在却觉得这样的牵手太浅了,他想要更多,想要将她的手完全握住,可是一旦握住,他就会立刻更贪心地想要更多的,这头野兽只会越养越肥,根本没有满足的一天。所以,他要克制,勾勾手,就勾勾手,嗯

    雨穗感觉到手指被小心翼翼克制着力道地勾着,眼中的笑意像比樱花更艳色一点儿的桃花,叫经过看到他们的人心脏都怦怦快跳了两下。

    “喂,是谁说良平和雨穗性格不搭,都太不主动热情,一起会很无聊的?”

    “对啊,看起来好甜啊,真羡慕。”

    她们不禁窃窃低语。

    良平和雨穗回了教室,教室里一个人也没有,午休时间学生们最爱去的地方就是食堂和天台,相比之下愿意待在教室里的人就少多了,也许是因为坐在里面就会想到作业、考试、升学压力、未来等等,让人感觉并不太放松吧。

    一个是全优生,一个在理科方面出类拔萃,良平和雨穗完全没有这样的压力。

    今天的天气很好,清风微徐,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能看到下面操场上来往的学生,再过去有人在踢足球,有人在踢毽子,有人在嬉笑打闹,树被吹得沙沙作响,飘来了清爽的香气。

    雨穗杵着下巴,看着对面的良平,含笑的声音有些慵懒:“要不要我念书给你听?”

    “好。”

    “但是呢,作为代价,之后的读书报告你要帮我写哦。”

    “……我知道了。”好在她的理科成绩出类拔萃全校无人能比,能够弥补她在文科上的不足,要不然得想想怎么帮她补习了。

    “‘但愿我能一直揪住你,直到我们两个都死去。我可不愿管你受什么苦,我才不管你的痛苦。为什么你就不该受苦呢?而我得受苦呢!你会忘了我吗?我埋进土里的时候,你会高兴吗?二十年后你会不会说,那是凯瑟琳·恩肖的坟墓。从前我爱过她,曾因失去她感到非常痛苦。不过这都是过去的事了。在那以后我又爱过不少人……’”

    第23章 身份

    “你对《呼啸山庄》的热情至今不减啊。”香琴坐下后见雨穗又在看她至少见她看了10遍以上的书,有些无奈地说。

    “最爱的书看上十年,也不会厌倦的哦。”雨穗说,目光还留在那纸页里大片的黑色铅字上。

    “如果你的作文成绩能更好一点的话,你的话会有说服力一点的。”

    读书社的社活每天放学后风雨无阻地在图书馆进行,读书社成员们也每天如约而至。会选择读书社的学生基本上性格都偏沉静,一开始看中读书社的社活短随便加入的,在得知那半个小时里不允许触碰手机也不能睡觉必须看书后,就立刻放弃了。所以即便身边有一个校园偶像、昨天和今天的八卦中心,大家基本上也只是多看她一眼,然后就将注意力放回了书本上。

    除了少数人。

    香琴看向坐在雨穗对面的纲一学弟,小学弟正趴在一本书上,一脸失恋了的表情,看起来特别可怜,那双小狗一样可怜巴巴的眼睛时不时看向雨穗,欲言又止。

    香琴又看向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小学弟的,认真地看着书的雨穗。她看起来还是那样娇美可爱,气质清新,像一年里最舒适宜人的时节,眼底的迷雾也依然缭绕,在不经意间透出几分疏离冷淡,晕染出几分神秘高贵。

    很显然,这一开始就注定会是一场无疾而终的暗恋。公主就算不跟王子在一起,也会跟骑士在一起,不是王子和骑士,也是正在成为王子或骑士的人。反之亦然。如果你本身并不优秀也不追求优秀,那么优秀的人怎么会瞧得上你呢?

    香琴摇摇头,继续看书。

    半个小时的固定社活结束后,雨穗站起身,香琴惊讶,“你今天只看半小时?”

    “我去别的地方接着看。”

    雨穗要去的地方并不远,就是象棋社外面。象棋社外面的大树下放了两把椅子,一看就是特意放着等人来的。良平担心清乃那些人还不死心,趁着她一个人在图书馆的时候去找麻烦,要求雨穗剩下的时间到这边来,人比较多,他也能看到。

    纲一原本跟在雨穗后面,见此顿时像是要哭出来了。香琴顺道好心好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结果这一拍把人家眼泪都拍出来了,少年他哇一声就哭着跑走了。

    香琴:“……”你还是去找个有八块腹肌的女朋友吧。

    椅子就正对着象棋社的前门,雨穗只需要抬头就能看到盘腿坐在最前方的象棋桌前的良平。

    那个少年什么都不做就足够吸引眼球了,更何况还执棋沉思,一副运筹帷幄十分有智慧的样子,难怪明明那么冷淡寡言,却将女生们迷得团团转。

    此时正在跟良平对弈的是象棋社的监督大树老师。大树老师相貌严肃,脾气也很严肃,像是一年都笑不到三次,喜欢端着长辈的架子。大树老师教的是历史,据说经常在课堂上对历史人物大肆评判,被学生们评选为“年度最讨人厌老师”。

    大概是因为对良平的管理能力很信任,也可能是觉得给社团安排一个监督老师什么的没有必要,所以大树老师偶尔才会来象棋社一次。不过他非常看好良平,很希望良平能够走上职业棋手的道路。不过良平对此并没有什么兴趣就是了。

    看看他现在那抓着棋的手轻轻敲击桌角的小动作,就可以知道一定是大树老师又在跟他说职业棋手的事,他不耐烦了吧。

    真是烦死了。

    良平面无表情地想,棋子在指间捻来转去,轻轻敲击着桌角,耳边是大树老师的声音,他的语气总显得有几分命令在里面,“你在象棋上很有天赋,不应该浪费,只要积极进取努力一点,能在国际大赛上拿到好成绩。就算考上东大,最终目的也是赚钱吃饭,你现在成为职业棋手……”

    都已经说过没兴趣了,却总是要抓着机会劝说,邮件里说,学校里说,实在是烦人,自己深爱象棋却不够有天赋走上职业道路,所以就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吗?这样的想法真是太天真可笑了。

    “大树老师。”雨穗的声音突然响起。

    良平立刻看了过去。

    “我有些历史问题没有搞明白,能不能帮帮我?”雨穗恳切地说。

    大树老师立刻就拧着眉头一副十分严厉模样地起身走了过来。他对学生的历史课成绩很看重,就算不是自己教的班级里的学生,如果考得太烂被他撞见也是会挨骂的。相对的,任何年级任何班级的学生向他请教历史问题,他都不吝赐教。

    雨穗和大树老师就站在走廊上讲课,她回头朝良平眨眨眼,眼底的狡黠闪烁,温柔又顽皮。

    她是……看出他的不耐烦,所以故意把监督叫走的?良平怔怔地想,一颗颗小花朵又从本就已经十分拥挤的地底下冒了出来,已经没有位置只能卡在那里了,都还坚定地张开了花瓣。

    不禁抿唇偷笑。

    象棋社社活结束,良平和雨穗一起搭上了电车,良平得去把自行车骑回来,同时也担心雨穗在路上遇到清乃被她欺负。这一点真是麻烦,清乃刚好就住得离雨穗那么近,让人很不放心。

    “对了。”良平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把书包里雨穗的身份证拿出来,“昨天掉在我哥的车里了。”

    雨穗一怔,伸手接了过来,“我一直没发现自己的身份证丢了呢,桐平先生捡到了啊。”

    ……

    这是一场在本市举行的峰会,与一项政策有关,来参加的有几位重要官员和全国最顶尖的企业家们。

    桐平觉得很巧,他一两天前脑子里才出现这位超级富豪的名字,今天就在这里亲眼见到他了。

    虽然上了年纪有些发福,不过倒是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是个大帅哥,长得也很和善,仔细一看,雨穗长得和他好像是有那么一点像。根据雨穗昨天早上和他聊天时透露出来的一些信息来看,基本上和这位富豪的背景相吻合,都是京都人,相同的少见稀有的姓氏,雨穗看起来也确实是个大小姐的样子。

    不过这个世界上的巧合很多,单凭这些也不能立刻就下定论,更何况也没有必要追究这个,雨穗还只是良平的女朋友而已,又不是就要当儿媳妇了,所以没必要去探究她的家庭背景。

    只是对方看起来像是正在被什么难题纠缠,愁眉苦脸,在休息期间走出了会议室打电话,刚刚好就在桐平的不远处。

    “别担心,我会找到雨穗的,你都生病了她当然会回来看你,别哭别哭……”

    嗯?雨穗?还真是?

    “你好好吃药,女儿回来了才不会生气……”

    什么意思?怎么听起来好像是雨穗跟家里人生气离家出走了,现在家里人生病十分想念她,但是找不到她的意思?桐平想了想昨天早上见到雨穗时的感觉,觉得有些奇怪,雨穗不像是会离家出走的人啊。不不不,也许他口中的雨穗和他弟弟的女朋友是不同的人,只是那样的话未免又太过巧合了,一模一样的姓名,并且都是京都人。

    桐平挺想问问的,毕竟家人生病而且很难过,如果是身边认识的人当然要劝一劝,至少也告知一下对方这些情况。不过执勤任务中显然不合适,所以等到峰会结束后,他才联络了对方。

    “你是我女儿的朋友?”电话里那个超级富豪迟疑地问。

    “还不能确定,只是你讲电话的时候就在我身边我听到了,我认识一个女孩刚好也叫雨穗。”

    “是吗?她在哪里?长什么样模样?”

    “不好意思,这个还不能告诉你,我得先确定一下才可以。不知道你能不能提供一下你女儿的身份证件号码?”

    那边的人说稍等,桐平便等了。等的时间挺长,五六分钟过后,他才报了一串数字过来。

    桐平虽然总是被嫌弃,但智商却比普通人还要高一点,最引以为豪的就是记忆力堪称过目不忘,雨穗的身份证他昨天才见到过,所以号码还记得很清楚。

    两串号码,完全吻合。

    第24章 双生

    回家的途中,照例在中途下了电车去买红豆饼,良平偷偷摸摸鬼鬼祟祟跟了雨穗很久,还是第一次这样光明正大地和雨穗一起去买。

    他们运气很好,刚刚好一批刚出炉的红豆饼端了出来。

    “吃一个?”雨穗捻着还烫烫的饼吹了吹。

    “我不喜欢吃甜的东西。”良平说。

    “这个不会很甜的,很好吃的。来,尝一口。”雨穗把手里的红豆饼递到他嘴边,“啊——”

    这家店的生意很好,店里有很多大人也有一些学生,由于雨穗和良平的高颜值,站在那里实在太养眼,很多人都不由得侧目去看。感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注视,看着雨穗期待的目光,良平面无表情地张嘴咬了一口。

    雨穗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良平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性格上受到影响是有些古板的,就像他总是穿得整整齐齐的衣服一样,这么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对他来说有点儿不适应吧。不过搞不好正是因为从小都太一本正经了,所以变质的,水变成了油,平日里不起波澜,一遇到火就烧了?

    “好吃吗?”

    看着雨穗笑意盈盈的眼睛,良平觉得雨穗在说谎,这个饼都甜到他心里去了。

    “嗯。”

    雨穗也咬了一口,饼皮酥脆破裂的声音立刻响了起来,饱满的红豆馅松软香甜,如果配上热茶,就是无上的享受了。

    “请喝杯茶。”老板非常善解人意地递过来一杯茶。

    “谢谢大叔。”雨穗跟老板已经很熟了,早就不知道喝他多少杯茶了。

    老板的眼睛落在良平身上,笑眯眯地说:“上次他来我这里买饼,我就有预感肯定是买给你的,果然是买给你的吧?”

    “嗯?”

    “我听到他念你名字啦。”老板说。

    良平和雨穗齐齐愣了下。

    原来良平在那十分钟里,连他自己都没发现的自言自语念了一次雨穗的名字,刚刚好被老板给听到了。

    这等痴汉的行为让雨穗一路笑着和良平重新搭上了电车,然后又笑着下电车。良平被她笑得面色越来越冷,耳朵越来越红。

    “看来你没有骗我啊良平君,真的暗恋我很久了,喜欢我喜欢得不得了啊。”

    良平不说话。

    “可是良平话那么少,也不怎么笑,看起来倒像是我主动的,你只是被我缠得受不了,勉强跟我交往的呢。”雨穗晃了晃两人相连的手,“你真的喜欢我吗?”

    “……”

    “嗯?”雨穗停下脚步,站到他面前去看他的脸。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