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我可能不会爱你

第43节

作者:江山沧澜      字数:7283

    这一天,雨穗叫来了所有的朋友,跟他们道别,她说她有一份承诺要去完成,朋友问多久回来,她说不会回来了。

    她确实不会回来了。

    费勒看着她进入时空转换器,被封存了近20年的时空穿梭技术终于再次启动,但也是最后一次。

    “好了,销毁吧,所有的数据资料,一点点的痕迹都不能留,还有那些时光刻录胶卷,全部销毁。”费勒下达了命令。

    从此,人类没有时空穿梭技术,没有人能再回到过去,也没有人能再从过去回到未来。

    ……

    这个论坛毫无趣味。良平想着,便提前离开了。

    车子在拥挤的车道上缓缓行驶,车窗上倒映出他俊美而冷酷的五官轮廓,西装外套内的衬衫即便在这种独自一人的时候也扣到了最上面那颗,金丝边框眼镜下的双眸平静无波,像一汪泛不起波澜的深潭。

    外面阳光很灿烂,天很蓝,云很白,是个极好的天气,可对于良平来说,依然是枯燥无味的平凡的一天。

    手机响了起来,来电话的是母亲,又一次催促他相亲,显然对她擅自拿他的资料和照片去相亲事务所相亲这件事没有觉得丝毫不对。

    因为已经29岁,却连女朋友都没有交过一个,一副对女人完全无感的性冷淡模样,导致母亲开始怀疑起了他的性取向。

    良平很清楚自己不喜欢男人,但他确实也对女人没什么兴趣,也许他就是个性冷淡吧。他毫无压力地想道,面无表情地挂掉了母亲的电话,眉头都不动一下。

    他并不觉得自己一个人生活有什么不好,人生来不单纯是为了繁衍后代,更何况现在的人口基数已经过大,总得有人自觉地节制点,他这也算是为了人类做贡献了。

    车子拐入了小区东门的方向,东门离露天停车场最近。不过在下午学校放学期间开车得注意,因为小区对面有超市和面包店,总有些家长没有教好的小孩会莽撞地横穿马路,看,又一个——

    大脑突然一片空白,良平教授看着那个站在马路中间的少女,听到了自己胸腔心脏砰砰跳动的声音。

    良平的视线无法从那个女孩身上移开,他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吸引力,从眼睛直到灵魂再到肉体,都恨不得黏在那个女孩身上不下来。

    她有着一头长长的漂亮黑发,气质清新得像最美丽又最舒适的时节,正站在左右车道中间寻找能够横穿马路的空隙,明亮的双眼这边看看那边看看,温和中透着几分狡黠,目光从他的车上扫过的时候,他几乎以为她是扫过他的身上,一瞬间就完全的、彻底的,击中了他。

    像是丘比特朝他射了一箭。

    ……他不想为人类做贡献了。

    这是谁家的孩子这么漂亮这么可爱?他看到她穿过了马路,站在他小区的东门门口,像是没有门卡进去的在绿化带边缘坐下。

    是小区里哪一户人家的孩子吗?应该已经过了法定的结婚年龄了,可以嫁给他吗?

    良平突然愣了愣,总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这种感觉没能纠缠他很久,因为他已经忍不住赶紧在前面调头,将车子往小区开去。

    她的视线像是找人,在他的车子经过她的时候,落在了他的车身上,让他身上的肌肉瞬间绷紧了。

    然后,她走了过来。

    他是在做梦吗?良平教授迄今为止的人生中,头一次产生这样受宠若惊不敢置信的感觉。

    少女真的走了过来,并且弯下腰敲了敲他的车窗。

    他的脸不自觉地绷得越发的紧了,面无表情地滑下了车窗,“什么事?”

    她的眼睛看着他,没说话,好一会儿在良平的汗都要冒出来的时候,她笑了,“请问,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第67章 妖精

    这是不可思议的一天, 也是良平教授迄今为止最疯狂的一天。

    他对一个少女一见钟情,然后梦幻般的被一见钟情的对象求婚。他脑袋发晕,完全无法思考, 他的面部肌肉绷紧, 他听到自己咽喉里滚上来的字眼,他说好。他同意了。

    他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这个公寓里完全没有丝毫女性的气息, 冷硬简约的风格透露他单身汉的信息。雨穗一点儿不知道客气,这边走走, 那边看看, 又走到阳台上, 阳台面对的环境非常美,成片的绿林、草地和人造湖泊,有小孩正在草地上玩耍, 有人在湖泊边上垂钓,风一吹湖面就波光粼粼,树木就集体歌唱。

    然后她一转身,就看到了良平教授拿着她的果汁走了过来。

    雨穗左看右看的目光, 就落在了他的身上。这个男人西装革履,面无表情,一副非常冷酷禁欲的社会精英的模样, 如果不是她看过时光刻录胶卷,对这个男人已经了若指掌,可没那么容易就发现他平静的表面下的不平静。

    于是她的眼睛一弯,说:“良平教授真是一点儿警惕心都没有, 这么随便就带女孩子回家,还同意跟对方结婚,不怕遇到的是骗子吗?不是很流行吗?仙人跳什么的。”

    居然教训起他来了,比起他,难道不是随便跟别人求婚还跟别人回家的她更应该被教训吗?良平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说:“我有很多律师朋友。”顿了顿,他又说:“骗我一辈子比骗我一阵子能得到的利益更多。”

    他这样一副平静模样说出来的话,联想整个事件,如果雨穗真的只是一个小骗子,大概已经开始觉得这个男人好奇怪他是不是有什么可怕的目的,开始感到害怕了。

    然而雨穗知道他紧绷僵硬的肌肉里面,那颗因为她而疯狂跳动的心脏。

    想到时光刻录胶卷里的那些情节画面,她的心脏突然一阵火热,看着他的视线也多了几分认真,“我知道了。”正经不过三秒钟,她又手指抵着下巴说:“唔……能力这种东西确实很重要,这是保证未来夫妻生活和睦的关键。”

    良平还没有反应过来她这话的意思,雨穗突然拉住了他的手,拉着他往卧室走去。

    良平的注意力完全被那只握住自己的手所吸引,她的手和他的比起来小了起码两号,白皙柔软地抓着他的手指,像有电流一下子窜进了他的身体里,一直酥麻到了头皮,他的心脏也立刻收紧了,那一刻他觉得她抓住的不是他的手,而是他的心脏。糟糕了,他清醒地意识到,他似乎完全被她所掌控了。

    不可思议,果然是神的力量吗?所以他前一秒还平静无波觉得人生也就这样了,下一秒就被浪潮所席卷,他所以为的人生完全被推翻,被重新定义?那么丘比特是射了他多少箭,他才会一下子那么疯狂?

    直到被推坐在床上,良平教授才回过神来,他还没来得及有反应,腿上微微一沉,女孩面对着他,跨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他的大腿除了关系较好的朋友或亲戚家的小朋友之外,还没有被任何一个成年女性坐过。29岁的老处男良平教授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一下子抓住了她扯他的领带的手,目光有些严厉起来,但他还没来得及开口教育这个不矜持的姑娘,嘴巴就被封住了。

    柔软的小舌头勾着他不断挑逗纠缠,挑战着他的自制力,但良平还是在被击溃之前找回了些许理智,他推开了雨穗,喘息着,有了一丝狼狈,“这种事情,结婚后再说。”他还真有点儿担心,她是个小骗子,把他骗得团团转,让他人财两失之后就消失,还是结婚后再说吧。

    “可是,如果我不验证一下你的性-能-力,怎么能知道结婚后日子会不会和谐呢?我说啊,性-生活和谐可是夫妻感情的重要基础,那些出轨的妻子,往往是因为在这方面得不到满足,所以——”再让这个不矜持的姑娘不知羞耻地说下去,良平教授就要疯了,所以他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雨穗纯洁无辜地看着他,她的屁股动了动,碾了碾压着的硬块,让不久以前还是一副高冷禁欲模样的良平教授更狼狈了。

    她说的很有道理,良平教授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理由反驳她,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他现在完全没办法冷静思考的原因。

    “……我去买套。”良平教授最终说道。

    雨穗这才从他的腿上下来,然后再次毫不知耻地说:“那你快去,快点回来。”

    良平就出门了,一出公寓楼,夕阳橙橙的光线落在身上,良平才反应过来现在还是青天白日,而他在这样的青天白日里,居然要去超市买他从未买过的安全套……29岁的老处男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些发红,血液在血管里沸腾,连步伐都变得僵硬了起来,那些喊他的跟他打招呼的人统统都被无视掉了。真糟糕,他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遇到的难道是什么妖精吗?

    这样想着,他还是去了小区对面的小超市,还是拿了两盒安全套,然后面无表情地去柜台结账。

    超市的收银员小妹们对良平教授印象深刻,这种事业有成又尖端颜值的男人很容易让女孩子芳心暗许,即便他来的次数不多,她们之中也还是有人忍不住心存幻想,然而,当她正激动着又见到了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看到要结账的东西居然是两盒安全套的时候,芳心碎了。

    而对让女孩子心碎这种事情,从小到大不知道做过多少次的良平毫不在意,付完钱拿了东西就走了,刚过了马路,他突然想到,假设雨穗是个骗子,那么她现在已经达成了她的目的——进了他的住所,支走了主人,整个房间里的所有值钱物品都唾手可得……

    良平脸色一变,步伐立刻变快,他在意的不是公寓里的任何东西,而是雨穗会消失。如果她真的是骗子,他并不介意,但她要知道他的身家比公寓里的所有物品的价值都要多,骗他一个人就足够了。

    从电梯出来,输入大门密码,在玄关处看到雨穗的鞋子还在,他才猛然松了一口气。

    关好门,良平走向卧室,卧室内空无一人,浴室里传来了哗哗水声,他瞬间又好像掉到了油锅里,浑身都热得不行,他拿起床头的水杯喝了几口,没能压下心头的热燥,就在这时,浴室门开了。

    良平看过去,看到少女穿着他的浴袍。他的浴袍对她来说显然过长过大,她一手抓着下摆,上身胸口则是松垮的,露出了她胸前大片的风景,白花花一片,叫他立刻收回了视线,咽喉滚动。

    “回来了?”

    “……嗯。”

    “那我们开始吧。”雨穗说着,就把他扑倒在床上。那些情感仿佛是刻印在了她的灵魂里的,以至于即便她仿佛完全新生,18年的人生里没有他的参与,可当她看到那些过去,当她看到他,那些情感便喷薄而出,她迫不及待地想要拥有他。

    她热情得像只小妖精,柔软的身体蛇一样纠缠着他,导致良平教授完全无法思考,所有的自制力和理智都溃不成军,只能遵从最原始的欲望,重重地亲吻舔舐她,粗重的喘息和娇吟交织,赤-裸的身躯大汗淋漓,床单很快就湿得不能睡人……

    青天白日转眼就变成了明月高挂,因为主卧已经没法睡人,只能转移阵地,良平教授就把浑身绵软无力地少女抱到了客房,看着她软软的毫无防备的陷入柔软的被子里,良平觉得她可爱得太犯规了,以至于他看着就忍不住去吻她,等他回过神来,他已经像个变态一样地趴在床上把累得睁不开眼睛的女孩全身上下都亲了个遍,好不容易清洗干净的白嫩嫩的身躯,又沾上了他的口水……好在没有很多,不至于黏糊糊。

    没有吃晚饭,大约醒过来就会觉得饿了,心情很好的良平教授拿着手机叫外卖,正好母亲的电话又来了。

    他接了起来,毫无意外,说了几句话后就拐到了催婚上去,然而这一次良平不觉得心烦了,甚至于说话的口气里都透着几分愉悦。

    通话结束后,电话那头的良平妈妈握着话筒,呆住了。

    良平爸爸以为她又在儿子那里碰壁了,抖了抖手上的报纸,说:“良平是什么性子你还不清楚吗?他不愿意做的事,你天天催也没用。”

    “不是啊,老公。”妈妈神情满是不可思议地看向丈夫,“良平说……明天就带结婚对象回家吃饭。”

    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比死活不交女朋友让母亲怀疑他的性取向的儿子,突然间改口说要带结婚对象回家吃饭更可怕的事?

    良平爸爸也傻了。

    本书由 huying69113 整理 请手机用户输入m.haitangshuwu().直接访问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