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绛色大宋

第八节 候门长子

作者:晨风天堂      字数:2310

    一直到傍晚,韩侂胄处理完公务之后吩咐道:“去看看,韩安得空叫他过来。”

    “是。”长随放下了手中的墨条,快步出去安排小生去叫人。

    韩安刚刚才见过韩同卿,把韩侂胄交待的事情说了,这会听到召唤赶紧就过来。

    韩安到了之后,韩侂胄问:“绛哥儿的事,可有再加派人手去打听吗?这会有什么新消息?”

    “回主君的话,有。”

    “恩。”韩侂胄点了点头。

    韩安说道:“老奴认为绛哥儿是包着锦袍倒在雪地中的,从身上的皮肤,手脚的茧子上看,必是大户人家的贵哥儿,而且就在这临安城内某一家。”

    韩侂胄点了点头,这个分析和自己是一样的。

    那么,韩绛是谁?

    韩侂胄越发的感觉兴趣了。

    韩安离开。

    再说韩绛这边。

    下午,韩绛在自己院内,翻看了一会邸报,了解了自己现在身处的环境,也把朝中的事情有了大概的了解。

    而后,韩绛铺开纸,准备把自己高中时必背的古文,也不记得是庄子还是孟子的《劝学》准备默写十偏。

    韩绛想写,除了让自己心静下来之外,更多的是想练练字。

    既然身处南宋这个时代,韩绛认为写字是生活必须的技能。

    当韩绛写第二遍的时候,彩拿了两本字帖过来放在韩绛面前,然后退到一旁。

    很古朴的字帖,保存的很好。

    韩绛一看,这可是好东西,别说是放在自己穿越前,估计这个时代若是真品也是很贵的。颜真卿和柳公权的楷书字帖。

    韩绛写的很认真,他深信,在南宋若是连字都写不好,肯定是不合适的。

    快到傍晚的时候,韩府的规矩送到,不是一本,是好多。

    韩绛捡重点的翻翻,发现自己倒是真小看了古代的豪门,韩府的牌子分了许多等级,从最次是木牌,就是临时雇佣过来干杂活的人。长居的仆从铁、铜、银的牌子,代表着仆婢的等级。

    银牌子大小都是一个管事的级别,有些小庄子的庄头也不过是银牌子。

    金牌非常少,这都是府里相当高级别的,享受真正韩府家人级待遇的。最后是金镶玉的牌子,一共只有四只。

    这规矩里写的清楚,首西席、府内大管事、内院大嬷嬷、府内分管外院的府内二管事。

    再细分,竟然还有掌衣婢、掌餐婢、掌妆婢等等。

    韩绛心中不由的感慨,这比红楼梦的荣国府规矩还大,分的还细。不愧是大宋朝老牌权贵。

    韩绛看完这些韩府规矩,已经是二更天了。

    影安派人准备了夜宵,韩绛这才让影收拾了桌子,把府内规矩给还回去。

    再说韩侂胄这里,同样安排人备夜宵。

    这时,二管事韩安进来垂手站在一旁边,打眼色叫下等仆从退远,韩侂胄接过长随送来的茶碗后问问:“绛哥儿在作什么?”

    “回主君的话,一下午都在练字,看邸报,读府中规矩,没和任何人说过话,只是偶尔站在窗边看着窗外发呆,听彩姑娘说,似是吟了一首有关雪的诗,声音太小没听清。”

    “还有,彩姑娘取了两本字帖过去,都是古本真品。”

    字帖什么的韩侂胄还真没当回事,家里太多,多到他都不知道有多少,他不是一个真正的文士,也不想作文士。

    韩侂胄关心的反而是韩绛有没有被照顾好,所以问:“餐食没有差错吧。”

    “不敢有差错,一切依同一等贵宾来府上用餐的标准定的。”

    “胃口如何?”

    韩安回答:“彩姑娘说,那感觉看起来如难以下咽,却是将餐食一粒米、一片肉都没有剩下。吃完饭,绛哥儿自己将碟子一一摞好,将碗筷子摆在空碟上。还有,就彩姑娘观察,绛哥儿似乎不喜欢油腻的肉。”

    “恩。”

    韩侂胄说道:“还是年少,心中有事,自然没有胃口。不过也算出色,他明白一定要吃,连不喜欢的菜也没有留下,因为不吃饭便没有力气,强迫自己必须吃。”

    韩安也说道:“主君,如此看来,这个绛哥儿忍耐的心性真是了得。”

    韩侂胄微微点头。

    韩安又说道:“主君,就府上派人去查,舅公家也有些消息送来,倒是有了些结果。”

    “说来听听。”

    韩侂胄将茶碗放下,坐直了身体。

    韩安说道:

    “今晨,临安城中能查到的有三位哥儿没回家。分别是城南兵部胡侍郎的四子、城南校书郎的次子,以及城东镇安候的嫡长子。小的派人查验过,那袍用的衣料是宫中赏赐用的,寻常人家有钱也没资格用。所以,六品以下官员家,商贾家是否有人未归,小的没查。符合年龄的,只有这三家。”

    韩侂胄点了点头,这个答案他比较满意。

    韩安办事依旧那么可靠。

    这时,有蓝衣仆从在门外站停,韩安退到门口问了两句后回来。

    “主君,咱们派出去的人来报。校书郎家的在青楼没归,现在人还在。昨夜庙里着火,烧死一些乞丐与流民,娘舅公派人过来告之,临安府的仵作发现了两具不寻常的尸体。一具是镇安侯府二管事,一具是他的夫人。”

    闭着眼睛听汇报的韩侂胄猛的睁开眼睛:“可以确定?”

    “主君,已经派人去镇安候府打探,暗中打探。小的还知道,镇安候府的二管事与其夫人,是逝去候爵大娘子娘家带来的。”

    韩安又准备说什么,韩侂胄却一摆手示意韩安停下。

    韩侂胄在朝中是五品,可他却是实权,知閤门事。这个官管理朝会、负责监督礼仪,同时还管朝中公文的上传下达的事。这个官职,历来都是外戚勋贵担任。

    镇安侯是谁韩侂胄自然是知道的,虽然没有什么交集,倒也是清楚一些事情。

    镇安候姓李,是病死在任上的,前扬州防御使。

    此时的扬州就是宋金的前线,扬州有一部分是在金国的地图上,更重要的是,扬州到临安府直线只有五百里,渡河绕路过来也不会超过七百里。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