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娇嗔

第八章

作者:时星草      字数:4778

    调戏傅医生的后果就是——

    之后的几天,季清影再也没看见他。

    对此,季清影很是难过。

    她不就是没控制住嘴吗。

    陈新语对她这种流氓行为表示无语,笑了她半天后,给她出主意。

    主意有了,但她太忙,也就搁置了下来。

    连续赶工好几天,电影的定妆旗袍和几套日常旗袍也都出来了。

    季清影所设计的,基本上符合剧本主题,也符合主角人设。

    关导和其他设计师赞不绝口,连带着看了图的演员,也都表示喜欢。

    因为要准备进组缘故,季清影有两天空闲。

    熬了一个通宵,她从别墅离开,到家才五点。

    城市将醒未醒,风也静了许多。

    到家后,季清影也不着急要去做什么。

    她洗了个澡休息,要去见人,也得先养好精神才行。

    季清影睡醒时候,外头的阳光正热,光透着厚重的窗帘钻进房间,有微弱的暖阳。

    她拿过一侧手机,刚想看时间,便发现叶蓁蓁给她发了好几条微信。

    叶蓁蓁:【季学姐你今天有空吗?】

    叶蓁蓁:【我把书看完了,有好几个问题想请教你。】

    叶蓁蓁:【季学姐是在忙吗,忙的话我让我哥把书还你吧?】

    最后一条,是十分钟之前的。

    季清影顿了下,低头回复:【不忙,今天可以来找我。】

    叶蓁蓁:【好!那等我去医院送了饭就去你那边。】

    季清影:【送饭?】

    叶蓁蓁:【对啊,我妈知道我要去找你,让我顺便给我哥送午饭。】

    叶蓁蓁:【也不知道谁是亲生的,她都不想想我提着书还得去医院一趟有多累!】

    季清影手指顿了顿,低头回复:【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先来我这边,我去帮你送饭。】

    叶蓁蓁:【啊?】

    -

    一小时后,叶蓁蓁出现在小区门口。

    她一下车,便看到了不远处站着的季清影。

    “季学姐。”

    季清影径直走了过去,眼神明亮:“重不重?我来拿。”

    “不用不用。”

    叶蓁蓁连忙拒绝:“我力气很大的。”

    季清影笑,接过她一部分的书到手里。

    她低头看着叶蓁蓁另一只手拿着保温餐盒:“那是给你哥的午餐?”

    “对啊。”

    她说:“好重,我妈每次都给他装好多,喂猪一样。”

    闻言,季清影低低一笑:“喂猪?”

    叶蓁蓁听着,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就打个比喻。”

    两人说说笑笑的上楼进屋。

    一进屋,叶蓁蓁便看到了客厅挂着的旗袍。

    她眼睛亮了亮,把餐盒放下后就往那边走。

    “季学姐,这些旗袍是不是都是你做的?”

    季清影看了眼:“是,想看可以随便看。”

    她指着一侧放在客厅中间的一张很大很宽的长桌子:“会缝纫吗?”

    叶蓁蓁点头:“会。”

    她看着面前的缝纫机:“但不是很熟练。”

    季清影了然:“旁边有说明书,那边也有材料练手,你的设计图定了,打算什么时候做?”

    叶蓁蓁转头看她,眨了眨眼说:“我过来找你就是为了这个,我之前认识的老师对旗袍不是特别了解,我想让您教我可以吗?”

    说完,她怕季清影拒绝,连忙道:“在不耽误你工作的情况下,我想付费学。”

    季清影失笑。

    她看着叶蓁蓁,摇了摇头说:“不用。”

    “啊?”

    叶蓁蓁一脸失望。

    季清影看着她沮丧神色,含笑道:“不是拒绝你,教你没问题。”

    她指了指旁边的餐盒:“等我去给你哥送了饭我们再开始怎么样?”

    叶蓁蓁眼睛一亮。

    “好!”

    她催促着:“那季学姐你快去吧。”

    季清影哭笑不得,低声道:“你先把设计图打印好,研究一下缝纫机,再去那边选选旗袍布料。”

    她指着旁边的材料:“然后先做裁剪,等我回来再教你其他的。”

    叶蓁蓁点头,一脸乖巧:“好。”

    看着季清影在门口换鞋的背影,她沉默了几秒,突然又蹦出了一句:“那就辛苦季学姐给我哥送饭了。”

    季清影:“……”

    -

    傅言致上午比较忙,到十二点也没能休息。

    他检查完从病房出来时候,已经快要一点了。

    他把手套脱下,拿起口袋里手机看了眼。

    一点开,便看到了叶蓁蓁发来的消息。

    叶蓁蓁:【哥,我在季学姐这边学缝纫忙不过来,我拜托她去给你送饭了哈!】

    傅言致看了发送时间。

    四十分钟前。

    他收起手机,往科室那边走。

    一侧的两护士看见他迎面走来,热情的打招呼:“傅——”

    后面两个字还没出来,人已经消失在转角处了。

    “傅医生走那么快做什么?”

    “可能是有突发情况吧。”

    “哎,好不容易偶遇他一次呢。”

    “别丧气,反正打了招呼他也不会记得你。”

    “……”

    季清影到的时候,傅言致科室没人。

    她问了一个护士才知道他还在忙。

    她在原地想,是让护士转送还是等。还没纠结出来,后面便传来了陌生男人的声音。

    “赵护士,这位是?”

    季清影回头,看着出现在旁边的俊朗男人。

    赵护士一愣,连忙说:“给傅医生送餐的。”

    闻言,徐成礼扬了扬眉:“是傅医生的表妹吧?”

    一小时前傅言致说他表妹会来送餐。

    他看着季清影,殷勤道:“到科室里等吧。”

    “……”

    季清影嘴唇动了动,刚想解释说自己不是表妹。

    徐成礼突然说:“我还以为是傅言致的爱慕者又来吃闭门羹了,没想到是表妹,快进来坐。”

    她愣了下,好奇问:“爱慕者?”

    “是啊。”

    徐成礼懒洋洋地说:“我们科室自从有了傅言致,每天早中晚过来送饭的女孩子特别多,全是被他那张脸骗了的。”

    赵护士在旁边偷笑,“徐医生,来给你送饭的也不少呀。”

    徐成礼剜她眼:“哪有,我可没有傅言致那么招蜂引蝶。”

    说完,他一脸笑地看着季清影:“初次见面,我是徐成礼,傅言致的同事。”

    季清影看着面前的手,笑了笑:“你好,季清影。”

    -

    傅言致走到科室门口时候,碰到了赵护士。

    “傅医生忙完了?”

    里面正好传出徐成礼的笑声,他皱了皱眉:“有病人在里面?”

    赵护士摇头:“不是呀,是您表妹过来了。”

    她道:“徐医生在和您表妹聊天。”

    傅言致:“……”

    门被人轻轻敲了下。

    里面交谈甚欢的两人回头,在看到出现的人后,季清影眼睛亮了起来。

    傅言致身上还穿着白大褂,他身形挺拔,里面穿着浅灰色的衬衫和黑色长裤搭配,整体看上去丰神俊朗,很是好看。

    在之前,季清影就想象过他穿白大褂的样子,一定是禁欲又清冷。

    到真正看到,她觉得这个形容有点问题,正确来说——

    应该是禁欲又性感。

    衬衫扣子严丝合缝到喉结处,显得正经。

    白大褂敞开,衬衫被塞进黑裤里,勾出劲瘦的腰,修长的腿。

    一帧一帧,所有的小细节,都让她挪不开眼。

    傅言致站在门口,垂眸看她。

    两人目光相接,还没来得及说话,徐成礼便喊了声:“忙完了?”

    “嗯。”

    他喉结滚了下。

    徐成礼指着道:“你表妹等你半小时了。”

    傅言致蹙眉,看向季清影。

    季清影一脸无辜地眨了眨眼。

    她不是故意的。

    主要是怕被当成爱慕者赶出科室,她才不得不这样。

    而且,是他们先误会的。

    傅言致收回视线,看向徐成礼:“你是不是要休息了?”

    徐成礼愣了下:“差不多吧。”

    傅言致点了下头,转而另一个坐着的人:“走了。”

    徐成礼一脸懵逼:“去哪啊?你不吃饭?”

    傅言致淡淡说:“怕打扰到你休息。”

    “?”

    徐成礼还没反应过来,傅言致已经拿着桌上的餐盒走了。

    季清影抿唇一笑:“徐医生,那我们先走了。”

    到两人出去后,徐成礼还处于懵逼的状态。

    傅言致什么时候还有这等善心了?!

    -

    “傅言致。”

    季清影跟在他后面,喊了声:“你走太快了。”

    傅言致没吭声,但脚步却缓缓地慢了下来。

    “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

    闻言,季清影眉眼盈盈道:“找你的话,我一直都有时间啊。”

    傅言致:“……”

    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季清影也不敢多撩。

    “正好休息就来了。”

    傅言致没再说话,他去按了电梯上楼。

    季清影看了眼,没多问。

    两人上了楼,有个连接几栋楼的郁郁葱葱露台,露台两边有几张石桌,可以坐人。

    季清影环视看了一圈,把目光落在他开餐盒的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光影打在上面,更衬的透亮如玉。

    “傅医生。”

    她下意识开口。

    傅言致瞥了她眼:“嗯?”

    季清影抬眸,对上他漆黑明亮的眸子,认真说:“有没有人说过你的手也很好看。”

    “……”

    露台的风呼啸而过。

    季清影的脑子瞬间清醒。

    “那个——”为防止阳台的遭遇重现,她连忙解释:“我说的是实话。”

    傅言致瞥了她眼:“吃了吗?”

    “没。”

    季清影看着餐盒里的食物,有鸡汤有荤菜和素菜,营养搭配特别好,分量确实不少。

    她指了指:“蓁蓁说她妈妈每次给你装两个人的量。”

    傅言致手一顿:“然后呢?”

    季清影厚着脸皮说:“要是傅医生不介意,可以分我一点。”

    “……”

    傅言致盯着她看了会,把餐盒里放着的筷子递给她:“吃吧。”

    也不知道叶蓁蓁是在知道季清影要帮忙送饭后准备的还是怎么,餐盒里有两双筷子,连带着米饭也有两份。

    季清影吃不了那么多,给傅言致分了一半,才慢吞吞吃了起来。

    吃过后,季清影看了眼时间:“你下午几点上班?”

    “三点。”

    她看了眼时间,连忙催促道:“那你快去休息吧。”

    医生的午间休息有多宝贵,她很清楚。

    “我先回去了。”

    傅言致没吭声,垂眸望着她:“怎么来的?”

    “啊?”

    “打车。”

    话音刚落,傅言致拿过餐盒:“走吧。”

    季清影一怔,诧异看他:“去哪?”

    “送你回去。”

    “不用。”季清影笑了笑,很认真严肃的拒绝:“傅医生,虽然我是来给你送了餐,但我没想要你送我回去。”

    她说:“你去休息,我打个车就行,也不远。”

    两人无声对视着。

    似乎是僵持不下,傅言致抿了下唇:“先去楼下。”

    到医院门口后,停着不少出租车。

    季清影扭头看他:“我走了。”

    “嗯。”

    季清影往前走了两步,停了下来。

    她突然想得寸进尺一下。

    她回头,看着单手插兜站在原地的人,往后退了两步:“傅医生,我回去后要给你报平安吧?”

    傅言致看她。

    季清影抬眸和他对视,正大光明:“我没你联系方式。”

    说来好笑,两人是邻居,一起吃过饭,关系也比陌生人好很多,但就是没交换联系方式。

    她刚想说的再直白点。男人的声音从她耳畔拂过。

    像温热的春风。

    “手机给我。”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