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娇嗔

第十章

作者:时星草      字数:4386

    他眉眼深邃,垂下眼看她时候,眸子里没有太多特别的情绪。

    就淡淡地,让人揣摩不出他问这话的意思。

    季清影顿了下,慢悠悠道:“如果我说我在数你的眼睫毛你信吗?”

    “……”

    傅言致没吱声。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真的在数,她很平静的补充了一句:“你眼睫毛比大多数女孩的还长。”

    傅言致侧目看她眼,面前的人神色淡定,完全不懂“害羞”是什么。

    他稍稍一顿,正想要说点什么,另一边突然爆发了尖叫声。

    ——是台上的女团换了衣服,穿着宽松的白色衬衫,在跳凳子舞。

    她们身段妩媚,动作大胆,引得看客尖叫连连。

    季清影像是抓住了机会,立马岔开话题:“傅言致,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什么?”

    可能是刚睡醒,他声音有点哑。

    季清影边说边看:“台上的舞蹈。”

    “不知道。”

    “?”

    季清影噎住,对他的不知道表示无语。

    她扭头看他,这才发现他早就收回了目光。

    好像对台上的热舞没有一丁点兴趣。

    季清影盯着他看了会,诧异问:“你不喜欢看这种表演?”

    傅言致勉为其难地抬了下眼:“嗯。”

    季清影:“……不是说男人都喜欢吗?”

    她说话声音小,傅言致没听清楚。

    “嗯?”

    “没事。”

    季清影弯了弯唇角,突然觉得自己真是眼光独到,还找到了这样的宝。

    “我夸你特立独行。”

    傅言致:“……”

    他神色淡漠地瞥了她眼,没搭腔。

    季清影也不在意他的眼神,继续看着舞台。

    两人安静了下来。

    季清影专注舞台表演,傅言致看手机。她偶尔瞟一眼过去,看到的是白底黑字的英文段落。

    季清影看清楚了几个词,总是知道他在看什么了。

    ——他在看医学相关的资料。

    还是全英文的。

    真是绝了。

    -

    在酒吧待到女团表演结束后,三个人打道回府。

    叶蓁蓁的工作还没做完,和季清影商量过后,两人打算熬夜继续做。

    傅言致听着两人对话,声线清冷问:“熬夜?”

    季清影点头:“她这个需要赶工出来,我只有今明两天有时间教她,只能熬夜。”

    她侧目,看向叶蓁蓁:“熬得住吗?”

    叶蓁蓁点头:“当然可以。”

    她望着季清影,有点好奇:“季学姐你后天要忙工作了吗?”

    “嗯。”

    季清影笑了笑:“我接了个电影的服装指导,得跟着剧组跑,在家的时间应该不多。”

    闻言,叶蓁蓁眼睛亮了亮:“那好棒啊,是什么电影?”

    “暂时保密。”

    叶蓁蓁很理解的点了点头:“那好棒啊,以后是不是能在电影院看到?”

    季清影失笑,“应该可以。”

    三人到家后,傅言致给叶蓁蓁叮嘱了两句,便随她去了。

    叶蓁蓁进屋后,他垂眸看向季清影,“那麻烦你了。”

    “不麻烦。”

    季清影眉眼含笑道:“但我是不是可以找你要点报酬?”

    傅言致:“……”

    他抬了下眼,静静地看着她。

    那双瞳眸里,没有太多的深意和情绪,可还是吸引了她进去。

    季清影被他看着,莫名还有点紧张。

    她抿了抿唇,看着他严肃的表情:“我开玩笑的。”

    她指了指:“我很乐意教她。”

    傅言致应了声,低声道:“我听她说你不要她交学费?”

    季清影笑,浅声道:“举手之劳,我也没教给她什么。”

    傅言致颔首,说了句:“以后有需要帮忙的,随时说。”

    季清影抬头看着他,眨了眨眼:“好呀。”

    送上门的服务,她当然不会拒绝。

    虽说她帮叶蓁蓁并不是因为傅言致,但如果能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

    这晚上,季清影和叶蓁蓁基本上没睡。

    除了叶蓁蓁半夜撑不住睡了一小时之外,基本上都在忙。

    纯手工的旗袍没有想象的容易,量体、制版、裁剪、制扣每一个步骤都需要自己亲力亲为。

    缝制时候,一不小心出现差错,可能会需要重头再来。

    一夜过去,时钟转了个半圈。

    窗外光线越来越亮,一件旗袍成型。

    做完最后的收尾工作,季清影把旗袍穿在了人体模特上,瞬间整个屋子好像都亮了。

    这一件旗袍挂在这里,装点满室。

    看到完整旗袍的那一刻,叶蓁蓁的困意瞬间被赶走了。

    她惊喜地看向季清影:“季学姐!好漂亮啊。”

    季清影眼睛里盛满了星星点点的光,她看着,浅笑盈盈道:“恭喜你,做的非常好。”

    叶蓁蓁激动不已,一把将人抱住:“谢谢你季学姐!”

    季清影笑,能理解她的激动心情。

    “不用谢我,这大部分都是你完成的,我只是教了你一点基本的东西。”

    叶蓁蓁摇头,刚想说话,门铃响了。

    季清影一愣,“我去开门。”

    “那我去个厕所。”

    傅言致看着过来开门的人,目光落在她脸上片刻:“还在忙?”

    “差不多好了。”

    季清影诧异看他:“你怎么过来了?”

    傅言致“嗯”了声,把手里的东西给她:“吃点早餐再继续。”

    季清影一怔,看着手里接过来的早餐。

    “谢谢。”

    傅言致没多说,低声道:“忙完了让叶蓁蓁回去,我先去上班。”

    闻言,季清影对他的冷酷无情表示无奈:“好。”

    看着傅言致进电梯后,季清影这才关了门。

    “季学姐,谁呀?”

    “你哥。”

    叶蓁蓁一愣,看向大门那边:“我哥来干嘛?”

    “送早餐。”

    叶蓁蓁不可置信看她放在茶几上的东西,拔高了音量:“我哥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

    季清影忍笑:“你哥以前不好?”

    叶蓁蓁摇头:“就那样吧,不好不坏,太冷了。”

    傅言致从小就性格冷淡,无论是对谁,都是一样的态度。

    叶蓁蓁也不抱什么希望,早就习惯了。

    猝不及防被他照顾一下,还有点怪怪的感觉。

    吃了早餐后,季清影给她做了收尾工作。

    等全部忙完后,家里又静了下来。

    季清影打了个哈欠,在收到叶蓁蓁说到家了的信息后,把手机调成静音,也跟着补眠去了。

    -

    再醒来的时候,陈新语提着晚饭来了。

    “你怎么还在睡?”

    季清影整个人藏在被子里,闷闷地应了声:“困,现在几点了?”

    “下午六点,你说呢?”

    季清影:“……”

    她“哦”了声,闭着眼道:“那我再睡一个小时。”

    “不行。”

    陈新语把人给拉了起来,认真严肃道:“你必须起来了,等会晚上睡不着。”

    她瞅着季清影脸色,皱了皱眉:“中午忙到几点?”

    “十点多。”

    陈新语无奈:“我知道你想给傅医生妹妹帮忙,但你也好歹为自己考虑一下吧?你在昨晚熬夜之前,已经熬多少天了?你自己算了吗?”

    之前为了赶剧组的旗袍,她已经连续一个多星期没休息好了。

    季清影沉默了会,突然说:“不是。”

    “什么不是?”

    陈新语去开窗。

    季清影再次躺回床上,盯着天花板看了会说:“不是因为她是傅言致妹妹才帮忙的。”

    陈新语手一顿,回头看她:“我知道。”

    她抿了抿唇,走近到她床边:“我跟你说个事?”

    季清影看了她眼:“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陈新语:“……”

    她噎住,准备好的话到嘴边转了几个圈,最后还是换了句:“你怎么知道我想说什么?”

    季清影看她。

    陈新语淡定道:“我想说的是,你知道三青吧?”

    季清影掀开被子起床:“嗯。”

    三青是国内奢侈品牌,旗下子公司多,服装是这公司的主打。

    陈新语点头:“三青最近在筹备一个新生代设计师大赛,没有报名限制。”

    她站在浴室门口:“我觉得你可以去试试。”

    季清影没吭声。

    等刷完牙后,她才应了句:“我没时间。”

    “你哪儿没时间了?时间都靠挤出来的。”

    她直勾勾看着季清影:“我又不是让你参加全国的那个,就这一个你也不愿意?”

    她也不等季清影反驳,直接道:“你难不成打算这一辈子都不参加比赛?”

    季清影刚想说话,就被陈新语挡了回来:“还是说你放弃你的梦想了?”

    房间内安静了许久。

    季清影弯腰洗了把脸,把脸上的水珠擦干后,她才转头看向陈新语。

    两人僵持了片刻,她垂下眼,淡淡道:“没有。”

    “没有那就报名。”

    她直接了当道:“你只要画设计稿就好,其他的我帮你去弄。”

    不是她事多,也不是她要逼季清影。

    可如果她不逼她,她能把自己一辈子都困在原地。

    在原地走并非不好。

    只是,陈新语知道她要什么,知道她内心渴望什么,也知道她的心结是什么。

    她不愿意看她一直这样。

    从她接下电影服装指导开始,陈新语就知道这是一个突破口。

    她盯着季清影,低声道:“如果三青的参加过后你还是没别的想法,那全国的那个,我不会再逼你。”

    “你好好想想,十五号之前给我答复就行。”

    两人的话题没再继续,吃过饭后,陈新语便走了。

    -

    傅言致到家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

    他一走出电梯,便看到了蹲在自己家门口的人。

    她身上穿着一套浅白色的家居服,露出了细白的脚踝,脚上趿拉着拖鞋。头发松松垮垮垂落,挡住了小半张脸。

    因为人瘦的缘故,看上去很是楚楚可怜。

    听到声响后,季清影的目光从手机上挪开,仰头看他。

    傅言致垂眸望着她:“怎么在这?”

    季清影“啊”了声,慢吞吞说:“刚刚来了一阵风,把我门关上了。”

    傅言致转头,看向门上的密码锁。

    季清影顺着看了眼,补充说:“我本打算反锁睡觉的,所以有密码也打不开。”

    傅言致盯着她看了半晌,“嗯”了声:“怎么不给开锁师傅打电话?”

    季清影眨眼,看向他:“我没有开锁师傅电话。而且现在都十点了,师傅应该也休息了。”

    她抿了下唇,带着点小心翼翼:“我能不能在你这边借住一晚?我不会打扰你,我睡沙发就行。”

    “……”

    傅言致盯着她看了会,低头开门。

    推开门往里走了两步,他回头看着还蹲在原地的人,声线沉沉道:“进来。”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