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娇嗔

第十一章

作者:时星草      字数:4283

    季清影在原地缓了缓发麻的脚,跟着他进去。

    进屋后,傅言致把东西放下,挽起袖子看她:“要不要喝水?”

    “好。”

    季清影抬眸看向他:“你每天下班都这么晚?”

    “看情况。”

    季清影了然,没再多问。

    傅言致进了厨房。

    他倒了杯温水出来,递给季清影的时候,小拇指不经意地碰到了她食指,冰冰凉凉的,像在冰霜里浸泡过一样。

    他蹙眉。

    季清影这会心不在焉,也没注意到他眼神变化。

    她眼睑微垂,双手捧着杯子,小口轻抿。

    看上去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小孩。

    傅言致难得动了点恻隐之心。

    “几点锁住的?”

    季清影思绪飘飞,听到他声音后眨了眨眼,转头看他半晌:“应该是九点多吧。”

    傅言致:“……”

    季清影抬眼看他:“你明天还要上班吗?”

    “嗯。”

    闻言,季清影一笑:“辛苦了。”

    傅言致没吱声。

    季清影捧着有温度的杯子,眼珠子转了转,突发奇想问:“傅医生。”

    傅言致垂眸与她对视。

    “你家有酒吗?”

    “没有。”

    傅言致起身,弯腰拿过放在桌面的手机,低声道:“我给开锁师傅打个电话,让他明天过来。”

    季清影没拒绝。

    打完电话后,傅言致回头看她。

    季清影像是知道他要说什么,快速道:“你去忙自己的,我一个人坐会。”

    傅言致盯着她看了几秒,这才出声:“我去洗个澡,出来再说。”

    他有轻度洁癖,每次从医院回家,进屋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季清影点了点头。

    也没有要撩他的心思,整个人显得分外安分。

    傅言致进了房间。

    没一会,他拿着一条灰色的毯子过来,递给季清影。

    他靠的近了,季清影都能闻到他身上的味道。

    不好闻,但却是让人舒心的那种。

    她眼睛弯了弯,唇角带笑:“谢谢。”

    傅言致“嗯”了声:“待会带你去客房。”

    “好。”

    人再次折返回房间后,客厅也静了下来。

    毯子是干净的,应该是他刚刚从柜子里翻出来的,上面还带着点柜子的木质清香。

    季清影给融雪发了个信息,才把毯子拉开盖上。

    傅言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空调,没多久后,暖气源源不断地冒出来,冷清的屋子被热气填满,很是舒适。

    傅言致洗完澡出来时候,季清影已经睡着了。

    他看着蜷缩在沙发上的人,停留在原地片刻,才转身回了房间。

    -

    季清影做了个梦。

    睡梦中,她走进了迷雾森林。

    一个所有人走进都走不出的地方,她走啊走,周身白茫茫一片,连天空的颜色也看不清。

    她在那里转了好久好久,一直找不到出去的路。

    到她找的精疲力尽时候,她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闻到了不好闻的冷杉味。

    下意识地,季清影往声音的方向走。

    走了不知道多久,白茫茫的视线里开始出现了光,很浅很浅,可还是被困在绝境中的她发现了。

    她激动又兴奋地往前跑。

    横冲直撞地跑,光越来越亮,越来越清晰。

    等她停下来的时候,她跑出了迷雾森林,而外面,是发着光的太阳。

    她仰头看着面前的阳光,伸手想要去抓住他,刚伸出手去,太阳变了。

    它变成了傅言致。

    他站在阳光下,朝她伸出手。

    ……

    季清影睁开眼的时候,周围静悄悄的。

    天花板的灯关了,但在阳台处有一盏落地灯开着,照亮着这个屋子。

    灯光不刺眼,就像是梦里的太阳一样。

    季清影顿了下,低头看着身上多出来的被子。

    被子上有阳光的味道,和梦里的一样好闻。

    她无声的弯了弯唇,拿过手机看了眼时间。

    才五点。

    她悄然起身,把被子毯子叠好,把客厅的空调和落地灯关了,这才放轻脚步走了出去。

    -

    傅言致醒来时候,屋子里很安静,客厅像是没人睡过一样,被子叠的四四方方,整整齐齐放在沙发一角。

    风一吹,有茉莉花香从窗外飘入。

    他拿过手机看了眼,里面有未读消息。

    季清影:【傅医生我还有工作先走了,谢谢你的沙发和被子。等我忙完回来请你吃饭。还有你看到你家阳台放着的花了吗,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养一段时间?要是没时间的话,我晚上让我朋友过来拿?】

    傅言致顿了下,往阳台那边看了过去。

    原本放着绿色植物的黑色架子上,多出了两盆还没绽放的茉莉花。

    迎着风,绿叶映入眼帘。

    他盯着看了会,低头打字:【可以。】

    -

    进组后的生活,比季清影想象的要忙。

    他们时不时要因为剧本改动,亦或者是演员要求修改服装。

    总而言之,事情很多。

    季清影虽然只负责女主角的,但因为颜秋枳在电影里有三十多套旗袍要穿,她工作量相对较大。

    好在颜秋枳是好沟通的类型,她做的还算舒心。

    中午休息。

    季清影刚从融雪手里拿过盒饭,颜秋枳便跑过来了。

    “清影。”

    季清影抬眸看她,笑了笑:“怎么过来了?”

    颜秋枳“嗯”了声:“我今天和你一起吃。”

    季清影看她表情,扑哧一笑:“为什么?”

    融雪在旁边举手:“我知道。”

    她激动道:“秋枳姐,是不是因为你们上午拍的戏啊。”

    颜秋枳赞许的看她眼:“真聪明。”

    季清影一整个上午都在房间里,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她挑眉:“上午拍什么了?”

    “拍了陈老师凶秋枳姐的戏,超吓人!”

    “……”

    季清影忍俊不禁:“那不是电影吗?”

    颜秋枳点头,理直气壮说:“是电影,但我记仇嘛,我现在一看到他就想到他刚刚凶我的画面,瞬间吃不下了。”

    三个人说说笑笑的。

    季清影和她边吃边聊,偶尔看看手机。

    颜秋枳看她拿起又放下了好几次,好奇问:“你在跟那个人聊天?”

    她上次说给季清影介绍男人,季清影拒绝了,且告诉了她,她有喜欢的人了。

    季清影点头:“没回我消息。”

    颜秋枳:“……真过分,你这种大美人的消息都不及时回!你把他拉黑名单吧!”

    季清影但笑不语,没解释。

    傅言致工作忙,不及时回很正常。

    吃过饭后,季清影回自己的小工作室休息。

    睡醒后,她才看到半小时前傅言致的回复。

    在跟组的这段时间,季清影当然是有小动作的。

    每天给傅言致发点消息,问问他工作生活,顺便卖卖惨,说自己苦累忙。

    还时不时关心关心她那两盆茉莉有没有开花,还活着吗等等。

    傅言致回的不勤快,话也不多,有时候就一个字。

    但好在会回,这无形中给了季清影自信。

    傅言致:【刚忙完。】

    季清影垂眼,唇角往上牵了牵:【吃饭了?】

    傅言致:【嗯。】

    季清影看了眼时间:【今天忙不忙?】

    傅言致:【还好。】

    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虽然他很冷,但这种冷不会让季清影演独角戏,这就够了。

    聊了点日常后,季清影日常询问自己的小茉莉。

    季清影:【对了,我的茉莉开花了吗?】

    傅言致坐在椅子上,往上翻看了两眼,毫不客气拆穿她:【你昨天刚问过。】

    季清影没半点尴尬,除了眼神飘忽了一点之外,文字上看着分外淡定。

    季清影:【是吗?我都没注意呢,没想到傅医生你记得这么清楚啊。】

    这话暗示太强了。

    仿佛就像是在说——

    我都没记住自己说的话,没想到你记得这么清楚,也太上心了吧。

    傅言致没回。

    季清影看着没动静的手机半晌,无声弯了弯唇:【明天周六你放假吗?】

    傅言致:【嗯。】

    季清影:【那在家休息?】

    傅言致:【嗯。】

    两人的对话,接近三点时候断了。

    傅言致下午没安排手术,也没什么紧急事情发生。

    很顺利且很准时的下班。

    “明天休息,晚上出去吃饭?”

    “不去。”

    徐成礼转头看他,略显诧异:“……为什么?”

    他不明所以:“林浩然也去,你确定不去?”

    “嗯。”

    徐成礼:“……”

    他瞅着傅言致:“你回家有什么急事?”

    他嘀咕着:“要不是你注定孤家寡人过一生,就你这行为,我要怀疑你家里是不是藏人了,你现在是一点下班后活动都不参加了。”

    之前傅言致虽然也不爱参加,但偶尔还是会和大家一起吃吃饭。

    闻言,傅言致冷冷地瞥他眼,没说话。

    徐成礼瞬间放弃说服他,“算了,你回家抱你的医书吧。”

    从医院出来后,傅言致接到了姜臣电话。

    “喂。”

    “明天是不是休息?”

    “嗯。”

    傅言致抬眼看着路面:“什么事?”

    姜臣“啧”了声:“晴晴说去给颜颜和陈陆南探班,让我喊你。还说他们夫妻进组这么久我们都不去探班,没有人性,你要是不去就是背叛组织。”

    他停顿了下,补充道:“当然,你背叛组织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应该也不差这一回。”

    傅言致“嗯”了声。

    姜臣了然:“就知道你还是不——”

    话还没说完,傅言致突然问:“什么时候?”

    姜臣一愣,惊讶道:“你要去?”

    傅言致语气平静,淡淡道:“她不是说不去就是背叛组织,没有人性?”

    “……”

    姜臣失笑:“倒也是,今晚去,我们待会过去接你。”

    “嗯。”

    到家后,傅言致还收到了季清影的准点消息。

    季清影:【傅医生,下班了吗,记得给我发茉莉花照片。】

    这是她中午和傅言致聊天厚着脸皮要求的。

    傅言致去阳台,拍了给她发过去。

    几分钟后,季清影:【傅医生,我还想要个特别的照片,你能满足吗?】

    傅言致:【?】

    季清影:【就……你能和我的茉莉花一起拍个合照吗?我想看看它是不是能衬得人比花娇。】

    一分钟后。

    季清影收到了非常无情的两个字。

    傅言致:【不能。】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