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娇嗔

第八十二章

作者:时星草      字数:6410

    迟绿怔住, 她诧异地看着博钰,忍不住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博钰勾唇一笑:“字面上的意思。”

    迟绿还想要多问,他已经不打算多说了。

    他低头, 望着她:“打算回去还是在这住下?”

    “……”

    迟绿望着他, 刚想要说话,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两人皆是一顿。

    博钰脸色沉了沉, 往门口那边走。

    他看了眼站在门口的人, 没开门。

    迟绿听着那没停的门铃声,疑惑问了声:“你不开门吗?”

    “没必要。”

    迟绿:“……是博盈吗?”

    她大概也只能猜测来按门铃的人是博盈。一般的人,没那么大胆子敢一直在门口胡乱按。

    博钰应了声:“是她。”

    迟绿:“那你开门吧。”

    “你想见她?”博钰回头望着她,略显诧异。

    迟绿点了点头, “迟早都会见的。”

    博钰拧眉,站在原地沉思了几秒:“你确定?”

    迟绿无语, 起身走了过去:“这有什么不确定的。”

    她漫不经心道:“如果是你爸妈,我就不想见。”

    但博盈,她们虽然两年多没见, 可有友谊在里面。

    迟绿是那种会把事情迁怒的人, 但不至于记恨。

    她仅仅是,会觉得不舒服。但不会说恨他们, 只是没想好要怎么相处,所以选择了逃避。

    博钰盯着她看了半晌,拉开了门。

    门一打开, 博盈差点摔了一跤。她稳住身子,抬眸瞪着面前的人:“哥!你是不是太过分了!昨天把我丢在机场就算了, 你今天在家还让我敲了那么久――”

    后面的话, 在看到客厅沙发上的人后,像是卡在了喉咙里。

    博盈不可置信地看着迟绿, 唯恐自己出现了幻觉。

    “我……是不是眼花了?”

    她转头看向博钰:“哥你现在是孤独寂寞找了个赝品吗?你这样对得起迟绿吗?”

    “……”

    博钰皱了下眉看向她:“你是不是差钱了?”

    “?”

    博盈不明所以看他。

    “没钱看眼科医生?”

    迟绿听着兄妹两的对话,没忍住笑了起来。

    博盈一怔,抬眸看向她。

    两人四目相对。

    迟绿抿了下唇,刚想要开口说话,博盈先把博钰给推开了,径直朝她这边走了过来!

    她直接把迟绿给撞倒在沙发上,扑了过来。

    迟绿被她一压,差点没能喘过气。

    “不是,你给我淡定点。”

    “不行。”博盈抱着她呜呜呜哭着:“你好烦啊,为什么回来都不说一声。”

    她拍了下迟绿肩膀:“你怎么这么没良心,回国了不找我找我哥算什么,你们不是分手了吗!”

    迟绿:“……”

    博钰听着,脸色沉了沉:“博盈。”

    “干什么?”

    博盈回头看他眼:“我还没吃早餐,你给我准备点吃的呗,你别来打扰我和我姐妹说话。”

    “……”

    博钰捏了捏眉骨,就不该放她进来。

    迟绿瞥了眼博钰神色,忍俊不禁:“好了好啦。”

    她拍了拍博盈后背:“你先起来,再不起来我要喘不过气了。”

    “你怎么那么弱啊。”

    博盈翻了个白眼:“这体力也太差了吧。”

    迟绿:“……这不是体力问题,是你太重了。”

    “哪有?”

    博盈不服气道:“我明明就很瘦。”

    她转头,看向博钰:“哥,难道我胖了吗?”

    博钰连个眼神都没给她,冷漠道:“挺胖的。”

    博盈:“……”

    她骂了句脏话:“你们两人现在是又要合伙来欺负我了吗。”

    迟绿笑:“我可没有哦。”

    博盈睇她眼,麻利地起身坐在一侧。

    她稍稍想了想,转头看她:“所以昨天我哥在机场是把你接走了,然后忘了我是吧。”

    迟绿眨眼。

    博盈冷笑:“还好是接你,要是接其他人,我跟他没完。”

    迟绿扑哧一笑:“算是,我们不小心碰上的。”

    博盈“嗯”了声,伸手抱了抱她:“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

    “我以为……你应该也知道了。”

    “啊?”

    博盈愣了下,瞬间知道了她的意思。她摇了摇头:“不知道啊,我没看微博什么的,微博上发了吗?”

    “有人发了。”

    博盈“哦”了声:“没看呢,气了一晚上,哪顾得上啊。”

    迟绿失笑,拍了拍她后背安抚:“别气了,待会吃个早餐消气。”

    “哼。”

    -

    吃早餐时候,博盈全程霸占迟绿,一点也不给博钰空间。

    博钰冷冷淡淡地看着两人,没一句话蹦出来。

    迟绿瞥了他眼,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吃完后,博盈看她:“你今天打算做什么?”

    “……还没决定。”

    博盈眼睛亮了亮,激动道:“要不去逛街吧。”

    迟绿:“……”

    她沉默了片刻,看着她:“你想去逛街?”

    博盈“啊”了声:“也不是说想吧,就觉得在这挺无聊的,不想看到我哥。”

    迟绿没忍住,弯了弯唇。

    博钰淡淡扫了她一眼,拿着杯子进了书房。

    人一走,博盈瞬间开心了。

    她拉着迟绿到另一边沙发上坐下,蹭着她说:“你好狠心啊。”

    “……”迟绿无奈:“哪有。”

    博盈转头看她:“你有。”

    迟绿不说话。

    博盈也后知后觉自己好像说错话了。她抿了下唇,看着她:“对不起。”

    迟绿好笑看她:“道歉干什么?你也没说错。”

    博盈安静了几秒,望着她:“你现在……和我哥复合了吗?”

    说着,她呀了声:“不对,在我哥这里,你们就没分过手。”

    “……”

    迟绿转头:“怎么就没分过手了。”

    “他没答应你吧?”博盈回忆了一下:“是你单方面宣布的分手,但我哥没同意啊。”

    迟绿无语:“分手还要双方同意?我们又不是结婚离婚,需要签字。”

    她停顿了下,毫不留情说:“再说了,就算是离婚,分居两年法院也可以判别离婚了。”

    博盈:“……”

    完全说不出反驳的话。

    她无奈叹了口气,哎哟了声:“那我哥这辈子不是要孤独终老?”

    “谁知道呢。”迟绿开玩笑说:“指不定哪天他就找到真命天女了。”

    “哦。”博盈冷冷淡淡的:“这天女正在家里坐着呢。”

    两人说着没营养的对话,到累了的时候,还凑一起看电视。

    到中午吃饭,博盈也没走。

    她甚至还留到了晚上。

    “我们晚上出去吃饭吧。”博盈兴致勃勃道:“我有点想去喝酒了。”

    迟绿:“……不太好吧,我们昨天刚喝了。”

    博盈:“真不去啊。”

    “过几天再去,我现在去不合适。”

    博盈撇撇嘴,了然道:“行吧,那要不在家里喝?”

    她悄悄说:“我哥收藏了好多酒,我们喝吗?”

    迟绿哭笑不得:“你哥不会同意吧。”

    “我说他肯定不同意,但你说嘛,他不会拒绝。”

    很早时候,博盈就知道她和迟绿在博钰心中的地位。

    一个是可有可无的妹妹,一个是能无条件妥协的女朋友。这地位,根本不能对比。

    好在她早就看开了,倒也不觉得难过。

    迟绿想了想,倒是没多纠结。

    她找博钰开了酒,和博盈凑一起边喝边看电影。

    博钰开始还陪着两人,但后来发现两人真的太闹了,他受不了进了书房。

    当然,也恰恰是有人打电话给他。

    “迟绿。”

    “嗯?”

    “你知道吗,这几年我改学专业了。”迟绿一怔,诧异看她:“改学什么了。”

    “管理和时尚方面的。”

    没等迟绿说话,她先自顾自笑了起来:“你知道为什么吗?”

    迟绿垂下了眼:“大概能猜到。”

    博盈竖着手指,对她摇了摇头:“你猜不到。”

    她叹了口气,半醉半醒的模样:“我哥啊,因为你的事,直接和我爸妈断绝关系了。他们没办法,只能培养我出来接手公司。但是我好笨啊,我就算是用百分之百的精力去学,也没有我哥花百分之五十精力在上面做得好……”

    后来,博盈说了什么,迟绿已经听得不那么真切了。

    她只知道,博钰和家里不再来往,甚至被赶出了博家。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受不了外面的委屈回去,但他从未动摇过。

    到现在,已经是博盈父母求他回去,他却依旧不愿。

    他只有一个要求,让他们给迟绿道歉。

    当年那些事出来,他们欠迟绿一个道歉。

    这其中的弯弯绕绕,没有人能说清楚。但道歉,一定要。

    长辈怎么可能会愿意给晚辈道歉,更何况当初迟绿也对他们质疑了一番。

    他们不会同意,博钰也就不会回去。

    博盈喝醉酒后,也不会怎么闹腾,絮絮叨叨说着说着,自己睡着了。

    博钰忙完出来,看到的是一清醒一沉醉的画面。

    他脚步一顿,看向迟绿:“喝醉了?”

    迟绿点头:“嗯。”

    她抿了下唇:“让她去客房睡觉?”

    博钰皱了下眉:“没有客房。”

    “……”迟绿诧异看他:“你这不是很大吗,那几个房间呢?”

    “放了东西。”

    两人对视着,迟绿眨了眨眼:“那楼上呢,你不是都买下来了吗?没有床?”

    “有。”

    迟绿看他:“那就让她去楼上睡。”

    “不行。”

    博钰想也没想拒绝,他拧眉思忖了几秒,淡淡道:“我去把那间客房收拾收拾。”

    迟绿:“……”

    她狐疑看着博钰:“那你今晚睡哪?”

    博钰偏头看她几秒,淡淡道:“主卧。”

    “……”

    -

    把博盈安置到床上后,迟绿坐在旁边好一会,才起身走出去。

    刚走出房间,就被博钰拉进了主卧。

    两人四目相对。

    她垂眼看着他握着自己的手,眼睫颤了颤:“你干嘛?”

    博钰打量着她的神色,淡淡问:“博盈跟你说什么了?”

    “啊?”

    她装傻,不明所以问:“什么说什么了。”

    博钰:“你心情不太好。”

    迟绿:“……”

    她抿了下唇,点了点头说:“确实。”

    她转开眼看向别处,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伸手,扯了扯博钰的衣服,轻声问:“你后悔吗?”

    博钰挑眉看她:“后悔什么。”

    “和家里这样。”迟绿嘴唇翕动,欲言又止:“如果不是因为我,你现在还是豪门贵公――”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博钰给压了回去。

    他扣着她后脑勺,虔诚亲吻。

    两人唇齿相撞,他长驱直入,撬开她的贝齿,和她缠绵亲吻。

    迟绿呜咽了声,推了下他没推开。

    到后面,也随他去了。

    两人亲了许久,到喘不过气来,他才把她放开。

    博钰拖着她的后脑勺,含着她的唇亲着,嗓音沙哑道:“不后悔。”

    在迟绿这儿,他从来就没有后悔过。

    迟绿一怔,仰头望着他:“你打算一辈子不理他们?”

    “等他们老了需要我养了,会养。但应该也不用,他们还有博盈。”

    他停顿了下,眼眸深邃地看着她:“但你,只有我。”

    他可以为她与全世界为敌。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一样。这个答案,很早很早之前,博钰便有了。

    他曾在书中写过一句话。

    时间兜转,相偕到老。灵魂予她,今生结案。

    无论时间怎么转动,活着的时候,他会陪着她相偕到老。死了,他也希望自己的灵魂是附于在她身上,陪她走过完完整整的今生。

    至于来世,来世再谈。

    他有信念,他们会再相遇。

    迟绿心口猛地跳动,她紧紧地攥着他的衣服,无数的话在口中,却不知道该从而说起。

    房间内安静了许久,她仰起头望着他,目光澄澈:“那……就再试试吧。”

    她说:“你帮我,迈过这个坎,好吗。”

    博钰一怔,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真挚且认真:“好。”

    无论多难,他都会陪着她一起度过。

    -

    时间转动,每天二十四小时的流逝。

    博钰和迟绿,短暂性的和谐相处了下来,但生活中好像又缺少了点激情。

    和季清影说起这事时候,季清影没忍住笑:“想要激情?”

    迟绿瞪了她眼:“认真的,我就觉得他对我太客套了。”

    季清影挑眉,看向另一边坐着的两个男人。

    她撑着下巴想了想:“怎么说呢,我觉得博钰是在给你时间。”

    “我知道啊。”

    迟绿点头:“我就是因为知道,才问你有没有什么办法的。”

    季清影眼珠子转了转,笑着说:“给博老师跳个脱衣舞?”

    迟绿:“……”

    她白了季清影一眼:“你被傅医生带坏了吗。”

    季清影哈哈大笑:“哪有。”

    她唇角弯了弯:“这个激情,需要你们自己去找,其他人也没办法。”

    她伸手揉了揉迟绿头发,浅声道:“但我衷心的祝福你们,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迟绿扬了扬眉,弯唇笑笑:“我也相信。”

    她转头看着季清影:“你们也是。”

    两人相视一笑。

    她们都一样,由衷的希望对方越来越好,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

    友情爱情亦或者是亲情,都一样。

    四个人的聚会,到稍稍晚点,也该散场了。

    季清影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有些许担忧。

    “傅医生。”

    “嗯?”傅言致低头看她,抓着她的手十指相扣:“怎么了。”

    季清影偏头:“你说,如果我们是他们,我们现在会怎么样?”

    傅言致微怔,笑了笑:“不要做这样的假设。”

    他低头,亲了下她唇角:“我们不会这样,就算是有这个假设,也不太可能。”

    “……哦。”

    季清影想了想:“好像也是。”

    傅言致揉了揉她脸颊:“不用操心,他们会处理好的。”

    “好。”

    傅言致看她,一如既往道:“我们回家。”

    季清影笑,靠在他肩上轻声应着:“好。”

    我们回家。

    这句话,无论听多少次,都会让她感动。她有傅言致,有家了。

    另一边,博钰和迟绿刚到家门口,博钰忽然问了声:“想不想去楼上看看?”

    怕迟绿没听清,他重复了一遍。

    迟绿一怔,她一直住这儿,但没去过楼上。

    她看着博钰,有些好奇:“楼上有什么?”

    博钰没直接回答,只重复问:“想不想?”

    “……想。”

    两人去了楼上,开门前,博钰看她:“先闭眼。”

    迟绿眼睫颤了颤,闭上了眼。

    她感受到博钰牵着她的手往前走。

    迟绿紧闭着双眸,有些许的纠结,但还是按捺住了没睁眼。

    走了好几步,耳畔传来男人的声音:“好了。”

    迟绿眼睫颤了颤,这才缓缓地睁开眼。

    一睁开眼,她看到了无数熟悉的东西,她小时候画的画,家里摆放着已经破旧了的钢琴,还有她家的全家福照片……还有公主娃娃……映入眼帘的所有物品,乃至于摆设,都是曾经可在她记忆里的那些。

    是她曾经那个家里的。

    她怔住,不敢相信地看着博钰。

    “这些――”

    “我找回来了。”博钰淡淡说:“还喜欢吗。”

    迟绿热泪盈眶,猛地点头,激动到语无伦次:“……喜欢。”

    博钰伸手压了压她眼角下方的眼泪,轻声道:“带你来,不是想看你哭。”

    他顿了顿:“我知道,我们还需要时间,慢慢来就好。我今天只是想告诉你,你担心的那些事,永远都不会再发生。”

    他抱着迟绿,一字一句说:“你喜欢小时候的那些东西,我就帮你找回来。你未来想和季清影他们做邻居,生活在一起,那我们就和他们生活在一起。不想见我爸妈没有关系,我们不见就好。不想原谅他们也没有关系,我们过自己的生活。”

    后面博钰说的什么,迟绿已经听不清了。

    她只还记得他说的最后一句。

    他说,他爱她,从开始到现在,窥见她的那天开始,他就把她放在了心尖上。

    未来,无论命运和时间如何兜兜转转。

    他还是会在原地等她,等她回来。如果她不爱了,那他会努力,让她再次爱上自己。

    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他的心从未改变。

    ――我这一辈子,只会爱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