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生许你一世安好

第98节

作者:宁静夜空      字数:2473

    半个多月后,九王府举办满月宴,因冯氏生的是双胎,需坐双月子,九王爷突发奇想,满月宴用流水席,热闹三天。

    这京城的官员都是有眼力劲儿呢,这么一瞧,都想和九王爷拉进关系。第一天请的豪门勋贵,第二日请的是四品以上官员,第三日请的四品以下七品以上官员,能来的、不能来的全来了,可见九王爷对着嫡子有多看重。

    应酬期间,嫡子萧景烨被九王爷抱在怀中,满面笑容。

    第一日流水席,梧桐站在院内,接待招呼京城的小姐夫人们,瞥眼望去,看见呆滞傻愣的九王爷,非常无语,有了嫡子后,九王爷仿佛换了一个人,说好的宠女儿呢,如今是个儿控了。梧桐叹息,暗道:也不怪九王爷如此,年过不惑之年才得这一子,不宝贝才不正常呢。

    她猛地一转身,顿时觉得头昏眼花,天旋地转,直至向后倒去,在落地前,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耳边传来闻晏着急的声音:“桐儿,桐儿,你怎么了,你醒醒。”

    再后来梧桐听不见了,她完全昏过去了。

    众人顿觉心惊,这镇国公夫人怎么突然昏厥了。

    喜鹊和飞鸾忙围上来,口内喊着夫人,五内俱焚。她家夫人身子骨一向好,能吃能睡,今儿怎么突然昏倒了,恰巧国公爷回来。

    心里指不定如何想她们偷奸耍滑呢。他们来不及多想这些,心里只想着梧桐,好好地怎么突然混到。

    飞鸾想起闻晏的医术,急声提醒:“国公爷,你医术精湛,快给夫人瞧瞧。”

    一时情急,闻晏竟忘了会医术的事,这才想起自己会医术,忙抓起梧桐的手腕,细细把脉,脸上不自觉露出惊喜的笑容,喃喃自语道:“我这是要做爹了,我终于有女儿了?”

    他先是不敢置信,又把了一会脉搏。不足一月,是那三天怀上的。抱起梧桐,朝梧桐居住的院子走去,一面走一面吩咐喜鹊和飞鸾,好好招呼客人,夫人累着了,需要休息。

    喜鹊和梧桐这才知道梧桐不是生病,是怀孕,日夜操劳九王府的事,累着才会昏厥。闻此言,两人再不让梧桐操劳,欢欢喜喜招呼客人。

    众人惊醒,等闻晏抱着梧桐离开,这才回想起闻晏的话,终于有,有女儿了?别家千盼万盼希望有个男丁,他倒好,一心想要女孩儿。定是不想让国公夫人有压力。

    这样一想众人又释怀了。

    同时喟叹白家大小姐的命忒好些,嫁给镇国公这样的才俊,被当闺女儿一样宠着,许诺她一生一世一双人,如今怀孕,更被捧在手心里,她们羡慕不来。

    想当初闻晏断腿,满京城谁家的闺女不远着,生怕国公府上门提亲,自家闺女被糟践,也只有白家大小姐,事事想着闻晏,还设法治好了闻晏的腿,才有如今的善缘。

    现在看来,有些事是命中注定,强求不来。

    梧桐在九王府的满月宴上昏倒,随后查出有身孕的事情,很快传入皇宫,皇后立刻派身边的嬷嬷来,替九王妃照管一二,不能让梧桐劳心劳累。

    沁心阁,梧桐躺在床上,悠然转醒看见闻晏陪在她身边,粲然一笑:“闻晏哥哥什么时候回来的。”

    她早接到消息,闻晏哥哥这几日就到京城,没想到是今日,好巧不巧的她还昏倒了。想起喜鹊和飞鸾,担忧问:“你没为难喜鹊和飞鸾吧。”

    “你有身孕了。”闻晏答非所问,坐在床边,笑盈盈的目光中饱含深情,抓住梧桐的手亲了亲,轻声说。

    梧桐听了这话,手摸向腹部,满脸惊喜,过了好半晌才说:“真的吗,我有身孕了,闻晏哥哥不骗我?”

    闻晏的手盖向腹部的小手,笑出声:“当然是真的,我们要有女儿了?”

    梧桐抬眸瞪着闻晏:“闻晏哥哥讨厌儿子?”

    闻晏怕梧桐生气,忙解释道:“当然不是,我就是想着,表哥,霜儿和五皇子他们,生的都是儿子。我就想换个样,才显得我闺女宝贝不是?这次生女儿,像你一样温柔漂亮,咱们下次再生个儿子吧,好不好?”

    这话听着像恳求梧桐。

    梧桐闹了个大红脸,娇嗔道:“生男生女是我能决定的?母亲生了个女孩儿,你要是喜欢,可以抱抱去。”九王爷貌似不喜欢女孩儿,只稀罕儿子。

    闻晏撇撇嘴:“那是我妹子,能跟我闺女比,再说了,妹子再好,是别人家的闺女,姓箫,跟我没一个铜板的关系。”

    虽然这样说,想起那娇软的一块肉,他心里软的一塌糊涂,却也觉得不如自家闺女好。

    “要是男孩儿该如何?”梧桐抿唇追问,脸上脸上几分俏皮。

    “要是男孩儿,我就打烂他的屁股。”闻晏抚摸着梧桐的肚子,半开玩笑地说。心里乞求:这胎是个闺女吧,娇娇软软的,一定可爱。

    梧桐疾言厉色道:“不准你打他。”

    “好好好,不打,不打,若是是个男孩,咱们下一胎再生个闺女,好不好?”闻晏轻声诱哄道。

    “不好。”梧桐娇声道。

    白秋灵站在门外,想敲门,听见闻晏和梧桐的对话,愣神片刻,面露悲戚,泪水顷刻间掉落,她擦拭一下转身走了,瘦弱的背影有些苍凉。

    若当时听父亲的话,不嫁给周栋,她会这么累吗。整日和婆婆斗,和小妾斗,她得到了什么,没有丈夫的宠爱,没有婆婆的关切,没有孩子傍身,在偌大的后院中,身心疲惫,精神萎靡,惶惶不可终日,这就是她想要了吗。

    和大姐姐比起来,她们一个天,一个地,一个是那天上的云,一个是那地上的泥。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