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魔帝嗜宠:奈何妖妃有点萌

第420章 生生世世爱(大结局)

作者:玥不二      字数:9057

    雷霆万钧。

    然燕恒动也未动,轻抬手,衣袖挥展间,便将朝他劈来的雷电之力轻易化解。

    他看赵凌墨的眼神带着讥讽,“千万年了,你还是只有这点能耐吗?”

    赵凌墨对他的讥讽视若未见。

    不过他负手凌于半空,倒是也没再有动作。

    而是半狭眼眸,看向九夭,“九儿,跟我走。”

    “我为何要跟你走?”

    九夭蹙眉,眸色亦是冷冽起来,“赵凌墨,你我之间往日恩怨,我可以不再计较。毕竟,不管因由如何,你的目的如何,你曾经到底也救过我。不过,你若真想要寻我麻烦,我便不会再放过你了。”

    赵凌墨看着她,眉梢眼角浮出戾气,“九儿,你真是……让我太失望……”

    说着,他唇角莫名轻勾,“既然你们定要忤逆天命,那就,准备好,接受天命的惩罚吧!”

    九夭眉眼微沉,赵凌墨已经抬起双手。

    龙啸声,震撼天地。

    他的体内,十二条腥红巨龙腾跃而出,直冲天际。

    九夭抬眸,十二条巨龙在天空中翻绞,很快整个天空都成了腥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下倾轧。

    是阴煞,而且,不是普通的阴煞。

    她骤然抓紧了燕恒的手,“阿恒?”

    九夭是有些担心的,这么浓的阴煞之气,她不敢想像,若是压下来,这片天地会变成什么样?

    燕恒捏了捏她的手背,安抚她,“你在这里别动,交给我。”

    说着,他抬手,在她周身塑起屏障,金色的光晕将她笼罩其中,不让她被阴煞侵蚀。

    她现在怀有身孕,燕恒其实最担心的就是她。

    九夭点头,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自然不会胡来。

    下一瞬,燕恒身形消失原地,出现在了赵凌墨身前。

    他的体内亦有白龙腾出。

    九夭是知道的,这条龙是他们在千虚幻境中找到的,不过其实它本就是月痕的本命之脉。

    而且以前是有九龙的,是被她绞杀了。

    她抬眸看着,那条白龙朝着那十二条腥红的龙奔腾而去。

    巨大的龙尾摆动间,便挥散一条阴煞之气凝聚而成的血龙。

    龙口大张,便又吞掉一条。

    白龙在吞噬阴煞,雪白的身体慢慢也变得有些腥红。

    九夭看得心惊,这么多阴煞,它若是都吞噬掉,燕恒会不会出事?

    而此刻,燕恒已经和赵凌墨缠斗在一处。

    神仙打仗,带来的波动自然不是寻常。

    本明媚的天空早已经黑沉一片。

    一团团的阴云挤在一起,风诡云谲,如同隐藏着鬼魅。

    不多时,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砸落下来,狂风在怒吼在肆虐。

    那些被静止的人们渺小的如同蚂蚁,在这样的肆虐中,无声无息的成为了祭品,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死去的。

    九夭眼睁睁看着,阴云黑沉,好似她此刻的心情一般沉重。

    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人就这么死去。

    她闭上眼,眉心冰蓝刺破燕恒设下的结界。

    冰蓝光芒快速蔓延出去,所过之处,风平雨静。

    ……

    “你可知,天地灵气为何孕育你而出?你是天命的孩子,天地是你的父母,只有天地能够主宰于你,三界六道九重天,只有你,才有资格成为神帝。”

    “夺走他的魔元,你就是这天地间唯一的强者。”

    “九儿,你这是要忤逆天命吗?”

    九夭眉心收紧,这是赵凌墨的声音。

    她这是在哪里?

    眼前一片漆黑,她想睁开眼看看。又有另一道声音响起来,是她和月空的对话:

    “人之生也,贫富贵贱,夭寿贤愚,禀性赋分,各自有定,谓之天命,不可改也。”

    “我倒是认为,从天而颂之,孰与制天命而用之!”

    又是天命,到底是什么?

    只是,还不等她想出什么,耳边的声音又是一变,是两个小娃娃的声音,

    “娘亲娘亲,这里好无聊啦,你快起来,带我和哥哥要出去玩啦。”

    “娘亲娘亲,爹爹今天又哭了,哎,一个大男人,哭得那么难看。”

    “娘亲……我们要出去啦,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玩儿吧,不过要记得快点醒过来哦。”

    “娘亲,哥哥今天闯祸,把你以前送给爹爹的荷包弄坏了。爹爹又把哥哥扔进轮回了,我一个人好无聊哦……我要和外公外婆去玩了……”

    什么娘亲,什么爹爹?

    九夭眼睫一颤,猛的睁开了眼。

    眼底迷茫渐渐变得清明,她坐起身来,四处一看。

    恍然发现,自己睡的这地方,陌生又熟悉。

    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

    她喉间滚动,下了床,踩着柔软的毛毯走到窗边。

    窗外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湖泊,还有一片花草地,天空蓝的几乎透明,美得如同仙境。

    是万灵之森啊……她怎么会回到这里来?

    燕恒呢?

    九夭神色微变,想也没想的跑出门朝楼下去,刚跑到门口,便见到一人朝这边来。

    他穿着雪白的锦衣,墨发半束,手中还抱着一束她说不出名的花,似是刚折下的。

    九夭愣住了。

    燕恒……

    燕恒自然也见到了她,亦是愣了下,然后大步走了过来。

    “醒了?”

    他的面色看起来很寻常,声音却分明紧绷着,带着几分颤抖。

    九夭茫然的看着他,“阿恒,你……”

    她有些不知身在何处的茫然,难道还是在做梦?

    只是不等她问出什么,燕恒忽然一把将她拉进怀里。

    他手中的花散了一地,无人在意,只紧紧的,将她抱着,“夭夭,你终于醒了?”

    九夭感觉到他的不安,她抿紧唇,反手抱住他的腰身,“我……睡了很久吗?”

    他收紧她的腰身,“一千年了,你说久不久……”

    “一……千年……”

    九夭僵住了。

    什么呀,她怎么忽然就睡了一千年?

    她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他们的大婚,然后赵凌墨出现,然后她用了月圣之灵……

    怎么忽然就过了一千年?

    燕恒抱得她紧紧的,把头埋在她的肩窝,“夭夭,你真狠心。”

    一睡就是千年,她可知,他是如何过来的?

    九夭收紧眉,“阿恒,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不对,她不是还怀孕了吗,她的孩子呢?

    她瞬然一惊,猛的推开他,摸向自己的小腹,“我的孩子呢?”

    燕恒被她推开,有些不满。

    不过听到她的问题,又蹙了眉,“一千年了,孩子还能在肚子里?”

    说着,他俯身,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朝屋子里去。

    九夭抱着他的脖子,这才想到自己的梦。

    对了,梦里有两个娃娃在跟她说话……

    她咬紧唇,还是没忍住又问他,“你快告诉我呀,到底是怎么回事?”

    燕恒抱着她重新在床边坐下,低叹,“说来话很长,你先亲我一下,我再说……”

    他的声线还有些委屈。

    九夭翻白眼,却又忽然想到梦里小娃娃跟她说的话:爹爹又哭了……

    九夭忽然就有些心酸,她这一睡就是千年,什么都不知道,他一个人守着她,该多难受。

    想着,九夭心头软了。

    她捧着他的脸,凑到他嘴边,亲了亲。

    然而正想放开,他按着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翻身就抱着她压了下去。

    朦朦胧胧间,她听到他在叫她,声音低沉得让人心疼,“夭夭……我好想你……”

    后来九夭才知道,那日赵凌墨出现,燕恒和他缠斗,她破开结界用了月圣之灵。

    却因为怀有身孕,孩子所带的阴煞将她反噬,导致她昏迷不醒。

    这里其实并不是万灵之森,而是在九重天上。

    因九重天灵气浓郁,更适合她修养。

    他嫌弃这里看起来冷清,用幻术将这里弄成了万灵之森的模样。

    其实真说起来,一千年也并不太久,在这九重天,也不过就是十日而已。

    只是对于燕恒来说,守着昏迷不醒的人,哪怕是一瞬,也如同万年。

    赵凌墨自然是不敌燕恒的,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更何况,不过是只剩下半魂的神魇,附身于赵凌墨而已。

    他能出禁地,本就是燕恒故意。

    只是没想到,会让九夭被阴煞反噬。

    不过也是因此,他们的孩子才免受了阴煞的折磨,所有苦难都被九夭一个人承受。

    九夭也终于知道,她最开始出现在月无妄身边,其实不过是阴谋。

    她出生后见到的第一个人,其实是神魇。

    只是后来被神魇利用,将她送去月无妄身边夺取他的魔元。

    谁晓得,她不止舍不得对月无妄下手,后来,还会爱上月痕。

    神魇之所以恨月痕,也是因此。

    他一直将九夭当成他的专属,如何能忍受她背叛于他。

    只是九夭已经想不起那些曾经,也或者说,那时候的记忆对她而言太过久远。

    就算听燕恒说起时,也激不起她半分情绪,她对神魇,应该是没有任何感情的。

    只是她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月空一直在她和月无妄之间作梗。

    他曾经对她说过的那些话,原来,他早就知道她的身份和目的。

    他是怕她会伤害月无妄,伤害月痕……

    九夭坐在湖边,靠着燕恒的肩膀,叹气。

    “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我的孩子呀?”

    她有两个孩子,都是在她昏迷的时候出生。

    男孩因为淘气,被燕恒扔进了轮回去磨练。

    女孩,被燕殇和夕月带走了。

    因为燕恒现在空不出时间来照顾她。

    燕恒侧头,在九夭发顶亲吻一下,“等你体内的阴煞全都散去,我便带你去找他们。”

    九夭抬眸看天,“那还有很久啊……”

    按照现在的速度,再等一千年都有可能。

    燕恒狭眸,将她抱到怀里,低头朝她的唇压下,“有我在你身边,你还有心思去想别人?”

    九夭闭上眼,感受着他的亲吻,无奈轻笑。

    她连自己的孩子都没见过呢,他这是吃的哪门子醋。

    睁开眼时,正好见到天边龙凤飞腾。

    九夭眉梢微动,笑得更明媚了。

    是她的孩子呢……

    她有他,有他们的孩子。

    生生世世,不再分离。

    不求千秋功名,只求得一心人。

    从此,不惧这世间凄苦,不畏这天地高寒。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