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和堕落之主谈恋爱

死亡列车15(保护好腰。...)

作者:雾矢翊      字数:4054

    顾玖稳住身形, 脚下的速度并不减,每一步都稳稳地踩住一只鬼手,腾空而去, 那些鬼手仿佛任她驱使, 供她前进。

    万星洲的声音越来越近。

    在这片穿不透的黑暗世界里,眼睛反而是累赘, 她索性闭上眼, 只凭着声音来到万星洲面前。

    她取出几只纸物抛出去。

    纸物落地便变成巨大的纸质动物,有纸青蛙、纸兔子、纸老虎。

    “抓住它们!”她朝万星洲喝道。

    大半的身体已经沉到下方的黑暗之中,仅剩胸腹在上面的万星洲惊喜地抓住最近的一只纸青蛙,用力地搂紧它。

    有纸青蛙作为支撑,他的身体终于不再被鬼手拖着往下坠。

    他朝其他人道:“你们也赶紧抓住它们,不要被拉到下面。”

    怕纸物不够用,顾玖连续抛出好几个,它们落地即长, 往玩家所在之地跑过去, 为这些玩家提供支撑点,让他们能借力脱离那些束缚他们的鬼手。

    鬼手朝纸物抓过去,想将纸物撕碎拉到下面。

    可惜纸物庞大,不是一时间能拉下去的。

    顾玖跃上一只纸兔子, 辨别声音,灵怨之刃挥出,将那些束缚玩家的鬼手砍断, 让他们得以顺利地爬上纸物。

    玩家们也趁机自救,挣开鬼手的抓攫束缚。

    终于, 玩家们都爬上纸物。

    “跟我走!”顾玖开口,同时甩出几根绳子, 让他们抓住。

    脚下的纸物已经摇摇欲坠,即将要被鬼手撕破。

    顾玖侧耳倾听,确定这里所有玩家都紧紧地抓住绳子后,她跳离纸青蛙,再次踩着地上的鬼手往通道外掠去。

    顾玖就像拉着一串的粽子,拉着那群人逃离通道。

    玩家们虽然已经筋疲力尽,却不敢松懈,求生欲让他们拼尽全力跟上顾玖,就算被鬼手抓伤也没有吭一声,咬牙忍住浑身的疼痛。

    终于,顾玖离开黑暗的通道。

    她身后是八个玩家,他们手里都抓着一条绳子,那条绳子牵引着他们离开黑暗通道,同时也帮助他们在黑暗行走时稳住身形。

    老黑等人过来接应。

    突然,李经惊喜地叫道:“季常心,你竟然在这里!”

    叫季常心的年轻人也是惊喜非常,扔开手中的绳子朝他扑过去,给他一个拥抱,爽朗地笑道:“没想到你也在这里!李经,看到你还好好地活着,我实在太高兴了!”

    “我也是,我就知道你这家伙命硬得连老天爷都不收!”

    久别重逢的搭档两个只是简单地拥抱了下,李经继续去救其他陷在黑暗中的玩家,其他人瘫在地上休息。

    他们身上都有鬼手撕挠出来的伤,钻心似的疼,每一道伤都在考验着人类的忍耐程度。

    顾玖忍住腰伤,看向自己救出来的一串“粽子”,视线落到一人身上时,怔了下。

    “武哥,你也在这里?”

    武阳有些力竭地坐在那儿,虚弱地朝顾玖打了个招呼,“顾玖,好久不见。”

    顾玖往嘴里塞了颗止痛药,又往腰上的伤贴了个腰贴,然后将药分给他们,笑着说:“看来我来得正是时候,你们是怎么混到一起的?”

    万星洲疼得龇牙裂嘴,边抽气边道:“昨天我刚进来就遇到武哥,幸好武哥救了我,不然昨天我刚进来就要被鬼怪弄死。”

    顾玖看他满脸的抓痕,沉默了下,取出伤药帮他处理身上的伤。

    虽然这些玩家刚才都陷在那里,但是万星洲的伤硬是看起来比其他人要恐怖几分,仿佛再不处理,下一刻就要没命似的。

    果然是个倒霉催的。

    其他人也赶紧处理身上的伤。

    大小姐处理伤势的手法并不温柔,也不娴熟,万星洲疼得嗷嗷直叫,消受不了这美人恩。

    “有力气叫,证明没什么事。”顾玖很温柔地说。

    万星洲抗议:“叫是一种发泄方式,我实在太疼了,要发泄出来――嗷,轻点轻点!”

    “我已经很轻了。”顾玖为自己辩解,“你可是我第一个出手治疗的伤患,其他人都没这个荣幸。”

    万星洲双眼含泪,所以他是大小姐第一个试验品吗?

    嘶,大小姐真的好粗鲁啊!和温柔的外表一点也不符。

    “不过阿疾很擅长,他的手法挺好的,又很温柔。”顾玖将一个腰贴啪的贴在他腰上,“下次遇到陆疾,让他帮你处理。”

    万星洲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吐槽大小姐这话仿佛是希望他继续受伤似的,还是跟着她一起夸陆疾很温柔。

    问题是,陆疾的温柔只对大小姐,对其他人是寒冬般的凛冽,他们没那命受他的温柔。

    处理好身上的伤时,老黑等人已经将陷在通道里的玩家都救出来。

    一群人迅速地远离那通道,瘫在不远处休息,用敬畏又惧怕的目光看着那通道。

    老黑他们过来帮那些受伤的人治疗。

    幸好大家都带着各种各样的伤药,毕竟玩家都是拿命在游戏世界里拼博,各种药物是少不了的。

    处理完万星洲身上的伤,顾玖看向武阳,他已经将自己身上的伤处理好,坐在那里休息。

    “武哥,你是几时成为c级玩家的?”

    武阳道:“大半个月前。”

    “武哥你岂不是才经历一场c级游戏场就被送进这里?”

    “也不是。”武阳道,“我已经经历三场c级场游戏。”

    顾玖明白他的意思,他并没有在每次离开游戏世界后休息十天再进,而是休息几天就进入游戏世界,半个月时间让他连续进入三个游戏世界,这次是他所经历的第四场c级游戏世界。

    怨不得武阳会被选进死亡列车世界,这次诸天游戏将有实力的c级玩家都丢进来。

    万星洲昨天进入地铁站后,是在第二十站,和武阳一起乘车去第一站坐返程列车。

    他们在返程列车的第十三站下车休息。

    今天一早,他们就被地铁站里的鬼怪撵上车,一路坐车来到第五站。

    “你们刚才是怎么回事?怎么会陷在鬼手堆里?”顾玖不解地问,抬头看向黑暗的通道,光是看着就感觉到一股令人心悸的危险。

    听到这话,刚才被救出来的玩家都是一脸愤怒之色。

    “我们遇到一群可恶的家伙。”季常心闷闷地说,“这群家伙喜欢将其他玩家当成炮灰探路,我们是被他们推进去的,他们趁机跑了。”

    “是探路玩家。”老黑肯定地说。

    这些喜欢拿其他玩家当诱饵和炮灰探路的玩家,被称为“探路玩家”,是玩家们最厌恶的一种存在,他们行事无所禁忌,没有底线,其他玩家在他们眼里都是可以利用的。偏偏游戏世界规定玩家之间不得互相伤害,纵使被他们气得半死,也无可奈何。

    顾玖恍然,昨天乘坐反程列车经过十七站时,站里试图让他们下车的玩家便是探路玩家。

    原本一起上车的玩家有近两百人,没想到其中竟然隐藏一群探路玩家,万星洲等人不备,便被那些探路玩家坑了。

    可以说,是很倒霉的了。

    身上的伤终于没那么疼,万星洲也有心思询问,“大小姐,你遇到阿疾了吗?”

    “还没有。”顾玖叹道,“我还以为会先遇到阿疾再遇到你的……”

    “我明白,我是个倒霉催的嘛。”万星洲坦然地接过她的话,“不过我竟然比阿疾更早遇到你,可见我的运气还是不错的。”

    原本以为就要死在这一站,哪知道大小姐从天而降,简直就是他的救世主。

    万星洲顿时有几分得意,自己的运气其实还是很好的,每次都能绝地逢生,得贵人相助。

    了解完情况,顾玖和老黑再次来到那黑暗的通道前。

    就着通道口前的灯光,隐约能看到里面挥舞的鬼手,散发一股令人心悸的危险,若是玩家不注意,一头扎进去,后果便是被拖到地底之下。

    “顾玖,你怎么看?”老黑问。

    顾玖道:“要不要放把火烧试试?”

    老黑:“……”

    老黑虽然一直带着队友们在列车逃亡,但在能力所及之时,也试着寻找通关线索。

    他一直有一个疑问,这些鬼怪到底是怎么来的,他们又是从什么地方出现的,为什么会在列车和地铁站徘徊?

    可惜这个问题直到现在,依然没什么头绪。

    老黑向在场的玩家寻找易燃物。

    “我这里有灯油。”武阳贡献出一些灯油,只有小小的一瓶,五十毫升这样。

    顾玖觉得这灯油很眼熟,“武哥,这是青山村的灯油吗?”

    武阳嗯一声,离开游戏世界后,他看到这灯油挺便宜的就买下来。

    其他人也贡献出一些油,有鱼油、植物油、动物油之类的,甚至还有一种像人体脂肪一样的油,有些恶心。

    提供这脂肪油的玩家解释道:“这是鬼油,是鬼怪被烧死后留下来的,一瓶可是要五百积分呢,很贵的。”

    看到这么多种类的油,众人也算是大开眼界。

    果然,游戏世界里无奇不有,看多了也就淡定了。

    老黑等人将各种油朝通道泼过去,并在第一时间将它们点燃。

    小小的火苗轰的一下变成大火,热烈燃烧的火焰照亮黑暗,那些从黑暗的地底伸出来的鬼手飞快地缩回去,没有第一时间缩回去的鬼手都沾上火焰,它们挣扎着,挥舞着,似要熄灭手上的火。

    顾玖等人站在通道前,看着这一幕。

    火光只能照亮方寸之地,更远一些的黑暗依然无法勘破,纵使那些鬼手着火,地底仍是没什么变化,那里仿佛一个没有底的黑洞,鬼手从黑洞钻出来,要将上面的生灵拖拽下去。

    威力最大的是鬼油。

    一颗火星子就能蔓延成一大片,可以说通道里的鬼手大多数是被它烧灭的。

    鬼手在火中渐渐地化成一片虚无消失。

    终于,地上的所有鬼手消失,黑暗的通道恢复正常,可以看到铺着瓷砖的地板,而非一片不见底的黑暗。

    顾玖走过去。

    她的脚踩在坚硬的地板上,那股令人心悸的危险已经消失。

    老黑失望地道:“消失得真快,都不给人探究的工夫。”

    眼看着这些鬼手消失,第五站变得安全。

    顾玖决定先在这里休息。

    “大小姐,你累了?”万星洲问道,有些担忧地看着她,“你的腰还好吧?”他注意到她腰上的伤。

    顾玖靠着墙而坐,双腿交叠,“放心,很好,我贴了腰贴。”她拍拍自己的老腰,女人的腰那么重要,怎么能不好好保护呢。万星洲挨着她而坐,“那你干嘛不走?”

    顾玖:“我要等阿疾。”

    万星洲无话可说。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