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枝枝娇艳

第72节

作者:梨酒儿      字数:2452

    他手紧紧握着,一直在微微的颤,眼神凝住,整个人僵的厉害。

    先前这些日子田嬷嬷说了许多,事无巨细全都说了一遍。

    沈卿禾也记得好好的。

    小腹一阵一阵的疼,像有刀刃在肚子里不停的转,她只听着耳边来来回回的脚步声,稍微缓过来一些了,带着哭腔弱声问:“为什么还不生啊……”

    “不是跟枝枝说了嘛,还要再等等。”

    陆胥出声和她解释,声音嘶哑的几乎要听不见,却依旧沉稳有力,能给人坚固的支持。

    这是沈卿禾活这么多年来最坚强的时刻了。

    她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好像有很久很久,又好像才一会儿,产婆的声音太聒噪了,她都听不清楚。

    “枝枝,用力。”陆胥俯在她耳边,声音极其清晰的传了过来。

    她小脸通红,便咬着牙用力。

    田嬷嬷在旁边才着了急了,她在这霁城给那么多产妇接生过,从没见过哪个妇人,生产时要让男子守在身边。

    特别是陆二公子阳煞气重。

    这屋里又乱又血腥,可不好冲了阳气,那来年该不吉利的。

    思及此,于是她忍不住劝道:“二公子,屋里晦气,您还是出去等着吧。”

    “你给老子闭嘴!”陆胥吼了一声,脸色铁青。

    若不是现在这个时候,他当真要直接拎起人扔出去。

    屁它个晦气不晦气的,都不想管。

    他媳妇都快疼死了,他心疼的心都七零八落,恨不得让这些疼痛都能自己来承受。

    枝枝怕疼,她最怕疼了……

    陆胥强压下情绪,在耳边哄着沈卿禾,又耐心的教她用力和呼吸。

    短短的半个时辰,仿佛过去了一年那么漫长。

    直到一声婴儿的啼哭声传来——

    “是位小公子!”

    陆胥没有反应,只看着他背影黑沉沉的。

    反倒是沈卿禾,缓过来一些后,巴着眼往那边瞧,明明刚虚了力,却好奇的不行,便去拉了拉陆胥的手。

    陆胥指腹停在她的眼角,轻轻的揩去一点泪水,轻声道:“枝枝先休息。”

    “夫君,好像也不是很疼。”沈卿禾眨了眨眼,唇角浮现一抹轻微的笑意,接着好奇道:“小公子长得像你还是像我,好不好看?”

    “听声音就好可爱。”

    “夫君,我们给他取什么名字?”

    真的是疼过去了就忘了,心里只记挂着小宝宝,一下子什么都想到了。

    一连问了一大堆。

    陆胥喉头微动,话一时梗在喉咙,一向高大粗莽的男人,那瞬间低头,泪水顺着脸颊慢慢滑落。

    心里一阵酸意。

    “怎么了……”沈卿禾看着他,突然有些被吓到,迟疑的问了一声。

    “夫君……不高兴吗?”

    陆胥眼神怔住,片刻后,他突然笑了起来,大声回答道:“高兴!高兴得很!”

    说完,他低头亲了亲她的眼角,鼻子,最后又落在嘴唇上。

    枝枝乖。

    枝枝辛苦了。

    .

    四月初七,陆琰满月。

    小家伙长得白白胖胖的,模样同沈卿禾有六分相似,特别是一双水灵灵的眼睛。

    满了月的小公子还是小小的,软绵绵的,乖巧的不得了。

    陆胥这样粗莽的人,头几回抱孩子的时候,整个手足无措。

    现在已经很会哄。

    就和哄枝枝一样,娘俩当真连性子都是一样的。

    “梁将军送了两匹骏马,还有一匹小马,说是留给小公子骑,日后陪他长大。”

    橘白今儿也穿了新衣裳,兴致勃勃的,同沈卿禾说外面的情况。

    “璇璇小姐和三少爷正在陪太夫人说话呢,太夫人给您和小公子都带了礼物,等下奴婢就拿过来。”

    自从出了陆府后,家里很少这么热闹又其乐融融了,橘白看着,自然也跟着高兴。

    沈卿禾正坐在妆镜前,才收拾好了,起身转了一圈,十分欢喜。

    “对了,梁将军好像还说,有棘手的事,要请咱少爷帮忙。”

    “那我爹爹和娘亲呢,可已经到了?”

    “二位正在逗小公子玩呢。”

    “我去找爹爹和娘亲。”沈卿禾很兴奋,才顾不得什么梁将军的事,点着脚尖,一蹦一跳的出去了。

    满月宴吃得颇为开心。

    近黄昏时,送了人离开,院里便又渐渐的安静下来。

    小陆琰也睡着了,由嬷嬷带回了房间。

    沈卿禾也刚送了父母亲离开,便在院里的凉亭等陆胥回来。

    他和梁将军谈事情谈的太久了。

    他回来时天已经黑了,一身黑衣,手上提着□□,手臂肌肉线条格外壮硕,远远的看见沈卿禾,一把将□□扔到一边,出声唤道:“枝枝!”

    沈卿禾回头,愣了下,小跑着上前两步,垫脚,伸手圈住了他的脖子。

    “夫君,你是不是要出远门了?”

    陆胥没想到她会这么问,怔了好一会儿,还没回答,沈卿禾又道:“虽然我想夫君一直陪着我,但夫君也是要做大事的英雄!”

    她始终记得梁将军说过,陆胥若是从军,那必将是驰骋沙场的一方枭雄。

    陆胥笑了声,没说话,一手把人扛起,大步往房间走。

    房间里一片暗色,灯都没点,陆胥几乎把她整个人架在身上,抬眼静静的看了好一会儿,眼里是满满的柔情和宠溺。

    “不出远门。”陆胥低低的道:“就算出远门,也带着枝枝。”

    说好了永远都陪着枝枝的。

    有一个枝枝,宁愿这一辈子籍籍无名,宁愿放下所有的宏伟抱负,安于此状,平静祥和。

    “我只做枝枝的大英雄。”

    沈卿禾看着他,只回想着下午的时候心绪复杂,打量着他的眉眼,眼眶也渐渐红了起来。

    “枝枝喜欢夫君……枝枝想永远和夫君不分开……但是——”

    “枝枝也更想看到夫君做想做的事。”

    以后还有很长,未来还有很多年。

    他们不过刚刚开始。

    “嗯,都听你的。”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