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我的重返人生

第5章 在下方年,年方二八

作者:偷名      字数:6895

    根据学校安排,从这次摸底考试起,以后的考试都会按照高考形式进行。

    文、理综合考卷,分成两天。

    这种安排公布后,棠梨八中的许多学生高兴得像个二百斤的孩子。

    因为考试期间每天将多出来五个小时的空闲。

    不少学生光是对这些时间的安排,就想出了一百零八种方式。

    遗憾的是,多数是关于在校外的,于是胎死腹中。

    听着各个班级里传来的欢呼声,方年脸上忽然有了些笑意。

    前世,08年下半年到09年上半年高考结束的这段时间,是方年人生中最后一段轻松时光。

    从那之后,生活虽然不难忘,但也再没感觉到轻松。

    方年想着:“或许,这才是老天让我重返这段人生的意义。”

    “有时间充分享受青春的尾巴,也有机会让生活更加从容。”

    “……”

    7月25日,周五,早上9点,棠梨八中高三年级的第一次摸底考试开始。

    第一天的语文和数学于方年而言,有难度,但比较轻松。

    然后,就是考试结束。

    学生们稀稀散散的离开教学楼。

    李安南喊着方年一起去操场上,嘴上问:“考得怎么样?”

    方年实话实说:“会做的都做了,理综空了一多半,应该能有三百多。”

    真考试时,方年才发现物理、化学、生物的理科综合试卷上,每个汉字都能认识,会读,组合起来的意思复杂得令人绝望。

    当时就感叹过:“上辈子这辈子加一块都理解不透中华文化博大精深这八个字啊!”

    李安南咕哝道:“我觉得我连三百分都到不了。”

    “这次是我人生中唯一一次没抄的考试,过程有点艰难。”

    说到这里,李安南长长的叹了口气。

    这里面仿佛蕴含了他对自己以及人生的全部迷茫。

    说着两人走进了操场上的篮球场。

    然后……

    “来来来,把球给我,看我射一个三分!”

    “妈的,帅不帅?!”

    “再给大家来个三步上篮……”

    李安南激动的声音似乎能穿透整个操场。

    那意气奋发的样子,似乎要主宰这天地,完全看不出刚才的迷茫。

    比起方年现在的小胳膊小腿,李安南精力充沛得简直像是要去打杀一头牛。

    早在前天下午,方年便主动走进了球场。

    给晚饭前加入一项运动:可以蹦蹦跳跳长高高的篮球。

    此时一共六人凑成了半场3v3,很快就开始了不严苛规则的篮球小赛。

    方年跟李安南还有另一个男生一组,不过跟他们不一样的是,方年只能算是凑数的。

    因为他两辈子都没怎么碰过篮球。

    运球都不会过胯。

    只是方年这辈子很不讨厌篮球。

    因为——在下方年,年方二八,目前一米六九,还可以长个!

    “……”

    三十来分钟的篮球运动过后,大家衣服都湿透了,少年人也没那多讲究,一同去了食堂。

    洗澡?

    自然要等下了晚自习才开始。

    不然哪来那么多内裤更换。

    …………

    …………

    考试结束的次日,174班的第一节课是数学。

    “卷子改完了,喊名字上来领。”数学老师站在讲台上说道。

    中年,不戴眼镜,也没谢顶,严肃中带着幽默的朱建斌在174班的受欢迎度还不错。

    听他这么一说,就有同学问:“老师,这次我们班是第一名吗?”

    “数学是第一。”朱建斌回答了一句,然后喊名字。

    “李小鹃……”

    “……”

    “李安南……你这次考得不太行,上高三了要抓紧!”朱建斌难得的多嘴说了一句。

    李安南连忙应下:“我一定抓紧。”

    “……”

    “朱鹏飞,127分,考得不错,又是全校第一。”

    朱建斌脸上开始有了笑容。

    一般念出分数的,成绩都比较好。

    接着又多念叨了两句:“这次的题型都比较基础,大题有点难,但整体分数其实不是很理想,别因为是补课就松懈。”

    “……”

    “柳漾,112分,不错。”

    念完柳漾的名字后,朱建斌抬起头看向台下:“这次考试必须要表扬一个人。”

    “方年,115分,全校范围内数学进步第一!”

    “!!!”

    教室里忽然一静,接着轰然起来。

    “嗯?方年?他能考115分?”

    “这次的题目这么难,115分?抄的?”

    “数学这东西怎么抄,这次的卷子选择填空全抄对也就75分,解答题你抄给我看看?”

    “……”

    方年略有意外,数学试卷他只做了会做的,按这分数算,正确率有点高……

    现在就只不会35分了?

    复习进度可才到必修4的开端,都没到高中阶段的必、选修课本的?……

    方年走向讲台,接过卷子奇怪道:“老朱,你没改错?”

    语气熟稔,一如当年高中毕业后的熟悉。

    底下的同学正发蒙方年的叫法。

    朱建斌却没在意称呼,道。

    “你小子到高三总算知道开窍了,还不晚。”

    接着换了一种口吻说。

    “你们174班的数学一直是我教的,可能没人记得方年在高一的数学成绩,但我一直记得,高一期中数学考试,他是拿了全校第一名的。”

    “同学们,高三是最关键的一年,这一年会系统的复习所有你们学过的知识,只要努力就有收获。”

    “方年,你跟大家讲两句?”

    迎着朱建斌认真的眼神,方年略作思考,最终点了下头。

    转身,目光虚虚的看向台下,没有具体在谁的身上。

    教室里面一下就变得安静起来。

    方年清了清嗓子,语气认真道:“这次考试前只来得及复习数学,考试中做了我会做的。”

    “结果显然,老z~师说得对,努力就一定会有收获。”

    “加油,相信自己!”

    没有鸡汤,没有渲染情绪,也不讲大道理,只是在陈述。

    朴实无华,但能让出于青春最躁动时期的同学们听进去。

    方年的话语刚落,教室里面立刻轰然。

    “这是方年?!”

    “哇,怎么说得我都认真起来了?!”

    “那个,方年说话的样子是不是有点帅?”

    “……”

    一旁的朱建斌略微发愣,这不是他印象中的方年。

    这种能令人听进去的话语,也不在他预料中。

    深看了眼方年离开的背影,朱建斌看向台下:“方年同学确实是基本功比较扎实,只做会做的,果断放弃了不会的,答题正确率95%以上。”

    “有时候在考试的时候我们碰到难题时,必须要学会取舍,用有限的时间做更多自己会的……”

    除了空白的地方,方年的答题正确率就很离谱。

    只答错了一道选择题。

    空了30分,一起刚好35。

    “……”

    班上的同学足议论了分多钟。

    本来吊车尾的方年忽然考了个比较惊人的分数,这让大家都很诧异。

    前前后后各个位置望过来的眼神中蕴含着不同的情绪。

    有羡慕。

    有嫉妒。

    有警惕。

    不一而足。

    朱建斌敲了敲黑板:“好,现在我们来讲解试卷,认真听,一切都还来得及!”

    ======

    破碗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