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我真就想当个厨子啊

第六章 让我缓缓,腿有点软

作者:参江      字数:5980

    !--go--

    树丛掩映间,有袅袅雾气升腾而起,再走近一些,就能见到一眼散发这热气的温泉。

    温泉中,一双嫩白的小手掬起一捧水,轻巧地往自己脸上淋下,雾气飘散间,是一张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纯净脸蛋,只是身子浸在水中,看不透彻。

    但无意间的一抹春色,仍是勾人心弦。

    “二狗子,走,我带你去看个好东西。”

    说这话的时候,阿水眼中闪烁着荡漾的光,江平就知道此事绝不简单,本着批判的心思,他跟着阿水来到此处,在一块大青石后藏了起来。

    不多时,便出现了眼前的一幕。

    女子并没有待上多久,再加上温泉水的雾气实在太重,加上女子的动作很快,以致于穿衣服的场景就好像打了马赛克。

    江平暗叫一声可惜。

    然后就感觉脖颈间突然变得温热,一股股炽热的气息不断冲击而来,转头就看到阿水那双涨大通红的眼,鼻子间的呼吸沉重炙热,像是发情的公牛。

    “滚开点,你顶到我了。”

    江平脸色一黑,尾椎骨都凉了起来,差点没忍住出手一巴掌把阿水给拍死。

    阿水却不自觉,眼神直勾勾地看着女子远去的方向。

    “二狗子,我发现我爱上她了,我想娶她。”

    “你那是发情,不叫爱,另外,我再重复一遍,滚开点,你丫的刚才顶到我了。”

    江平一把推开阿水,直接远离阿水身边三尺之地。

    阿水终于反应过来,看到此刻的窘态,他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笑了起来:

    “这里原本躲我一个人刚刚好,加上你,就有点挤了。怎么样,我没骗你吧,真的是有好东西的。”

    可江平经验哪是阿水能比得上的,在阿水还浮想联翩的时候,他早已进入贤者时间,所以此刻充分发挥了批判的精神。

    “你就不能有点出息,非礼勿视的道理懂不懂,人家女孩子的清白还要不要了。

    再说,你用你的猪脑袋想一想,青云山上全是大老爷们,女的是什么身份难道还不明显吗?

    要是被人发现了,你有三条小命都不够用的。”

    阿水愕然,他还以为江平会感谢他来着,毕竟这可是他独有的小秘密。

    “可……可是刚才你不也看得挺兴奋的嘛?”

    江平:“……”

    “总之,这种事以后千万不要干了。真寂寞,就早点出师,也就能找个婆娘,实在憋不住了,下山去找个姑娘,消费一晚,你又不是没钱。”

    江平刚才说的可不是胡扯,事情总有败露的时候,阿水一旦暴露,那就是个死。

    阿水听后,脸更红了,扭捏道:“……我不是这样的人。”

    “滚,恶心!我先回去了,你要不要一起。”

    阿水赶紧摇摇头:“你……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

    江平便知道阿水贼心不死,根本没把他的话听进去。

    但好言难劝该死鬼,他刚才的告诫也算对得起阿水带他来的票价了。

    不过话说回来了,刚才那水真滴白,雾真滴大。

    ……

    林间。

    江平哼着小曲,嘴上噙着满足的笑,踩着地上干燥的枯叶,手里还折了一段树枝,甩啊甩,颇有闲趣。

    叮叮当当!!!

    像是打斗的声音。

    江平耳朵一动,循声来到一处。

    就瞧见一个绿衫姑娘持剑正和两个黑衣蒙面人打斗着。

    抬头看了看不算很大却很亮的太阳,江平一脸无语,感情这两位是生怕别人看不出自己是坏人啊。

    再定睛一看,这姑娘貌似有点胸熟,咳咳,是脸熟。

    这不是刚才泡温泉的妹子嘛。

    砰!

    只见得其中一个黑衣人袖口一吐,便有一颗浑圆黑亮的珠子弹射而出,直接打在绿衫姑娘手腕上,姑娘手中长剑一松,脱手而出。

    看准时机,另一个蒙面人一掌打在姑娘的肩上,直接把姑娘打倒在地。

    噗!

    姑娘伏在地上,吐出一口血来。

    “你们是何方鼠辈,敢上青云山来,不怕青云一剑吗?”

    见自己打不过,姑娘非但没有求饶,反而很硬气地娇斥一声。

    “嘿嘿,想知道我们是谁,我怕说出来,吓死你!”

    刚才使珠子的蒙面人抬手一招,刚才那颗黑亮珠子就回到了他的手上,再细看,原来是有一根透明细丝与珠子相连。

    另一个蒙面人也是冷笑道:

    “算你运气不好,看到了我们兄弟俩的行踪,今天就不能放过你了。”

    “要杀就杀,姑奶奶不是被吓大的。”

    程琳儿捂着手腕,倒是颇为硬气,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已经满是泪水,显然害怕极了。

    她还年轻,还有好多好吃的没吃,怎么就倒霉地遇到了这伙贼人。

    要是老天爷再给他一个机会,她发誓,一定要先吃够本再说,才不管会不会胖呢。

    “老大,她要我们杀她?”

    “哈哈,我怎么舍得现在杀她,在山上窝了这么久,送上来一个这么水灵的妹子,那是老天的恩赐,你杀了她,岂不是浪费了。”

    “那老大的意思是?”

    “就是那个意思。”

    “嘿嘿……”

    “嘿嘿……”

    两个黑衣人搓起双手,互相对视一眼,一副同道中人的模样。

    此刻,程琳儿想到了江湖中一直经久不衰的淫贼们,想到了那些失去清白的姑娘们,想到了自己灰白的后半辈子。

    她捂紧了衣服,发出了最后的倔强:

    “救命啊!”

    江平躲在树后,看得干着急,恨不得自己上去指导一番。

    你丫的别光说啊,动手啊,撕她衣服,按住她双手,动手啊!

    再加上一句‘你越反抗我越兴奋’,这才是淫贼呀。

    光嘿嘿,嘿嘿个不停,嘿你个大头鬼!

    玛德,当淫贼都这么不专业,还说你们不是在演戏。

    江平气愤的一拍树干。

    “谁!”

    两个黑衣人大惊失色,看那模样比地上的姑娘还惊恐。

    “是我。”

    江平走了出来,木然的表情,淡漠的双眼,目光直视着两个黑衣人。

    “你是谁?”

    “一个过路人。”

    江平冷漠道。

    “识相的话就滚远点,否则别怪我手中的刀不认人。”

    黑衣人举起手中刀,威胁道。

    身为坏人,这时候你应该杀人灭口!

    强忍着指导的心思,江平冷哼一声,一掌拍出,旁边一棵手腕粗的小树应声而断。

    “你们在说什么?”

    “咳咳……”

    黑衣人对视一眼。

    “山高水长,小子,我记住你了!我们走!”

    说完,竟毫不迟疑地跑了。

    过了好一会儿,程琳儿见这位路过的大侠还站在那儿不说话,她迟疑了一会儿,问道:

    “大侠,你怎么了?”

    “别说话,让我缓缓,腿有点软。”

    江平扶着树,腿如同筛子一样抖个不停。!--t;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