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无法可恕

第8节

作者:计然之策      字数:5545

    “解释?我的情况你们都知道了啊,而且我的公司你们也去过,不管是风水问题,还是别的,应该是你们和我说才对吧!”

    雅竹有些不快,不过常年养成的高素质作怪,并没有马上发作。

    大舅并没有搭理雅竹,而是给我一个眼神,示意由由我和她说,我这思维这么混乱,而且此时在她家里对照着视频里一幕幕,眼神还漂浮于主卧的方向,怎么可能理清思绪去摊牌。

    而且,似乎我知道的并不多,我摇了摇头,就这状态,我能放出个屁都算厉害了,可惜我是啥也没说出来,大舅叹了一口气,似乎很是不情愿。

    “那好吧,你对邢月这个名字应该不陌生吧?”大舅无奈的说着。这么说着,大舅的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

    “嗯?”雅竹听到了这个名字愣了几秒,然后双眼瞪着大舅,惊讶之情溢于言表。

    “邢月这个名字看来你不熟?那杨伟这个名字你知道不?而公司里的小莫你认识不?你可别他妈告诉我你都不知道。”

    大舅终于放下高人的身段,把痞里痞气的样子显现出来。这不,现在连脏字都整出来了。

    【作者有话说】

    走过路过,别放过我。

    第二十章 爱或伤害

    “小莫?这事和小莫有什么关系?”

    雅竹的肩膀逐渐颤抖起来,显得很紧张。“

    我怎么不知道这事还有小莫?你快说!”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雅竹猛的站起来,用力的嘶吼着。

    那咄咄逼人的气势却丝毫不能让大舅动容,开玩笑,这老流氓叱咤江湖半辈子能让你这么一个小丫头吓到?

    大舅先是望了望天花板,随后说道:“小莫是你的部下,你平时怎么对待她的?非打即骂,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小月怎么对人家的?非得逼这么一个善良的人跳楼?呵,至于杨伟,你他奶奶的,真不知道怎么去说你了。”大舅似是没听到雅竹的失态吼叫,平常的语气轻轻诉说着。

    “你们在哪知道这些的?我请你们是为了脏东西,不是让你们查案的!竟然调查我!这里不欢迎你们,请你们离开!现在!马上!”

    雅竹喊着,奔向大门,用力的推开门,指着外面。

    我想她肯定想喊出来的是滚!碍于还有金诺这个小丫头,所以还留着最后的遮羞布。

    “你不用这么激动,你他么干那些埋汰事儿的时候怎么想的呢?你坐下来,咱们消停把这事聊聊。我也想尽快把这事了了,我可不想整的我一身骚,他奶奶的。”

    大舅的手在空气中往下按了按,示意雅竹冷静一点。

    “那个啥,咱们吧,平静的把这事给谈清楚了,你看你别激动啊,坐、坐咱好好聊聊。”

    我赶紧起来安抚着,可我却没有伸手碰她,开玩笑,这就是个变态。

    我不是怕脏,我是真害怕啊!

    结结巴巴的说完,我缓慢坐下来,实际上只有我自己知道如坐针毡。

    雅竹经过我和大舅的安抚,眼睛略显得木讷,停顿了能有几分钟的样子,终于缓缓的坐下来,从包里拿出一盒烟,颤抖着双手点燃,深吸了一口,本是优雅的动作显得僵硬,这个女人的表情显得惊慌失措,眼睛盯着烟头,被呛的猛烈的咳嗽着。

    我和大舅没有打扰她调整情绪,相信她的心里已经翻江倒海,虽然大舅还什么也没有说,但是提出俩个死人,还是和她有重大关系的人,她不可能还保持平静。

    雅竹的高贵气质,那种从内而外“装”的感觉终于被沉默击溃,摇了摇头,眼泪掉了下来嘴角却挂着笑,那种表情是无法用语言表达清楚,也无法让外人体会到她此时此刻的心里。

    烟已灭,灰未尽,

    手停在半空,似是进入沉思。

    看着冷漠的眼神还有她嘴边轻声的自语呢喃,我心里酸酸的。

    到现在我能体会到她也有着自己的苦楚,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们,每人都是一个孤单的个体,享受寂寞的同时也要享受痛苦与被痛苦,当个体内心的秘密被人揪住狠狠的揉碎,这个体究竟会如何谁又知道?

    有人走的匆忙,有人却爱的甜美,很多人和事从一开始就已经确定了结局!

    终于,等待了许久,

    雅竹缓缓的开口了,话语中夹杂着自我的嘲笑和无奈。

    “想必你们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吧?那没什么隐瞒的了,小月的死和我无关,我该给她的都给她了,只是她不满足,贪得无厌而已,呵。我对杨伟,是爱!刻骨铭心的爱!你们根本不懂,也体会不到,更理解不了。”

    “唉。你爱杨伟?你爱他你把他杀了?”大舅这句话声音很轻,如果不仔细听都会听不到!

    可是听到我的耳朵里就是一声惊雷!

    劈的我整个人连妈妈都不会叫了。

    这是什么情况?

    房间里没了声音,我趁着这个时间恶补了整个事件的过程!雅竹重金委托我和大舅帮忙祛除不干净的东西,我也真实的看到了小月要害雅竹的整个过程!

    可大舅明明刚才说小月是好人,要害人的鬼说成了好人,这活着的人竟然是坏人吗?小月和杨伟是夫妻,面前的这个女人可以说是第三者,逼死了小月,小月怀恨在心要害她。

    可怎么能说就是她害死的杨伟?目前为之,还没看出有杨伟什么大事,而且杨伟是自杀啊!我越想越不清楚,大舅这话从何说起的呢?

    “我?怎么可能,他可是我深爱的人啊!我可以把全部都给他,全部!可惜啊,他有家庭。即便如此,我仍那么爱着他,甚至,我可以做他背后的女人一辈子!”雅竹很认真深情的说着。

    我靠!重磅!原来是这么回事,这浪蹄子。

    “唉。你身体里藏着另一个自己,小竹子啊,我知道你心里苦,你也没有任何的罪。”大舅神色有些凄然,竟然出生安慰起了雅竹,要知道作为大舅这种正气凌然的流氓,是很难接受恶势力思想的。

    雅竹竟然他妈的嘻嘻笑了一下,表情中竟然有些小得意,没有说话,等着大舅接着往下说。

    大舅可怜的瞪了她一眼,缓缓的说出了我心里的疑惑。“你身体内的另一个自己,在侵占着你冷静一面的灵魂,你自从爱上了杨伟开始你的精神就不正常了,你开始的时候应该是知道的,可你偏偏很享受这种感觉,享受被一个人爱,爱一个人这种魂牵梦绕的感觉,单身许久,难得精神和肉体都得到解放,你总是端着的那一份堡垒也终于被他攻破,所以你享受着可是,当你知道小月发现整个事件之后,你的另一面就开始变得扭曲。”

    大舅真是让我高看一眼,这语言功底,这词语运用能力,连我一个二流大学生也自愧不如啊!

    本来在我心里,大舅一直是粗矿,大气,不拘一格的性格。可我没想到,大舅在正事上也可以像老舅一样,温文尔雅,条理清晰,口头禅和脏话也没有,看来我要学习的还多着呢,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高人风范。

    换句话说这就是装逼范儿?

    大舅在包里抽出一盒烟,点燃,深吸了一口缓缓开口:“这是你自己都没有发现的,甚至你的内心放纵着这种感觉,所以你缠着杨伟,欲求不满,我想,估计你甚至回忆着整个青春期的初恋,这就是女强人,你,最悲哀的地方。

    使你的性格和精神产生病变,你甚至以为杨伟就是你的合法丈夫,这就间接导致了悲剧的发生,我想应该是你和杨伟在公司吵架,最终动手,错手把他推下去的吧?”大舅说到这里,吸了一口烟,然后望向落地窗户,外面天气晴朗,只有几丝云彩在漂着,也不知道飘向什么地方,或许,他们只是安静的停在原地。

    第二十一章 病态深情

    雅竹听着这一切,已经坐不住椅子了,缓缓的从椅子上滑落,低头直勾勾的盯着地板的某个缝隙,像是抽干了身体的全部力气,瘫软在地板上,没人去扶她。

    包括我,我心里的滋味我自己都理解不了,已经有些麻木了,甚至不知道此时应该做些什么,只是呆呆的看着她。

    “唉……我也不想相信,这些是小莫说的,其实你们并不那么相爱,经常吵架甚至动手,所谓的相爱,相互吸引只是你一个人的臆想罢了。小莫原本是个好女孩,最开始她是崇拜你的,就因为你的刚性的做事风格,变本加厉的让小莫出方案,甚至在小莫高烧不退的情况下骂着小莫的一家,演变到最后动手打她,她开始恨你,深深的怨恨你,看着你光鲜的一面,她不相信你一直是这样的生活,她一直相信,人有很多面,每个人生活都是无数的棱形面,每一面都透着不同的景象,每一个不同的面都是真实的自己,越光鲜,越黑暗。她嫉妒你,恨你,她开始学习心理学,记录你的每一个细节动作、表情,跟踪你,一直到发现你……唉,在你另一面的心里,杨伟一直没有死。”

    我听着大舅的叙说,像是午夜收音机里男主持的声音,那带有磁性的,更具有巨大魅力的让人抗拒不了的吸引感。

    我倒是没有感觉有多么的恐怖,而是被大舅这感性的声音所震撼了,痞里痞气的大舅,这几天一直在给我震撼!

    有一种人,拥有大智慧,却不拘小节,那就是大舅,牛逼!

    原来拍摄视频的小莫起因是这样,而小莫却成了大舅知晓时间来龙去脉的关键人物。

    我不禁暗暗感叹,人这个字简单,其中的复杂程度却让我望而生畏,难啊!

    “啊!啊!啊啊!不可能的,不会的,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啊!”雅竹彻底的崩溃了,相信大舅不断的打击着她内心最脆弱的一面,终于击溃了她精神那坚固的堡垒。

    她在不断的大吼大叫着,用手猛烈的拽着自己的头发,头发已经乱作一团糟,凌乱无章的掩盖着扭曲的脸。

    我是坚决描述不出一个波霸精神崩溃之后的艳光四射,那是相当,额,你懂得!

    “杨伟已经死了,应该是在你精神错乱的时候,失手推下去的对吧?”

    大舅用手猛的抓起雅竹的头,使雅竹抬起头和大舅对视,我在旁看的清楚,大舅的眼神透露着点点的凶光。

    我看不懂,但一股王霸之气震慑到我了,这场景,去电影院蹲一年也没这么刺激,这演员,我这双手都在激动的颤抖着。

    “不,不是那样的,我们是很相爱的,当时就是打情骂俏,我们在闹着玩,他推我都没用力,我就轻轻的打了一下他,我一点也没用力,我还我还,我还去拥抱他,谁知道,他就那么消失了,在窗户面前就凭空消失了,我知道,我知道他是在家等我,对对,就是在家等着我。”

    “我好不容易拥有了幸福,我不能没有,我不能没有他。啊!啊!”    “不是,肯定是你们把他藏起来了,给我,快把我的爱人给我。”

    雅竹的思维已经彻底混乱了,满地的爬,找着什么,蓬头垢面的身形随着动作显得格外诡异。

    大舅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指着满地乱转的雅竹对我说:“又白玩了,你看这样的咱能收钱不?”

    果然正经不过三秒,大舅的流氓气质展露无遗。

    “先欠着,先欠着,嘿嘿。”

    我双手不自然的搓了搓,奶奶的又白玩了,我这红烧肉看来是吃不上了。

    在我的心里一点也没有同情这女人的意思,只是有一个问题想不明白,她最开始说有人或鬼想害他,还请我们办事,而小月没有正面回答我们,却能看出来她并不是要害她的意思。

    小月只是想找一个答案,一个杨伟为什么死的原因!那么究竟是谁想害她呢?

    “走吧。”大舅瞪了我一眼,牵起金诺的小手,转身出门,我再次看了一眼雅竹,她在精神失常中慌乱的爬进卧室,我立刻明白了她想干什么,那个毫无生气的充气娃娃,那个只有满满空气毫无血肉的塑料,或许能给她些许的安慰吧。

    摇了摇头,我只能把门关上离开。

    走在回店铺的路上,夕阳西下,迎着金红色的阳光,照在我们三人身上,三人的背影被拉的很长,有些萧条,也有些落寞,很安静的走在马路上,路边的行人似乎被我们屏蔽了,自顾自的各怀心思的走着。

    我不禁回想这一切,或许雅竹更忠于寂寞,寂寞中的肆意泛滥和思念的丰盈,令她难以自拔,上瘾,直至失去自我。

    小月对自己老公的不甘,那是怨妇才有的感触别人很难体会到,在老公给予温暖的小城堡内,她得到的爱却越来越少,可恰恰却看到了杨伟的笑在别人眼里燃烧,这扰乱充满欲望的都市,始终没容下小月的痴情。

    杨伟栖息和寻觅、等待,却迷失,不断的在迷失,寻找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却不知道应该拥抱谁,生活的枷锁越来越多,积累成了一种孤单的假象,直到最后造成了悲剧的结局。

    生活的美,流淌在我贫瘠的心坎,我只能看着落寞被夕阳拉长的背影默默行走下去

    “大舅,你说为啥雅竹说总有人要害她?”到了店里我终于问出了自己内心的最大困惑。大舅说要培养我,可他也不想想,就凭借我的推理思维,能想出什么答案?

    我的眼里此时此刻除了红烧肉就是怎样发财,不劳而获那才是我的最终理想。

    大舅略一沉吟,缓缓的说:“或许根本没人要害她,是她缺乏安全感,特别是在杨伟死后,经历了这么多事,雅竹的精神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了。小月,其实是想帮她,也是在寻找原因。”大舅有些不耐烦,但还是给出了答案。

    “哦,那大舅你看充气娃娃是不是很像杨伟?”我又问。

    第二十二章 同学聚会

    “我眼睛是b超啊?啥都能看明白?滚蛋,我睡觉去。”

    大舅冲我骂了一句,转身回房,我喊了句吃不吃饭啊,也没人回答,只留下金诺眼巴巴的看着我。

    估计这孩子是真饿了,我摊了摊手,去厨房煮面,没办法还有个小金诺张口等吃饭呢,就这小祖宗谁敢得罪啊,大舅说以后哪怕我饿死了,小金诺也得伺候好了。

    小姑奶奶,咱俩一人一碗,可不许抢我的,我也饿了半天了。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