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无法可恕

第12节

作者:计然之策      字数:5561

    “我记得这牌子是你三年前丢失的,我一直没问你究竟怎么回事,这回找到了,你说说吧。”大舅看老舅逐渐平复下来问道。

    “三年前三年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因为丢失了我的嗔龙牌,我隐姓埋名,这三年来,我起卦不下百次,可始终一片雾非雾花非花。三年前,我和一位狐家大师斗法,他在关键时刻未收手,重伤于我,以至于我输了嗔龙牌,借他去平复家族内部争斗,一直也没还我,也联系不到他。我只恨自己学艺不精,我告诉自己嗔龙或许和我缘分已到,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你们发现了。真是老天有眼啊!”老舅以奇怪的手势握着龙牌,即便说自己斗法输了也轻描淡写。由此可见,输了对老舅来说也没什么的,只是这牌子对老舅很重要!比名誉更重要!

    “你和狐家哪位大师斗法?”大舅问出了我心目中的疑问,虽然我也不认识那所谓狐家的人。

    “狐家老二,狐青云。”老舅缓缓出口,显得风轻云淡。

    “竟然是他!竟然是他!那你输了不丢脸,没想到你竟然把嗔龙牌养到了这种地步,刚才我观察龙牌,虽然灵气不充沛,但还是有感应。失而复得,这回你开心了?哈哈你的伤怎么样了?”

    好吧,大舅和老舅的对话我是毛也听不懂,甚至越听越蒙圈,他俩没有背着我说,但是我却根本听不懂。狐家?狐青云?很牛逼的样子?

    “已经无大碍了,此事不怪他。这嗔龙失而复得,天意如此!”老舅说完这句话,整个人的气势突然不一样了,还是在那安静的坐着,还是穿着那身出租车工作服,可我感觉他就是不一样了,至于哪里不一样我说不清。

    “哈哈老三啊,你终于,终于放下心里的那块枷锁了!走出来就好,走出来就好!”看得出来大舅也很高兴。

    “那个我插句嘴啊,大舅老舅,你俩说啥呢?”我是一脸懵逼!

    大舅冲我暧昧的笑了一笑,没说什么,金诺早就醒了,看到老舅稳了稳,跑到老舅身边拍马屁,老舅关爱的拿手摸着金诺的头。

    大舅环顾了一下四周说:“老三,正好你也来了,这是主户家,情况让小双跟你说说,他比我了解的透彻。我怀疑这里有厌胜之法,不过我这伤你也知道,我是没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要不是小双发现了这块龙牌,我都没有感应到。”

    “小双你说说。”老舅听完之后,有些平淡的问我,似乎根本没把这当回事。

    我详细的把人物关系说清,以我最好的口才说清楚,奈何啊,我还是磕磕巴巴的,不过幸亏老舅的思维组织能力强悍,我即便说的模糊,老舅也听懂了。

    沉默了片刻,老舅说了一句让我们都惊讶的话,这件事或许是冲我来的。

    大舅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那这件事就不简单了,看来背后有高人。不过看你现在的状态应该也无所谓。

    第三十章 哥俩协作

    老舅微微一笑,现在起,给我一晚上的时间,明天咱们好好处理这件事。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无非是一些虾兵蟹将而已,不足为虑。

    这气势,霸气!

    我看着大舅和老舅现在的状态,感觉俩个人陌生又熟悉,似乎变了,变得不再是我从小认识的亲人,俩个人的身体内迸发出来的感觉,似乎产生了一种人格魅力,不经意之间让我想贴近,这是一种抛开亲情不顾的东西,是无可避免的无所放置的磁场,我暗自竖大拇指,这才叫境界,这才是成熟男人该有的气质!

    我要是一个小姑娘绝对流口水,成熟男人的魅力,哪个好小姑娘能顶住?

    大舅拽着我和金诺离开了客厅,上楼进入客卧,睡觉!

    大舅刚躺下呼噜声就响起来了,我则是久久不能入睡。

    本想进入这个行业就继续我的平凡人生,自从毕业一直在混,也没进入所谓的江湖,跟一群二货,混!

    昏天暗地的混,生活没有希望,也没有任何的路可以让我去走,停滞着脚步总是回首望着童年时期,那时的我是发自内心的快乐,到了社会,我无所事事,亦无所用,到了这个标准,怀疑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凑数的

    万万没想到,万万没想到啊!进入这个行业之后,悲剧的我生活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平凡?平淡?不劳而获?扯淡!

    目前的状态是刺激,恐惧。

    这绝对是个走在钢丝上的职业,试想,如果没有大舅一路保护着我,这几个事足够让我变成非正常人类。

    就这样翻来覆去的想着想着,突然我听到了一丝奇怪的声音,哗啦啦,像是流水,又像是砰砰砰打鼓,声音很小却很清晰。

    沉闷而很有节奏的发出。

    “我凑,这么高档的住宅,漏水了?”我嘟囔。

    “消停给我睡觉去,这是你老舅正在恢复嗔龙牌。经络行气的声音,说了你也不懂,赶紧死觉去”大舅突然在黑暗中来了一句,吓得我一激灵,可我怎么听大舅的声音都略带着颤抖。

    我能感受到大舅话语之中存在的兴奋开心。

    缓缓带着一大堆的疑问沉沉睡了过去,当再次被叫醒,我是彻底蒙圈了,这天天也不让人休息,“睡”生梦死啊!

    “大舅啊!天还没亮呢。”

    我估计我是刚睡着,看了看,天还没大亮。这连续作战谁能受了。

    大舅骂了一句小犊子,抱起还在睡的金诺就下楼。我只能乖乖的跟在身后。

    这时候不老实跟着轻则挨骂,重了那可就不好说了,大舅的暴脾气真打我一顿我也没招。

    到了楼下,望向老舅,发现老舅虽然还穿着出租车工作服,但是整个人彻底变样了,在我感觉,老舅连头型都帅了。

    大舅眼前一亮,很开心的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但相互对视之间我看出来不寻常,大舅此时很高兴。

    “大哥,把主户叫回来吧,先把小孩子的病治好,然后咱们去找找背后那个人,呵呵是骡子是马遛一遛!”老舅背起左手站了起来。

    朵朵比预想要回来的早很多,还带回来了朵朵的老公志明,寒暄了几句,老舅就开始干活,这过程简单到让我诧异。老舅让志明和其他众人先回避一下,把朵朵和楠楠留下来,没有多问事情的经过。老舅显然已经胸有成竹了。看来还是老舅牛x。

    “楠楠几岁了?”老舅蹲在楠楠的对面,和蔼可亲的说。

    “我五岁了。”

    “最近都谁和你一起玩啊?”

    “没人和我玩,就我一个人。”楠楠委屈的把双手握在一起,撅着小嘴,眼睛飘向别处,一脸的不情不愿。

    老舅点了点头,看向朵朵,先是在厨房拿了装了水的碗,然后争得朵朵的同意,握住了朵朵的手,露出小手臂。

    “你老公志明在你心里就是个无所不能的男神吧?”老舅单手握着朵朵的手臂,轻描淡写的问着。

    “对啊,我跟你说师傅,我第一眼看到志明,就迷恋上了啊!啊!你干什么?”就在朵朵神采飞扬回答老舅问题的时候,老舅突然动作。

    老舅一只手握住朵朵的手,另一只手迅速的伸出食指,以我根本看不清楚的速度,用食指在小手臂上滑过,三滴血就那么从伤口上滑落,刚好滑落在装了水的碗里。

    原来老舅刚才问话是转移视线,朵朵最后喊出来的话是不明白为什么老舅突然发难。可我似乎明白了点什么,这血水应该有奇用!

    “我现在就用你的血水,查查到底谁每天晚上在陪楠楠玩,为了楠楠这点痛应该不算什么吧?”老舅皱了皱眉,看着公主般委屈表情的朵朵。

    朵朵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那伤口虽然不深,可还在隐隐的流出血丝,老舅毕竟不是神仙,伤口估计要几天才能好。

    大舅应该明白老舅接下来要做什么,直接把工具包里的各种黄纸红布拿出来,还拿出一个柳树条子,掰成毛笔长短,把这些东西递给老舅。

    老舅站在楠楠的身前,冲楠楠温馨的笑了笑,让楠楠闭上眼睛,说是要给她变魔术,我知道这是老舅要开始施法了,精彩值得关注和期待!入行这么久,大舅就没有施展过什么画符摆阵的技能,天天除了吹牛逼就是装逼。

    我也是够了。这时节终于能看到老舅的真本事,我这个兴奋啊!

    等楠楠闭上眼睛,老舅手拿柳树枝,树枝在装着血水的碗里左转三圈,右转三圈,水的中间点了三下,嘴中似乎念念有词,又似乎只是动了动嘴唇,反正我真没听清楚,水定住不动了,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就像老舅根本没动一般,大舅见此,马上把红布蒙在了碗上,然后老舅小心翼翼的把碗放在了桌子上。

    老舅抽出一张黄纸,用柳树枝在黄纸上刷刷几下,也不知道在画写什么,不过我想这或许就是画符,真正的画符!老舅在这个时候整个人的气势达到另一种感觉,我感受的不清晰,可我看大舅也是一脸的惊愕,似是不信老舅能够如此。

    “你,你竟然达到了这样的境界?”大舅惊讶的说着,同时双手都有些颤抖,大舅应该看明白老舅究竟达到什么样的程度了。

    第三十一章 未人现身

    老舅把画了符咒的黄纸在楠楠的头部晃了几晃,手势清爽熟练,轻轻一笑,似是大功造成,缓缓的坐在沙发上,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楠楠。

    整个客厅都笼罩着神秘的气息,凉风习习,让人的身体在打冷战和不打之间辗转反侧。

    楠楠没有睁开眼睛,整个客厅没有一丝声音,安静异常,每个人似乎都被老舅行云流水的动作所震撼了,朵朵一脸焦急的望着我,想从我这里争得答案。

    我是一脸神秘的摇了摇头,干脆闭上眼睛不再看她,其实我心里想的是,你别瞅我,瞅我也白瞅,我啥也不知道。

    “嗯?怎么回事?”

    突然!在宁静的场合之中,一灵异的声音飘出来,这声音更像是从地窖里发出的,也更像是在某件事物里发出来的沉闷声音。

    随着声音飘出,在楠楠的身后渐渐浮现出一个弱小身影,比楠楠的身影都小一些,随着这个身影的出现,在场的所有人都捂住了嘴,大白天的,朗朗乾坤之下,怎么能突然出现个异物?

    大舅显然也没有想到,不过表现的没有我们反映大。

    “是不是特别的惊讶?为什么能够在大白天出现?呵呵”老舅根本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意愿,而是调侃了一句。

    “你?你们?小妹妹,楠楠妹妹,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呢?来陪我玩啊。你们!你们把我的妹妹怎么了?”嘶吼!撕裂嗓子的吼着,声音并不响亮却让人毛骨悚然!

    “哼!真当我是摆设?小兔崽子,你给我老实点。”

    大舅终于憋不住了,大喝一声,迈出俩步站在楠楠的身前。

    老舅摆了摆手,示意大舅别动粗!

    老舅语气平淡的说:“楠楠的魂现在被我锁上了,你是谁?为什么要天天缠着他?难道你是她的姐姐不成?”

    没想到那身影并没有接老舅的话,而是恶毒的低声嘶吼着:“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怎么在这,淫荡的毒妇,你你怎么还不死!怎么不去死!”声音颤抖,身影也迅速的蠕动,大有冲向我们的趋势,可无论如何身影只能在不断的挣扎,却脱离不开楠楠的身边一米远。

    那是一股看不清却感受清晰的存在,就如同伤心难过这些情绪,看不到,却很真切的能感受到。

    声音清晰的落入我的耳朵,我和大舅同时看向朵朵,这里的女人只有朵朵和金诺,而金诺只能称为女孩,并不能成为女人,可朵朵却是名副其实的女人!

    为什么这声音会如此咒骂着朵朵?

    为什么怨气这么浓?

    “啊?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朵朵惊慌失措的看着老舅,脸已经彻底吓白了,手指着那个缓慢显露处迷糊的身影,大声的问着。

    老舅摆了摆手示意朵朵别紧张,然后问那个还在奋力挣扎的影子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了,我答应你,给你一个交代!说不清楚,我不介意让你承受万千苦难再转世轮回。”

    影子嘶吼了几句,慢慢的终于不折腾了,这期间,倒是金诺玩的挺嗨皮,各种围着楠楠转,时而拿手摸摸楠楠的头发,时而蹦跶着给大舅拍拍马屁,除了她其他人都在安静的等着。金诺如此淘气,大舅和老舅也没有去管。

    我是吓的尿都滴出了几滴,开玩笑,大白天见脏东西啊!

    朗朗乾坤大太阳,这玩意就出来了?

    影子逐渐显出型,原来是个比金诺矮一半的小孩子,孩子身上一丝不挂,不过黑烟围绕,四肢模糊一片看不清楚。孩子的五官交织在一起,光着头,这只能说整体形象是个人,可却没有看出所谓人的特征!

    “就是这个恶毒的女人,就是她!为了她心里所谓的虚荣心,所谓的金钱”那嘶哑的声音听的我浑身针刺般痒。

    “为了这些,把你杀了!但是凭你可没这能力。说!是谁把你的三魂七魄凝聚在一起,又是谁把你打造成脚鬼童的?”老舅终于等的不耐烦了,看到影子的本体之后以一种不可逆的语气说着。

    等等!

    老舅好像知道些什么,把他杀了?

    为什么,这么一个孩子怎么就把他杀了,而且朵朵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小女人,怎么可能这么狠心?

    朵朵有吃有喝,日子过的优哉游哉,可以说是生活充满了欣喜和安稳,没有任何理由去杀一名这么小的孩子,看着都没有一岁大!

    “哼,你有什么资格问我的恩人!脚鬼童只是开始,我是要成为鬼王的!然后我要让这个恶毒的女人生不如死!我要让她品尝我所受过苦的十倍,百倍!我要让她万劫不复”孩子嘶吼的说着,手向朵朵的方向,虽然看不清表情,但是那纠结在一起的五官,看者让人作呕。

    “你说啥?老子的亲弟弟没资格?我他妈的弄死你!”大舅的耐性似乎被磨没了,倔脾气一上来,直接就抬手拿包里红布包着的砖头,瞅这架势,一言不合,板砖拍倒!

    我一直就不理解,大舅怎么这么仰仗那块搬砖啊,难道说搬砖可以拍人也可以拍灵体吗?上古第一神器如此牛x吗?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