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书之欲欲仙途(NP)

第八章掌门(微H)

作者:幕幕心      字数:5094

    楚若婷与荀慈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眸里看到震惊。

    好在隐匿符用得快,正火冒叁丈的王瑾没有发现角落里的二人。

    但乔荞和李峰却吓破了胆,屁滚尿流地从石床下滚落,跪在地上,声音颤抖:“师……师父。”

    王瑾没了平日里装出的长辈风度,快步上前,一把将赤裸的乔荞抱在怀里,顺便狠狠抬脚踹李峰心窝。元婴修士威压不可小觑,李峰直接飞撞在洞壁上,口吐鲜血。

    楚若婷紧张地攥紧荀慈的食指。

    荀慈则将她劝揽在怀中,艰难扛下王瑾的威压,小心保护着她。

    王瑾双目赤红,对乔荞咆哮:“我不是让你别跟他来往了吗?”

    乔荞哽咽:“师父,我也不想,是……是叁师兄他逼迫我。说……说如果我不跟他苟合,他便将这件事公之于众。”说着说着,乔荞嚎啕大哭起来,“师父!我不想这件事被宣扬出去,否则我还怎么活啊!”

    “你爱不爱他?”王瑾咬牙切齿地问。

    乔荞知道瞒不住了,有了靠山,她也不继续伪装,直言道:“我不爱他!我看着他就恶心!”说完,她匍匐在地,用那小小的乳儿磨蹭王瑾的鞋面,拉长了妩媚的尾音,“师父,我不爱他,我爱的人,从来都是你呀。”

    李峰这个时候才发现气氛不太对劲。

    他之前还以为师父是来说教二人无媒苟合,可看样子,好像不是这么回事儿。

    他第一次干乔荞,还以为乔荞是处女,结果她的穴早就被人捅过千八百回了。问是谁破了她的身子,乔荞只呜咽着不回答。李峰出于嫉妒,便愈发不知轻重,骚货骚货的骂她。

    此时此刻,乔荞熟练的用双乳讨好王瑾,让李峰立刻明白了一切。

    王瑾盯着他,眼神冰冷,如同蛰伏在暗处的毒蛇。

    李峰颤颤巍巍地后退几步,跪地求饶:“师父!弟子知错了!弟子不该碰你的女人!”

    王瑾冷笑:“当初你帮乔荞解毒,为师是怎么告诫你的,你还记得吗?”

    李峰结巴着回答:“记、记得。”

    “重复一遍。”

    “……要将此事遗忘,决不能提起,也不能……不能借此打扰师妹。”李峰说到最后,害怕地咽了咽唾沫。

    王瑾轻轻捋须,居高临下地看了眼李峰:“峰儿啊,你入门虽晚,但为师一直对你十分器重。你灵活聪明,不似你那大师兄温吞迂腐,可是啊……你为什么偏偏要找乔荞麻烦呢?”

    李峰砰砰砰的磕头:“师父!师父饶了我这一次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以后不会多看师妹一眼,否则自挖双目!”

    王瑾叹了口气,询问乔荞的意见。

    乔荞迟疑片刻,脸上犹带着天真懵懂的神色,嘟嘴道:“荞儿也想饶恕叁师兄,可叁师兄他撞见了我和师父……”她抬手擦拭泪水,眼珠转动,“荞儿的生死和名声不重要,但师父你却万万不能被拖入泥潭。你是万人敬仰的元婴前辈,是青剑宗刚正不阿的掌门人!”

    “是啊。”

    王瑾认同地颔首。

    李峰慌了,他惊恐道:“师父!我绝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

    “峰儿。”王瑾抬起拂尘,眸中一片彻骨寒凉,如当初一剑刺杀楚若婷那般,轻飘飘地拂了过去,“世上只有死人,才会缄口不言。”

    拂尘带起的劲风掀翻石床,“轰”的一声砸下,将躲避不及的李峰砸倒。

    脑浆崩裂,口鼻溢血,人还没彻底死绝。

    李峰被挤压凸出的眼球直愣愣地望着乔荞王瑾,带着无穷无尽的怨恨,喃喃咒骂:“奸夫淫妇……”

    王瑾皱眉,一抬手,隔空将李峰舌头硬生生拔了出来。

    场面如此血腥,楚若婷几欲作呕,荀慈立刻捂住了她的眼睛,无声地亲吻安抚。

    乔荞赤裸地跪在地上,被吓呆了。

    怔愣着瑟瑟发抖。

    王瑾瞪了她一眼,大马金刀的撩开道袍,露出软趴趴的细长阳物,“师父今日很不高兴,你伺候好了,便少一顿鞭子!”

    乔荞垂眼,嗫嚅道:“师父,今天能不能只做一次?天色很晚了……万一谢溯星找不到我,他会着急的。”

    “在为师面前提别的男人,荞儿,你是真的皮痒了!”

    “师父!徒儿错了!徒儿错了……”乔荞认错,连忙去含王瑾的阴茎,极其熟练地舔咬。

    王瑾被弄硬了,分开乔荞的腿,毫无前戏可言的插了进去。他插了五十来下,便抖着囊袋射了。意兴阑珊地穿好衣裳,弯腰扒开乔荞的阴户,拧着眉道:“回去抹点万花宗的秘药,看看你这骚穴,都被李峰那厮玩烂了,又松又涩!”

    乔荞有委屈说不出,啪嗒啪嗒掉眼泪。

    到底是书中女主,拥有动人的绝顶美貌,一旦落泪,立刻让王瑾忘记之前的不快,对她格外垂怜。

    楚若婷记得原着中,王瑾对乔荞是真爱,最后为了她剃掉了珍爱的长髯,放弃青剑宗掌门的身份,伴随在她身边。但书中男主不止王瑾,还有大师兄荀慈,疯狗谢溯星,浮光界第一美男南宫轩,半妖瞿如,叁大渡劫老怪之一的林城子也是乔荞的裙下臣,甚至许多乱七八糟的男配也对乔荞爱得发狂。

    楚若婷不懂。

    为什么乔荞可以同时和那么多男人在一起,结局竟然幸福美满。而她却毁了容貌,一生背着淫妇骂名,惨死剑下。

    她冷冷的盯着那对狗男女。

    王瑾休息了片刻,又将乔荞骑在身下吭哧吭哧地干起来,山洞里回响淫声浪语,而李峰的尸首还在旁边。

    楚若婷侧目睨了身后的荀慈一眼,他脸色已然发白。

    荀慈与楚若婷一样,此前都将王瑾视为生父。但没想到,生父竟亲手杀了门下弟子,并压在他曾经心悦的少女身上,干着天底下最淫靡的事……

    楚若婷知他为人古板,没有继续刺激他。

    荀慈低头缄默。

    又过了一个时辰,乔荞哀求着天色已晚,王瑾许是不在状态,便饶了她。两人穿戴妥帖,将李峰尸首用法决焚毁,相携离开。

    少顷,荀慈才抬起眼,问楚若婷:“这些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否则她为什么要提前在这里埋伏?

    楚若婷没有直接承认,而是半真半假地道:“我只看出来李峰和乔荞有端倪,没想到掌门参与其中。”

    谁能想得到呢?

    荀慈不知在想什么,好一会儿才迟疑说:“若婷,此事我们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否则,师父的名声就全完了,青剑宗也完了!”

    楚若婷掏掏耳朵,怒极反笑:“荀慈!你凭什么帮我做决定?”看着手中的留影石,她声音寒凉,“我好心提醒你一句,趁着灵果宴会还没开始,你提前离开宗门吧。”

    荀慈愣住,“你要在灵果宴会做什么?”

    “这就不劳你操心了。”

    楚若婷拢好刚才被荀慈扯开的衣裳,转身欲走,忽而又侧过脸,“当然,你也可以现在去告密。”

    荀慈握紧了太和剑,内心煎熬不已。

    他感念王瑾的养育之恩,却不能将楚若婷置于危险,一时间怔忪着。

    楚若婷看着他仍这幅样子,心底说不出是失望还是什么别的情绪。荀慈人很好,品行亦上佳,可他遇事举棋不定,优柔寡断,莫名让人来气。

    ——————

    又50收藏了,加更送上~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