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芝加哥1990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I Know It

作者:齐可休      字数:6664

    “musicalamerica,我们这个网站的名字太长了,还不好记,你以为流失的用户以后会回来?不,aplus,在目前各类网站大爆炸的情况下,他们选择很多的,走掉了就走掉了,不会回来的……”

    凌晨,a+唱片总部派对正嗨,宋亚陷在松软的沙发里,已喝断片,人也从兴奋过后虚脱萎靡了,勉强将肘部架在扶手上,手扶额,努力撑起眼皮,和强劲的音乐、男男女女们高声的叫喊、起哄,烟酒香水和汗味等等等等做斗争……

    同时还得应付凑到近前的利特曼唠叨,“说起来我以前特不喜欢yahoo之类的域名,莫名其妙,但现在想想最终是他们获得了成功,不是没有道理的……‘呀呼!’印象深刻啊!看过几次它家的广告后,那声音就像被刻在脑子里一样,很快就记住了。阿美利加音乐网站就差很多,甚至不如全音乐的allmusic……”

    “嗯,是这样……”

    他随口回答,将这位前亿万大亨的喋喋不休当背景音了,大脑拼命回忆。

    记忆尚算清晰的是小布朗夫曼那青一阵白一阵的脸色,还有雪琳芬、斯隆、米拉、哈莉等漂亮脸蛋含笑注视自己的目光,当然还有艾丽西亚,当时,自己怼完人施施然走到她和彼得身边时,州长夫人向自己俏皮地眨了眨眼,还悄悄竖了个大拇指。

    “呃,有请弗洛克州长为我们说两句!?”

    然后就是交响中心经理的高声打岔,试图缓解富三代的尴尬,彼得抬手礼节性的推脱两下,也就在众人的鼓掌声中上台演讲了。

    那时候……道格莫里斯还是大卫格芬来着,跑到小布朗夫曼身边耳语,汇报着什么,顺势帮他体面下台,带到稍微外圈一点的位置。

    小布朗夫曼自然很生气啦,不停低声训斥着什么,在彼得发表着无甚营养的言论时,有几位认识的音乐人凑过来低声在自己耳边道恭喜,好像富士比的富豪榜出来了?消息在人群中传得很快,不时有人朝自己点头、举杯示意,各种情绪各种意味的目光都有,很复杂。

    包括正在身边的利特曼,“所以我觉得如果现代摄影和立体声评论网络化的当务之急,就是给网站想个好域名,就像yahoo那样,好记,令人印象深刻是第一位的……”

    这家伙继续唠叨。

    “明天,不,今天我们就跟试金石还有格罗夫出版社把合同签了?正好大家都在。”

    这时丹尼尔和叶列莫夫走了过来,两人之前似乎在远处发生了激烈争吵,都拿着酒杯,一脸不快,“aplus你醉了?要不要回去先休息?最好白天大家开个会就把事定下来,格罗夫出版社、大西洋月刊的人还有原著作者查尔斯弗雷泽不会在芝加哥呆太久……”

    叶列莫夫抢到了自己另一侧的座位,丹尼尔只好坐到对面,也打开了话匣子。

    “再说吧。”

    派对很嘈杂,很多人时不时过来打招呼,找话聊,宋亚尽力应对、分辨主次,偶尔扭头和人握手、寒暄两句。

    思绪又回到巴伦博伊家的大厅,彼得展开长篇大论时,斯隆女士靠过来,“刚才的表现很不错。”她称赞。

    “嘿嘿……”

    刚咧起嘴,两人之间很快被白金色的一头秀发隔开了,“我们拿下了冷山!”雪琳芬压低声音再次报喜。

    “我知道。”他笑着熟练搂住雪琳芬腰肢,还有米拉的,因为太顺手,米拉和哈莉也靠了过来,米拉近点。

    他伸头再去寻找小布朗夫曼,但富三代只给了个背影,在大卫格芬的陪同下,气急败坏的带人已经走出了门口。

    怼人一时爽,但这回矛盾也被激化了,富三代毕竟是娱乐业顶级大亨……

    “老板,格罗夫出版社要求冷山制片成本必须在五千万以上,同时还提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条件,比如导演必须是米国本土的。”叶列莫夫告状,把他又拉回了现实世界。

    “噢?雪琳不是钟意王家卫吗?”宋亚问。

    “格罗夫出版社对李安导演的与魔鬼共骑很不满意,他们不想再让华裔,呃,亚裔导演插手米国南北战争的内容。”丹尼尔回答,“我已经答应他们了,这不是大问题,雪琳没那么执着,一定要王家卫导。”

    宋亚听到这话又抬起三分眼皮,开始重点关注丹尼尔。

    “嘿,格拉斯先生,还记得我吗?”

    当年陪自己去sbk的调音师跟班正好凑到他身后,自我介绍:“埃里克,当时和aplus去您的sbk给米拉录致德克勒克的那个?有印象吗?”

    “没有。”

    丹尼尔也喝得有点多,赶苍蝇一样摆摆手,生硬地将埃里克后续套关系的话按在了肚子里。

    宋亚对看向自己求助的埃里克笑了笑,示意他先别打扰,眼睛眯了起来,往后挪挪屁股,将腰板挺直,使视角更高一点,注意力跟着丹尼尔走。

    “刚才aplus的发言我非常不赞同,互联网公司和公路公司的性质并不能完全等同……”

    大厅里,留下来的道格莫里斯在彼得之后上台,非常严厉拆穿、驳斥自己的逻辑漏洞,这位环球音乐总裁朗声说道:“网站并不仅仅是基础设施提供者,还是内容提供者,用户侵权行为的直接受益者。更合适的比喻是他们在和用户在同一辆车里,而且是教练车,他们实际上在手把手引诱用户的侵权行为,至少也在副驾驶座上提供了便利……”

    “别再回应了,这不是什么辩论会。”

    斯隆瞥了眼正左拥右抱的自己,用酒杯挡住她的烈焰红唇小声说道。

    “嗯。”

    富三代好对付,比想象中好对付很多很多,但道格莫里斯是肚子里有真货的家伙,而且在场的大都是受盗版影响切身利益的音乐人,宋亚没信心也没必要再缠斗下去。

    “当然,我非常赞赏aplus迫使阿美利加音乐网站下架侵权内容的态度,但我也注意到,个人用户仍在网络上继续着侵权行为,这类活动确实必须停止,现在还远远不够,靠人工删除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我们必须从立法层面给予明确的规范和限制……”

    道格莫里斯结束简短的演讲,“谢谢,谢谢大家。”在热烈的掌声中向这边示意。

    这次宋亚以为他在招呼自己,但没想到他喊了斯隆的名字,“斯隆你有什么不同意见吗?斯隆女士是阿美利加音乐网站母公司的ceo……”他向宾客们介绍。

    “你先走吧,否则可能会没完没了……”

    斯隆挤出笑容,应对大家的注目礼,在自己耳边说。

    “好的,你辛苦一点吧。”宋亚早就想走了,其实早点溜就不会有那么多事。

    “互联网是个新兴行业,技术上,我指的是技术上就有很多想法是实现不了的,我其实和莫里斯先生的观点相同,但首先,一家网站需要面对的是实际问题……无论是编程技术上的还是法律上的。”

    斯隆很从容优雅的上去演说。

    宋亚趁机左拥右抱的,在客人们道道目光注意下消失。

    “哈哈哈!”米拉和哈莉的大笑传进耳中,她们,加上朱迪福斯特捏着酒杯,也醉醺醺互相乱搂着走了过来,“hi,aplus……”哈莉打完招呼后三人脑袋凑在一起又爆发大笑,看过来眼神玩味还带了点促狭。

    那是……

    他又多回忆出了一点,离开巴伦博伊家,上车后,“我们需要庆祝一下。”雪琳芬已软泥一般的腻在自己怀里,“为了冷山,还有你登上全球富豪榜。”

    “这么快吗?”他这时候才看到了富士比杂志上关于自己的内容,“一百一十一位?”没进前一百?

    “唉,这世界上有钱人真的太多了。”他摇头叹气。

    这番言论引来了哈莉和米拉的娇嗔抗议,“派对!派对!”哈莉大声喊道。

    “那去a+唱片吧,琳达,你安排一下。”

    嘿嘿,总之不想回家了,于是大家就到了这里。

    很快,来参加派对的歌手和dj、乱七八糟的客人越来越多。

    但自己当时在干什么来着?哦,在总裁办公室里接待朱迪福斯特。

    宋亚目光投向正在和哈莉当众完亲亲的双料影后。

    “我正好在机场遇到她们……就顺路来对你说声谢谢。”朱迪福斯特站在办公桌对面说道。

    “她在安娜与国王项目里拿到了女演员的顶薪噢,一千五百万刀!还带资进组,参与制片……”

    哈莉嫉妒的搂住她摇晃,“你真令人羡慕,你是好莱坞所有女人的目标和榜样。”

    那确实应该谢谢自己,不是自己让叶列莫夫帮忙造势折腾,环球接手宝丽金影业后就不一定会开出这么高的片酬,矮个子影后被哈莉摇得金发散乱。

    “今天这么开心,那必须好好喝一杯……雪琳。”

    颜值还有,吃得下,正好她女友没来……

    还沉浸在刚才放肆张狂情绪中的宋亚舔舔嘴唇,放开怀里的雪琳芬,让比影后小三岁的孩子妈去给大家倒酒。

    一切的根源,他痛苦的揪起了头发。

    “米拉,我认识你这么多年,有些话一直想对你说。”

    丹尼尔又借着酒劲在训米拉了,“你太懒了!不提其他干扰,我知道你家庭一直在拖后腿,但你仍然过于懒惰了!而且注意力不集中,电影、走秀……拍完兵人后你就该勤奋地继续跑商演、巡演,多在媒体上露脸,aplus给你制作的上张专辑那么好的底子,正该趁现在好好专心炒作,维持热度!”

    “是,是。”

    毕竟是前老板,米拉只好小鸡啄米般点头,耐心接受教育。

    就她最清醒!毛妹真能喝啊……

    “和朱迪多喝两杯……”总裁办公室里,他又暗示手下‘大将’米拉给影后灌酒。

    当然自己也不时要陪两杯,喝着喝着,办公室里气氛如愿暧昧了起来。

    耶鲁学霸朱迪福斯特比其他三个聪明得多,她很快发现了自己的小伎俩,似乎也并不抗拒,不过她不知使了什么魔法,三言两语鼓动米拉和哈莉把拼酒的目标转移到了自己身上,雪琳芬也傻傻的起哄,于是……

    “吉姆克拉克又打电话了。”正想到这,斯隆过来,替下了叶列莫夫。

    “又在催?”宋亚问。

    “嗯……”

    两人的目光投向正意气风发的丹尼尔,他还在那说:“你的唱功也没进步,太浪费了,女星最美好的时光也就几年,随便蹉跎一下就过去了……到时候又后悔,你肯定会后悔的。你这种女孩我见得多了……”

    米拉噘着嘴,无奈地继续点头应是。

    “嘿,你们在这……”

    娜塔莎金斯基和雪琳芬出现,她俩酒量最差,眼神迷离的过来找人,“继续,我们回去继续喝……米拉,哈莉,朱迪……”

    唉!

    宋亚想起来了,自己刚喝到一半,酒酣耳热,正逐渐释放色迷迷的本性,手开始不老实,而且口花花,“我不喝,除非……”他盯着朱迪福斯特,活动活动上下嘴唇,嘟着明示。

    影后毫不做作,直接吻了上来,法式的。

    哈莉拍桌子大叫起哄,这时雪琳芬跑出去又将娜塔莎金斯基放了进来。

    “真受不了那个老nger,你们看!”

    娜塔莎金斯基眼眶红红的,一侧脸颊也是红红的,上面有个被粉黛掩饰的巴掌印,应该是被昆西琼斯那老东西打了,她边对雪琳芬哭诉边抓起某个人的酒杯,仰脖子一饮而尽。

    然后……反正就多加双筷子的事,呃不是,加个酒杯……

    “你还在犹豫?”又被耳边斯隆的声音打断。

    “嗯……”

    宋亚将注意力转回丹尼尔身上。

    “今天那个富三代回去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了,和他相比……我们手里的牌可不多。”斯隆说:“我不知道他接下来会做出些什么,但我们会应对得很辛苦。”

    “我知道。”

    宋亚喃喃自语,“我知道……”

    “我知道了!”米拉借着酒劲尖叫,仿佛又回到了当年两人都还很幼稚的时期,双手捂着耳边不愿再听丹尼尔唠叨,逃过来直接坐到了自己腿上,然后赌气的晃动那双大长腿。

    “ok,ok,我不说了。”

    丹尼尔摇头失笑,他又看向雪琳芬,“雪琳,冷山男主是莱托,你没意见吧?”

    “没意见!”

    好吧,雪琳芬喝醉之后依然很蠢。

    宋亚和斯隆对视一眼,同时暗暗咬了咬牙。

    “你刚才的舞蹈棒极了哈哈哈哈!”米拉在怀里捧着他的脸,边亲边大声笑道。

    “啊哈哈哈!”哈莉听到了,和朱迪福斯特搂在一起,狂放的笑得前仰后合。

    舞蹈?omg……

    宋亚彻底想起来了,痛苦的扶额,把头低下去。

    when i walk on by' girls be looking like damn he fly

    我走在街上,吸引女孩的目光

    i pay to the beat' walking on

    我在街上摇摆

    the street with in my new lafreak' yeah

    街道上都是我的气场

    this is how i roll' animal print' pants out control'

    办公室里已经喝得乱七八糟,自己瘫在沙发上,灌酒,灌别人的酒,忙得不亦乐乎,正将脑袋埋在谁怀里时,“这是什么!?”哈莉突然嚷嚷着把手伸进自己腰间,从里面勾出来一条紫红色的内裤一角。

    “aplus!你好gay啊!”娜塔莎金斯基立刻低头研究,“原来喜欢在里面穿这种blingbbing的东西!”

    “呃……”他连忙推哈莉的手,“别闹,这是古驰赞助给我的,汤姆福特亲手制作……”

    “哈哈哈!”

    这句话引来了五个女人更大的嘲笑。

    “给我们看看,到底是什么款式的!”哈莉气力很大的直接扒长裤。

    “干嘛?别……别……”

    他在香风阵阵中左躲右闪,后来被搞得不耐烦了,“好啦好啦,给你们看。”

    “啊哈哈哈!”当她们看到全貌时乐疯了,捂着嘴纷纷评头论足。

    一群色女……

    i'm sexy and i know it!

    i'm sexy and i know it!

    宋亚酒劲上涌,羞耻感瞬间全无,索性跳上老板桌,学着天启mv上的舞蹈大跳特跳,‘girl look at that body girl look at that body,girl look at that body i work out,when i walk in the spot' this is what i see,everybody stops and they staring at me, i got passion in my pants and i ain't afraid to show it……’

    “啊哈哈哈!”朱迪福斯特熟练的取出小钞塞过来,用细细的裤带卡住。

    给钱办事,他专业的掀掉上衣,继续跳,自摸、放电……

    哈莉和娜塔莎金斯基也从包包里找钱拿出来撒……制造气氛。

    米拉捂着脸笑瘫在沙发上。

    雪琳芬……她手里的是dv摄影机吗?

    “omg……”

    想到这,他双手抱头。

    丹尼尔还在那说,还在那说,“aplus,哇喔,三十亿富翁,真难以置信,你怎么赚到的这么多钱……”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我让海登把你带到一间简餐厅,让你听香草冰的ice baby……”

    “后来和老乔,我们去洛杉矶拜访老乔,当时……对了,老乔现在还好吗?他躲哪去了……算了算了这个我不问。”

    “我们还遇见了nwa的eazy-e……可惜了,那家伙没两年就挂了,nwa和无情唱片也雨打风吹去……”

    “还有小洛瑞……欸?小洛瑞那个经纪人叫什么来着?巴勃罗是吗?真是的难缠的地头蛇,他还在坐牢?”

    “说真的,我从一开始就看好你,非常看好,你不知道,当年在sbk,为了炒掉你不喜欢的调音师……叫伊斯科还是什么的来着,我在sbk内部开了好几次会,和其他高层吵架。”

    “还有送你西瓜的罗伯特,我弄走他费了老大劲了……他也是陪sbk从小厂牌一路过来的,这不容易。”

    “你的脾气真得改改aplus,不能总这样,去哪都有事发生……这不好……”

    “后来你去了索尼哥伦比亚……”

    宋亚一言不发,默默听着,脑子里顺便回味跳完那场羞耻无极限的舞之后发生的事,办公室里的一切又美好起来。

    i'm sexy and i know it

    i'm sexy and i know it

    “你醉了,丹尼尔。”斯隆制止他继续说,回头向老麦克示意。

    “我没醉,我很好……”丹尼尔摇头晃脑的摆手,,“我很清醒,我只是……只是今天很高兴,非常高兴……我们拿下了冷山……”

    “算了。”宋亚凝视他赖在老麦克身上,被半拖着离去的背影,对斯隆说道。

    “什么算了?”斯隆问。

    “吉姆的提议……还是算了。”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