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纳米崛起

第三十七章 伟大的事业

作者:岭南仨人      字数:2563

    实验室的两个实习研究员,穿着全身防护服,带着防毒面具,进入了生产车间里面。

    在脱盐池、脱水池、收集箱中,分别抽取了10份样品。

    而脱盐车间的技术员,也同样抽了一些样品,在工厂的简易化验室内,进行粗略的检测。

    拿到粗略检测报告的众人,发现无论是含水废料,还是脱水废料,经过新工艺脱盐后,含盐量几乎是无。

    要知道,没有处理过的厨余垃圾,其盐量并不低,一般在0.08%~0.2%之间,即1吨厨余垃圾,含有大约0.8~2公斤盐。

    别看这个量挺低的,如果转变成为相对干燥的有机肥,1吨厨余垃圾可以转变为0.2~0.3吨有机肥,但是它们在转变过程中,还是含有0.8~2公斤盐。

    这意味着含盐量,被变相提升到0.32%~1%,相当于富集了。

    至于禽畜粪便的含盐量,更是高达0.97%左右,如果再经过干燥富集,又会再次提升到3.8%左右。

    如果没有脱盐,每吨有机肥中,预计会含有20~30公斤盐,含盐量如此高的有机肥,对于农作物、土壤、水体,都存在严重的危害。

    这也是小作坊有机肥的通病,如果这种有机肥使用在高温多雨的南方地区,危害最多就是烧苗。

    但是如果用在北方地区,由于降水量偏低,无法通过雨水洗走土壤的盐分,后果就是土地盐碱化。

    “看来成功了。”黄修远转过头来:“国同,你估计一下脱盐成本可以下降多少?”

    早就有腹稿的黄国同,急忙回道:“黄总,新工艺在日常使用中,除了加热水,就是耗电,我刚才估算了一下耗电量,预计可以将脱盐成本降低70~80%。”

    对于采用自持供电的燧人公司而言,使用电力意味着成本更加低。

    黄修远又接着问道:“三期厂房应该完成了吧?”

    “完成了,在本月中旬就竣工验收了,只是目前还没有用到。”黄国同心里面还挺佩服工厂规划的前瞻性。

    之前他还打了报告,希望暂缓三期工程,因为一二期的厂房,在应对城区的城市垃圾、液化气、有机肥生产,还有50~60%余量。

    “那就将三期的厂房,改造成为深度回收工厂。”黄修远又向杜金华吩咐道:

    “金华,你们工程组全力配合工厂,我要求对工业污水、工业固体废物,进行全方位的回收。”

    杜金华立刻自信的回答:“黄总放心,我们一定全力以赴。”

    拥有六锥球氧,还有七边氧化硅—石墨烯薄膜的快速滤水器、氮16高效催化剂,这一套下来,除了核废料外,几乎所有的废弃物,都可以完成高效低价的回收。

    这种回收程度堪称完美,也是未来在2043年后,大规模采用的方式,极大减少了人类对于自然资源的开采,还有效遏制了废弃物的浪费和污染。

    贵竹岭工厂的三期区域。

    黄明哲和杜金华的工程组一起,参与了深度回收车间的设计,深度回收车间的设计,参考了脱盐车间的一部分方案。

    在脱盐车间的新工艺测试中,又陆陆续续发现一些小问题,比如溶液通电后,会产生少量的电解氢气、电解氧气。

    如果不及时处理,一旦反应次数多了,车间里面的氢气氧气浓度,会不断累积起来,最后可能引发氢气爆炸。

    解决方案,就是将氢气送去燃气发电机那边,进行燃烧发电,在减少危险的问题,还可以回收一部分能量。

    深度回收车间的设计,也在磕磕碰碰中发展着。

    再经过一次次的调整,回收车间分成两个主要类型,即水溶性污染物回收车间、不溶性污染物回收车间。

    然后又根据强夺反应的温度不同,设计了回收元素的顺序。

    ……

    在海丰县的梅陇镇。

    两个实习研究员,和两辆吸粪车改造的吸污车,正在一条河的旁边,一边从河道中吸水,一边就过滤后的纯净水,排入河道中。

    今年刚刚毕业的田欣,看着眼前这条河流,脸色有些发白:“污染太严重了。”

    一旁的同事王凯南,无奈的摊摊手:“正常情况,这些小型电镀厂的污染,几乎是难以避免的。”

    河道两边,是大大小小的金银首饰加工厂、五金加工厂、电镀厂,这些小工厂的电镀污水,几乎是直排河道的,就算是有处理,也是简单过滤沉降一下。

    海丰县辖区内,梅陇镇的首饰加工业、可塘镇的珠宝加工业、公平镇的服装加工业,都是当地支柱产业。

    特别是梅陇镇的首饰加工业、可塘镇的珠宝加工业,在全国的业内,都是赫赫有名。

    只是珠宝加工、首饰加工,在带来经济效益的同时,也带来巨大的污染。

    这种污染的可怕,超过了环境自身的自净范围。

    参考一下米国的那些河流,为什么亚洲鲤鱼引进后泛滥成灾,而当地人却很少吃这些亚洲鲤鱼?不是因为不好吃,更不是鱼刺多之类,而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那就是亚洲鲤鱼体内的重金属超标。

    为什么亚洲鲤鱼的重金属超标?

    因为这些河流,之前有大量工厂排污,造成污染物沉积在河床、淤泥、周边动植物中。

    尽管经过表面改造后,这些米国河流看起来“山清水秀”,实际上那些污染物,仍然大量残留着。

    就以梅陇镇的主要是污染——电镀废水来说。

    电镀废水的成分非常复杂,除含氰(cn-)废水和酸碱废水外,重金属废水是电镀业潜在危害性极大的废水类别。

    根据重金属废水中所含重金属元素进行分类,一般可以分为含铬(cr)废水、含镍(ni)废水、含镉(cd)废水、含铜(cu)废水、含锌(zn)废水、含金(au)废水、含银(ag)废水等。

    这些污水,有很大的毒性,或许一时半会在人体中体现不出来,但是长年累月,身为食物链顶端的人类,必然将这些重金属富集到自己体内。

    田欣是城市长大的孩子,燧人公司是她踏出校园的第一份正式工作,也是第一次感受欠发达地区的严重污染。

    为了机械的生产总值增长,而牺牲环境、牺牲当地人的身体健康,这是一种断子绝孙式的发展。

    “见多了,你就不会感到惊讶和恶心了。”王凯南看了看排出的纯净水。

    突然田欣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我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在做一份伟大的事业。”

    用手滔了一捧纯净水,王凯南笑了笑:“是啊!这确实是一份伟大的事业。”

    “干活。”田欣给自己打气道。

    俩人对河道周围的土壤、淤泥、植物、昆虫,进行了采样。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