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民间志异

第五章:出尘仙子

作者:燕小七呀      字数:2491

    -读-未-修-改-内-容-请-到:醋##溜##文##学

    这种障眼法在明朝和清朝中期的时候特别盛行,多是一些心术不正的修道之人钟爱于此,通常用来迷惑民间大众,以神己术,达到被人追捧崇敬的目的。

    用这种小术来沽名钓誉,在真正修道之人的眼里看来,简直就是对道家玄门的侮辱。因为看不惯这些骗人的江湖术士以此术来迷惑民众,以免坏了玄门道家在民众心中几千年来塑造的伟大的形象,于是有道之士便强行打压,自此这“障眼法”的小术从民间便彻底消失了。

    此后也不知是什么人传到了日本,日本修道之人把此术视为无比至上的神术。经过那些有道之士的研究和锤炼,这种小术有了意想不到的神奇改变,跟中国明朝和清朝中期那些心术不正的人使用此术相比较起来,更加神妙非常,不管在威力上还是在运用上都达到更精深的成果。久而久之,此术体系渐渐得到完善,变得深厚而庞大,与日本诸多秘术分庭抗礼,独树一帜,于是衍生出阴阳师这一职业来。

    阴阳师职业一出现,立马得到众多崇拜者的追捧,不惜放弃一切,于汹涌的浪潮中拼死也要挤进阴阳师门槛。跟着快速蔓延全国,街头小巷大量出现阴阳师的名号和门派来,其势力压全国流派,达到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鼎盛时期。

    阴阳师主要修炼的秘术有:操纵式神,占卜,行咒术,制妖魔等等。

    螣蛇、朱雀、六合、勾陈、青龙、天一、天后、太阴、玄武、白虎、太裳、天空,太乙六壬式盘中的十二方位神将,皆属操纵式神这一类。

    刚刚青衣人幻化出来的那一怪物,使用的便是“操纵式神”这一妙术,只是他幻化出来的并不是六壬式盘中的神将,而是以纸为形,随便幻化出来的怪物而已。这种幻术在“操纵式神”这一妙术中属于极为简单容易的小术,只能对一些修为浅薄的术士造成伤害,而对萧月这种名门正派出身的修士,简直不值一提。

    他在意的并不是这一点,他在意的是,这种已经失传多年,被正道之人所不屑的法术,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样的山林小村中?而从青衣人使用此术时的手法来看,很明显是日本阴阳师专用的手法,难道这青衣人是一个日本人?而且还是第一位阴阳师!

    看他的穿着打扮,确确实实很像是一个日本人。

    可是这里怎么会有日本人呢?

    自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无条件投降后,全国各地的日本人就全部退回了自己的国家。如今距祖国成立才两年,在这野岭山村中怎么会隐藏着日本人?他的目的是什么?

    这一念头浮现在脑海中,萧月就知道此事绝不是自己想象的那般简单,这日本人在这里潜伏隐匿,其中一定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有可能关系到整个国家的成败与荣辱。

    一念至此,爱国之情突然高涨,胸中浩然之气充盈,势不能让这青衣人逃脱。正要出手时,那青衣人已经施法将挡住他去路的那四道灵符击散,正要纵身逃匿,萧月叫一声:“哪里走。”一道闪着红光的灵符祭出,凌空暴涨,变成一道两米高,一米宽的符墙,紧向青衣人身后扑去,势将他整个人裹住。

    那青衣人身法确实灵妙,只一闪身,便躲到了一棵树后,双手快速结印,只听他闷哼一声,身前浓雾团聚,阴邪气息瞬时弥漫整片林子。萧月正想冲上去,以防青衣人自浓雾中遁逃,不想方才抬脚,那浓雾中竟走出一个神将来。

    身穿甲胄,高有两米,横眉怒眼,威武英雄,手拿弓,腰挂箭。看他身上穿的甲胄并不符合中国古代诸多朝代中的战甲,看款式和甲胄的结构,可以推知这是一个日本神将,至于叫什么名,萧月就不知了。

    只见神将弯弓搭箭,不等萧月反应过来,“嗖”的一声,箭离弦,势如破竹,威力强大,逼得萧月慌不择路,直接向一旁扑倒,箭中身后一棵树干,只听呯的一声炸响,树干四分五裂。

    “好家伙,”萧月慌忙中不忘夸赞一声:“这神将果然有点道道,看来不好对付。”说完,目光自神将身后瞥了一眼,还好青衣人还站在那里,要是今晚因为面前这“神将”阻挡,而让青衣人跑了,下次再想遇到他估计就难了。

    看他这架势,一定以为眼前这神将可以制住萧月,所以他并不忙着逃,反而站在那里观战。

    眼前这式神必定是六壬式盘十二位神将中的某一个。对付这种式神,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因为式神始终是施法之人结印念咒召唤出来的,在本质上其实是一种“假象”,但又具有实质性的伤害力,伤害力的大小,取决于操纵它的人,而其意识可以和操纵之人同步。也就是说,施法之人站在那里,只要意念稍动,便可以无形中控制式神一举一动。

    一般的符箓对它是没有用的,只有用祭炼过的法器,方能对它造成伤害。

    萧月今晚幸好把师父灵清子遗留下来的那把安灵剑背了出来。此剑乃是灵清子修道时使用的法器之一,剑如其名,既能安灵又能弑邪,经诸多神物祭炼过,是以功用非同小可。

    萧月从不轻易使用,除非到了非用不可的地步。

    此刻已到了非用不可的地步。只见他手捻剑诀,道一声:出。身后那柄长剑“呛”的一声飞了出来,化作一道青光直取式神要害。

    那青衣人身子似乎震了震,就只这片刻犹豫,飞剑已绕着式神脖颈转了一圈,偌大的头颅“嘭”地落地,庞大的身躯轰然而倒,随即化作一团黑烟散去。

    青衣人因此好像也受了些伤,知道自己不是对方敌手,转身遁逃。

    萧月手捻剑诀指挥飞剑追击,闪电般直向青衣人背面刺去。

    青衣人只觉身后一股寒气如尖针般袭来,剑锋犀利,不由得他不躲避。不及多想,脚尖点地,身子翻转,凌空平躺,飞剑“刷”的一声,紧贴着他的面颊飞过。剑气强盛,把他那块蒙着半张脸的黑布和发髻激散。

    萧月不由得大惊失色。

    黑暗中,只见秀发飘然,双眸如星,闪耀的目光冷漠而无情,冷漠无情中又透着一丝嗔怒,竟是一位女子。只见她相貌纯美,天然柔秀,全身气质有如出尘仙子。

    萧月看呆了,以至于这位女子嗔怒而去也没有发觉。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天际露出白光,才回过神来。

    他神情茫然地走过去拔出插在地上的剑,回到鞘中,望着女子逃去的方向,迷茫失神,嘴中喃喃自语道:“怎么是个女人,怎么是个女人?”

    然后带着晕倒的少女走出林子,回到村长家中。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