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民间志异

第六章:洞穴

作者:燕小七呀      字数:3594

    -读-未-修-改-内-容-请-到:醋##溜##文##学

    虽是夏季,晓寒依然侵体。

    下河村的村后有一座大山,名为斧山。此山有好几个山头,连绵千里,灌木茂盛,树类繁多,亦多野兽。

    在山的南面,有一山洞,名为飞岩洞,洞中有一块凹进去的地,还有一道找不到发源处的泉流,这泉流的水自洞中一石缝中流出,流进低洼之处,积水成池。池中竟还有鱼。

    下河村的村民时常有人上山砍柴,累了就会来山洞中歇息,乘乘凉,解解渴。但谁也想不到,在山洞的另一处竟还有一个洞。

    此洞口隐藏在纵横盘结,繁密厚重的藤蔓之下,所以若不走到跟前去把藤蔓拔开,根本看不出此处会有一个洞口,更妙的是,如此隐秘的山洞竟是天然形成的。

    洞口很小,仅容一个人走进去,但洞里却另有天地。

    那青衣女子便是隐藏在这洞中。

    除她之外,洞里还有一个人。

    这人看起来四十来岁,束着道髻,穿一件宽大的道袍,神情严肃,闭目盘坐在石台上,似乎在打坐。

    他整个身形看起来偏瘦,但精悍;五官分明,皮肤偏黄,在暗淡的光线中,发着黄光;眉目间隐含着凶悍之气,刚毅的面部表情里透着一丝神秘感,这种神秘感即让人感到好奇又让人感到害怕。就好像一个人对深渊好奇但又不敢向它踏进去一步。

    此刻青衣女子走进来,站在他面前,明亮的眸子依然是冷漠无情,没有一丝情感,她就用这双没有情感的眼睛看着面前的中年人。

    他缓缓睁开眼,见面前女子脸色有些惨白,嘴唇紧拧,眉头微蹙,似乎在忍受着某种痛苦。

    中年人道:“受伤了?”他的语气低沉而嘶哑,虽然这是一句关切的问话,但并没有一点关切的感情在里面。就好像一个心如铁石的人说出一句如铁石一样冰冷的话。

    青衣女子只是轻微的“嗯”了一声。

    中年人道:“祭品呢?”

    青衣女子道:“没有!”

    中年人那炯炯有神的目光,好像要射出针来,凝注青衣女子的脸,沉默了半响才说道:“遇到了管闲事的人?”

    青衣女子道:“嗯。”

    中年人道:“为什么没有杀他?”

    青衣女子道:“此人与以往村民请来的术士不一样,他法术很高。”

    中年人站起来走到青衣女子面前,伸手要去解她的腰带,青衣女子退后了一步,中年人皱眉道:“怎么?还怕为师看你的身体?”

    青衣女子垂首默然不语。

    中年人邪笑道:“难道为师看你的身体看得还少吗?”

    青衣女子道:“徒儿只是今日略受轻伤,所以……所以不便行那事……”

    中年人哈哈大笑道:“为师知道你受了伤,只不过想帮你疗伤罢了。目前正是计划的关键时刻,丝毫差错都不能出。近日祭品需要五个少女的身子,所以你得多去山下跑几趟,如果因为受了轻伤而忽略不治,要是因为劳累过度伤势加重,到时为师遣谁去摄祭品?”

    青衣女子道:“是!”

    中年人走过去,把她的腰带解开,整个酮体便显露出来,段子般的肌肤发出欲望的光,柔软而洁白的胸膛微微起伏,更是勾人心魂。

    中年人看着眼前这完美的玉体,淫笑道:“当年为师收你为徒,将你养育成人,果真没有做错。”

    青衣女子垂首而立,光线暗淡,看不到她面部表情,曼妙婀娜的身躯却轻轻颤抖。

    萧月回到村中,把少女送回了家。这家人得知真实情况之后,把萧月视若神明,千恩万谢,那感激之情,真是难以描述。

    萧月觉得这只是举手之劳,本分之事,并没有“邀功求赏”的想法。他现在脑海里想到的全是昨晚那青衣女子的相貌。

    他做梦也想不到杀害那些少女的“恶人”竟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日本女人,这简直不可思议。

    他更想不到的是,如此一张美丽的皮囊里装的竟是一颗如此恶毒的心。

    她是为了什么呢?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除了她本人之外,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要这么做。

    甚至连她自己都解释不清自己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萧月更想不到,在这女子背后还有一个主使人。

    这女子逃遁的时候是往山上去的,说明她的藏匿点就是在山中。

    可是这座山这么大,要想快速找到她的巢穴,却也不是一件容易事。

    她既然需要年轻少女来当祭品,这次被自己阻止了,下次肯定还会再来。

    现在问题是,如果她要来,绝不会再来下河村了,那么下次她下山摄取少女的时候,会去哪个村呢?

    清河流域这七个村子,在最上游的是苏家村,在最下游的是潭家村,从最上游到最下游,起码有几十公里的路程,到那青衣女子下次下山摄取少女时,除下河村外不管她去哪个村,萧月都绝对没法及时救援,这是目前最紧要、最急迫需要解决的问题。

    他猜想,那青衣女子肯定会在今晚或者明晚下山来摄取村中年轻少女。

    所以在今天,他一定要把目前需要解决的问题解决了。

    很快让他想到了一个不是很妙但很实用的办法,就是让那些满十四岁到十八岁的少女们晚上睡觉的时候用棉花把耳朵塞起来,不管晚上听到什么声响都不要取下来,更不要出房门。

    反复思索,确定只有这个办法才能暂解危机后,萧月便把这个事告诉了村长李军,让他去其他村各跑一趟,把这个晚上睡觉时塞耳朵的方法公布出去。

    这么一来,只要听不到青衣女子发出诡异乐声,心神便不会被迷惑,不被迷惑就不会有危险。

    但萧月需要在这两天之内找到青衣女子的巢穴,尽快把这件事搞清楚,弄明白。

    他已经确定青衣女子的巢穴必定是在山中,于是他找了一个村民,让他带着自己进山了解了解一下山势。

    他们是从村尾那条小路进山的,从这条路上山比较近些,不出十分钟,他们就已上了一个山岭,然后继续往前走,沿着曲折宛转、高低不平的山路走了十几分钟才到一个山头。

    这山头是一块平地,绿草如茵,茂林芳草,鸟语啁啾,环境清雅。四面山峦环绕,从北面望去,可以看到山脚一片园林平地,风景胜佳,别有一番风趣。

    此处风景虽佳,此刻却不是赏景做雅的时候。

    从这个山头走到另一个山头,来来回回几乎把这些山头都走完了,风景都十分清幽可赏,但并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在他们下山的时候,村民带着萧月来到了飞岩洞,并给他介绍了飞岩洞里的情况,讲解洞中的水池是怎么来的。

    萧月突然想到,那青衣女子藏匿在山中,巢穴必定是一个很隐秘的山洞。于是他便问村民这山除了飞岩洞之外,还有没有其他比较隐秘的洞穴。

    遗憾的是,村民对他摇摇头说:“这山除了飞岩洞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山洞了。”

    萧月道:“你确定?”

    村民自信满满的说:“我活了几十年,从小就跟着父母上山砍柴,这片山几乎每个地方我都走过,从来没有发现什么隐秘.洞穴。”

    萧月沉默不语,皱眉沉思,他想,或许村民说的是真的,但这不能代表此山中就没有第二个洞穴。

    这山上又没有什么庙观,如果一个人要隐匿在此的话,除了山洞之外,她还能在什么地方居住呢?

    他们回到村子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夏日昼长,西山后仍有霞光照映着天际云彩,景象十分奇观。

    萧月刚走进村长家的门,只见李军满脸急切的上前说道:“道长总算回来了,燕儿生病了,全身冰冷,你快帮我看看吧。”

    萧月十分惊讶,上午李燕还好好的,而且在他进山之前,还嬉皮笑脸的跟他聊了会天,这才半天光景,怎么就生病了呢?

    他连忙走进房中,只见李燕身上盖着厚厚的棉被,身子却依然在颤抖,嘴里叫道:“冷,冷,我冷。”

    这盛夏季节,身上还盖了一床厚厚的棉被,居然还叫冷,这简直怪事的很。把村长急得眼眶通红,心疼、焦急得不得了。

    李燕脸色惨白,嘴唇发黑,两眼紧闭,这般模样看起来甚是吓人,难怪李军急得要命。

    萧月一看就知道李燕被邪气侵体了,这种情况他遇见过很多,所以很快就让李燕镇定了下来,并且渐渐转好,只要让她好好睡一觉,第二天保证没事。

    李军心里这才安了下来,对萧月感激不尽。

    萧月也不跟李军客气,直奔主题道:“小燕子怎么会遇上脏东西的?”

    李军道:“我也不清楚,今天我从地里回来,就看见她躺在床上发抖,嘴里一直叫冷,而且满头冷汗如豆大涔涔而落,当时真的是急死我了,找你又找不到。”

    萧月道:“在此之前她去过什么地方?”

    李军道:“上午你是跟她在一起的,至于中午过后她去过什么地方,我也不清楚,那时我在田里干活。”

    这个时候四岁的弟弟走过来,拉着李军的衣角说道:“爸爸,姐姐下午两点的时候去过小庙。”

    “庙?什么庙?”萧月问道。

    李军道:“在我们村尾一片高地上有一个小庙,里面供的是什么星君,据说是抗日时期一位道人修建的,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萧月沉默了半响问道:“庙在哪?我想去看看。”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