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云棠砚归

第五十七章 刺杀

作者:云棠砚归      字数:2493

    皇后又问了几句,以示对将军府的恩宠。

    楚云棠规规矩矩的回答,好在总算是没有出错,等到回到座位上,心中才松了一口气。

    她刚回到座位,后面伺候的宫女便上前来添酒,只是上前之时,那宫女突然摔了一跤,冰凉的酒液顺着桌子落到了楚云棠身上,在她衣裳上留下好大一片酒渍。

    李氏面色一沉。

    “你是如何做事的?”

    那宫女好似被这一幕吓傻了,见状连忙跪下磕头:“楚夫人饶命,奴婢不是故意的,楚夫人饶命”

    李氏眉头皱了皱,刚好楚云棠这时开口“母亲,别生气”

    李氏面色还是不太好。

    “宫中可有更衣的地方?”

    “有的,有的”那宫女闻言连忙点头“楚小姐请随奴婢来”

    楚云棠笑了笑,又安抚了一下朝她看过来的楚云舒,对着李氏行了一个礼,便跟着那宫女一起离开。

    今日进宫她带的弄棋。

    很快,宫女便将她们带到了一处略偏僻的宫殿,打开宫殿里面的一间房门,宫女道:“楚小姐,这便是更衣之处了”

    说话之时,她低着脑袋。

    楚云棠站在外面朝里面看了看,倒的确像是待客的厢房。

    “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那宫女闻言,便连忙退下去了。

    楚云棠朝弄棋使了个眼色,弄棋朝着那宫女离开的地方走去,过了一会儿之后回来,朝楚云棠摇了摇头。

    楚云棠挑了挑眉,她本以为那宫女定会守在暗处,如今看来,竟是她猜错了?

    皱了皱眉,楚云棠进了屋内,先让弄棋看了一下,并无不妥之处。

    她很快更换了衣衫,出来也没发现什么不该有的东西,然而正是这样,反倒令楚云棠心中更为不安。

    她与弄棋从屋内出来,朝着洪阳殿走去。

    远远的已经能看到洪阳殿中灯火通明,里面歌舞喧嚣,正是欢歌载舞。

    楚云棠眼中倒映着洪阳殿的歌舞升平,心中的不安好似一张巨网,将她紧紧捆住。

    她吸了一口气,朝着洪阳殿走去。

    刚走到殿门口,里面便传来一声尖叫。

    “有刺客,护驾,快护驾”

    随后便是女子的尖叫声,原本歌舞升平,一片和乐融融的气氛顿时被刺客闯入的混乱打乱了。

    楚云棠心中一惊,快走几步,便见一群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黑衣人此刻正举着剑朝着上方的皇帝刺去。

    间或的有女眷和官员倒在刺客剑下,洪阳殿中渐渐升起一股难闻的血腥味儿。

    “姑娘小心”

    弄棋护着楚云棠,不断后退。

    此刻,这些人的目标是皇帝,是以楚云棠她们这里还好。

    “弄棋,带我进去”

    李氏和她父亲都在里面,楚云棠直觉,这场刺杀恐怕不简单。

    在弄棋的护送下,楚云棠总算进到了里面,看见了被李氏护在身后,此刻双眼冒着红光的楚云舒。

    李氏脸色沉凝,手中不知从哪里寻摸来一柄长剑,正与一个黑衣人交着手。

    另一边,楚江河面色苍白,护着建元帝撤退,只是他本来就旧伤未愈,又失了内力,在黑衣人的攻击下,节节败退。

    李氏一直注意着楚江河,见状连忙带着楚云舒朝着楚江河靠拢。

    建元帝和皇后被人护在后面,脸上带着愤怒惊慌,然而唯有楚云棠才注意道,他眼中的沉色。

    有古怪,说不定这场刺杀就是他设计的。

    眼看着楚江河已经坚持不住,连楚云舒也不知从哪里捡了一柄长剑对敌。

    “云棠姐姐,小心”

    突然,楚云棠身后传来一声尖叫,她后背被人用力的推了一下,正好朝着一个黑衣人刺来的长剑撞去。

    楚云棠朝身后看了一眼,正好看见林妙馨惊慌失措的收回手,眼中划过一丝冷色。

    弄棋大惊,伸手便来拽她。

    另一边的楚江河听到喊声分神看来,冷不防被对手抽冷子来了一剑。

    眼看楚云棠就要被剑刺中,却在这时,楚云棠好似站立不稳,身子便边上偏了一下,恰好避开了黑衣人的这一剑。

    “姑娘,你没事吧”

    弄棋上前扶住她的手臂,楚云棠面色苍白,用手紧紧的抓着弄棋的手“我没事,我没事”

    嘴里说着没事,额头却大滴大滴的往下滴着汗水,可见心中慌张得很。

    黑衣人人数虽多,但很快就被赶来救驾的禁军打败,眼看事情败露,刺杀皇帝再无可能,黑衣人也不再恋战,当即退走。

    楚云棠故作虚弱的靠在弄棋身上,好似浑身的力气都消失了。

    坐在回府的马车上,楚云棠半天都没有说话。

    楚云舒今晚与黑衣人打斗了许久,早就已经筋疲力尽,不愧是自小见惯了生死,一上马车,关心了楚云棠几句,便靠着车厢呼呼大睡。

    另一辆马车上,李氏给楚江河将伤口又包扎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问道:“老爷,你的武功……?”

    楚江河知道她的未尽之语是什么,不由苦笑道:“上次中毒之后,便武功尽失了”

    李氏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笑道“这样也好,不必我总是担心你哪一日上了战场便回不来了”

    虽然笑着,她的眼里却全是担心。

    只是她觉得失去武功楚江河已经够痛苦了,她若还是愁眉苦脸的,岂不是让他心里更难过?

    夫妻多年,楚江河哪里会不知道李氏心里所想,只是他的打算,却不能告诉她。

    而此刻,宫中。

    建元帝坐在御书房中,下方跪着的,不是今夜刺杀的黑衣人是谁。

    “楚江河当真武功尽失?”

    建元帝语气低沉,心中仍然有些怀疑。

    “确实失去了内力,只是他曾经毕竟是高手,等闲的普通人不是他的对手”

    黑衣人全身都拢在黑衣里面,令人看不清他的长相。

    建元帝沉吟一会儿,挥了挥手,黑衣人便退下了。

    “这事,你怎么看?”

    建元帝对着御书房南边的角落开口,哪里垂着纱帘,纱帘后边,好似有一道影子藏在那里。

    听到建元帝的问话,纱帘剧烈的晃动了几下,建元帝眼神一凝。

    “今夜就动手?”

    那纱帘晃动了几下,没有人说话,建元帝却好似看懂了,他嘴角勾出一抹残忍又冰冷的笑。

    “也是,早该如此的,让她逃过了两次,也是时候拨乱反正了”

    说罢,手上打出一个手势,御书房中便飞出了好几个影子,看方向,正是荣华巷那边。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