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奋斗在大明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四章 见县尊

作者:名剑山庄      字数:3357

    第四章    见县尊

    正如周梦臣所料。

    片刻之后,刘师爷请了两人进去。

    一进大堂却发现大堂之中,不仅仅是县尊与冯教授,还有黄主薄,乃至于县丞,等几个县衙里面的头面人物。

    周梦臣与王道之一并行礼,道:“拜见县尊。”

    周梦臣偷偷的打量县尊,却见县尊虽然一身官服,但并没有太好的气质,看上去不过是一个干瘦的老头,一把山羊胡子,一对绿豆小眼,明灭不定。不知道是不是周梦臣的错觉,他只觉得这县尊眼睛之中,时刻在闪耀着光芒,而闪耀的不是别的光芒,就是金光。

    眼中只有钱。

    县尊咳嗽两声,说道:“人都到齐了,周训士已经去了三年了。本县的阴阳训士乃是掌一县之灾异,授时,上干天和,下涉朝廷,事关重大,不可有缺,故而,要得贤人而用之,方能上不负朝廷,下不负百姓,也是本县治平之道,孔子曰:------”

    周梦臣之上低头听着,心中却满是腹诽。

    阴阳官如果真的那么重要。

    就不会在父亲死后空缺了三年,其实这三年之内,钟鼓楼上如果出了什么技术问题,还是周梦臣过去解决的。也就是说,整个江夏的晨钟暮鼓,与夜里更夫,等等大小事务,都是周梦臣处理的。

    不过,没有走袭职的程序而已。

    县尊长篇大论,滔滔不绝,终于到了最后。说道:“今有秀才王道之,原九品训士周观星之子周梦臣,乃是本县青年才俊,只是这位置只有一个,本县也左右为难,唯恐误了国家,今日请来了冯教授,与本县一起,点评两位青年才俊,也算是示天下以大公,宣平明于百姓。”

    “诸位以为如何?”

    一番话,洋洋洒洒数百字,说得阴阳顿挫,摇头晃脑。这里的大小官吏自然不会拂了县尊的面子,齐声叫好。

    县尊微微捻胡,对周梦臣与王道之说道:“你们两个可曾听明白了?”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上前一步,躬身行礼说道:“听明白了。”

    县尊说道:“好,既然如此,我就不废话了。阴阳历算之道,素来高深莫测,只是今日不过一较高下,即便有胜负上下,也不要伤了和气,就不要搞得那么正式了,这样吧,我口占三道题目,你们两人谁先答出来,谁就胜,两位以为如何?”

    王道之与周梦臣自然不敢说不字。

    只是周梦臣心中一下子的变得紧张起来。

    他之前的自信,从来是数学是不会骗人,与很多文章不一样,即便一篇同样的文章,在不同的人眼中,也会有不同的评价,如果这里面再掺杂了私心,会有太多,你明知道有问题,却拿不出证据的办法搞掉一个人。

    但是这种比试,却不是考试了。

    周梦臣都疑心王道之,已经先知道答案了。看王道之一点也不惊讶的表情,周梦臣更加确定这一点了。

    “我不仅仅要答对,还要快。”周梦臣心中暗想。

    县尊说道:“如此,我便出题了。”县尊微微一顿。说道:“今有积一十三万六千一百六十一步,问为方几何?”

    王道之与周梦臣同一时间脱口而出,道:“三百六十九步。”

    话音一落,县尊与王道之还有刘师爷,都死死的看着周梦臣,特别是县尊,绿豆大的眼睛似乎忽然睁大了不少。

    周梦臣深吸一口气,只觉得心脏有一些跳的厉害。

    这一道题本质上,其实就是开平方。

    乃至汉代九章算术之中的原题改变了一些数字而已。用现在的话说,有一块正方形的土地,面积为136161步,那么他的边长是多少?步,是古代的长度单位。用时候也做面积单位来用。

    开平方对周梦臣来说不难。

    难的是口开平方。

    这一刻,周梦臣确定了。王道之事先知道答案的。

    不是周梦臣小看王道之,实在这种高速反应能力,即便是现代人也未必有。更不要说王道之了。周梦臣之所以能答出来,一方面是县尊给的数太小了一点,不过是三位数而已,对于很多理科生来说,有些数据根本不用算,大脑里面就有。之前都做过的。而且周梦臣也经过一些速算训练的。二来,就是周梦臣两世为人,似乎整个大脑开发程度,要高了不少。或许能与他当年见过的天才学霸同学能比一比了。

    即便如此,周梦臣回答之后, 也迅速在心中算了三遍,确定是没有问题的。他才有心看其他人的反应。

    王道之,刘师爷,县尊都是知情人,所以他们满眼不可思议,毕竟在他们看来,这样题目,已经非常难了,几乎是他们思维想象的极限了。在他们看来,这种题目,给他们一两刻钟,也未必能做出来。更不要说应声而答了。

    黄主薄更是面露喜色,但是随即又露出担心的神色。这才一道题而已。

    冯立看向周梦臣的眼睛之中多了一丝欣赏。看向王道之的眼睛之中多了一丝疑惑。

    冯立本来不想掺和这一件事情的。只是人在俗世之中,总是难免有很多牵绊,不是他想怎么做,就能怎么做的。不过既然来了,他也事先做好功课,对于周梦臣的情况,他打听过,算得上是家学渊源,具体情况不清楚,但是这个时代,有这种家学的人,就被人高看一眼,所以周梦臣口算开方,冯立并没有多少怀疑,有的只是欣赏。

    但是他也打听了王道之,却并没有打听出来,王道之在算学之上,有什么专才之处。

    这一下子开窍了?

    冯立在怀疑之中,不过他为人师表,即便是有说怀疑,却也不好轻易下结论。

    县尊轻轻咳嗽两声,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说道:“好,第一题平局,再来第二题。”

    “今有物不知其数,三三数之剩二;五五数之剩三;七七数之剩二。问物几何?”

    又是同样的结果,王道之与周梦臣齐声说道:“二十三。”

    周梦臣暗暗鄙夷王道之,作弊也不好好选几道难题。居然用《孙子算经》的原题。

    这一套题其实古代数学的一个热点,甚至在这一道题的基础之上发展出来,方程式,也就是古人所谓之天元术。这也是为什么方程要叫,二元一次的原因,天元在古代就是指未知数。

    这一道题非常经典。解释成现代语言,就是有一些物品,不知道有多少个,只知道将它们三个三个地数,会剩下2个;五个五个地数,会剩下3个;七个七个地数,也会剩下2个。这些物品的数量至少是多少个?

    当然了,这一道题即便不是孙子算经的原题,周梦臣也能解,只是或许不能瞬息之间答出来了。

    王道之的脸色更加阴沉了。他不顾场合的问道:“你看过《孙子算经》?”

    周梦臣微微一笑,说道:“你不是也看过吗?”

    周梦臣从来不将家里的藏书当一回事,却不知道整个明前期,都是中国数学史上少有的黑暗时代,甚至这个时期的数学水平远远比不上宋元时期,出现了大量数学典籍失传,还有大量先人的著作,被当时人所质疑。

    他们根本理解不了。

    王道之好容易不知道从哪里挖出来一道难题,却被周梦臣轻易解开,而且是瞬息之间。

    让王道之心理非常不平衡。

    县尊冷哼一声,此刻也有一些不悦。

    县尊是不想周梦臣袭职的。毕竟他收了钱,是要办事的。而且这些胥吏还一并出力,弄出而今的场面。如果周梦臣袭职成功了,这些胥吏们,还不知道怎么蹬鼻子上脸的。所以才设计出这个比试方式。

    三道题目,乃是刘师爷与王道之商量出来的。

    第一道题是提高计算量,中国古代并非没有开方术,只是比较繁琐。他们都没有听过谁能口算,或者心算的。第二道题,就是一道难题,难到了什么程度?难到了刘师爷与王道之想要变更一下里面的数字都做不到。

    不得已才用了原题,想来《孙子算经》早已失传了,就是大内永乐大典上,在孙子算经下面也是写着“阙”。王道之也是好容易,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功夫,才得以看上一眼,万万没有想到,周梦臣居然看过。

    让他的种种努力,都做了无用之功。

    县尊脸色微微阴沉,说道:“好了,听第三题。”

    “今有望松生山上,不知高下。立两表齐,高二丈,前後相去五十步,令後表与前表参相直。从前表却行七步四尺,薄地遥望松末,与表端参合。又望松本,入表二尺八寸。复从後表却行八步五尺,薄地遥望松末,亦与表端参合。问松高及山去表各几何?”

    王道之也不是笨蛋,终于在最后一道题上用了中国中古数学之中最难的一点的一点,就是勾股法。

    方程式,勾股法,天元术,都是中国古代数学给世界的贡献。不能说不辉煌,只是对周梦臣来说,还是差了太多了。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