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奋斗在大明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六十八章 真相

作者:名剑山庄      字数:3352

    第六十八章      真相

    天伦亭之中。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了。

    武冈王看气氛差不多了。说道:“王兄,世子,父子之间,何必为了一个女人闹到这个地步?”

    楚王冷哼一声,目光炯炯的看着楚王世子,满眼都是怒火,似乎要喷涌而出。

    武冈王见状,连忙说道:“给我一个面子,就当是给我一个面子,也成全我楚王府的面子,这一件事情就算过去了。别的不说,世子,你总不能一直将人留着不放,不入土为安,这样行?”

    楚王世子用淡然的近乎伪装的微笑,说道:“可以,只要父王答应,让元儿以我正妃的规格下葬就行了。”

    楚王一巴掌打在桌子上,碗碟筷子一起起舞。厉喝道:“一个娼妓,我让她进门,就已经是开恩了。你个孽子。居然为了这个东西,对我拔剑。我以为这么多天,你已经冷静下来了。居然还这样不知好歹,你是不是不把面子丢到下面去,让列祖列宗看看,你不甘心。”

    “我现在给你说清楚。”

    “那个娼妓,你趁早给我扔到乱坟岗去,否则我替你动手。”

    楚王世子手一紧,死死的握住了酒杯,又缓缓的张开了,说道:“父王开心就好。”

    武冈王自然能看出来,楚王世子是在说反话。

    一时间头大不已,他为了这对父子,不知道费了多少工夫。结果一个振振有词,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另外一个将满肚子心思都藏在心里,一个痛快话都没有,引阴恻恻的。武冈王,宁可楚王世子与楚王大吵一架。

    因为很多事情,彼此争吵,说明还有沟通的余地。而今这个局面,武冈王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武冈王眼睛余光看到一边楚王幼子,正在有一下没一下打着瞌睡。说道:“好,好,好,你们自己说,我不管了。小四我带会去了,你们爱怎么就怎么了吧。”

    武冈王甩手带着楚王幼子走了。

    似乎想给父子两人留下一些谈话的余地。

    一时间整个天伦亭之中,只有楚王与他的三个成年儿子,以及一些伺候的下人了。

    没有了武冈王这个打圆场的人,一时间似乎沉默起来,只剩下外面的丝竹之声,丝丝缕缕的传了进来,与外面潺潺的水声夹杂在一起,似乎别有味道。

    “妾命薄,泪暗流,无媒径路羞错走。勉强侍衾绸。见人还自丑,叹沉溺谁援手,我欲见温侯。--------”声音婉转悠长,更是有一分别样的气氛。

    就在楚王父子之间气氛尴尬的同时。周梦臣也轻轻的错开门缝,眼睛向里面一瞄,虽然仅仅看见一个背影,但这个背影,已经深深地刻在周梦撤脑海之中,又岂能不认识啊?周梦臣第一时间冲突了。

    猛地推门。发出咚咚的声音,却没有推开。这才发现已经上锁了。

    “谁?”李云珍猛地回头,厉声喝道。

    周梦臣说道:“是我。”

    李云珍听了这声音,只觉得身子一软,觉得有了依靠,扑到门前,两个相隔一扇锁住的门,彼此之间呼吸相闻。

    周梦臣有无数话要说,说他怎么来到这里的,说他付出了多少代价,费了多少心思,更是冒了多大的险。但是此刻却说不出口,他此刻只觉得李姑娘尚在,就是极好极好的了。至于其他的都不重要。所以他心思翻滚了半天,说道:“你好吗?”

    李云珍说道:“你很好,你怎么来这里了?快走。世子知道了,会杀了你的。”

    周梦臣笑道:“我会走的,不过我会带你走。”

    周梦臣退后几步,细细观察锁具,从身上掏出一根铁丝。插了进去,缓缓的闭上眼睛,在大脑之中建立起立体的模型,却见他手上进退翻滚数次,只听咯噔一声,这个锁已经被周梦臣打开了。

    周梦臣之所以能打开这个锁,并不是周梦臣对开锁有特别的造诣,实在是这个时代的锁具是相当简单的。没有太大的变化。

    当然了,不是没有那种难度特别高的锁。只是单单锁一个门,是用不上的。

    周梦臣推门而入,立即觉得有些冷。他目光一扫,果然看见,在清冷的烛光之中,有一口大箱子,箱子里面外面到底堆满了冰块,让整个房间的温度,比外面要冷太多,周梦臣甚至有一种浑身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周梦臣二话不说,将外衣解下来,罩在李云珍身上,说道:“陶元儿死了?”

    李云珍吃惊的说道:“你怎么知道?”

    周梦臣自然不会告诉她,为了找她,周梦臣到底考虑了多少,才一点点的将事情推敲到这个地步了。不过此刻见李云珍还活着。其他很多谜团,周梦臣顿时失去了兴趣,说道:“猜的,因为是楚王看上陶元儿了吧。不过,这都不重要了,你还活着就好,时间紧,我们快走,有什么事情出去再说。”

    李云珍听了周梦臣的话,眼睛之中有几分凄然,说道:“不行,我要给你说清楚。否则我宁可死在这里。”

    周梦臣大为不解,说道:“你怎么了?”

    李云珍说道:“你听我说完才,长话短说,很快就好的。”

    “那一日,来为陶姐姐看病,她是忧思过多,药石之力。并不起什么作用,所以我准备留下来开解她。只是忽然之间下面人传言楚王到了。陶姐姐让我先躲一躲。我就躲到院子另外的房间里面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等过了一会儿,楚王就走了。我再去看,陶姐姐衣衫不整,瘫倒在地,头破血流。我立即为陶姐姐医治。世子来之后,更是寸步不离。只是人力无法回天。”

    “陶姐姐已经不行了,我只能强提陶姐姐一口气。与世子说说话。”

    “陶姐姐对世子,说了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不要因为她伤了他们父子之间的情分,第二件事情,就是放我走。”

    “只是陶姐姐走后。世子殿下说,我与陶姐姐关系最好,陶姐姐一个人在下面孤零零的太可怜,所以要我陪葬,只是他答应过陶姐姐,不会杀我,只会将我封死在墓穴之中,。所以就留我在这里,为陶姐姐守灵。”

    说到这里,李云珍一脸苍白,显然还心有余悸。这近一个月在冷如冰窟的房间之中,对着一具尸体。而且再怎么冰冻,尸体还是在缓慢的腐烂之中,这种滋味实在是让李云珍难以承受,整个人都瘦了不止一圈,看上去头小脸小,眼睛大大的。更有一种惹人怜爱的楚楚可怜。

    周梦臣叹息一声,这与他猜到的有些出入,但是八九不离十。说道:“好了,我知道了,我们快走吧。”

    李云珍说道:“不,我还没有说完。我只是机缘巧合参与这一件事情里面,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而今还是完璧之身,你相信吗?”

    李云珍说这一句话的时候,脸色的苍白与红润相交,更是一种让人心碎的美感。

    作为一个女子,对自己心爱的男人说自己是不是完璧,本身是一件很羞耻的事情,如果别的时候,她是万万说不出口的。但是此刻,她很明白,她不明不白的在楚王府这么多天,传出去,谁都不相信他是清清白白的。

    她不怕别人不相信,但是她怕眼前这个人不相信。

    对于她来说,如果周梦臣不相信她。她还不如死在这里算了。

    周梦臣明白了这一点,更是有些心碎,忍不住一把抱住了她,说道:“我相信,我相信。”

    周梦臣在与李云珍相处的时候,一直是保持距离的,就是因为他知道,他一些举动,对他自己或许没有什么伤害,但是对女方伤害太大了。这是这个时代男女关系不平等导致的。所以周梦臣在感情上表示很克制。而此刻他下定了决心,他这一辈子的妻子,就是眼前这个小姑娘了。

    李云珍被周梦臣一抱。脸上的红润之色,终于将苍白之色全部驱除干净了。用很小的声音说道:“我的闺名,叫李云珍。我家这一辈是珍字派,我大哥二哥的名字里面都有一个珍字。”

    这一句话看似很简单的说明,却是很隆重的托付。

    盖因在古代,女孩子的名字是不能随便告诉外人的。只能父兄丈夫知道而已。

    李云珍如此郑重的告诉周梦臣,其中的暗示自然不言而喻。

    周梦臣为之一愣,简直不知道自己在说道:“我叫周梦臣,字飞熊。”

    李云珍忍不住一笑,说道:“我早知道了。”

    周梦臣也忍不住一笑,不过他随即回过神来说道:“我们快走吧。此地不宜久留。”

    李云珍说道:“你放心,这一会儿,这里不会有人来的。”

    周梦臣说道:“怎么可能?”

    李云珍说道:“我知道世子殿下要做什么,世子殿下已经当我是一个死人了,所以说话从不避我,他说,他要为陶姐姐报仇。”

    周梦臣听了,顿时说道:“报仇?他向谁报仇?楚王吗?这不可能?”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