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我全家都带金手指

第七章 兄弟抱一下,有泪你流吧

作者:YTT桃桃      字数:3205

    左家二女婿杨满山醒来,郎中又摸回脉搏。

    诊断结果:比谁都长寿。

    小女婿罗俊熙也包扎完毕。

    左家人不敢在镇上医馆再耽误。

    吃住全是银钱。

    地里一堆活,家里还等信儿,这就要离开。

    而且再耽搁下去,各村不定怎么传瞎话呢。

    传着传着,搞不好会说他们左家女婿全死透了。

    大女婿朱兴德知道岳父岳母他们快走了,趁郎中给二妹夫把脉的功夫,来到他祖父面前蹲下。

    “爷啊,能听见孙儿说话不?”

    朱老爷子一张嘴,直流口水,左手指微微动了一下。

    朱兴德望着他爷,先用手背给他爷擦擦口水,又给爷捋捋那半黑半白乱糟糟的头发。

    心想:

    这次大伯母和几位堂嫂没跟着来镇上。

    如若真和他梦中一样,明日家里的大伯母就要作事儿,会将里正叫去分家。

    所以他得回去一趟,证实一下,大伯母是否如梦里那般嘴脸。

    “爷,郎中说了,你老还得在医馆里观察两三日才能回家,让我三哥留镇上,先伺候你老吃喝拉撒成吗?

    我和大哥二哥他们先回去一趟。

    甜水她娘有了身子,我不放心她,大哥二哥他们也惦记地里活,还要将里正家的车还了。”

    别看朱老爷子,眼下已经是半身不遂说不出话的状态,可人家心里明镜。

    不用德子多解释,老爷子都想快些将小孙儿撵回去。

    德子他老丈人家出事,之前左家人就在医馆旁边的屋要死要活的哭,老爷子早就听见了。

    德子作为大女婿,而且德子媳妇又是有身孕不能糟心的情况,于情于理都要回去给老丈人一家搭把手。

    朱老爷子没见到又满血复活的杨满山,只以为杨满山就算是醒了,出来进去也需要人抬。

    你看那被救的罗小子就知晓,胳膊脱臼,衣裳破烂沾血迹,脸挂了彩,更不用提被压在下面的杨小子。

    另外,朱老爷子认为,小孙儿非要回家一趟,恐是为了救治他的银钱。

    他很想对大德子说:

    “孙儿,你别再惹祸,祖父有钱,真有钱,在我那东屋炕柜。挪开柜,柜后面那堵墙,你仔细瞅就能发现,有块土坯子比其他土坯块脏。那块土坯里藏了咱家的大头,好几十两银呢。”

    奈何张了张嘴,只哈喇子流的越来越多,一句也说不出来。给朱老爷子急的不行。

    朱兴德和祖父解释完,安抚般拍了拍,又转身嘱咐留镇上的三堂哥:“你兜里有钱买干粮吧?这几日给爷买些粥,买点儿疙瘩汤,稀溜的勤喂几顿。别给他喂太干,他嘴不好使,嚼不烂。”

    三堂哥赶紧插嘴,没有。

    那副光棍的样子。

    朱兴德看向另两位哥哥,“那你们呢。”

    大堂哥吭哧好一会儿说:“你大嫂没给我啊,娘也没给。”

    有句心里话,没敢说出来:你不是说,我们只管送祖父到镇上,银钱的事,由你负责。

    二堂哥有些不好意思解释道:“我那阵又张罗借车又背爷,德子你还晕倒给我吓够呛,我急懵了就没想起来这事,我以为大哥带了银钱。”

    “那我晕倒这一天一宿,是谁买的干粮,我媳妇?”

    三堂哥告知朱兴德:“不是,你都这样了,隔壁老左家又那样,你媳妇一心八下扯,哪想的起来,你媳妇自个都想不起吃东西。是六子。”

    六子出去买的米面,让医馆后面的婆子煮粥蒸干粮。

    精米粥喂给老爷子。

    蒸出的干粮给大伙分,连同左家人也没饿过肚子。

    其实,就连德子昏死后,也是六子他们背的德子,随着老爷子一起送到镇上。

    朱兴德听完后就一个感受,对几位堂哥服啦。

    哪怕事情是他惹的,老爷子看病钱由他出。

    那老爷子就不是三位堂哥的亲祖父吗?

    长辈病了,你做晚辈的,不用掏药钱,那给老人家花点钱,吃点儿好的,不应该吗?

    况且他们爷,对家里的孙子孙媳们真不差。

    没分家,地里粮食会归公。

    可哥哥们这些年农闲出门做活的银钱,还有嫂子们养鸡养鸭卖的钱,老爷子从不讨要。

    要是没钱,咱不挑。

    几位堂哥屋里都有钱。

    结果老爷子病倒,他又是晕死的状态,几位堂哥还敢出门不带钱,只记住他昏迷前说过他来掏银钱的话。

    朱兴德看眼朱老爷子,强压下脾气,从兜里掏出两块散银,递给留守的三堂哥,让好好照顾祖父,再多一句话也没说就出去了。

    两块碎银子,是他平日里常放在身上带着的。

    男人在外行走,哪能没有过河钱,万一遇到着急用钱的时候,以备不时之需。

    朱兴德在外面寻到小稻,问媳妇:“那钱,你带出来没?”

    他被媳妇一巴掌拍死过去,没有如梦中一般,带人去剁掉王赖子小手指,也没有要来四十多两银钱。

    这就需要家里偷摸攒下的那十几两了,他要去结算药钱。

    朱兴德说话时,丈母娘白玉兰就在小稻旁边,他也没背人。

    白玉兰假装不知晓银钱的事,在大闺女掏钱给姑爷时,从旁用气息神秘兮兮问道,“艾玛,你俩哪来的这么些银钱,我咋不知道?”

    小稻的脸当即泛红,觉得娘也太会演戏了,你明明在我回门那日就知晓。

    朱兴德却信了丈母娘的话。

    自从在梦里梦到大伯母和几位堂哥那嘴脸,再对比老丈人家一心一意对闺女,他忽然就不想再和老丈人一家太隔心了。

    “以前一点儿点儿攒的,结完药汤子钱,可能会剩个几两。娘回头手里要是有短缺,和稻说,拿去用。”

    朱兴德说完就去结账。

    白玉兰:“……”感觉大姑爷怎么和以前不太一样呢。

    确实不一样了。

    朱兴德以前挺抠的。

    他就对他们姓朱的、他媳妇、他闺女甜水大方,对为他卖命的弟兄们讲义气。

    剩下的,对别人,那就不成啦。

    什么老丈人,他姥姥家、他娘没了剩下的那些亲戚,那都不行。

    但这回,朱兴德站在帐台前说的却是:“一起算,我二妹夫那份药钱也算清楚,我给。”

    罗峻熙:“大姐夫,二姐夫那钱,我结清了。”

    朱兴德扭头看向,自小就在十里八乡出名的“神童妹夫”。

    “你哪来的钱?”

    真不是他瞧不起小妹夫。

    也不是罗家穷。

    在咱乡下能供出读书人,不算束脩费,一本书就要一二两银钱,那家境能是差的吗?

    是小妹夫那寡母娘,那才叫真厉害、真抠门。

    朱兴德心话儿:说句不好听的,罗家那婆子要是屎橛子认错了,都得当麻花儿捡起来嗦啰嗦啰。

    所以说,别看小妹夫和他小姨子才成亲没多久,那他也知晓罗母为人。

    会将小妹夫在念书期间要吃的干粮算计清清楚楚,就怕干粮带多给别人。

    会将小妹夫用的笔墨纸砚大致算出来,纸张稍微用多一些,那罗婆子会进城卖鸡蛋时去书院问问先生,侧面打听是不是最近做的学问多啊。

    小妹夫学问做的好,要是文章得了三甲,书院给予奖励,书院先生们都知晓发给罗峻熙,不如等罗母进城卖鸡蛋时给罗母。

    总之,小妹夫摊上那么一位亲娘,还没被管傻、没被气的离家出走,也够算他狠。

    罗峻熙淡定回答大姐夫:“在书院读书时,抽空去书肆抄书挣的,我娘不知道。”

    抄完挣得银钱,再去将亲娘给准备的墨和纸张补上,数目对上,准保发现不了。

    这次抄的多,共挣得二两半银钱。

    罗峻熙用半两给媳妇小麦买瓶擦脸油。就是这一摔,面油摔丢了。

    剩下二两,本打算让小麦攒着,先定下个小目标,慢慢攒够十两银钱,偷摸给老丈人一家送去。

    小麦嫁他,他娘没给聘礼银钱,这事让他心里挺过不去的。

    只是这一摔,二两也没了,给二姐夫交了药钱。

    没事儿,罗峻熙心态很好,他伤的是左胳膊,右胳膊仍能抄书挣钱,从头再来。

    朱兴德听完解释,默了下,大手用力的拍拍小妹夫单薄的肩膀。

    然后才转身利索掏出七两,将祖父的治病钱,以及之后祖父归家也要喝的药汤钱结算清楚。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