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我全家都带金手指

第十一章 世上只有妈妈好(为蝶豆花打赏+)

作者:YTT桃桃      字数:2380

    白玉兰看在亲娘将甜水照顾好好的,给鸡也喂了,地里活还能硬赖上里正一家,咱都不知晓那是怎么做到的,她忍了。

    白玉兰忍了亲娘撬她碗架柜。

    忍了亲娘和甜水早上吃小米粥拌红糖,晌午去鸡窝摸鸡蛋,摊鸡蛋饼。

    据说就昨晚,亲娘还拿家里存的咸肉炒大葱。

    你说,咱家拢共也没存下几块咸肉,那是留着秋收干活太累才能吃的,亲娘都给炒了配三合面大饼子。还三合面的。

    白玉兰扯着甜水进院时,她那位亲娘已经给大伙安排的明明白白。

    秀花让大孙女小稻洗肉切肉,野猪肉必须得多炖一会儿,要不然不烂糊,她牙口不好。

    让二孙女小豆和面,做锅贴子。

    猪肉炖差不多,开锅盖将面饼啪啪拍贴在锅边,猪肉汤能浸在饼子里,只吃饼就香甜。

    小豆赶紧拦住外婆,“不能掺细面。今日菜这么好,还吃那么好的干粮做啥。要不是天太热,咱连肉都不能这么炖。”

    “你懂什么,要么不吃,吃就要来顿全和的好饭。要仨俩月忘不掉的那种。”

    小稻和小豆太多年没见过外婆,闷头干活,不敢拒绝。

    秀花还去左撇子那里找认同感:“姑爷,你说,我说的对不对。你瞅啥呢,去打水,水缸空啦。”

    然后笑眯眯地上下扫视罗峻熙,扯着罗峻熙进屋。

    “你就是我小孙女婿?”

    罗峻熙行了一礼:“是,外婆。等会儿两位姐夫卖肉回来,外孙女婿们再给您老磕头行礼。”

    秀花认为那些形式不重要。

    “长得真俊呐。当初姑娘们排成长龙一样想与你家做亲吧?你最后能挑中我小孙女,要不说还是读书人有眼光。不是我自夸,我家的丫头都随我,贤惠还能干,长相一等一,你可真有福气。”

    忽然话音一拐,秀花喝口水道:

    “我听说你家有三十多亩地,还有个磨坊,十里八村卖豆腐的都去你家取货。以前还雇俩人,我小孙女进门后就不用那俩人了。

    咋一回事,是信不过吗?

    那你回头与你母亲说说,别看外婆我初来乍到,但一把年纪看人还算准。我可以给她介绍几个当用的。”

    这两日,秀花可没闲着,扯着甜水四处唠嗑,专门打听几位孙女婿的事。

    听说小孙女小麦,自从进了罗家门,罗家的骡子马都可以歇歇了,只看娘家出事到现在还没露面,就知那过的是个什么糟心日子。

    她那傻闺女和傻姑爷感觉高攀罗家,不敢说,不敢问的,缺心眼。

    罗峻熙脸色发红,知晓这是在点他。

    “外婆,我提前归家就是为秋收。地多活重,我先试着定下人手,要是不当用,到时再麻烦外婆给掌眼。”

    秀花看眼罗峻熙受伤的胳膊:

    “你养个几日能见好吧?

    我听说读书人也要有把子力气才能科举,不能只会读书不通活计。

    其实不雇人也成,你们小两口夫唱妇随一起下地干活,反正我见到那一幕能挺乐。

    对啦,孙女婿,你岳父那腿算是报废,可就指望你们几位女婿。秋收时全村人看着呐,你读过书,指定比那两位孙女婿知礼,别忘了来。你家地雇得起人,你岳父家可没银钱。”

    秀花心想:

    罗亲家母,虽然咱没见过面,但是你敢使唤我小孙女,我就敢使唤你家金贵人。

    别说眼下连个秀才还没考下来,就是将来成为举人老爷那也是左家女婿。

    一日不和离,一日就是。那么,过一天就要舒坦一天。

    这么简单的道理,怎么她那傻闺女和傻姑爷就不懂呢,恨不得跑罗家帮忙干活,就为了让人家少磋磨小闺女。这哪里是找女婿嫁闺女,赶上添个爹了。

    还有村里瞎说八道圆房那事。

    在秀花眼中,那有何难,这么点儿鸡毛蒜皮的事还能成为笑柄?你等她抽空去见小孙女的。

    罗峻熙被问啥答啥,应下他准保来丈人家干活,只几句话的功夫就满头冒汗。

    外婆不是才来两天吗?差些摸清他家有多少存项。

    还好,丈母娘来拯救他了。

    白玉兰没听到开头,只听到结尾。咋能那么不外道使唤姑爷子:“娘!”

    秀花抬眼皮,娘啥娘。就你这窝囊样,招上门女婿都得是受气的货色,就知和老娘使厉害。

    “那什么,”白玉兰紧着使眼色:“你老出来一下,尝尝那肉烂没烂,正好让峻熙洗洗,换件他爹的衣裳。”

    可别让老娘在小女婿面前胡说八道。

    ……

    今日,老左家炖肉馋哭了邻居家的孩子。

    甜水端着饭碗,错眼间就跑到大门口,还学太姥姥的模样,给自己带个小板凳坐门口吃肉。

    哎呦,这可了不得。

    别人家吃点儿好的,恨不得用棉被堵住门缝憋住味儿。

    甜水可倒好,还出门显摆。

    太姥姥说了,再会做人,家贫也挡不住别人闲话。反正要被人讲究,还不如就显摆着过,让人嫉妒羡慕恨还干不掉她们。

    “赔钱货,臭丫头,你凭啥吃肉,女娃子没脸吃肉。”吴婆子家小孙子馋的用石头丢甜水。

    甜水正要哭着回院找帮手,她爹就从天而降。

    朱兴德一身血腥味,拎着小男孩脖领子甩一边:“小兔崽子,和谁说话呢,你才臭不要脸。”

    说着去踢老吴家大门。

    “会不会管孩子,不会我帮你管。再敢欺负我闺女,我给这兔崽子的爹扔沟里。这崽子他爹呢,出来练练!”

    杨满山半张嘴看着这一幕。

    终于明白大姐夫为啥名声不好了。

    甭管男女老少,惹急就骂人。

    在镇上处理猪下水那阵,大姐夫和三位老大娘也掐过架。老大娘们没占到便宜,悻悻离开。

    倒是院子里的秀花,听到动静一拍大腿:够味儿,大孙女婿最对她味儿。

    秀花领着甜水的小手就要去老吴家骂人。

    这两日,早就听说过那娘们不是个好饼,正想找茬撕了她。让知晓知晓她闺女白玉兰是有娘的娃,有娘的娃是个宝。

    左撇子无奈极了,啥大不了的,小孩子之间的事儿。

    看着吧,往后有他老岳母在,他家得老热闹啦。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