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水浒之被逼做贼

第五章 预订鲁智深

作者:抱歉走错门了      字数:2806

    林冲叹气是因为就像两人说的那样。

    本来他以为自己没有动手,是给了上官太尉面子,对方也会默契的管教儿子。可是事情并不没有按照他所想的那么发展的!

    如果第一次放过了高衙内是给上官面子,那么在第二次时还放过,那就是懦弱了。他当时满可以一头撞进去,多少给高衙内一点颜色的。

    也许那样就会让其收敛一点。可是林冲当时并没有这样做,而是谨慎的先喊出了声,惊走了高衙内,这未免有点虎头蛇尾。

    就像每次都对别人说:下次小心点!说多了,人家就不在意了,权当你在放臭屁。

    人性中都有复杂且阴暗的一面,林冲当时要是少考虑一点,果真教训高衙内一顿,或许这事情真的就过了。就是高俅也不好太过找他麻烦的,毕竟林冲已经忍耐过一次了。

    人的情感是可以互相抵消的,惧怕之心占上风,好色之心自然就弱化了。

    可以说林冲的遭遇,他自己也是有一点责任的。

    不说这个,事已至此,已经没什么用了。

    林冲叹了气后,率先问道:“师兄今次要投哪里去?”

    鲁智深摸了摸光头道:“常言道路:杀人需见血,送佛送到西。这里到沧州路途还远,僻静之处多的是,洒家放你不下,送兄弟到了再走不迟。”

    鲁智深说的自然是怕那董超和薛霸再寻僻静处下手。

    张凡听了,果然鲁智深才是豪杰英雄,遂笑道:“提辖仗义,只恨张某还有事情,不然一定一同前去走一遭。”

    “兄弟也是两番相帮了,林冲已是感激不尽了,哪敢再劳烦大驾。”林冲道。

    张凡现在确实是有要事,要是去的晚了,那水泊梁山被人抢先占了的话,还要再麻烦。毕竟平白夺人基业,名声上也是不好听。

    而且有着这两次的出手,还为此被追杀的差点丢了命,人情已经够了,等到林冲绝望之后,不难让他诚信追随。

    鲁智深却是又问道先前的问题:“张兄弟这次是要去哪?”

    “不瞒提辖,张某虽然在那小叶山落了草,可是那里的地势并不突出,应付不了大军的围剿。所以这次出来就是看看有没有合适作为山寨的山头的!”张凡直言道。

    交人就要交心,这两人都不算是坏人,没必要支吾。

    鲁智深不用说了,是绝不会出卖兄弟的。而林冲也是有底线的。后世对于对于林冲的争议很多,大体就是因为休妻和透露出鲁智深的住所这两个问题。

    可这两个问题在张凡看来并不能说明什么,就是往不好的地方说,休妻也只是为了活命而已,要知道他们夫妻两人还是很恩爱的,应该说休妻既是为了自己活命,也是为了妻子张氏活命。后来事实也证明了他的想法是对的。因为张氏是水浒中最可敬最好的女子,既是有了自由身,也没有屈身,而是在逼不得已之下自尽了。

    另外那个透露出鲁智深住所的事,张凡愿意相信他只是无意的,只是为了骄傲的告诉别人自己兄弟的厉害。人性这个东西是不可以测试的。往好的地方想,他就是好的。

    而且鲁智深在汴梁也不是没有名气的,倒拔垂杨柳的事迹早已被那些泼皮吹嘘着传了出去。说不说其实没什么两样。

    听到张凡要搬家,鲁智深问道:“那兄弟可有大体的目的地?”

    他对于这个敢于仗义出手的小兄弟还是很有好感的,虽然不知道武艺怎么样,但是那嫉恶如仇的脾气就让他欢喜了。是以很是关心!

    “有一处地方,就是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被人占据。”张凡微笑道。

    “哪里?”

    “在济州有一处方圆八百里的巨野泽,里边都不少的小岛,最大的一座方圆能有七八里,而且四下水泊环绕,易守难攻,非常适合作为基业。”张凡介绍道。

    “不错,那里确实适合落草,林某在汴梁之时就听人说起过那里,现在应该还没有人占据。张兄弟要去那里确实宜早不宜迟!”林冲接话道。

    “还有这样的好地方?那在那里聚上一班兄弟,有事就出去劫几个为富不仁的富商,没事就在山上喝酒吃肉,岂不是快活?弄的洒家都想去了!”鲁智深感叹的道。

    “提辖不妨也去,小弟先去占个地方,恭候大驾!”张凡趁机邀请道。

    “唉!不行啊,洒家是五台山智真长老介绍到大相国寺的,那里也没亏待洒家,不好无故就走。”鲁智深皱眉道。

    说实话他这种性格,在那寺院里也是有些闷。只是走了的话,智真长老那处不怎么好交代。

    “我看提辖要是不杀了在外面那两个,还是不要再回东京的好,以提辖的相貌和本事,要是有心人想查,早晚都能查到的。那高俅父子可不是个大度人,知道是提辖坏了他们的好事,定然会找人报复的。”张凡提醒道。

    “到时候再说吧,真有人来拿洒家,到时候就去投奔张兄弟。”鲁智深道。

    “那我就在济州梁山等着提辖大驾了。”说道这里,鲁智深可以说已经进来了,肯定会比林冲上山早。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到了,要知道原本就是在那董超薛霸刚回去推卸责任时,就有人过去捉拿他了。要不是那些他平时照顾的泼皮通风报信,就被抓了。

    随后张凡又对着林冲道:“林教头还是要早点打算尊夫人的,以二位的感情和张教头的为人,林夫人是断不会屈服的,要是被逼迫之下很可能会寻短见。”

    “啊!”林冲听了大惊:“这可如何是好?”

    说到底两人是真感情的,林冲虽然冷静的选择了他认为最好的选择,可是他没有设想过自己岳父真汉子的为人。还是那句话,人性是复杂的,每个人在不同的情况下,都不会被算准的。一件事你以为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可是别人却有可能不会按照你所想的做!

    “而且林教头你的安全也不能保证的,就是高俅父子罢休了,那害你的陆谦和曾经出过主意的人,也不会让你安然的服刑满的。他们也害怕过后教头回去找他们麻烦的。”张凡又是道。

    “怎么会这样?难道林冲已经这么隐忍退步了,还不能安然么!”林冲失神的喃喃道。

    “世上的事就是如此,小民的性命,那些高官贵胄们何曾正眼瞧过?为了自身的安全和富贵,一条不相干的生命,他们是会毫不犹豫的了结了,以决后患的。”

    张凡如此说,就是显示一下自己的智慧,到时候应验了,还不是让人佩服么!

    “他奶奶的,真是如此的话,洒家这就回去弄死这些小人!”鲁智深怒不可遏的拍桌而起。

    “没那么容易的,高强可能好杀,可是那样一来提辖也是走不掉了,不合算。而高俅就不是那么好杀的了。纵观历史,被刺杀成功过的高官寥寥无几,提辖不要冲动。”张凡劝阻道。

    “那就让他们如此嚣张么?”鲁智深余怒未消的道。

    “唉!总有办法的,小弟也是被他们追杀的不好过,这才落草。等将山寨弄大了,不怕他们不出城来,到时再对付不迟。”张凡却是气定神闲的道。

    按照原本轨迹,高俅是会带兵过来的,而且用不了几年。

    “提辖护送教头回城后,不妨说服张教头,让其带着一家先避出汴梁。也好躲一时的清净。”张凡提议道。

    听张凡说了这么多,鲁智深和林冲两人虽然没有完全认同,不过却也觉得很有道理,凡事小心为上的好。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